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调查历史真相 重庆教授遭开除

一名重庆太子党,曾经是学校里最年轻的副教授,父亲曾经是重庆宣传部副部长,今天却因为记录中共土改的历史,被大学开除了。(网络图片)
重庆师范大学涉外经贸学院教授谭松档案照。(网络图片)
人气: 831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秦越采访报导)一名重庆“太子党”,曾经是学校里最年轻的副教授,今天却因为记录中共的历史真相,被大学开除了。

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教授谭松7月份接到学校“解聘”的通知。为了抗议学校企图静悄悄赶走他的企图,他拖到9月份开学才去办手续。学校声称“解聘”是正常调整,但是这不符合逻辑:学生们非常喜欢他的讲课,他的合同还有两年才到期。

谭松告诉大纪元,学校开除他有两个原因。

一个原因就是在课堂上说话踩了红线。“没有在他们要求的‘正确路线’上说话,而是说了一些真话。”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跟土改有关了。几年前谭松在香港中文大学做有关川东土改的演讲,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也给学校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另外,今年他又加入了因土改小说《软埋》而引起的论战,这又对他所任教的学校产生了不好的影响。

这些年来,谭松一直在进行中共建政以来的若干历史真相的调查。比如,川东长寿湖右派调查、川东土改调查、大邑刘文彩庄园收租院泥塑真相调查。为了进行这些调查,他失去工作,被中共关押。

他为什么要自费做这些调查?

谭松说:“做右派的调查理所当然,因为我爸是右派,他就在长寿湖劳改了四年,他的几百难友们都在长寿湖几十年。这是天然的,因为我出生在这个家庭里。后来我又成了作家,了解到他们那一代人的苦难。”

为了这项调查,他整整十个月没有一文收入,阮囊羞涩。他八次租船进湖,寻找当事者,用了三年时间完成了五十万字的《长寿湖——一九五七年重庆长寿湖右派采访录》。

调查工作还为谭松招来了牢狱之灾。2002年7月2日,当局指控他“收集社会黑暗面”,说他对共产党的罪行进行清算是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将他关押39天。

对川东土改的调查则是从2003年开始的。

“地主是怎么回事?我以前也不知道。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都是听党的教育。”后来谭松在农村生活了几年,接触了大量的农民,从他们朴实的话语当中,他发现历史真相跟官方的叙述完全是两个样子。这就埋下了他想探究历史真相的愿望。

根据《开放》杂志报导,谭松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演讲中说,土改中最血腥残暴、最恐怖下流的行径是向地主逼浮财,就是索要金银珠宝。逼不出来,贪婪的土改积极分子就使出种种丧尽天良的残暴下流手段和酷刑,诸如“背火背篼”(在铁皮桶里装满烧红炭火强迫背在背上)、“抱火柱头”(把钢管烧红强迫人手抱)、吊木脑壳(把头部用绳捆起来上吊)、“烧飞机洞”(脱光女子的裤子用火烧下身)、“点天灯”(在头上用黏土围一个圈,注入桐油点灯,或双手手心向上绑起,手窝盛满桐油点灯)等等。

谭松告诉大纪元:“这种苦难是我完全没有想像到的,随便用什么想像都想像不到的。(做这些调查)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哇,我们民族原来有这么一段如此惊心动魄的、难以想像的苦难的历史。”

除了想像不到的苦难、残暴、血腥之外,谭松在调查当中最大的一个体会就是恐惧。“这种恐惧深深地打在人们的心上,尤其是土改。那种根植在人们心里面的恐惧,我认为是自由社会里边完全难以想像的。只要一提到这东西,当年的受害者(当事人)就非常害怕。这个给我的印象极深。”

谭松说,右派调查稍微好一点,但是很多人也是非常害怕的。“这就说明这几十年来,当局非常成功地把一张恐惧的大网罩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让每一个人都生活在恐惧当中,自动地把历史真相掩盖起来。”

在所有这些调查当中,最令人恐惧的还是土改。为什么呢?谭松说:“土改是唯一一个到现在为止,没有被否定的一场运动。反右运动基本上被否定了。文革它(中共)自己否定了。大饥荒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

而土改一直都是禁区,因为中共革命的所有合法性全都是建立在土改上面的。“它至今都是地雷区,都是万丈深渊,人们怎么不恐惧?”

而中共的专制阴影也每天都笼罩在谭松头上。他曾经历过八个人冲进家里抄家抓人的情形。“达摩克里斯之剑这些年来一直悬在我头上。你们在自由世界里很难理解。你们不可能因为一次敲门而惊恐。我则是多年来会为一次突然的敲门而心惊胆战。”

谭松说,要做他的这些调查,最重要的素质不是才能,不是技巧,而是战胜恐惧的勇气。#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7-09-12 11: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