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预言苏联崩溃的普列汉诺夫遗嘱

普列汉诺夫(维基百科)

普列汉诺夫(维基百科)

人气: 156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8日讯】普列汉诺夫,俄国革命理论家,后与列宁分手,1918年临死前留下口述遗嘱,由密友列‧格‧捷依奇笔录,并由尼‧尼热戈罗多夫秘密收藏。遗嘱称,只要布尔什维克还掌握政权,遗嘱就不能公布。

苏联解体后,遗嘱由《独立报》在1999年11月30日发表。2000年,中共中央马恩列斯编译局下属刊物刊登了该遗嘱,其中译本长达3万字。让后人无比惊讶的是,该遗嘱尽管有其认识上的局限,但其预言的包括苏联崩溃在内的若干事情,在几十年后都一一应验。

预言建立在恐怖之上的苏共政权垮台不可避免

布尔什维主义作为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极左派别产生于1903年,在战前年代迅速壮大,目前是一支最有影响的政治、思想和组织力量。普列汉诺夫认为,布尔什维主义只有一个新东西,那就是“不受限制的全面的阶级恐怖”。

在遗嘱中,普列汉诺夫谴责了列宁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的所作所为,指他们犯下了一个又一个罪行,如他们所进行的剥夺是令人发指的违反法纪和践踏文明的行动,是没有监督的掠夺(如私有银行的例子);他们依靠步枪和革命口号来动手抢走农民手中最后一只母鸡;他们在半年不到的时间里查封的报纸杂志,比沙皇当局在整个罗曼诺夫皇朝时代查封的还要多。

他预言布尔什维克政权将演变如下: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将迅速变为一党专政,党的专政将变为党的领袖的专政,维持领袖权力的起先是阶级恐怖,后来是全面的全国恐怖。布尔什维克不能给人民以民主和自由,因为他们一旦实施民主和自由,马上就会丧失政权。列宁很清楚这一点。

既然如此,布尔什维克除了恐怖、欺骗、恐吓和强制,就别无道路可走。但是通过恐怖、欺骗、恐吓和强制并不能迅速发展生产力和建成公正的社会。

普列汉诺夫指出,如果列宁及其追随者能长期维持其政权,那么俄国的未来将是悲惨的,等待它的将是印加帝国的命运(注:强大的印加帝国1533年灭亡)。布尔什维克的道路不管怎么样,是短还是长,将不可避免的因篡改历史、犯罪、撒谎、蛊惑人心和行为不光彩而令人印象深刻。

关于布尔什维克所说的一切──他们的策略、他们的意识形态、他们对剥夺的态度、他们不受限制的恐怖一一都使普列汉诺夫很有把握的断定:布尔什维克的垮台是不可避免的!迟早有一天人人都将清楚列宁思想的谬误,到那时布尔什维克的社会主义将像纸牌搭的小房子那样坍塌。

在普列汉诺夫预言后的1991年,苏联分崩离析,分裂为若干个国家,而在其垮台时,无论是苏共大小官员,还是普通老百姓,都没有对苏联表示出特别的留恋,因为过往的恐怖统治、官员的贪腐、社会的不公,早已让人们看透了共产党,苏共民心尽失在这一刻得到了切实的验证。而普列汉诺夫的预言“布尔什维克的社会主义将像纸牌搭的小房子那样坍塌”也成为了现实。

预言布尔什维克党经历四次危机后政权瓦解

根据俄国当时形成的客观历史条件、事态发展的逻辑、布尔什维克的策略和意识形态导致的行动,普列汉诺夫断言布尔什维克在巩固其政权的道路上将会遇到一个比一个复杂的四个危机,而他们执政的时间长短取决于他们栽在其中的哪一个危机上。

第一个是饥荒危机,第二个是崩溃危机,第三个是社会经济危机,第四个是意识形态危机。在这第四个危机中,布尔什维克政权开始从内部解体,但解体的过程可能拖上几十年,因为俄国从来不知道民主为何物。

普列汉诺夫认为,之所以要拖上几十年,是因为布尔什维克政权将会被俄国人毕恭毕敬、逆来顺受的接受下来。加之这个政权可以借助高超的蛊惑宣传、发达的监视和镇压机关来得到加强。不过,这个结局谁也无法改变。

普列汉诺夫预言的四个危机都相继在苏联出现过,而苏共政权也的确是在意识形态危机中走向解体的。据美国人大卫‧科茨的《自上而下的革命》一书,1991年6月,美国一个社会问题调查机构在莫斯科做了一个关于意识形态问题的调查,调查对象是掌握著高层权力的党政要员。调查采取特定小组讨论的方式,一般要同调查对象进行4到5小时的谈话,通过谈话以确定他们的思想观点。分析结果是大约9.6%的人具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他们明确支持改革前的社会主义模式;12.3%的人具有民主社会主义观点,拥护改革,并希望社会主义实现民主化;76.7%认为应实行资本主义。

显然,苏共高层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比例相当高,而这恰恰反映了苏共内部对共产主义、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缺乏必要的信心。而这也意味着,一旦这个社会面临何去何从的紧要关头,他们便倒向资本主义。

该书还提出一个新的观点,那就是对苏联的解体,美国和西方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但这种作用主要不是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而是以自由主义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非常有效的渗透到了苏联知识分子和党的干部的思想中。1991年,美国经济学家研究了苏联经济学家的思想倾向,并将其与英国经济学家比较,发现他们更拥护市场化和私有化。

比如1987年,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在《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中,阐述了他对危机的分析及其解决方案。在书中,他罗列了苏联经济的各种弊病,诸如原材料浪费,效率低下,技术陈旧和集权管理和僵化。戈尔巴乔夫指出,危机不仅资本主义有,“历史经验证明,社会主义社会也不能保证……不发生重大社会政治危机”。

