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剑:荒谬的辩证法之三:否定之否定规律是鼓吹犯罪

人气: 69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5日讯】辩证法认为:事物要经过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过程,才能且必然推动事物向前发展。

“新事物就是对旧事物的否定。一切旧的事物必然灭亡。新的事物必然产生。旧事物的灭亡是新事物产生的前提。新事物一定比旧事物先进。”

不断有旧事物的灭亡和新事物的产生,事物就向前发展了。

这就是否定之否定规律。

否定之否定规律是革命理论的核心。革命者认为,通过革命行动加速旧事物的灭亡,新事物就会必然产生,于是事物就向前发展了。新事物一定比旧事物好。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坏一个旧世界,才能创造一个新世界”,这个口号是从“否定之否定规律”中得来的。

真的这样吗?我们来对否定之否定进行仔细地分析。

1、三个必要条件都不成立,所以否定之否定规律不能成立

我们通过分析发现,否定之否定要成立,必须依赖于如下三个的法则,它们必须都成立,否定之否定才能成立:

第一,旧事物灭亡就一定有新事物产生。

第二,新事物的产生一定以旧事物的灭亡为前提。

第三,新事物一定比旧事物好、比旧事物先进。

如果这三个法则中有一个不成立,否定之否定就无法成立。记住是三者缺一不可。它们都是否定之否定的必要条件。例如,第三个不成立——新不如旧,那么否定之否定就毫无意义了。

谁来维护这三个法则?什么力量能维护得了它们?是上帝吗?只有上帝才有这个能力,可惜辩证法者多数不承认有上帝,上帝当然也不会维护他们定下的法则。

对于上面的三个法则,只要问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问了三个“凭什么”就行了,辩证法者就哑口无言。因为没有任何力量维护得了这三个法则。

我们通过分析,发现这三个法则都不成立,从而戳破否定之否定规律。下面用最常见的例子就可戳破这三个法则:

第一,旧事物灭亡不一定有新事物产生:

辩证法者把旧事物的灭亡与新事物的产生看成是因果关系,而且完全等价起来,这很荒唐。当然,如果旧事物灭亡却没有新事物产生,谁也不会去主动灭亡旧事物了,否定之否定也就不存在,也没有革命理论了。

有人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旧的去了,新的一定会来吗?凭什么?

旧事物灭亡后,新事物没有产生的例子比比皆是,一找一大把。

我们知道,地球上物种曾经非常丰富,现在物种的数量不及地球鼎盛时期的十分之一,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物种灭亡却没有新物种产生。就是说,一个旧事物灭亡,不一定有一个新事物产生。

第一个法则破产。

否定之否定的恶果:如果有人迷恋于否定之否定规律,为了新事物的产生而把旧事物灭了,却没有由此产生相应的新事物,那么这个人就是一个罪恶滔天的毁灭者。正如上面的口号:“只有破坏一个旧世界,才能创造一个新世界。”我们主动地把旧世界灭亡,痴心妄想等待新世界的到来,却什么都没没有等到。

第二,新事物的产生不需要以旧事物的灭亡为前提:

辩证法者说:“旧事物的灭亡是新事物产生的前提”。这种逻辑是非常可笑的,这和说“父亲的灭亡是儿子出生的前提”一样荒唐。把一切新旧事物都弄成替代的关系,严重地把新事物与旧事物对立起来。大家知道,父亲要好好的活着儿子才能很好地出生和健康成长,孤儿的生存条件差和生存率低。父亲的死亡与儿子的出生不是因果关系,儿孙满堂的老人,比孤寡老人寿命更长,有高夀老人的家庭,相对于其他家庭,晚辈更加健康并在各方面也顺利。

以笔为例,最早是刀笔,后来有毛笔,又有铅笔钢笔圆珠笔粉笔彩笔油笔蜡笔铁笔……笔的家族越来越庞大。后面的笔并没有令前面的笔灭亡,铅笔没有让毛笔灭亡,钢笔没有让铅笔灭亡,圆珠笔也没有让钢笔铅笔以前的笔灭亡。什么笔都没有灭亡!大家都活得好好的,和平共处。

就是说,新事物的产生不一定要以旧事物的灭亡为前提。

第二个法则破产。

否定之否定的恶果:如果有人迷恋于否定之否定规律,为了新事物的产生而把旧事物灭了,但是这个旧事物是不需要灭亡的,不该灭亡的被他灭了,那么这个人就是一个罪恶滔天的毁灭者。

从第一和第二中可以看到:旧事物的灭亡与新事物的产生不是因果关系,没有必然联系。那么否定之否定规律根本就不成立。

辩证法者又说:“一切旧的事物必然灭亡”。辩证法者狡猾就在这里,说必然灭亡却没有说时间。如果是一千万年,现在的新事物也会灭亡,新旧毫无意义。也不是最旧的事物最先灭亡,埃及金字塔已经很旧了,埃及的方尖碑也很旧了,一直没有灭亡,而其后的许许多多建筑物,早就灭亡了许多次了,旧事物没有灭亡,而新事物竟然比旧事物先灭亡。在众多的金字塔和方尖碑中,也不是最旧的先灭亡。从这里可以看出,新旧与灭亡不能等价起来。辩证法者所说的“一切旧的事物必然灭亡”就是骗人的谎言。

我们又看看笔,现在什么笔都没有灭亡!刀笔毛笔是旧的,毛笔灭亡了吗?刀笔灭亡了吗?都没有。刀笔都那么长时间了,也不灭亡,需要刻字时,就用它。我看只要人类还存在,最古老的刀笔就不会灭亡。即使人类灭亡了,猴子要写点什么,也得用上刀笔和毛笔,可见刀笔和毛笔生命力是最强悍的,新的铅笔钢笔圆珠笔灭亡了,旧的刀笔和毛笔也不会灭亡!新的灭亡了,旧的还没有灭亡。这里又打了辩证法者的嘴巴。

第三,新事物不一定比旧事物好、不一定比旧事物先进:

大家知道,服装上的潮流,都是新生事物,是革命者,但是都是短命的,能流行两年以上的服装几乎找不到,只有非潮流的才是生命力最强的。

基因突变就是基因革命,产生的新基因99.999%是有害的,是失败者,新变化出来的基因多数不如旧基因。起码从基因上看,99.999%的新生事物不如旧事物。

不是说“花园选花,越选越差”嘛,说的是“新花不如旧花好”。

不是说“初恋的情人永远是最好的”嘛,说的是“新人不如旧人好”。

某人原来的车是刚买不久的宝马,生意突然亏本,只得卖掉宝马买一辆国产长安面包车,难道也是“新车一定比旧车好”吗?

