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近平十九大前瞻报导之三

中共架构或有大变化 习清洗江派后掌权

中共在一系列事件中死不认错,恐致恶性螺旋,兆头不祥!(Getty Images)

人气: 2906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报导)中共“十九大”临近,除了政治局的人事安排外,习近平会否改变中共30年来的领导体制、中共的架构可能会有哪些变化,令外界格外关注。

军内江派高层纷纷落马 中央军委架构或有大变化

“十九大”后中央军委可能会有大变动。《星岛日报》9月1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过去中央军委只有两名副主席,权力过于集中,吸取郭伯雄、徐才厚的教训,“十九大”中央军委副主席有可能由两名增至四名,不让副主席坐大,加大他们的分工,树立习近平作为“军队最高统帅”的绝对权威。

消息透露,现任两名军委副主席中,范长龙已经年过七旬,将在“十九大”退休,许其亮将会连任,此外,还会新增装备发展部部长张又侠、火箭军司令员魏凤和、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为军委副主席。同时,中央军委可能不再设军委委员。

消息透露,许其亮和张又侠可能提名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同时打破过去一人主管军事、一人主管政工人事的传统。许其亮分管政治工作部、纪委、政法委、空军、海军、武警,张又侠分管后勤部、装备部、科技委、联勤保障部和陆军。魏凤和可能兼任国防部长,并兼管国防大学、军事科学院等院校,李作成则分管联合参谋部、国防动员部、战略支援部队和五大战区。

如果港媒所述新一届军委的四名副主席名单属实,则标志着习在清洗军内江派高层后,对军权已经牢牢掌控。

“十八大”以来,已经公布的军内落马的江派高层有郭伯雄、徐才厚、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五名上将。其中,郭、徐是江泽民的军中铁杆;田修思靠从郭、徐手中买官而上位;王建平涉周永康案;王喜斌被指与江泽民家族有牵连。

近期,传军委前参谋长房峰辉、前政治部主任张阳也落马了。报导指,房峰辉是郭伯雄的“头马”,张阳是徐才厚的人。

分析:习会搞总统制吗?

“十九大”召开前的9月,香港《超讯月刊》发文,建议北京取消集体领导制,改用西方的元首制,同时撤销领导人的年龄限制。

文章指,全球各国都推行元首制或总统负责制、总理负责制,很少像中共这样,只由几个政治局常委共同进行最高决策。文章建议,在“十九大”或之后,试用元首制来取代集体领导,再接着试行内阁制。

去年以来,有部分媒体释放习当局废除常委制、建立总统制的信号。

随着时间的推移,部分海外的媒体人对此并不看好,认为中共的体制不进行根本变革,名义上的总统制没用。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习近平如果不从体制上进行根本改革,名义上挂一个总统制是没有用的。目前还看不出实行民主变革的迹象。

中共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去年曾公开说,习近平要应对现在出现的种种风险、危险,就必须在政治改革上端(宪法权威、民主与法治)有所突破。中国也可以借鉴总统制的一些制度形式,而总统制本身也是中国可以考虑的选项之一。

汪玉凯认为,如果在中国实行总统制,不只是把国家主席变成总统这么简单,而是一个系统性改革,要从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的职责权限、政治、司法及行政体制等多个方面,进行系统化设计。

至于总统这个职位的产生,汪玉凯认为,从中国的实际情况看,如果当下不能直接选举,可以通过人大间接选举产生。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中共一党专制下,就算搞一个总统制也没用。通过民选总统,抛弃中共体制才是当下中国的唯一出路。

分析:习近平变相实行总统制?

李林一还说,近期,官媒称习近平为“最高领袖”、“最高统帅”、“核心”。从这一点来看,假如“十九大”之后政治局仍然采用的是常委制,习与其余常委的差距会进一步扩大,其余常委的作用也会进一步弱化。换句话说,习实行的是变相的总统制。

自由亚洲电台8月7日引述港媒的消息报导说,“十九大”有可能恢复党主席制,取消常委集体领导制。

报导称,习近平6月30日在香港阅兵时,官兵以“主席好”作为回应,一改从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使用的“首长好”。同样的回答语也出现在7月30日的阅兵上。有中共党史专家认为,这显示了习近平正为改变中共集体领导制造势,估计中共将恢复党主席制,同时废除常委制。

按照中共党章规定,主席制具有一票否决权,可以拍板说了算。而常委制的话,总书记和其他常委地位一样,若投票也只有一票。江泽民卸任后就是利用常委制的这个机制来箝制胡锦涛的。

2002年的十六大,江把常委扩大到九人,使得江派人占绝大多数。这些常委各管一摊,江派一方面在人数上压倒胡锦涛,另一方面胡在具体工作上无法管到江派常委,造成胡被架空,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同时,这也造成了中共内部贪腐横行,不受约束。

因此,不断有传闻说,习当局要废除常委制。

习近平借新建机构收权

2012年中共“十八大”习近平掌权后,虽然军事、政法、财经等权力仍未返回中央书记处的工作范畴,但习通过新建一些小组和机构,将这些权力牢牢抓在自己手中。

其中,习组建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委),将涉及军事、外交、政法等强力部门的职能统管起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深改组)则掌握了相当重要的决策权与监督权,将经济、司法、社会、教育及文化改革等悉数收入囊中。掌握实权的更多是直接环绕于习近平的那些小组和办公室,这些办事机构实际上承担了原本中央书记处的职责,成为了事实上的“中央书记处”。

从2014年起,习的亲信栗战书担任国安委办公室主任(国安办),习的旧部蔡奇担任国安办副主任。2017年蔡奇调职北京市后,传习的另一旧部王小洪将接手国安办副主任。

深改组的办公室主任是习所倚重的王沪宁。

中共“三中全会”之后,习近平集深改组、国安委、网络与信息化小组组长于一身。

2016年11月习当局称,2018年将审议通过监察法,正式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监察委)。

事实上,国安委削减了原先江派掌控的政法、国安系统的权力;深改组削弱了各派在国务院的权力;网络与信息化小组则把文宣的部分权力收于手中;监察委监察的范围远超纪委,对象是所有公职人员,囊括了中共的各个机构。

江派“大老虎”云集的中央书记处,其功能也一度遭到学者的质疑。“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等人都是十六届或十七届中央书记处书记。

汪玉凯一度直言,目前中共是政治局常委和书记处这两个部门并行,有职能重合之嫌。

李林一认为,现在还很难说,“十九大”之后中央书记处会否立即出现架构变化。随着习近平手中的权力越来越集中,中共的体制毫无疑问将被改变。现在中共内部问题重重,任何体制内的改革都已经无法再挽救中共。#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7-09-24 8: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