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古人爱旅游!还有推荐文、套装行程(1)

作者: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
明代杨尔曾的旅游书《新镌海内奇观》,不只透过文字描绘游览心得,也画出具象的风景引人向往,笔法有别于强调意象的文人山水画。(资料来源/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明代杨尔曾的旅游书《新镌海内奇观》,不只透过文字描绘游览心得,也画出具象的风景引人向往,笔法有别于强调意象的文人山水画。(资料来源/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人气: 408
【字号】    
   标签: tags: , ,

(原标题:晚明古人疯旅游!竟还有炫耀文、套装行程?)

从历史看旅游发展

若穿越回明代,除了看到幽雅的园林、风流的江南才子,你还会发现许多热衷旅游的古人!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巫仁恕研究员,搜集史料时发现晚明旅游书的数量达到巅峰,旅游活动从上层阶级普及到庶民,甚至发展出商业化的住宿、游船、套装行程。而回顾历史,“交通发展”是促进旅游的关键要素。

当今人们出游前,会先阅读朋友的心得文安排景点,或看看部落客推荐哪里有美食,出游后会在热门景点拍照打卡,分享到社群网路期待按赞留言。这些旅游行为其实跟晚明的古人有异曲同工之妙,本文专访巫仁恕研究员,一探晚明有趣的旅游风气!

问:晚明的游记,就像部落客推荐文?

答:在中国古代的诗词中常可见大量山水的描述,晚明这些文人的游历地点,大多是按照过去的文人所推荐的景点。

只要有文人曾写过关于某地的山水,就会成为后代文人拜访的景点,就像历史文化遗产

大多数的文人还是会选择方便抵达,或是受到多数人歌咏的景点旅游。就算是名山大泽,若交通不便,不仅所费不赀、风险也高,能够前往旅游的人自然就少。像是明代的文人费元禄就曾解释他的家乡铅山县虽有美景,却没人知道:“要以地僻,故未经验雅之士品题耳,不当以目论也。”

因此,容易到达的地点自然成为众人游历的地方,像是江南一带。例如下图可看到,晚明作家李日华的旅游路线图,身为嘉兴人的他,经常到附近景点游历。旅游行程若跨越省便称为“壮游”,在近处可一日来回的地点称为“浅游”。

晚明作家李日华的旅游路线图。(资料来源/巫仁恕提供 图说重制/王怡蓁、张语辰)
晚明作家李日华的旅游路线图。(资料来源/巫仁恕提供 图说重制/王怡蓁、张语辰)

另外一层涵义是,就像先前台湾乐坛市场成熟,会有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的歌手发片,江南是晚明的文化中心,文人会到这里游历、社交、撰文,以争取更多曝光与认可。

渐渐地,“江南山水之美”成为描绘各地风景的比较基准、美好景致的代名词。

例如,清代才子纪晓岚被流放到乌鲁木齐时,曾说乌鲁木齐当地风景就跟江南风景一般美好。文人无论去了山东、北京,还是乌鲁木齐,都会以江南的视角来套入这些地方。

关于江南山水美感的塑造,还有另一个例子可以佐证,清初的《桃花扇》作者孔尚任曾说,人生中必游的五个地方,分别是北京、扬州、苏州、杭州与南京。除了政治中心北京之外,其他四个地方称为广义的江南地区,也代表着文化重镇非江南莫属。

旅游虽蔚为风潮,但地大物博仍有许多地点未曾被拜访过,而那些初次被书写的山水,就成为新开发的景点,在被文人书写后,也会成为其他文人争相拜访的地点,越多关于该地的记载与题咏,那个地方便会越出名。

所以,有许多景点是被文人塑造出来的,透过文人的题咏歌颂所建构的美感,但这些地方是不是真的很美,就见仁见智了。例如,飞来峰是杭州著名的景点,关于飞来峰的歌咏不仅是在明代文学家,好几个朝代的文人都曾为飞来峰写文章。但之前我亲自见到才发现,实际看到的和阅读的感受有很大的差异。

明代文学家袁宏道曾撰写《飞来峰》一文,用来赞叹歌咏其风景的奇特,也特别提到想为飞来峰作诗,同时可见明代文人旅游书写的习性。(图片来源/ iStock 图说重制/王怡蓁、张语辰)
明代文学家袁宏道曾撰写《飞来峰》一文,用来赞叹歌咏其风景的奇特,也特别提到想为飞来峰作诗,同时可见明代文人旅游书写的习性。(图片来源/ iStock 图说重制/王怡蓁、张语辰)

问:庶民也看旅游书?有哪些旅游方式?

答:关于传统中国人的识字率,美国学者罗友枝(Evelyn Rawski) 曾做过估计,在 1880 年代男子大约是 30-40% ,女子则只有 2-10% ,城市里的男性较高一些,但这个数据仅供参考,尚无法完全证实。如果再往前二百年来推测,晚明的庶民识字率应该更低,我们认为晚明的庶民看不懂、也不会去看文人所写的游记,反而是发展出属于自己的旅游方式,但景点与文人游历的地方多有重复。

庶民的旅游主要为两种:节庆庙会、进香团。

节庆庙会多是庆祝神明的诞辰,但神明的诞辰日子是“人”订出的,这些时间其实就是配合农闲休息之时,提供庶民休闲的活动空间;而都市型的节庆庙会所拜的神明亦然,无论是手工业或商业所拜的神祇诞辰,也是配合该行业的休息时间来制定。

