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雅学:发挥民间力量抵制中共干预人权机制

图为《人权观察》执行主任肯尼斯‧诺斯(Kenneth Roth)。 (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图为《人权观察》执行主任肯尼斯‧诺斯(Kenneth Roth)。 (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人气: 19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总部设于纽约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9月5日发布题为“国际倡议的代价:中国对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干预”的报告,批评中共不择手段干预并削弱联合国人权机制,要求联合国相关机构积极抵制中共的无礼行为。有人权人士建议,在联合国等相关机构受胁迫遭到削弱时,发挥民间力量去使用联合国人权机制,抵制中共干预。

在这份基于对联合国官员、外交官和民间团体及代表等55人的采访撰写而成的、长达122页报告中,详细说明了中共如何骚扰民间维权人士、中共官员如何违反联合国宪章,对参与会议的维权人士进行拍照、录影,还限制中国维权人士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报告指出,中共官员还骚扰恐吓联合国工作人员、条约机构专业人士、专注特定人权议题的独立专家及人权观察专家。报告引述其中一位专家说,中共政府设法缩小非政府组织在联合国的空间,大幅限制联合国专家访问中国,向联合国施压将批评声音排除在外,又极少对联合国人权机构的提问作实质回复。

报告还指出,中共还利用其在经济与社会理事会非政府组织委员会的成员地位,阻挠对中共持批判态度的非政府组织获得联合国认证,同时尝试并且成功将已获认证的维权人士列入黑名单,阻止其出席联合国活动。

对此报告,记者电话采访了美国人权网站《改变中国》创办人曹雅学女士。她表示,人权观察的这份报告非常及时,“现在联合国理事会正在纽约开会,一直到23号,在这个开会期间出这个报告非常好。”

曹雅学指出,中共之所以干预联合国人权机制,是因为它在国内一直压制人权活动者,当然更不愿意看到国际组织当中去做这个人权诉求。而现在,联合国基本上是在国际上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诉求的唯一渠道。

曹雅学说,联合国是为全世界服务的,其他各国的人权活动者、人权组织可以自由的到联合国去讲话发言,只有少数的国家在干预本国的人权活动者寻求联合国机制的帮助,中国又是这些国家里唯一的一个超级大国,而且对联合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联合国是根据各国出经费来运营的这么一个国际机构,中共通过给联合国的钱的增加,还有它的发言权、话语权也比较大这些因素,以及它还试图削减联合国人权机制的最高办公室,最高官员的经费和人员、甚至包括给高专本人施加压力等,在国际上拿着金钱外交,非常嚣张。”

曹雅学说,由于联合国管的事情太多,人员也太少,联合国的机制本来就不够那么强,那么这样下去,其机制就会进一步削弱。

“例如,隔了十多年,好不容易去年8月去了一个联合国赤贫和人权特别专员,见了江天勇律师,中共非常生气,不仅对这个专员进行骚扰,还对江天勇律师进行报复。所以,如此下去,慢慢让中国的人权更担忧。现在中国的人权活动者根本没有办法去联合国,很多人上了黑名单出不来境,即使去了,也是悄悄的,不敢露面。”

曹雅学说,联合国虽然有责任确保人权活动者自由来联合国参加活动,并不受到报复。但是,联合国没有实际的权力和杠杆来做到这一点。“事情给人感觉很沮丧,但不能放弃抵抗中共。”

曹雅学认为要遏制中共操弄或削弱联合国人权机制,第一就是需要更多的国家能够站出来反对中共的做法。“中共压制公民的社会参与,目前行情是不容乐观,但物极必反,嚣张太久,大家看不下去了,希望能够有一个集体的行动。”

“另外,民间包括海外的活动人士、特别是有英语能力的,更多的去用这个联合国人权机制,动用联合国特别程序给联合国特别官员提要求,报告个案,不需要是一个组织,一个个人都可以,比如,向特别专员去写报告、写一封信,或提出个案,这个门槛很低,就是到网站上去填一个东西就可以写。”

曹雅学说,现在最主要的是,民间应该有一个努力去教育大家如何使用这个联合国的人权机制。“如果民间社会都不去用这个机制,再加上中共的干预,那这个机制就变得更加无用了。”

曹雅学强调,从国家之间来说,大家需要协调性游说工作、教育工作,“就是去给他们讲,强调这个事情。”从民间个体来说,人人都去使用这个联合国人权机制,“里面有特别程序,这个程序的使用门槛非常低,通过它去讲述受到的酷刑和迫害以及信仰自由等等,这是一个抵制中共干预的积极做法”。

联合国高专办网址:
http://www.ohchr.org/CH/Pages/Home.aspx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9-11 4: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