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婆和龙王儿子的一段奇遇传说

作者:殷鑫 整理

宋 无款《荷亭销夏》。(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藏)

      人气: 26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中国民间传说 西汉邛都县

西汉时,邛都县(四川省西昌县东南)有一个孤独的穷老婆子。她一生乐施好善,不但对世人慈悲,就是见到小猫小狗,甚至爬虫之类的动物受了伤,她都要给它们上药包扎,好好喂养它们。因此邻居们都尊敬她,她的行善名气远近传扬。

龙王的小儿子听到了这个传说,有些不信,想亲自验证一下。于是,就化作一条小蛇,来到老妇人处。

这一天,老婆子发现一条浑身沾满污泥的小蛇爬在床上,她见了不但不恼怒,反而为它打水清洗,然后喂它饭食。

从此以后,小蛇就守在她的身边。老婆子进食时,小蛇也有一份。空闲时小蛇还爬到她的衣领上戏耍,老婆子也不嫌弃它。数月以后,那条小蛇,竟然长成数丈长的大蛇。

老婆子虽然生活贫穷,但她自己节衣缩食,并不赶走长大的蛇。那蛇因此也不愿离去了,把她当作母亲看待。

元 赵孟頫〈秋郊饮马图〉。(公有领域)

县官的恶报

蛇见老婆子每餐饭食仅仅是粗饭淡菜,很想帮她改善生活。恰巧,有一天县官老爷骑马路过这里,蛇就刮一阵风把县官的马攫来,一口咬死,准备给她当作菜肴。

县官见马被大蛇咬死,大为恼怒,命令差役去捕捉,蛇知道要捉它,呼地一窜,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差役捉不到蛇,就把老婆子拘来见县官。县官逼她交出蛇来,不然,就跟她算账。

老婆子争辩说:“蛇无意间咬死了你的马,我愿意赔偿你,虽然我很穷,但是家中还有几亩薄田和这所房屋,你把这些都拿去吧!只是求你放过那蛇。”

县官不答应,坚持要她交出蛇来,老婆子苦苦哀求反而惹恼了县官。他命令把老婆子带回县上,重刑拷打,可怜老婆子年老体弱,怎能受得住拷打,竟被县官活活打死。

龙王小儿子得知后十分伤心。他托梦给县官,要他重礼厚葬老婆子,县官不理睬。于是,龙王小儿子决心为她报仇。再次托梦对县官说:“你杀害了我的慈母,又不肯厚礼埋葬,真是毫无道理。你的凶恶将会得到报应。”

从这一天起,邛都县每夜风雨不断,愈刮愈烈。龙王的小儿子又托梦给善良平民,要他们快迁到别的地方去。

到了第四十天,天空电光闪闪,雷声隆隆,在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中,方圆四十里的地方都陷落下去,变成了一个深陷的湖泊,害死老婆子的县官也在陷地成湖的那个晚上被淹死了。

龙王小儿子为纪念老婆子对他的慈爱,让她的房屋单独耸立在湖中,风雨不侵,成为一个天然躲避风浪的地方。每当湖面刮风起浪时,在湖里捕捉鱼虾的渔民,只要赶到那里就能避免风浪的危险。平时,这所小房子又是渔民来往的住宿处。

为了让凶恶残暴的人引以为戒,他又让陷湖的水清澈见底,使湖底原在陆地上的建筑物犹如嵌在水晶中,人们站在岸边,就能看到湖底的亭台楼阁,大街小巷,在湖水波纹中晃动,犹如嵌在玻璃中的彩景,历历可见,给后人作为敎训。@*#

资料来源:《搜神记》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群书治要》卷三十五中记载,“山致其高,而云雨起焉。水致其深,而蛟龙生焉。君子致其道,而德泽流焉。夫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隐形者,必有昭名。”
  • 1950年6月,中共中央决定在“新解放区(1947年之后“解放”的地区)”开展“土地改革”运动。一声令下,整个农村立马笼罩在红色恐怖、血雨腥风之中,200多万地主的人头纷纷落地。
  • 《说苑‧杂言》载,孔子曾亲口说:“赐之敏贤于丘也。”赐指子贡,名端木赐。敏即思想敏锐,思维灵活。丘指孔子。孔子作为儒学开宗第一人,学问之渊博自然也是第一流的,却认为自己的聪敏不如一个弟子,可知这位子贡的聪慧敏捷确然举世无双。孔子在世时,门下弟子三千,达者七十有二。子贡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也几乎是最特别的弟子。
  • 从缅甸王都曼德勒去缅中边镇木姐-瑞丽的联邦公路,不少是二战前后的黄泥石头柏油马路,沿着自古以来的崇山峻岭,弯弯曲曲绕上绕下一望无际。
  • (shown)那年月每人每月凭票的定量只能吃二十来天。父亲长期劳累加上营养不良,肝脏肿大,继而半聋了。母亲的脚面也出现肿胀。冬季的一天,她把两张整斤的粮票给了一个上门乞讨的老大爷。我生气了,她朝我笑了笑,淡淡地说了句:“比起他来,我们不强多了吗?”
  • 苗栗市模范父亲以及好人好事代表,8日上午在苗市公所举行表扬大会,场面温馨而隆重;
  • 资中筠先生最近《余欲无言》的发言既温和又犀利,既浅近又深刻,与竞相争充幕僚自得自诩争宠者、挖空心思发见改革亮点者、积极主动“良性互动顺服配合者”,突显了知识精英中的两极。惜乎此见道之言无论在大陆在海外都是凤毛麟角,与趋之若鹜的过江之鲫不成比例。这正见证了“全社会的腐败 ”其实就是 “学界、文化、新闻以及工商业”的腐败、知识精英集体彻底的沉沦堕落。资之“沮丧”悲观或正缘此。因作俚词以和以赞以记之。(资文《余欲无言》网上一搜即得)。
  • 前面述评了陈联诗由一个有诗情画意的浪漫少女,背叛乡绅家庭,颠覆民国政权,成为一个红色恐怖主义分子,孤儿寡母闹共产革命17年,活着被共产党以“劝退”处分剥夺了荣耀,死后却在华蓥山被雕塑成像,以利用来为中共延命。此文述评一个真双枪老太婆的史迹,正本清源地还原历史,希望对读者有所启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