他指出,苏联危机的根源在于苏联建立的社会主义的特殊形式所包含的缺陷,特别是“管理方面的过度集中,忽视人的利益的丰富的多样性,低估人民在公共生活中的积极作用……”。戈尔巴乔夫认为,这种制度的根本缺陷是缺乏民主;出路就在于“社会一切领域的广泛的民主化”。

1989年,当局着手进行政治制度的民主化。在全国以半自由的方式选举了新的人民代表大会、一部分市政府和州政府,反对派在选举中获胜,他们公开批评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仅仅两年后,苏联解体,而共产主义在苏联曾经的各个加盟共和国也相继遭到了唾弃。

预言列宁将杀死不少人

在普列汉诺夫眼中,列宁是一个“变色龙”,虽然精通马克思主义,但却执著朝着一个方向(篡改的方向)、一个目标(证明他的错误结论是正确的)来“发展”马克思主义。列宁“病态的爱面子,绝对不能容忍批评”,他“不讲道德,残酷无情,毫无原则,从本性上说是个冒险主义者”。

普列汉诺夫尖锐的指出,“列宁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他为了达到既定目标什么都干得出来,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结盟”。

他还将列宁比作是20世纪的罗伯斯比尔,罗伯斯比尔是法国大革命雅各宾派专政恐怖统治时期的最高领导人,杀了不少人。普列汉诺夫写道:如果说罗伯斯比尔砍掉了几百个无辜者的脑袋,那么列宁将砍掉几百万人的脑袋。因为列宁曾说过,“雅各宾党共和国垮台,是因为砍的脑袋太少了”。

历史上的列宁的确也是杀人不眨眼。比如,对于给了自己相对自由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一家,列宁痛下杀手。二月革命后,原本尼古拉一家被同意前往英国,但遭到了布尔什维克的反对。在被转移关押后,尼古拉一家不经审判就被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下令开枪打死,被处死的共11人:尼古拉夫妇,他们的四个女儿和一个未成年的儿子。此外还有博特金医生、两个仆人和一位厨师。起初打算把尸体掩埋在废弃的矿井里,但都不太成功,最后埋在了一条马路下,尸体经过焚烧和硫酸毁容。

比如,1917年十月政变后,列宁粗暴的做出了解散议会,即立宪会议的决定,这引起了民众的抗议,示威民众被开枪打死。但民众并没有屈服。2004年出版的《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历史与现实》一书透露,据全俄肃反委员会的不完全统计,1918年(主要是下半年)在苏维埃俄国的32个省爆发了258次暴动。为镇压暴动,仅在15个省就有超过2,000人死亡,而在24个省中,“因暴动”而死亡的人数约为900人。也就是说,平均每一个省发生了8起暴动,造成约170人死亡。列宁难辞其咎。

除此而外,列宁还镇压宗教、迫害知识分子,建立劳改营等。从列宁时代开始,深处红色恐怖下的苏联人,毕生积累的财富可以在“国有化”名义下被剥夺,一句玩笑或对领导人的抱怨即可能被告密后逮捕,喝酒之后的醉话可能引来入狱之灾……也就是说,轻微的犯罪或者是讲关于苏联领导人的笑话的人也会被关入劳改营。

正如普列汉诺夫预言的那样,列宁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而近些年来,随着历史真相被还原,遍布苏联的越来越多的列宁塑像被推倒或是毁坏,这正是民心所向。

2016年1月21日,是列宁死去92周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当天召开的科学教育委员会会议结束时表示,列宁的思想最终导致了苏联解体,它像是被安放在“俄罗斯”大厦下的核弹,后来这枚核弹爆炸了。

预言俄国迟早要回归到正常发展道路上

根据普列汉诺夫的观察,因为列宁治下的社会里不会有民主,所以布尔什维克无法保证阶级和睦和保护劳动者的利益,而俄国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布尔什维克执政时间的长短。俄国迟早将回到正常的发展道路上来,但布尔什维克专政存在的时间越长,这一回归之路就越痛苦。

普列汉诺夫认为,一个国家只要它的公民还贫困,就成不了伟大的国家!决定一个国家真正伟大的,不是它的国土辽阔,甚至不是它的历史悠久,而是它的民主传统、公民的生活水平。只要公民还在受穷,只要还没有民主,国家就难保不发生社会动荡,甚至难保不土崩瓦解。

苏联从貌似强大到走向解体的过程就在证明普列汉诺夫所言,而如今的俄罗斯虽然摆脱了共产党,但仍缓慢走在通往正常发展的回归道路上,这一过程仍将持续。

预言马克思无产阶级理论过时

在遗嘱中,普列汉诺夫还预言“马克思所理解的无产阶级专政无论现在还是未来,永远不能实现”,原因在于知识分子的队伍比无产阶级增加得更快,因此在生产力中的作用跃居首位。知识分子人数的增长将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环境。

此外,普列汉诺夫认为“资本主义不会很快就被埋葬”。他认为“资本主义是一个灵活的社会结构,它对社会斗争作出反应,不断变化、人道化”,因此“资本主义就不需要掘墓人”,“在任何情况下,资本主义的未来令人欣羡”。

结语

普列汉诺夫的遗嘱不仅仅昭告了苏联的终结,其实也在昭告著中共的终结,因为中共所为与苏共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无疑,也可以这样说,只要公民还在受穷,只要还没有民主,中国就难保不发生社会动荡,甚至难保不土崩瓦解。而且中共的道路不管怎么样,是短还是长,将不可避免的因篡改历史、犯罪、撒谎、蛊惑人心和行为不光彩而令人印象深刻,且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9-18 4: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