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之旅(19)

马拉松与埃及艳后──雅典附近几场决定历史的战役(二)

作者:行云

希腊战士。(行云提供)

  人气: 3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相信许多朋友会纳闷说:我为什么还未提及那则脍炙人口的故事?也就是雅典在马拉松之役战胜之后,派了一位长跑健将,奔驰了四十多公里,回到雅典报喜讯,随即倒地而亡的故事。这个故事,最早见于生活在马拉松之役五百多年之后的作家Plutarch的笔下,而不见于距离战役仅有几十年的Herodotos的记载当中。不过Herodotos倒是记载了另外一桩壮举,那就是雅典军队在开战之前,派了一位名叫Pheidippides的长跑健将,奔驰了220公里,到斯巴达求援。近代的历史学家,不太觉得Herodotos这么详尽地记载此次战役,会略过Plutarch所述的那么高度戏剧性的事件。再说,其他年代比较接近的希腊典籍,也没有提到Plutarch所述的故事。所以想必是:(一)Pheidippides奔驰了220公里去斯巴达求援,和(二)雅典的近一万名战士,急行军四十多公里回防雅典这两件事情,在Plutarch之前的五百年间,被混为一谈了。不过,以我个人的建议:喜欢Plutarch故事版本的朋友,还是不妨继续去相信它。毕竟圣诞老人的故事,不也曾经为许多人带来了甜蜜的童年回忆吗?再说,要从跑四十多公里改为跑220公里,很多朋友可能会吃不消的。即便只跑四十多公里,也必须戴着盔甲、提着长枪、再扛着重重的盾牌,太辛苦了!(马拉松赛跑是一项从公元1896年才开始的近代的活动。)

大流士初征希腊失败之后,就念念不忘地筹备一次动员全波斯军力的远征。可是后来的埃及地区叛乱,延宕了这个计划,而且在准备出征埃及时,他就饮恨黄泉了。

大流士的继任者Xerxes,也是一位有雄心的征服者。他在弭平埃及的叛乱之后,开始着手远征希腊。在出征前,他为陆军建了一座跨越海峡的桥梁,并为海军在爱琴海北岸开凿了一条贯穿海岬的运河。他于480 BC亲率波斯陆军,从土耳其半岛近爱琴海的中部集合出发,北上越过海峡,横过爱琴海的北部沿海地区,到达希腊半岛以北的马其顿(Macedon)地区。波斯海军则伴随着陆军,遵循类似路线前进。至于波斯的陆军军力,古代的估计大多在百万以上,不过近代的史学家,比较相信是在五十万左右。而波斯的海军军力,古今的歧见就比较小,大约是在一千艘船左右。即使是比较保守的估计,这样的兵力对希腊诸城邦来说,还是有如泰山压顶。

行云提供)

希腊的许多城邦看见大势不可为,多半选择中立、或是亲波斯。只有在雅典和斯巴达附近的一些城邦,组成联军来抵挡波斯大军。这些希腊联军的策略,是在一处叫做Thermopylae的滨海狭滩布阵,来阻挡波斯陆军的前进路线。同时,在一处叫做Cape Artemisia的海湾,阻挡波斯的海军。在Thermopylae的战事,起初相当如希腊方所预期。可是抵挡了几天以后,有一名希腊方面的叛徒,密告波斯军队一条山路,让波斯军队迂回至希腊联军的侧背。希腊联军的统帅(斯巴达的国王Leonidas)知道大势已去之后,先撤离大部分的希腊联军,然后亲自与一千多名来自三个城邦的战士殿后死守,以掩护大军的撤退。这一千多名勇士,后来英勇阻敌,全被波斯歼灭,可是也保全了希腊陆军的实力,写下了波希战史上可歌可泣的另外一章。

行云提供)

希腊联军在Cape Artemisia的海战,较在Thermopylae的陆战,来得顺利一些。希腊海军摧毁了不少波斯的战船,可是自身也有不少的损伤。此时Thermopylae的失守,让Cape Artemisia的海战失去了意义。于是希腊联军,将船队撤至雅典偏西的Salamis海湾,作为第二道防御点。

