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政府期望这样的移民 华人达标了吗?

加拿大主流社会认为,能更好地为融入当地文化并回报社会是移民成功的标志。(Shutterstock)

加拿大主流社会认为,能更好地为融入当地文化并回报社会是移民成功的标志。(Shutterstock)

人气: 41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政府2014年所做研究显示,语言能力及在加拿大获取的经验是移民成功的关键。2015年,加拿大启动移民快速通道系统筛选移民,更重视语言能力、在加拿大的学历和经验等。

从政府的文件看,加拿大政府期望移民的官方语言能力强,参与义工服务,参与对政府提意见。

《移民汇编》通过知情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获得的一份加拿大政府内部文件显示,政府2014年对移民融入加拿大的研究发现,2012年有77%的新移民称其官方语言能力很好或好;对于老移民,这个比例是84%。新移民和老移民中,分别有7%和5%的人称不会官方语言,或能力很差。

文件称,官方语言能力强的移民,更有可能参与义工服务,更不可能“觉得他们对政府的行为没有话语权”。

不过,多伦多资深移民顾问黄国为认为,政府的研究可能没反映出华人社区的情况。他对《大纪元》说,在多伦多,很多中国人在超市、餐馆、修车、装修等行业工作,不用英文,也已经安家立业了。尤其是装修行业已经好景了很多年,很多华人在这行业发了财。

他说,这些行业很多是现金交易,政府的数字反映不出这些,可能认为这些人在经济上还未成功,但事实并非如此。

华人移民心理与主流脱节?

黄国为认为,中国人有群居的特点,他们很自然就会选择在万锦市、士嘉堡等地方安家,造成不学英文也可以安居的状况。他说,中国人对移民后成功的理解,与主流社会有所不同。

他说,那些华人的投资移民,一般不在加拿大找工,他们买了房子,安顿好家人就算完成任务了。通过家庭移民来的人,工作也不是主要问题。

华人社区常被认为不关心民主、政治,管好家庭温饱和孩子教育就行。多伦多时事评论员冯志强认为,这是一种“井底之蛙”的观点,就算有些人能在华人社区“呼风唤雨”,但是,对于整个加拿大社会来说,华人社区很小。

冯志强表示,移民能安家乐业是一个基础,但还应该追求精神上的满足。要能够获得社会认可带来的满足,“你就不能满足于只活跃在华人社区,不但要跟主流社会沟通,还需要跟其他族裔社区沟通”。这是政府对移民融入社会的要求,“所以官方语言能力很重要”。

“移民从没有根的状态进入这社会,其实,社会在默默地给予你很多服务,你才能有今天。”他说,“融入社会不单是能取之于社会,还要回报社会。”

华人倾向于留在华人社区的特点,今年8月加拿大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能说明一些问题。2016年在家讲移民语言的全国排位,中国人的国语与粤语分别排在第一(641,100 人)和第二位(594,705 人),而全国人口与华人相当的印度人,只排在第三(568,375人)。

加拿大政府已经按自己的研究结果改变了移民政策,2015年开始的快速通道就是例证。黄国为称,快速通道对语言要求更高了,“雅思4个6分也不行了”。快速通道也优先考虑加拿大学历和工作经验。加上优先考虑年轻人,结果是,能移民的人,很容易找到工作。

他说,移民融入社会最重要是就业。工作本身就是融入社会的一个途径,有了好的、稳定的工作,也为融入社会创造了条件。

文化障碍

政府的内部研究发现,拥有英国、美国或法国教育证书的移民,和拥有加拿大教育证书的移民相比,有更好或类似的教育水平与技能匹配率,收入也是更好或类似。

拥有菲律宾、香港、罗马尼亚或印度教育证书的移民,表现稍差。拥有中国、巴基斯坦、台湾、乌克兰、俄罗斯教育证书的移民,劣势最明显。

看起来,是官方语言能力越强、文化越接近加拿大社会的移民,获得成功的机会越大。对于来自东欧一些国家的移民表现较差,冯志强认为,经济实力弱的国家,教育水平也会比较差。

教育与文化背景相关。冯志强说,俄罗斯、乌克兰与中国排在一起,应该是意识形态相近造成的。虽然东欧的一些国家也有基督文化,但他们也受到过共产意识很长时间的影响。要消除这些影响,“那是需要几代人努力的问题”。

融入是个艰难过程

冯志强认为,英语好不一定就容易融入加拿大社会,还需要对这里的文化有相当了解才行。他说,有时华人讲英文时所使用的词,加拿大本地人听了以后的理解,与说话者想表达的意思不一样。

在中国教过小学、中学和大学的冯志强,在中国是英语专业毕业生。他说,在加拿大他参加过学校教程的顾问组讨论。对于那些行家讲的东西,他只能细细体会,但没法说出来。“假如我想讲一些我觉得很有体会的东西,只能讲我在这里(加拿大)学到的东西,而且还只能是比较直接的体会。如果想把我对教育的理解,用我以前在教育上的经历结合起来讲,一定会讲到岔道上去了,别人会听不懂” 。

冯志强说,有人认为来自中国的一些移民英语没问题了。“其实我发现,我们中国人的英语都有问题。从文化层面上讲,中国人的英语都不是英语,人家听不懂。我是做法庭工作的,有时把证人(华人)讲的话翻译成英语的话,法官会不知道你在讲什么。因为思维方式不同。”

他说,华人学英语,学了语法和词汇。但可能没留意到一些英语和中文之间对等翻译的词,可能背后的含义是不同的。

对于融入社会的难度,冯志强这样说:“5年后才算是刚刚到加拿大,才会有一些(融入)社会的感觉。10年以后我有了感觉,可以在法庭上为客人服务了。”#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