在历史上,时有新不如旧的情况出现。唐朝以后到宋朝之前的那些朝代都不如唐朝。元朝把宋朝灭了,但是元朝与宋朝相比,无论是文明程度、科技水准、政策开明性、生产力发展水准、人民生活幸福程度,都不如宋朝,宋朝的GDP达到世界的80%,连明朝和清朝前期的生产力水准都赶不上宋朝,其它方面更不如宋朝。这不是新事物不如旧事物了吗?

“离乱人不如太平犬”,就是新的正在离乱中的人对旧的太平时的向往,就是新的离乱不如旧的太平好,新不如旧。

婚姻中的例子更加明显。家庭中夫妻矛盾重重,只能离婚,分裂成了两个新家庭,旧家就灭亡了。新家一定比旧家好吗?答案恰恰相反。再婚离婚率比初婚的离婚率高60%,就算不离婚的也是多数不如意的,只不过那时人老珠黄,没本钱再闹矛盾了,于是凑合着过吧。多数再婚者在“新不如旧”和“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哀叹中度日。单亲和再婚家庭的家庭关系很难堪,当事者受到心灵创伤不说,连儿女都很难教养,问题儿童往往出自这类家庭,祸害延续下一代。

由此可见,新事物不一定比旧事物好、不一定比旧事物先进。

2500多年前的越王勾践剑,不锈且锋利无比,后来造的剑都比不过它,又是新不如旧。

埃及金字塔是非常久远前造的,到现在全世界都没搞明白它。以现在埃及的科技水准和国力,根本就造不出金字塔来,勉强造出一个新的金字塔,一定远远不如旧的金字塔,又是新不如旧。印度德里城一根西元五世纪铸造高6.7米,直径约1.37米的巨大铁棍,含铁量99.72%,矗立一千多年,日晒雨淋不锈。人类现在科技都造不出这么高含铁量的铁,更无法避免不锈。千多年来,人类造的铁棍都不如这支,又是新不如旧。辩证法者把人类文明看得如此简单显浅,真是脑筋打结了。

第三个法则再破产。

否定之否定的恶果:如果有人迷恋于否定之否定规律,以为新事物一定比旧事物好,而把旧事物灭了(譬如把埃及金字塔炸了),但是新事物却不如旧事物,那么这个人就是一个罪恶滔天的毁灭者。

从上面可以看到:旧事物的灭亡不一定有新事物产生;新事物的产生不需要旧事物的灭亡为前提;新事物不一定比旧事物好。完全颠覆了否定之否定的三个必要条件,否定之否定当然不能成立。否定之否定是骗人的谬论,相信它的人当了多少次罪恶滔天的毁灭者?

辩证法者还说“一切旧的事物必然灭亡,新的事物必然产生。”说灭亡却没有定量的时间,辩证法者狡辩就在这里。只要时间足够长,一切新事物也必然变成旧事物,不但一切旧事物灭亡,一切新事物也必然灭亡。

这里强烈地呼吁,坚持向民众灌输辩证法及其否定之否定规律的人,赶快把你的房子拆了再建吧,然后再拆再建、再拆再建、再拆再建……感觉一下新旧的差别,或许你是例外。

再说,如果否定之否定能成立,老是否定了再否定,否定了再否定……何时是个头啊?像大海上飘荡的永远见不到陆地的船,没有尽头、没有归宿的流浪,这是多么痛苦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啊!诺亚一家在海上只漂流了150天,都感觉快疯了。我们能漂流永远吗?

辩证法一花四果:进化论、革命论、阶级先进论与民族先进论都是这一条推演出来的。这是四颗黑果。民族先进论是纳粹的。

2、唯物辩证法的再荒谬

辩证法者可能也发现这个否定之否定规律存在问题,马上又发明了唯物辩证法,对否定之否定作新的修改。我们来看看这斯是怎么说的:

“唯物辩证法认为,新事物是指符合客观发展规律、具有强大生命力和远大发展前途的东西。旧事物则是那些同客观规律背道而驰、日趋灭亡的东西。

区分新旧事物的根本标准,只能是看这个事物是不是符合客观规律,有没有强大的生命力和远大的发展前途。……

总之,新事物在和旧事物的斗争中,最终必然战胜旧事物。整个世界的发展,就是新事物不断战胜旧事物的过程。”

看看,所谓唯物辩证法又篡改了“新旧”一词的概念和内涵,玩的又是“真假内涵”。唯物辩证法这里的“新旧事物”明明表达的是一个好坏、善恶的概念。为什么不用好坏、善恶、顺逆、正反等等现有的比较切合意思的词?辩证法者却把“好坏”注入“新旧”,混乱了“新旧”的内涵,那么“新旧”就非常混乱了,“新旧”究竟是“新旧”还是“好坏”?无法确定。可见,辩证法者往往是从概念内涵上下手,混乱世界。唯物辩证法者用“新旧”代替“好坏”,与对立统一规律中用“矛盾”代替“关系”的手法一模一样,玩的又是“真假内涵”。真的想像不到,天底下还有这种混淆是非的理论出现,

大家知道,在普世的认知中,“新旧”是以时间来界定的,这就是“真内涵”。同类的东西,昨天的是旧的,今天的是新的。为什么辩证法者要改变“新旧”的内涵?这样做不把世界搞混乱了吗?把上面说成“好事物和坏事物”不就行了吗?偏偏用“新旧”?辩证法又在玩逻辑陷阱。狗改不了XX,辩证法改不了偷换内涵。不久的将来,辩证法者会不会把南北对调、好坏颠倒呢?真不好说了。其实辩证法者现在正在这么干呢!