希腊陆军在Thermopylae失守之后,退至斯巴达及其他几个城邦所在的Peloponnese半岛,以“哥林多地峡”(Corinthian Isthmus)为第二道防线。于是希腊世界,除了这个半岛之外,全部暴露在波斯军队的势力之下,包括雅典城在内。此后波斯军队到处摧枯拉朽,如入无人之境,连雅典卫城(Acropolis)上的古老神殿,也被破坏殆尽,整个希腊世界,已经危在旦夕了。(我们今天所见到雅典卫城上的“古迹”,都是波希战后再新建的。)顺便提一下:“哥林多地峡”的“哥林多”,和新约圣经里面“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里面的“哥林多”,是指同一个地方。

(行云提供)

哥林多地峡的易守难攻,让波斯方面了解到:要迅速结束希腊之征并不容易。唯一的可能性,是以波斯海军由希腊陆军的侧背登陆。可是希腊海军的存在,是这个战略的最大障碍。希腊方面也完全明了这个情况,因此双方海军求战之心皆殷,Salamis海战也就一触即发。

或许是波斯方面的求战心切,让希腊海军成功地将波斯船队诱入Salamis海湾。在空间不大的海湾里面,波斯战船的较大体型,反而成为一个缺点。于是,希腊战船趁机发动攻击,在一场鏊战中,摧毁了至少200艘波斯战船,让波斯海军的元气大伤,再也不是希腊海军的压顶威胁了。

(行云提供)

在Salamis海战之后,波斯国王Xerxes眼看速战速决已无可能,于是自行先回波斯本土,而留下部分军队,来完成征服希腊的任务,可是战情已然主客易位。次年,希腊陆军在Plataea大败波斯陆军,希腊海军更追随波斯海军东渡爱琴海、在土耳其半岛沿岸的Mycale大败波斯海军。从此,波斯的军队就不曾再越过爱琴海。有趣的是:Mycale离当初波斯海军远征的会师出发地点,相去不远。

Salamis海战,将希腊世界从摇摇欲坠之际拯救过来。不仅让希腊文化得以在往后的数百年中,为人类文明创造出极度辉煌的黄金时期,也让源自西亚的政治势力,直到两千年后的鄂图曼土耳其帝国,才得以再度伸入欧洲。所以,它不愧为决定历史的一场重要战役。

我在游历雅典卫城时,曾经登高遥望Salamis海湾,回想当年波斯军队也曾于摧毁卫城古迹之后,在此瞭望希腊的战船。而希腊战船上的雅典战士,也曾痛心地遥望自己的家园、在战火中化为灰烬。人类的毁坏性活动,何时方休?@#

(行云提供)

(点阅爱琴海之旅系列文章。)

──转自作家行云部落格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马拉松之役虽然不是一场大型的战役,却有深远的影响:一方面波斯帝国急速扩张的气势,在西面暂时地受阻。更重要的是,马拉松之役大幅度地提升了希腊各城邦对抗波斯帝国的意愿与士气。
  • 现存的极少数作品,大都是从古代沉船的遗物中找到的。
  • 在希腊的三大美术领域(建筑、陶绘、和雕塑)里面,最精彩的莫过于雕塑了。希腊在雕塑方面最后达到的高度美学成就,是后世两千余年来,还无法超越的。
  • 从它们的陶绘当中,可以看到两种文化特色的结合:也就是 Mycenaean 的规律性、和 Minoan 的自然流畅。
  • Mycenaean文化比前面的Minoan文化要来得尚武,也比较阶级化。这里的两付颇为知名的金质面罩,是他们贵族的陪葬物。
  • 到了公元前300年左右,作为第二波陶绘发展原动力的雅典城邦已经衰落了,因此希腊的陶绘艺术,也逐渐成了昨日黄花,仅供后人凭吊了。
  • 公元前2000年至1600年之间,Minoan文化达到了最高的艺术层次。这个时期的陶绘颇为精致、美丽、多彩,而对画面的运用、以及物体的形态呈现、也从早期的规律、整齐,进化到自由、流畅。
  • 厄瑞克忒翁神庙有六根廊柱采用了一个新的建筑新变革,那就是用少女人形来替代典型廊柱。这样的少女人形,被称为Caryatids。
  • 雅典得天独厚,在距离城区只有十多公里的一座称为Penteliko的山里面,发现了一个高品质的大理石矿,颜色洁白无瑕,雅典卫城上面现存的古建筑,都是采用来自这个矿场的大理石。
  • 爱琴海地区有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此外,这个地区的古史断代以及文化脉动,和中国的上古史有很多契合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