晚明的《上元灯彩图》,呈现元宵节时南京街道的盛况。(图片来源/ 维基百科)
晚明的《上元灯彩图》,呈现元宵节时南京街道的盛况。(图片来源/ 维基百科)

而进香团在晚明的发展最为明显,进香团与节庆庙会不同,路程较远,且不是配合某些阶层的时间。除了庶民,士大夫与仕女闺秀也会参与进香团,尽管有许多士大夫不愿意家中妇女参与路途遥远的进香活动,但只要女子们以“还愿、求子”等理由说服家中男性,多半会成功。

现在的进香团与晚明时期相比,除了交通工具的不同外,其他内容几乎很像,类似套装旅游

晚明的进香团在搭乘船只时,会在船上挂有写着“朝山进香”的旗帜,也有专门接待旅客的旅行社,叫做“牙家”,负责协助旅客旅行中的吃喝玩乐所需。

在史料中,可以看到进香活动兼具娱乐性质,例如费元录在其著作《鼂采馆清课》中提到士女礼朱元君神的活动:“笑语喧腾,乐声间作”,显示进香活动还是带有浓厚娱乐色彩。甚至在佛家七月的盂兰斋会中,宗教活动“长者布金,士女施金钱以千计,冀缴福田利益”,或是“余从九阳江望河灯,下龙门关数里不绝,无虑万点,若星汉错落,珠连璧合,波文荡漾,足当水嬉”,都显示了香客与游客难以区分。@#(末完,待续)

──转自中央研究院《 研之有物(本文限网站刊登)

责任编辑:杨真

点阅【研之有物】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湾考古权威臧振华院士,曾经主导国内指标性的考古计划:南科遗址的挖掘。而从 2006 年开始,更把考古的触角伸向大海,成为台湾水下文资保存的重要先驱。(《研之有物》提供)
    人类虽然生活在陆地上,但经过千年万年的地壳变迁,桑田可能变沧海,古代祖先在地表上的生活遗迹,就被隐没在水中;另一种情况,则是因意外或战争,让飞机船舶随着文物资料一起沉没。广大无垠的海底,其实有着从古到今许多的历史发展足迹。水下考古,就是研究这些的领域。
  • 陈熙远带领明清档案工作室,透过明清史料寻找不同课题的答案。 身后是清圣祖康熙皇帝的诏书,比电视剧中的诏书大很多。 (摄影:张语辰)
  • 美丽的鸟儿。(Pixabay CC0 1.0)
    导览行程通常从中研院大门口开始,一直深入森林步道及生态池,院区内的植物、昆虫与动物,对生态志工而言如同老朋友,路边的一花一草都可以说个故事,一虫一鸟都是令人驻足流连的焦点。
  • 沈圣峰与团队在肯亚 Mpala 保护区,实际观测灰头织巢鸟的合作繁殖行为。(图片来源/沈圣峰提供)
    资源稀少、遭遇外来竞争时,我们应该坚持保护自己的资源与利益,还是以更开放的态度与邻人合作?中研院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的沈圣峰副研究员发现,受到“逆境”促进“合作行为”的物种,反而展现出更强的族群繁殖表现,更胜顺遂环境下的激烈竞争策略。
  • 胡适故居的餐桌,这个位置是他最喜欢写作和思考的地方。(摄影:张语辰)
    胡适的年代虽然距离遥远,但他的故居就在离我们很近的中研院内,里头留大下大量史料与胡适的生活原貌,不只研究人员,每个人都能在这里重新认识,有别于课本中的“胡适”。
  • “田野调查时没有自来水、不太方便,但随和就好。只是若带去的书看完了,休息时间比较难耐,有次我只好找了一本录放唱机的说明手册来读”黄树民说。(摄影/蔡世豪)
    “泰北金三角”地区的云南人,家人过世时是烧纸作的“假护照”,让逝者可以拿着护照到处移动。为什么会有这个文化现象?中研院黄树民院士,分享过往田野调查看见的故事。
  • 原本予人恐怖印象的地狱十王图,在融入民俗故事情节后,产生别于以往的趣味。(资料来源/李丰楙提供)
    你以为“图文部落客”是现代产物?走进中研院文哲所李丰楙研究员的收藏世界里,你会发现老祖宗将“文字”化为“图像”的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些被用来祭祀祈福,或作居家摆设的图像,其中蕴含的文学与宗教意义,早已普及于古人的日常生活。
  • 女人穿旗袍,中国古典服饰(shutterstock)
    工业革命后,各种产业加速发展,首当其冲就是商业模式的改变。当物资开始充足,我们对生活有另一种想像,百货公司也因而诞生。中研院近史所连玲玲,研究历史悠久的上海百货公司的现代化过程,建构出其背后传达的意识。
  • 英国哈洛德百货公司(Carl de Souza/AFP)
    百货公司改成用“开放式玻璃柜”兜售商品,商品上也以“明码标价”,采用不二价制度。 这些现代商业制度,与以往店铺内藏商品、靠关系喊价相较之下公平许多,变得有其合理性,不用报上祖宗三代名号都付一样的价钱买东西。
  • 康熙皇帝朝服全身像。(公有领域)
    宫中争权夺位的可怕,坐在龙椅上的皇帝想必体会最深,一方面要让自己坐稳、一方面也要阻止别人窜位,透过颁诏的总动员仪式,将皇帝对自己的期许、对政权的看法布告天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