顺便说一句,凡是篡改词语内涵的行为,都是十分可疑的,很可能是阴谋家的勾当。什么是东、什么是西,什么是男、什么是女,什么是黑、什么是白,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新、什么是旧,什么是封建社会,什么是奴隶社会,这些词已经沿用很久了,突然某一天,有人篡改了这些内涵,那这个人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使用篡改后的内涵,人类前面创造的文化都得修改,人类自己就抹杀了自己。唯物辩证法者不只是对“新旧”一词篡改,也对封建社会一词的内涵进行篡改,可疑啊!

“新旧”与“好坏”是两个毫不相干的名词与内涵,辩证法者有意把“新旧”的“新”定义为“好坏”的“好”,把“新旧”的“旧”定义为“好坏”的“坏”,是为了搞乱人的思维,消灭人原本就具有的对错标准和是非观!造成了各种各样的混乱与荒谬,这是非常罪恶的事情!可见辩证法者居心不良!正因为用了“新事物”、“新生事物”这些词,才会有“破四旧”的运动,才会有对中国“旧的”古代文物进行彻底破坏的行为,这就是辩证法者有意用错词造成的恶果。

你上半年花了150万元买了一辆宝马,觉得平时拉货可惜了,今天又花3万元买了一辆面包车。很显然4万元的是新车,150万元的是旧车;但是如果按照唯物辩证法的逻辑,正好倒过来,150万元的是新的,4万元的是旧的。究竟谁是新的?谁是旧的?唯物辩证法完全混乱了车辆!

其实“新旧”与“好坏”没有任何关联,“新的”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不好的”,“旧的”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不好的”。上面提到的埃及金字塔很“旧”了,却是很“好”很“先进”的。辩证法固定了“新旧”与“好坏”的关联,混淆了人们的好坏标准和是非观。这种手法,很相似前面讲过的对立统一规律中使用的“真假内涵”的手法,在辩证法和某些理论中,处处可见。

按照唯物辩证法的逻辑,王羲之的书法最好,世界所有的书法都是旧的,只有王羲之的书法才是新的。到街上看一看,漂亮的衣服都是新衣服,哪怕是一百年前的也是新的,不漂亮的都是旧的,今天买的可能还是最旧的。唐装、朝鲜服、和服,上千年了,现在还流行,那就是新的了;去年的时装今年不流行了,肯定比唐装还旧的。世界上可能慈禧太后的衣服才是最新的。儒家佛家道家学说流行几千年了,现在还在流行,生命力强,肯定是新的,马克思主义、辩证法流传时间短,还有人批判,肯定是旧的,淘汰吧。

历史研究者的共识,宋朝是中国古代历史中最好的朝代,最符合现在的普世价值,最符合客观发展规律。那么宋朝就是最新的啰,为什么还被野蛮落后的蒙古毁灭?是汉族人没出息,被辩证法迷惑,等着矛盾自然把社会搞好,没好好保护好文明,更没有主动地把美好的文明制度推广。文明的欧洲为什么也被野蛮的蒙古征服?不是不如别人好而是力不如人。文明人打架一般打不过流氓,总不能说流氓是好的符合客观规律吧!流氓能打赢是因为流氓没有底线,什么都能用,而文明人是用不出来那些阴招的。人的能力分为两种,有益的创造力和有害的毁灭力,文明人创造力强,流氓毁灭力强而无创造力。其实毁灭力不需要什么技能,只要够黑就行,一把刀要杀一个人只需几秒钟,而一把手术刀要救一个人,那得多少年的苦功?我们往往把毁灭力当成能力,造成对流氓大肆崇拜,这是大错特错的。人的创造力才是人真正的能力。内斗时流氓容易取胜,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文明人才是真的汉子。

战国时期,秦国是最无耻并公开与人民为敌的国家,对自己的百姓用的是愚民、弱民和控民,结果是秦国胜出,秦国灭了六国。秦国流氓到那种程度,不赢都难。最终秦皇的帝位还没坐热,就在“天下人苦秦久矣”的痛恨中,被中国人合力灭掉,中国人真有志气。美好的制度是需要人来捍卫的,不能等上天掉馅饼,如果中国人不出死力灭掉秦国,我们现在还是秦N皇的奴隶,中国人讲“不以胜败论英雄”就是这个道理。不是像辩证法者所说的:“矛盾使美好者自动胜出”。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文明被野蛮征服的例子比比皆是,那是因为人不争气,不保护文明和正义。人类的历史就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史,人的使命就是捍卫正义消灭邪恶。

我们“不以胜败论英雄”,我们不但看结果,还得看过程。有的人高喊:“胜利者不受指责”,这完全是胡言乱语,比赛胜出,还得看是否使用兴奋剂?还得看是否裁判不公?如果是,不但得不到奖牌、得不到荣誉,还会被惩罚、名声丧尽;有钱人很有钱,这算胜利者,还得看钱是否贪污、抢劫、贩毒得来的,拷问的就是胜利者。有人还讲:“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这也是胡言乱语,中国从来都是隔代修史,历史是后代书写的,不是胜利者书写的。

辩证法者敢不敢比较民主与独裁,说出哪个更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然后再比较中华民国(Republic of China)与中华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哪个更民主?哪个出学者更多?哪个对中华民族和世界的贡献更大?哪个更符合历史发展规律?

