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思懿:闲话“留德华”参加德国大选

人气 88

【大纪元2017年09月25日讯】今天德国大选,去投票选举的时候,看到不少老人家推着助行器去投票。我很好奇,就问了一位刚走出来的老太太,结果吓了我一跳。

这位老人家说,她圣诞节前就满95岁了。她说,只要身体允许,她就来投票。她经历过二战,现在依然关心政治,看报纸。这一票不为自己,而是为儿孙。老太太让我很感动。

我是当上德国人很多年以后,才开始关心选举这件事的。

刚到德国时,不明白街上为什么忽然冒出了花花绿绿的广告牌,上面是什么什么党,一个人的名字,一两句话。那些广告牌风吹日晒一段日子后,又莫名其妙不见了。过后才明白,这是选举。

后来入了籍有了孩子,带孩子出门,会看到拉选票的党派举办的活动,他们会热情地与街上的人交谈,介绍他们的党。见到小孩子,就把糖果、气球、风车等小东西拿给孩子。

我周围其实有不少华人朋友,对选举一点都不感兴趣,有些德语也不是很好,也根本不了解那些党都是怎么回事。他们说的最多的理由就是,选不选都影响不大,不会改变什么,所以十几年如一日,坚持当“潜水员”。

前两天遇到12岁的莎莎,她妈妈就是典型的“潜水员”,对选举一窍不通,她却振振有词地说:“千万别选默克尔啊,她让难民进来,现在管也管不了了。我们班里有个难民女生,好凶啊,我们不同意她要做的事情,她会打我们。我们家边上的游戏场还要砍树盖难民营呢,以后都不能去玩了。”

这个小姑娘知道,手里的选票是有作用的。我想起我当时中文学校班里的一个德国女孩丽萨,她当时17岁吧,她对我说:“我觉得,参与政治很有意义和作用,由于我的参与可以让一些事情发生,或不让一些事情发生,我认为绝对应该去选举。”她积极与各党派的政治家联系,邀请他们到学校举行辩论,还去柏林两个星期,参加了联邦议会组织的全国性政治夏令营活动。

我有一个同学在德国大公司工作,她把选举看的很重要,问她要不要行使主人翁的权力,她斩钉截铁地说:“当然要,这是我的权力。有一回我崴了脚,是拄着枴杖去的。”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选举也成了我们家饭桌上的话题。几年前,读高中的儿子说,在学校进行了预演,大家都做了一遍Wahl-O-Mat。我这才知道,德国还有这么一个辅助程序,帮助新手认清哪个党符合自己的政治观点。跟着习题走一遍,这个程序会给出几个推荐。

几天前,我去市场买东西,刚好碰到各个党派都在抓紧最后的时间拉选票。我到各个摊位上转悠,和他们聊天,每个党都准备了小熊软糖,似乎每个党都发了软糖。

基民盟摊位上遇到一个小伙子,他说自己24岁,是义务来站台的。他们一家都是社民党选民,但他分析比较后,认为基民盟的纲领更符合他的政治立场,所以加入了基民盟。

绿党摊位上的女士说,从90年代抗议建核发电厂就开始加入绿党的活动。她说:“我觉得,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不能没有绿党。”

在我们家,我们不保密自己选的党,儿子Wahl-O-Mat给的推荐党也是绿党,我对绿党那个土耳其裔候选人挺有好感,作为外国移民,他的某些经历我也有,再说有机蔬菜的确比大规模种植出的蔬菜更有味道。

不过前天儿子吃了我带回来的小熊软糖后,大发感概:“绿党的小熊软糖真难吃啊。不选绿党了。”

责任编辑:祝兰

相关新闻
德国大选银发族影响大
德国大选冒头的都有哪些党派
德国大选将投票 6个数字一窥堂奥
德国大选:与默克尔唱反调 黑马问世
最热视频
2021预测:全球瘟疫更具毁灭性 善恶大决战
史前文明:地球上真的生活着三种人?
【新闻看点】武汉封城周年 上海再现随地倒
【唐青看时事】台海挑衅 习拜川博弈内幕
【微历史】共产党利用民主在三个大国夺权(上集)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