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力雄:市场经济与民族自治

人气: 54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9月23日讯】在西藏的市场经济成分逐步增加的过程中,一些藏人感受到强烈的危机,其中之一是汉人正在夺走藏人的工作。这里说的“夺”不是以强力方式,而是以市场方式。市场是选择效率的,因此只要进藏工作的汉人在效率上高于藏人,就会赢得市场。

例如做一套藏装,藏族裁缝要半个月,汉族裁缝只要两三天;盖房子请藏族施工队干一年,汉族施工队干两三个月。有看法认为汉人的优势只在便宜和快,质量差,因此求质量的顾客还是会选择藏人。反对意见认为市场就是竞争,如果顾客更看重质量,汉人也会调整。例如一对在拉萨做藏装的温州夫妇,不光做得出传统藏装,还能做出收腰、垫肩的时髦藏装,吸引了很多藏族顾客,那就不能说他们仅仅是靠便宜和快了。

现在拉萨的修车、补鞋、施工、种菜等几乎都由汉人做。出租车、三轮车行业也被汉人占了大部分。帕廓街卖的藏式家具一大半出自汉族木匠,连做卡垫、佛像、藏餐等传统行业,汉人也已进入。拉萨流行一句话:除了“多丹”(天葬师)和“古修”(喇嘛),没有汉人不干的活。藏人担心将来所有行当都被汉人把持,藏人不但没了工作,甚至失去居所。现在不少藏人把房子租给汉人,当房东拿房租,不用干活,一时很舒服,却学不到市场技能,培养不出市场竞争力,长远更加没有前途。一旦急需钱时就可能把房子卖给汉人。目前拉萨帕廓街的本地居民已经不多,进驻帕廓街的汉人越来越多。作为拉萨象征之一的帕廓街正变味。悲观的藏人甚至认为,将来有一天藏人在拉萨可能变成客人。

市场竞争能力的强弱不能说明汉人比藏人强,因为市场能力不是衡量价值的唯一因素,甚至不是主要因素。人的生活一种是快乐原则,一种是利害原则,还有一种是道德原则。藏人很大程度上按快乐原则生活;汉人则更多是利害原则。快乐原则其实更接近人生真谛,因为人生于世归根结底是为了快乐和幸福。不过单纯奉行快乐原则容易堕落,需要道德原则制约。藏民族的道德原则是在其宗教信仰中,因此宗教对藏民族的意义非凡,失去宗教可能使整个民族沉沦。

汉人逐利为先,勤劳、节俭、吃苦、算计,虽然也把道德放在很高位置,但是利益驱动常使道德异化成当婊子立牌坊的表演。尤其在社会礼崩乐坏之际,利害原则完全被实用主义主导,道德注定被抛弃。而没有道德制约的利害民族,在物质主义的市场环境下竞争性最强,快乐民族肯定难以与之匹敌。

两个奉行不同生活原则的民族同处一个国家,就提出了问题:一方面藏族作为少数民族无法主导国家大局,难以阻挡本民族文化结构在主流冲击下解体;另一方面奉行快乐原则的藏人又难以在工商社会中扭转竞争劣势。在这种情况下,避免藏民族落入所谓“现代化挫折”就变得十分重要。当今世界很多民族矛盾和冲突都源自这种挫折,不解决这个问题,对藏族汉族都不利。

我认为出路是给西藏一个相对独立自主的空间,使藏民族能按自己的原则生活,而非一定被推到市场经济的战场去比输赢,因此民族自治除了解决政治上的西藏问题,在这方面也有重要的意义。

文章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09-23 10: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