历史并不像唯物辩证法所说的那样,符合客观发展规律就发展,文明被野蛮征服的例子比比皆是。人类历史出现多次文明大倒退,文明被野蛮消灭,总不能由此说野蛮符合客观发展规律吧!所以人类要努力,好好保护好文明,这就是人类的使命,千万不要相信辩证法所说的“矛盾自动把世界搞好”那种邪论,放弃自己的使命,等着天上掉馅饼。

辩证法者要好好研究历史、好好研究社会,下一点功夫作基础工作,不要说出话来总让人打嘴巴,总得靠控制舆论媒体才能生存。

辩证法说历史是曲折前进的,倒退是暂时的。它荒谬就在这里,这个暂时不说多长时间,没有定量。3天是暂时,3年还是吗?300年还是吗?宋朝后300多年都不如宋朝,你还说历史是前进的吗?如果人类发生核战争,把人类全部消灭,几百万年都没有人类,你还能说历史是前进的、倒退是暂时的吗?如果彗星撞地球,既把地球上的生命彻底毁灭,又把地球撞离了轨道,永远不适合生命生存,你还能说历史是前进的、倒退是暂时的吗?如果太阳系运行近于黑洞,被黑洞吞噬,你还能说历史是前进的、倒退是暂时的吗?辩证法真是胡说八道。可见辩证法这种东西,不但毫无用处,而且是有巨大危害的,它妨碍了人的正常思维,混乱人的是非观,把人搞成是非不分善恶不明,把人类导向自我毁灭的险途。如果人类是非不分善恶不明,哪与魔鬼何异?

真对辩证法者的脸皮不敢小觑了,这么荒唐的逻辑竞敢堂堂正正地讲。学生应该对讲辩证法的老师说:“老师你又穿旧鞋上课,丢人。”老师说:“我今天刚买的,怎么旧的?”学生又说“不好看、不符合潮流,就是不符合客观发展规律,就是旧的!这是你教我们的!我去年买的鞋子都比你的新!”、“老师,你的衣服太旧了,还不如慈禧太后的衣服新!你还不买新衣服?”、“老师,你的字太旧了,不如王羲之的字新,你写它干什么?”,看看他如何辩?忙死他也买不到新衣新鞋!累死他也写不出新字!或者每三个月扎他四个轮胎,帮助他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新的永远比旧的好。”、“只有破坏一个旧世界,才能创造一个新世界”的理论联系实际;当然如果每月砸他一辆车,他“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新的永远比旧的好”的理论就因为没钱再也实践不下去了。这时,他可能就觉悟了,可能彻底抛弃辩证法。

辩证法者把“新”代替“好”,把“旧”代替“坏”,它坏就坏在这里。“新旧”就是“新旧”,“好坏”就是“好坏”,这是两个毫不相干的名词与内涵,辩证法者偏偏把它们等价起来,致使是非混乱,造成非常恶劣的后果。可见辩证法不仅是荒谬,更是罪恶的,发明辩证法的人居心不良。辩证法越研究越可怕!

看到了吧,世界被辩证法搞得如此混乱不堪,再容许它胡闹下去,我们还得从头再创造语言、文字和词汇,人类的文明还得从头来过。不灭辩证法,人类无法生存。

3、否定之否定恶果累累

“新事物就是对旧事物的否定。一切旧的事物必然灭亡。新的事物必然产生。旧事物的灭亡是新事物产生的前提。新事物一定比旧事物先进。不断有旧事物的灭亡和新事物的产生,事物就向前发展了。”这就是否定之否定规律。

辩证法鼓吹了对旧事物的毁灭。所谓旧事物,就是前人或古人的智慧结晶,包括物质的和非物质的,人类的文明正是这一块块结晶所垒成的,毁灭这些结晶,就是毁灭人类文明,就是毁灭人类自己。现在各国拼命向联合国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要保护这些结晶遗产(古物),越古老的东西越要保护。否定之否定正好与这相反,越古老的东西它越想毁灭,可见否定之否定是反动的。

否定之否定规律是革命理论的核心。革命者认为,通过革命加速旧事物的灭亡和新事物的产生,于是事物就向前发展了。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坏一个旧世界,才能创造一个新世界”,这个口号是从“否定之否定规律”中得来的。

革命者要找到历史潮流和历史发展规律,革命就是顺应历史潮流、符合历史发展规律,并且帮助和加快这种潮流的发展速度。这就是革命者对革命的定义。辩证法者从否定之否定出发,创造出革命与不断革命理论,由于否定之否定都不能成立,所以它的出发点就是错的。

我们都知道,地球在某个时期物种非常丰富,现在物种的数量不及那时的10%,而且现在地球上的物种还在减少(不断灭亡),“物种减少”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规律。按照唯物辩证法者的说法:“新事物是指符合客观发展规律、具有强大生命力和远大发展前途的东西。”也就是说,辩证法者认为“物种减少”是新事物、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人类不用保护物种,灭了就灭了,甚至革命者要加剧物种灭亡的速度,这才是革命行为,如果保护物种,那就是逆历史潮流,是反动反革命的。灭掉物种才是革命的行为,很明显,这是罪恶的行为。

现在由于吃得好,人越来越肥胖,是历史规律,是历史发展趋势。革命者不用减肥,不用节吃,甚至多吃,越胖符合历史规律,越胖越革命。

人出生后就一步步地走向死亡,这是不可逆转的历史发展规律,革命者不但维护这个规律,还要加快这个发展步伐;人是要死的,革命就是要早死,都自杀才符合革命理论和实践。你看革命者就是这么没脑。

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坏一个旧世界,才能创造一个新世界”,他们对旧世界尽情破坏称为“革命”。谁能保证,破坏了旧世界,就能造出一个新世界?谁能保证新世界一定比旧世界好?把埃及金字塔炸掉,你能造出一个各方面比它更好的金字塔吗?就算能造得出来,为什么要把旧的炸掉,留着在那摆着不更好吗?花那么多的钱多冤枉啊?你觉得钢笔不好,要发明圆珠笔,你去发明好了,干吗要先毁掉钢笔?圆珠笔发明不出来怎么办?如果圆珠笔好,钢笔自动走向末路,用得着你去毁灭它去革掉它的命吗?花那么多的力气先去毁灭钢笔再发明圆珠笔,是不是很无聊、很愚蠢、很罪恶?!你认为世界上的飞机都不理想,你要造最好的飞机,先把世界上所有的飞机砸了。你造出来再砸也不迟,或者留着一块飞也行,先灭旧的再造新的,这种人很无赖无聊,对付这种人,直接关精神病院算了,不用跟他们啰嗦!革命者的思想就是这样!所以说“只有破坏一个旧世界,才能创造一个新世界”,意思与否定之否定所说的“旧事物的灭亡是新事物产生的前提”一致,是一个逻辑混乱的口号!是一个罪恶的口号!

