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归求职难 归国心理学博士谈亲身经历(上)

杨宁远博士在做报告。(资料图)

杨宁远博士在做报告。(资料图)

人气: 402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汉采访报导)近日,一篇海外留学人员归国就业荣景不再,平均起薪大幅降到3500元的新闻再度引发留学生家庭及希望留学的家庭的极大关注。

数据显示,2016年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43.25万人。随着西方国家签证的收紧,2017年的归国人数预计突破60万。相较于2007年回国人员总数为4.4万人,十年间留学回国人员总数暴增10倍。

随之而来的,一度被视为可找到更好工作机会的黄金门票的留学文凭也在迅速贬值。目前留学归国人员的起薪也从当初的平均起薪10000元人民币下降到3500元人民币。这个落差,成了归国求职者及学生家长们的心病。为此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归国华侨心理学博士杨宁远先生。

杨宁远博士,美国纽约大学心理学博士,宾州大学认知心理学博士后,著名华裔脑认知科学家,硅谷软件公司人机互动设计师。杨博士发明的记忆引擎英语教育项目得到广泛的应用,也被业界称为“记忆引擎之父”。

2007年杨博士归国创业,然而所遇到的一切却是事先无法料到的。历经劫难后,杨宁远博士通过亲身经历讲述了他对中国社会的观察,以及对出国留学及归国的看法,值得留学人员借鉴。

记者:杨先生您好,请问您是哪年出国的?什么时候回到中国?

杨宁远:我1990年来到美国纽约留学,2003年拿到绿卡。这一年因为在中国搞公司就开始经常回国。因为在推广中公司也出了很多问题,身体也搞垮啦,找了一个相对轻松的工作,2008年到河南一个大学教书。

记者:您研发的是什么技术,为什么要回到国内推广?

杨宁远:因为我是学心理学的,我在美国硅谷公司研发了一个技术“记忆引擎”。就是用在电脑里边,设计一个智能化的软件帮助人加快记忆。这个产品出来以后很受欢迎。当时中国国内的学生学英语困难,首先就是单词数量不够。十几年来,虽然公司不顺利,但是这个技术、这个产品的生命力还是很强大的。

当初代理我这个产品的公司,一个在美国上市,一个被上市公司订购,都是用我这个核心技术。所以现在国内有十几家公司,都是在做这个,都是在用这个技术来做。

后来在学校里面,我继续研究人脑的潜能开发,因为这个记忆引擎开发人的记忆力,学生用了以后,这个学习的记忆力,不仅单词记得多,记忆力还会变得更好,就像健身器材一样,它把大脑记忆锻炼了以后,其它的成绩都会提高,老年人记忆力增强,这个效果非常明显。这个就是大脑潜能开发,应该是这个世纪科技最热门的命运。所以后来我在学校研究人脑的潜能开发,也研究这个组织,一个组织、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它的潜能的开发。

其实这个关键在于它对讯息系统的优化,一个国家、一个名词它的文化、它的制度、它的科技,怎样设计怎么架构政治体制,一个公司怎么架构它的股东会,它的公司章程怎么定它的企业战略,跟诠释这些软性的东西,在决定个人这个有机体有好的组织前途和命运,我是从这个角度。

我是研究大脑的,我认为人关键的头脑神经系统,决定人的命运和其它跟健康有关的命运,是由头脑中的讯息思考来决定的。就是要用正念、正思维、正行,用这一套东西,人生就会比较顺利。但是怎么来修行,怎么来不断的修正自己,这些就是人生很重要的功课,这在我们东方的文化里面是博大精深的,佛法的修炼,儒、释、道的修炼都是自我优化。在自我优化里边,因为它没有科学领域的系统研究,我研究了十几年,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财富,对于东西方文明的融合、对于未来世界的走向,我认为这是个重要的科研领域,人脑的自我优化,我是从这个角度来研究人的学习,研究创业、组织管理,甚至国家的政治体制的设计,宪政、法律,研究这些东西。搞了这么多年。

其实我是自己对心理学发生了兴趣,我当时在北大本科读的是核物理,当时在北大的座位不够,我就尽量地去书库里面东看西看。我从小喜欢看书,看到很多的期刊、图书,天天都泡在图书馆里,看到很多东西,后来看腻的时候,开始对社会比较感兴趣,我就觉得一个社会、历史的走向,有的关键是由人心来决定的,尤其是关键的人物,它的一个决策、一个思考、一个政策能不能行得通?我觉得人心这个东西是很有意思的。

一方面我是学习,一方面是社会现象,我对这个心理学就着迷啦。研究了很多年,想转心理学,那个时候国内不让转。我在国内读完硕士,我读了一个核医学的硕士,读完以后还是想学心理学。

90年代,也是89六四以后,那个时候留学刚开始,那个时候觉得应该出国到国外去看看,就联系出国。当时联系了一半物理、一半心理学的学校,有一个学校给了我奖学金,我就去了一个心理学的学校,是这样换了一个领域。

也巧,1990年到2000年是美国的脑十年,国家投资了很多的资金来研究大脑,我正好赶上这十年。从美国纽约上大学到宾州去读博士后,到市场去做研究,正好十年。毕业后开始做科学研究,一开始就到了美国硅谷公司创业。我开发了这种记忆型的产品,那个时代在美国旧金山湾区是个很有名的产权,天天打广告,后来有了知名度以后,国内有人就找到我,我就跟着回国来推广。

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了灾难。我觉得“山寨”是这个国家的战略,可能大家不说。回国以后发现产权几乎不受保护,国内代理商都是自己拿来开发,你打官司也打不赢,后来我就一直打官司,打得身心憔悴,身体也出了问题,我就离开公司,出来学习来啦,这也是很有意思的。

我从2005年开始打官司,前前后后打了十来个,都是产权官司,把美国公司都打破产了,后来没办法了,就倒闭啦,欠了律师费,非常惨烈。

因为我当时觉得很不服气,你代理我的东西,却偷去搞。后来才觉得这个天时、地利、人不和。那个时候中国产权保护确实是……其实都打赢了,都打赢了也拿不到钱,但花了很多律师费。我想也是一种历练吧,所以现在法律意识就比较强,也是一种学习吧。

记者:听说您的家里也遭遇了一些磨难?

杨宁远:因为我爱人有一个冤案,近几年我一直为她这个冤案奔走呼吁,奋战了两年,她现在取保出来了,但案子还没有了结,因为她的身体在800多天的关押期间受到很多伤害,所以一直在家里面休养,我也借机休息休息,同时也规划规划自己下一步要做点什么,我觉得停顿下来一下、思考一些东西也挺好的。(待续)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7-09-11 2: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