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浙江夹浦镇纪实:小镇的“灭顶”之灾

1-DESK1-001
浙江省长兴县夹浦镇上万人找水吃,否则就要饮用河里被污染的水。目前已经导致1417人患癌症死亡。(知情人提供,大纪元合成)
人气: 166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再过过,这个镇子的人就都快死光了。”72岁的顾根林无奈地说。

他的家乡是浙江省长兴县一个邻近江苏的小镇──夹浦镇。三四十年前,那里还山清水秀。孩子们跟着他到河边钓鱼,顾根林和其他乡亲一样还从河里挑水回家吃。

只是近些年,家乡的河水再也不清澈了,有时白白的,像浓浓的豆浆。但那不是豆浆,而是含有有毒化学物苯的织布浆水。他的老伴儿因饮用了这水,得了癌症,治疗无效,又加上警察上门的恐吓,在2012年就去世了;大儿媳妇也得了癌,现在还在化疗中。“大儿子天天哭啊!我也没有办法。花去一百多万,跑到上海华山、中山、瑞金医院看,也没把我老伴的命救回来。儿媳现在也……”顾根林哽咽了。

夹浦镇的河流。(知情人提供)
夹浦镇的河流。(知情人提供)

现在还有一个关键问题,这些活着的人怎么办?他时常想,老伴已经死了,可是还有近万小孩子和像他一样的老人饮水怎么办?孩子们在学校里,有人给他们挑水喝?没有,都是喝有污染的河水。

“那个水不能喝啊,喝了就呕吐、拉肚子,严重的就是得癌症啊。我们村子有28,500人,这3年已经有2430人得癌症,1417人已经死了。我们一个小庄子94人,3年死了8个。河里的鱼也都死光了……哪一天,这个镇子的人都会要灭绝的!!”顾根林诉说着。

顾根林挨村挨户找,找卫生所的医护人员把得癌症的人的名字统计了起来。图中是部分名单。(知情人提供、大纪元合成)
顾根林挨村挨户找,找卫生所的医护人员把得癌症的人的名字统计了起来。图中是部分名单。(知情人提供、大纪元合成)

为了得到这些数据,顾根林自己曾到疾控中心要数据,可是他们不给他。于是他到一个村一个村的医务室,让那些义务人员从电脑里调出统计数据,用手写、并签上他们的名字,然后搜集出来的数据。“我一个村一个村地跑,跑了好多地方啊。”

夹浦镇像豆浆一样的河流。(知情人提供)
夹浦镇像豆浆一样的河流。(知情人提供、大纪元合成)

从去年起,由于在县乡一级四处反映污水处理厂排放织布浆水问题得不到任何答复,顾根林从今年3月10日开始,不得不给浙江省各部委、中共信访办等邮寄了20几封报告及证据(照片及录像),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证据中缺少卫生局的病例报告,只是卫生局不给。

“实在没有办法啊,我还寄信给中央了,给习近平了。这几天刚好巡视组下来了,可是那些污水处理厂还是弄虚作假。那些大型的织布企业在巡视组巡查的这几天停工,11日巡视组一走,他们就又开始加工了。我们连巡视组的电话都打不进去。”

夹浦镇的纺织品流出的浆水到处都是。(知情人提供)夹浦镇的纺织品流出的浆水到处都是。(知情人提供)

2005年开始,夹浦镇就有民众反馈有人把含苯的织布浆倒入河中,导致水厂的水质污染严重;而后,投资十几亿建新的自来水厂,可是排污的问题始终没解决,而自来水厂的水也被污染。“每天8万台机子在运作。家家户户给污水处理厂钱,光污水一条,家坊就要给200元/家/月。一共下来,每年他们要得3、4千万的钱,但是每天却有30万吨的浆水不是流入河道,就是在车间、田间、路上流着。夏天,在河边根本不敢走,都是臭味。污水处理厂是前门进污水,后门排污水,根本不达标。可是这污染的水是要流进太湖的。”

夹浦镇的纺织品流出的浆水到处都是。(知情人提供)
夹浦镇的纺织品流出的浆水到处都是。(知情人提供)

顾根林说,这些污水处理厂、大型纺织企业跟当地政府、环保部门勾结:为了能赚到钱,不仅威胁像他一样敢反映情况、讲真话的人;还加大力发展纺织业,鼓励银行贷款买纺织机。

“地方政府报复我,把我的水电断掉。半个月前,环保公司还有一些人,他们还想用车祸把我撞死。镇长还说我把事情闹大了……每天都有上千人到山里找水,连镇长自己都要找水,还不让人反映?现在找水的村子,人家也要上班,不能都在家里等你去取水啊。”

据长兴新闻网8月中旬的报导,长兴县夹浦镇仍在加大力度发展织布叶,声称“力创江南布艺小镇”。

夹浦镇村民找水吃。(知情人提供、大纪元合成)
夹浦镇村民找水吃。(知情人提供、大纪元合成)

“地方环保部门根本不管,我也想不通啊。污水处理厂被个人承包后,污水处理不达标,都排到河里了。以前晚上偷偷排,现在白天都敢排。我有照片跟录像啊。没办法,每天几千人去找水。我就一个大队、一个大队的拍照片,已经有500多张照片了。年纪大的人,没有交通工具的,喝不到水的。只能喝河里的脏水。这个镇子要有灭顶之灾啊!”

由于每天几十万吨的浆水不断地排放,夹浦镇的小河里经常都是白花花一片。“2010年就开始变白了。可是他们不断在河边搞建设,但是不关心污水处理。表面上看着都是光鲜的,可实际上人们连水都没得喝。”

顾根林还举了一个临近村子的例子。一个姓肖的单身老人,以前一直养鸭子、鹅等。有一天适逢他回家吃饭,他养的鹅跑到了河边喝水,不到2小时,鹅全死了。顾根林说,现在是水不能喝、鱼没有了、稻子也不能吃;水、空气、土壤全都被污染了。

一个月前,顾根林曾经跟他们那边一个人大代表讲这个事情,人大代表一听忙说:“不要这样讲,没有这个事的啊。”他曾写信给县长、镇长,他们却冷漠地说:“我也喝这个水。”

就这样像白色泡沫一样的水,也在饭店、宾馆使用着。

顾根林写的报告。(知情人提供)
顾根林写的报告。(知情人提供)

“我去告环保公司,没有用啊。老百姓很支持我,当官的怕我。可我也怕他们,因为他们在想办法弄死我。我的老伴都死了,我也没什么可怕的了。只是那些孩子们怎么办?喝了这些水,未来怎么办?”

顾根林还在回忆几十年前的“山清水秀”:在田埂上喝着从河里打来的水,瞅著小鱼从脚下溜走,远望三面环山的下游──太湖,那是夹浦镇小河流向的地方。#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7-09-13 2: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