辩证法者有意把“新”当成“好”,把“旧”当成“坏”,任何东西只要打上“旧”的标签,就毫不犹豫地想灭掉它。辩证法者这样做,是为了搞乱人的思维,消灭人原本就具有的对错标准和是非观!可见辩证法者居心不良!

1933年5月10日,在纳粹德国的30多个大学城,同时上演了现代西方文化史上令人震惊的野蛮一幕:公开焚书。

最具代表性的是柏林。当晚午夜,在宣传部长戈培尔的精心策划和授意下,在纳粹德国大学生联盟的具体组织下,5千名狂热的纳粹学生们手持火把,把他们从书店、公共图书馆收缴来的两万多本“体现非德意志精神”的图书,装车运到了位于柏林歌剧院和柏林大学之间的广场上,然后点火焚毁。

在被焚的书籍化为灰烬之际,戈培尔向在场的学生讲了话。他说,“犹太人的唯理智论已经死亡。国家社会主义开辟了新的道路。德意志民族再一次能用自己的思想表现自己。眼前这些熊熊大火不仅仅标志着旧时代的结束,它们也照亮了新的时代。年轻人们第一次有这样的权力来清除旧时代的产物。如果老一辈的人无法理解所发生的这一切,那么让他们明白,我们年轻人已经这样做了。旧的东西在烈火中消亡,新的事物将在我们心中的火焰里诞生。”

读了这段文字是不是觉得很耳熟,“旧的东西在烈火中消亡,新的事物将在我们心中的火焰里诞生。”这话就像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演讲、就像文革时青年学生的欢呼。看来,不但我们中了否定之否定的魔咒,纳粹也是中咒者之一,只不过比我们轻而已。纳粹对书籍的毁灭,其猛烈程度与苏联的焚书、中国的文革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

1966年6月1日,文革大幕刚拉开,中央文革就在《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明确提出“要彻底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

1966年8月17日夜,北京第二中学的红卫兵拟就了《最后通牒——向旧世界宣战》,宣布要“砸烂一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紧接着,红卫兵们以砸烂一切“四旧”物品为宗旨,把北京城内外一切外来和古代文化的象征与物品都砸了个遍。8月22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报导了北京红卫兵的这一“伟大功勋”。次日,人民日报又专门发表社论,称赞红卫兵的这一行动《好得很!》。

其实这是一项破坏文物的罪行,一项极其恶劣的、规模巨大的、有理论有预谋的破坏文物罪行,最高可以判处死刑,这是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理论推导出来的革命行动,甚至还有叫嚣“大乱才能大治”、“大破才能大立”,使得破坏极其惨烈。如果革命是对的,那么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保护文物就是错的、就是有罪的。文物是人类创造的物质文明,同时里面也包涵了精神文明,我们人类这么历尽艰难而创造出来的东西,竟然有人鼓吹大规模地彻底地毁灭,这个人就是教唆犯,实行这种事的是犯罪分子。可见不少红卫兵是犯罪分子。多少罪恶是以“革命”的名义进行的。

“大革命”就是“大破坏”,“文化大革命”就是“文化大破坏”,这仅仅是北京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这之后,在毛和他的中央文革的大力煽动与支持下,史无前例的“破四旧”运动犹如一场熊熊大火,迅速燃遍了全国城乡。在这场来势凶猛的红色狂潮中,红卫兵不仅肆无忌惮的批斗打人,而且辱圣人,谤神佛,砸孔庙,焚古书,把中华5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宗教信仰和习俗当作“四旧”予以无情地破除和毁灭。全国上下总共约有1000多万人家被抄,散存在各地民间的字画、书刊、器皿、饰物、古籍,纷纷在火堆中消失,不管是莎士比亚还是托尔斯泰的名著,也不管是司马迁还是王实甫的传世之作,都在滚滚的浓烟中化为灰烬。

损失最惨重的是儒家文化的发源地曲阜。在来势凶猛的“破四旧”运动中,孔府被封,孔林苍松古柏被伐,坟墓被扒掘。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当地共有6000余件文物被毁,古书2700余册被烧,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余座被毁,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国宝70余件,珍版书籍1000多册。

革命理论与“破四旧”行动,就是在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规律指导下创造出来的。这是文化自杀,是民族自杀,有什么比这更愚蠢的吗?当时把美国人当作敌人,为什么不把文物卖给美国,再从美国买武器打他们呢?革命者竟然愚蠢到这种地步,连这么简单的“废物利用”妙计都想不出来!

中国五千年文明的辉煌,处处是文物,就这么被人以革命的名义、以否定之否定的逻辑毁灭掉。“文化大革命”就是革命,是用马列文化革掉中华文化的命,“破四旧”就是革命,“灭亡旧事物”哪还不是革命吗?为了新事物的产生而把“四旧”毁灭,那当然是革命行动了,到现在没人反对这一个说法。幸好埃及金字塔和方尖碑不在中国,那是最旧的东西,是革命首要毁灭的目标。

每个民族的每个文明,无论是物质文明还是非物质文明,都是在当时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产生的,用佛家的话来说,是“因缘际会”,过后未必再有这个机会。有杨贵妃的故事,又有白居易的才华,才有《长恨歌》,再长的历史不会再有另一个一模一样的《长恨歌》。谁能写出李白的诗?谁能写出屈原的《离骚》?谁能写出老子的《道德经》?谁能有孔子的思想?现在物质文明比古代优越,精神文明未必如古代先进,中国的诸子百家、世界上许多伟大的思想,是在二、三千年前生产的,现在绝对产生不出来,也是旧事物了。人类的文明正是由这样一个个事件组成,毁灭这些就是毁灭自己的民族、毁灭人类。不像现在印刷这么方便、网路这么发达,古代的物质文明不发达,许多诗作、画作、理论、思想记录下来非常困难,传承下来更加困难。李白写了许多诗,传下来的不及三分之一,越古老的文明,传下来越少,越珍贵,越是革命的物件。在“破四旧”中,多少珍本、孤本被毁灭?多少伟大的思想被灭绝?多少文物古迹被毁灭?正好现在人多了,人清闲了,可以有机会再检视那些杰作的时候,即被灭绝了,作孽啊。

世界上其它的古老文化都灭绝了,只有中华文化才传承5000年,这是因为以儒家为中心的中华文化伟大。儒家崇尚“仁义礼智信”,以“仁义”作为最高道德标准,是最伟大的普世价值,是人类未来能和平相处和健康发展的最有力保障,谁毁坏中华文化,谁就是毁坏世界的未来,谁就是世界之敌。中华文化在1949年后被极大地、彻底地破坏,文革时更是登峰造极。文化大革命的称呼没有错,它就是革命,革掉中华文化的命,革掉中华文化的命就是革掉人类未来的命,文化大革命是个罪恶的东西。

唯物辩证法者有意用“新旧”代替“好坏”,又用了“新事物”、“新生事物”这些词,才有“破四旧”的运动,才有对中国“旧的”古代文物进行彻底破坏的行为,这就是否定之否定的恶果。

纳粹是把不喜欢的书烧掉,“破四旧”是把所有“旧的”毁灭,罪比纳粹更重。文化大革命就是文化大破坏、文化大毁灭!“破四旧”就是破坏自己民族的文明!这是汉奸做的事情。回过头来看那段历史,谁不痛心疾首?如果有人还为首恶开脱、美化、歌颂,那就不是人,与汉奸同罪!

文革中有句名言,“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就在其中了”。但终归“破”是“破”,“立”是“立”,“破”还是代替不了“立”。“只有破坏一个旧世界,才能创造一个新世界”,“破坏旧世界”才有实质的内容,“创造新世界”是为“破坏旧世界”造的托辞而已。所以“破坏一个旧世界”这种革命口号,是非常罪恶的东西!

甚至还有人叫嚣“大乱才能大治”、“大破才能大立”,简直是混蛋至极的蠢才才有可能造出这种理论。“大乱”之后谁能保证有“大治”?“大破”之后谁能保证有“大立”?“治”根本不需要以“乱”为前提,“立”也根本不需要以“破”为前提。“大治”要从“小治”开始,一步步积累成“大治”;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关键要明白,“乱”和“治”是两个相反的方向,譬如南与北,从武汉要到海南,往南走才可能走到海南岛;你往北走,永远不可能走到海南;武汉往北走,到了北京发现错了,调过头来往南走,才有可能走到海南岛。历史出现的“乱与治”的问题,是“大乱”之后变“小乱”,“小乱”之后变“小治”,“小治”之后才能变成“大治”;从“乱”的方向调过头来往“治”的方向走,才能走到“治”;“大治”是“小治”积累成的,而不是“大乱”促使的。往“乱”的方向走下去,从“小乱”到“中乱”到“大乱”,再走下去就是灭亡,绝对走不到“大治”,方向错了。不是像辩证法者所说的:“为了实现大治,先实行大乱。”某人高喊“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来一次”、“只有破坏一个旧世界,才能创造一个新世界。”其人就是被辩证法所诱惑,致使思维混乱才喊出的。甚至还高喊最混蛋的口号:“中国七八亿人,不斗能行吗?”正确的口号应该是:“中国七八亿人,不和能行吗?”

我们也不要把效率当成最高追求,奴隶社会的效率是最高的。在一些黑煤窑、看守所和监狱里很黑暗,那就是奴隶制,那里的效率最高,达到人类的最高极限值。手脚慢就被惩罚,说是“吃脑(玩心眼)”,甚至有生命危险,能干不好吗?谁还敢偷懒?有的监狱,有的服刑人白天干活,晚上被惩罚。这种地方效率能不高吗?奴隶社会的效率是最高的,我们要不要搞奴隶制?有的理论,总说这个落后那个落后,把效率当成最高追求了,其实是搞错了,公平正义才是我们人类最需要的。如果把效率举得最高,那么我们把周六周日和全年的节假日全部取消,每天工作十个小时,向列宁设计的制度靠拢(他的制度干活时间更长。在共产主义社会,劳动成了人的第一需求),我们要不要那样?

某些理论就是把效率当然最高追求,好像效率低了就十恶不赦似的。日本的马克思主义者秋泽修二,以马克思的亚细亚生产方式来分析中国社会构成,认为“集约形小农业”是中国专制集权的基础,因此中国在近代的落后是必然的,只有在外力入侵的情况下才能发生根本性的变革。这其实是魏特曼《东方专制主义》、红色学者费正清的“冲击-回应”之说是一路货,不过他说得更露骨一点,他明确说明“日本皇军的武力”就是这股中国一直等待的外力,将给予“中国社会之特有的停滞性以最后的克服”。这个秋家小二真是大放噘词,鼓吹“侵略有益论”、“杀人有功论”、“毁灭进步论”,这是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思维,这都是极端罪恶和残暴的理论。秋家小二、魏特曼、费正清,他们都是在否定之否定的陷阱中打转转,可见否定之否定规律是支持侵略的。

可以形像地说,秋家小二看见一群人以肩挑大米这种方式工作,又累运得又少,嫌弃他们的落后、怜悯他们的愚昧。那么秋家小二送给他们卡车,教会他们使用,看他们还会用这种落后的、低效率的方式工作吗?这不是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最快捷的解决落后问题吗?秋家小二不用这个而非得用枪干掉他们,他的思维低劣到什么程度?连这群肩挑大米的人都不如!

秋家小二、魏特曼、费正清,这些人真无知,中国的落后是科学技术落后造成的,如果当时送给中国几百万台各行各业需要的最先进设备,并教会使用,中国人的智商可是很高的,看14年后中国还落后吗?何必开坦克大炮进来杀人14年呢?日本人把发动侵略战争的费用加上中国的损失(我们的损失大大地超出他们的费用无数倍),也就是整个战争的经济损失,转换成援助中国的经费,用这些钱搞基础建设和教育,并买来世界上各行各业最先进的机器,剩下的钱用于改善人民生活,14年后,看中国还落后吗?不用14年,4、5年内中国将是非常快速的发展,整个世界将为之震撼。同样的付出,用援助的方法能让中国社会发展进步,还不用死那么多的人,人命无价啊,这些的损失更无法计算。用战争的方法是毁灭中国,历史上非常多的文明毁灭于战火!这是普通人都明白的道理,为何马克思主义者秋泽修二不懂呢?是被辩证法愚弄了!杀了人,毁了各行各业,还说有利于社会进步,真想像不到世界上还有这种理直气壮的谬论——否定之否定规律。我们也带兵到日本,也杀日本几千万人,毁掉各行各业,给予“日本社会之特有的停滞性以最后的克服”,以推动日本社会的发展,行吗?秋家小二不是也认同“大乱才能大治”、“大破才能大立”吗?到你们国家实践实践,把日本搞成“大乱”和“大破”,好吧?辩证法者真糊涂!

其实不用日本的援助,1927年至1937年是中国现代史上的黄金十年,在内忧外患、处境险恶,又几乎没有外国投资的情况下,中国经济获得极大的发展,而当时的基础建设还来不及真正发挥作用日本就开打了。当时,外有日本的侵略和苏联的蓄意颠覆,内有军阀割据和某些政治团体的武装叛乱,中华民国还是在思想、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等等各个方面获得了极大的进步,甚至于当时所产生的成就,都不是我们今天所能想像、所能相比的。大家随便翻一翻历史书,看看伟大的作家是诞生在哪一个时代?就是这个时代。当时中国各类学术文化大师井喷式出现,后来许多在世界上有大贡献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也是当时培养的。如果没有这场侵略战争,就不会有后来的中国内战和改制。这两场战争给中国及世界带来巨大的危害。中国人很聪明也很勤奋,当时文化也好、人心也善良,只要没有战争,假以时日,中国很快就会超过日本,也挤入世界强国之列,并且能为世界的和平与科技进步作出巨大的贡献。还用得着“日本皇军给予最后的克服”吗?我看要“中国的国军给予日本最后的克服”!可见日本侵略者做了多大的坏事!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当时绝大多数的日本人认为他们是优秀民族,中国是劣等民族,他们是先进国家,中国是落后国家,服从他们是理所当然的,反抗就被剿灭,这是用“优秀”、“先进”民族革掉落后民族的命,可以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是革命战争。纳粹认为犹太民族是劣等民族,所以对犹太人进行灭绝性屠杀,认为德国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所以要统治全世界,是“优胜劣汰”,符合否定之否定规律和进化论,当然也革命行为,严肃地说纳粹发动的战争也是革命战争。起码,轴心国赢了,他们一定会说他们发动的是革命战争,打败了反革命的同盟国。中华民国的抗日战争是卫国战争,是反抗侵略、反对别的民族革掉我们民族命的战争,任何卫国战争都是正义的,自卫才是最正义的。法律也只赋予我们自卫的权利,没有赋予我们革命的权利!因为自卫才是正义的。

多少的罪恶是在否定之否定的逻辑之下,以革命的名义做出来的……

事物的对错是有客观标准的,正义与良心才是对错的标准,而与革命毫无关系。所以不能拿“革命”来定对错、论好坏,那会落入否定之否定的圈套!可见,否定之否定规律是鼓吹犯罪!

法律也未必是最正确的。法律有良法与恶法两种,抑恶扬善、保护公平正义就是良法;抑善扬恶、制造不公就是恶法。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恶法处处可见:纳粹迫害犹太人的法律是恶法;日本的“村八分”是恶法;印度的种姓制度是恶法;种族隔离制度是恶法;划分阶级与搞阶级斗争是恶法;东德柏林墙隔离法是恶法;种族先进论和阶级先进论是恶法;南北战争前美国南方黑奴制度是恶法;中国大陆的土改、镇压反革命、反右、文化大革命……是恶法。有的理论认为:“国家是阶级压迫阶级的机器”、“法律代表统治阶级的利益与意志的总和”,这就是恶法理论。国家应该是调和的机构,调和各种人群利益与意志,法律应该代表全体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总和,应该代表正义。

古人讲“作人凭良心”,古人的法律很简单,社会却没有现在那么堕落,有的人一辈子不识字,也不知道法律,人一样很善良,对社会有良好的帮助,就是良心起的作用,使社会处于很好的状态!良心才是最好的法律。正义与良心才是对错的标准。

所以“作人讲良心、讲正义,不讲革命!”

人类经常出现恶法,我们绝对不能相信辩证法所说“矛盾自动把世界搞好”这种谬论,我们要勇敢站出来,保卫正义、保卫良知、保卫世界!

……

结论:否定之否定规律不但不能成立,而且是很坏的。它首先把“新”当成“好”,把“旧”定义为“坏”,扰乱了人原本就有的是非观和善恶标准。否定之否定还鼓吹“毁灭进步论”,“不断的毁灭就是不断的进步”,把罪恶滔天的毁灭行为当成有功的革命行为,是行为的指导坏了。

辩证法三大规律都是坏的,但是最坏还是否定之否定,因为它把谬论转化为行动,名正言顺地破坏和毁灭一切。

荒谬的辩证法之四:辩证法是毁灭人类的三坏诡辩术

辩证法是诡辩术,它的三大规律中,品质互变规律是看错了(眼睛坏了),对立统一规律是精心设计的陷阱(良心坏了),否定之否定是把罪犯当功臣(行为坏了),是地地道道的“三坏诡辩术”。

辩证法的三大规律分别诱导出三大谬论:谎言真理论、内斗有益论、毁灭进步论,这是祸害人世间最大最深的谬论。人世间还有不少其它谬论,始作俑者是辩证法。

辩证法者发明辩证法的目的有三:

一是鼓吹“谎言千遍即成为真理”,让世界谎言遍地,永远找不到真话,这是“谎言真理论”。这是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的名言,看来辩证法与企图毁灭世界的纳粹是有一腿的。这是由于眼神错乱,弄出个不存在的品质互变规律,最后得出“谎言真理论”。

二是鼓吹“矛盾自动把世界搞好”,让人类放弃保卫世界的使命,还鼓吹“内斗是发展的动力”,编造内斗有益哲学,让人类在内斗中自我毁灭。这是“内斗有益论”。这是由于良心有问题,把“矛盾定义为事物的关系”,最后一步步得出“内斗有益论”。

三是鼓吹“毁灭就是进步”、“不断的毁灭就是不断的进步”,让人类不断地自己把自己毁灭。这是“毁灭进步论”。革命论、进化论、阶级先进论与民族先进论都是这一条推演出来的。阶级先进论是马克思的,民族先进论是纳粹的,再次坐实了辩证法与纳粹有一腿。这是由于把“新”当成“好”,把“旧”定义为“坏”,扰乱了人的是非观和善恶标准,最后令人类自己毁灭自己。

辩证法者称辩证法“使用了‘全面的,发展的,联系的’观点看问题”、“是对客观世界、人类社会以及思维规律的全面正确的总结。”、“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谦虚了,想说宇宙真理没好意思说)”。现在看来,它与某些组织宣称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一样荒谬绝伦。辩证法哪里是什么真理,是最骗人害人最深最烈的谬论。辩证法者把这么一个人类自我毁灭的“三坏诡辩术”当成宇宙真理,真是荒唐之极。

自从辩证法诞生,人类被它搅得混乱不堪,善恶被它颠倒,是非被它混乱,好坏被它掉包,思维被它扭曲。被辩证法毒害的人,行为和思维非常诡异,很难作出正确的判断。下面是一个被辩证法祸害的实例——唐山地震!

唐山地震前,各种地震资料非常异常,当地的许多检测员已经检测到巨大的地震将发生,日期都给测了出来(水准非常高测得非常准),多路向中央汇报,结果上面的人认为:中国当时地震的主要矛盾在四川,唐山只是次要矛盾。对唐山的地震情况不作预防,甚至不向社会通报,老百姓不知道,几十万人在一夜之间伤亡。离唐山不远的青龙县得到消息,并作了预防,18万间房屋倒塌却一个人没死。自然界不懂辩证法法则,辩证法者又无法强迫自然界遵守,于是我们就悲哀了。

找主次矛盾,那是一项“找对无功找错有罪”的事业,你分的主次一定100%对吗?如果不肯定,那么还分它干什么?费那个时间与精力反而可能扰乱决策,当大家在为分主次争论不休时,矛盾已经破裂、灾难已经降临。如果没有辩证法的干扰,有地震就预防,管它是什么主要次要,哪唐山地震还会有这么大的悲剧吗?按照辩证法的逻辑,如果再有更多的地震,是不是只保主要的一个,其它的地方让它自生自灭,连事先通报都不作?

中国地震局的主事者,他们的智慧还不如一只丧家的野狗呢!野狗看到骨头会咬,知道地震会跑,它从来不分什么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只有那些辩证法者才会在地震灾难面前分地震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草菅人命,唐山死难的24万人就是被辩证法害死的。唐山地震给辩证法者一个响亮的耳光,可怜的是,决策者没死还升了官,无辜的人民被祸害。

辩证法是毁灭人类的理论。它不仅是最荒谬的,更是罪恶的!辩证法越研究越可怕,真是毛骨悚然!如果世界上真有魔鬼,那么魔鬼首先要做的就是搞乱人的是非观和善恶标准,这一点,辩证法做到了,辩证法真邪!辩证法是魔咒,中国人中咒最深!可怜的民族!

给大家推荐一篇文章——《樊弓:辩证法与放屁》,看看在现实中辩证法是如何胡搅蛮缠的。文章妙趣横生,可读性比本文强多了,看了益智开慧并且乐从心生。网上有,自己找。《樊弓:辩证法与放屁》与本文相得益彰,一个从实践中一个从理论上放倒了辩证法。

辩证法其实是皇帝的新装,一点就破。我想,辩证法崇拜者看到这篇文章,首先感觉是毛骨悚然,接下来是号啕大哭,崇拜了几十年的东西原来是假的。

这么一个荒谬绝伦的“三坏诡辩术”,在人类流行那么久、骗倒不少人,如果要找出人世间最大的谎言,非辩证法莫属。

注1:桂林史上最黑暗的259天:日本兽兵肆意蹂躏妇女
http://j.news.163.com/docs/32/2016060712/BOV747R50523817G.html

跑日本鬼受尽了苦难的桂林人!
http://bbs.guilinlife.com/thread-8218974-1-5.html

注2:毫无悔意的日本极端民族主义
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roberts20161116.html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7-09-15 10: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