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流浪40年街友揭心酸求职路 故事感动网友订单瞬间爆满

【大纪元2017年09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子懿综合报导)你有想过街友的一天是怎么过的吗?许多街友受到原生家庭的限制而无法有个正常的成长环境,更有人生来就带有某些先天缺陷与疾病,虽不致于影响基本生活技能,但是这让他们总处在弱势,无法翻转人生。

今年57岁的阿明,已经过了40年的流浪生活。他要的并不多,他只想要有一个固定的住所,一个能让他回家的地方。如今他虽如愿以偿,但是这数十年来艰苦的生活,一般人或许难以想像……

国中母亲病逝 患智能障碍求职屡碰壁

阿明的老家在台东,他从小就生长在不健全的家庭中。母亲在他国中时就生病去世了。弟弟年纪还小犯法,被关进少年感化院,父亲则疑似有精神上的问题。

阿明国中毕业后就独自出外工作赚钱。由于他是一名中度智能障碍者,因此,他的反应比一般人来得慢,这让他在求职路上非常艰辛,没有老板愿意长期雇用他、给他一份稳定的工作。

“举牌是他最熟悉的工作,因为他只要站在路口,努力顶着大太阳,下雨天穿着雨衣,坚持8小时,并不要被警察抓到,生活就会有着落了。”介绍阿明的脸书专页“路行者咖啡”帖文写道。阿明只能找到一些临时工作,像是去庙会帮忙挥旗、在路上举广告牌等等。

为生存到处接临时工 居无定所成街友

四肢健全的他,也未想白花白拿他人的施舍度日。他努力地想办法赚钱,添补生活之需。但由于工作不定,工作场所时常转换,加上经济能力不足以支付房租,让他长年都没有固定的居所。

示意图。街友每天都可能会遇到突发状况,安全与安稳的环境是一种奢求。(Pixabay)
示意图。街友每天都可能会遇到突发状况,安全与安稳的环境是一种奢求。(Pixabay)

“我晚上都睡在火车站、公园或地下道,久了就变街友。”处在弱势的社会底层之中,更容易遭到暴力对待,那里就像是阳光照不着的黑暗角落。到处流浪的阿明,有时会遇到一些品行不佳的流浪汉。“还有街友会直接拉我口袋,把我口袋的零钱,直接抢走。我会怕他们,不敢讲,也不敢还手。”阿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终结40年流浪生活 终有安居处所

几经辗转,阿明终于受到了社会局以及桃园市安欣关怀协会的帮忙,他们教阿明学会制作手工艾草香、手工香皂,然后再到市场贩卖。由于智能障碍,不习惯与人群互动交流,不擅叫卖的他,并未能成功吸引顾客上门。虽然生意并不热络,但在阿明日复一日的坚持下,阿明也一点一滴地存了一些钱。

阿明每周一到周五,会到桃园区永乐街、和平路口的永和市场摊区摆摊。(视频截图)
阿明每周一到周五会到桃园区永乐街、和平路口的永和市场摊区摆摊。(视频截图)

阿明虽还未有能力独立租屋,但是总算可以不用成天流落街头,每天想着今天要去哪里落脚,遇到刮风下雨,也不必刻意迁移。现在他有一个能让他安心睡觉的地方。

日前台湾多家媒体报导阿明的故事后,许多热心的网友表示想要支持阿明,购买阿明的艾草产品,订单数量在这几天迅速攀升。27日,路行者咖啡在脸书发布讯息表示:“今天早上阿明在市场摆摊时,有很多朋友来跟他购买,让他吓了一跳,但也很开心”。

阿明也非常感谢民众的爱心支持,不过他们目前的存货数量不足,他们会先赶紧加工完成预购订单,近期也会暂停摆摊。网友们的爱心有目共睹,十分温暖人心。

阿明学习制作的艾草阿明学习制作的艾草香与香皂,许多网友得知阿明的故事后,想要购买支持。(桃园市非营利组织发展中心)
图为阿明学习制作的艾草香与香皂。许多网友得知阿明的故事后,想要购买支持。(桃园市非营利组织发展中心

社会上确实有些不适合这些具有先天不便的街友来从事的行业,但是也总有一处适合他们发展的地方——一个能配合他们步调的工作环境。

“体验无家可归的感觉” 台导演拍片体验街友生活

台湾知名Youtube频道“台客剧场”的林冠廷导演,曾经拍摄一支影片来记录自己体验街友无家可归的晚上。“我很高兴我的体验已经结束了,但对某些人根本不是体验,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他语重心长地说着体验心得。

台客剧场导演曾拍摄一支体验露宿街头的街友生活影片。(视频截图)
台客剧场导演曾拍摄一支体验露宿街头的街友生活影片。(视频截图)

为了彻底体验街友生活,林导没带半毛钱,他只带了摄影器材与一罐空水瓶。他打算到台北车站落脚,但是他没有钱可以搭捷运,于是他开始了街友生活的第一项体验:向路人要零钱。

“真的是有一点害羞,因为我从来没有跟人家要过钱。”林导在影片说道。一开始也被拒绝,当他要到第一个5块时,他打从心底感到开心。他才体会到,对街友而言连要个25块都非易事。导演对着镜头说:“开口真的很难,心跳得好快。”这或许是每个街友一开始都须面临的挑战,因为人人都有自尊心,也没有人生来就当街友。

如何帮助街友?给他们像“人”一样的尊重

很多时候,我们会不经意地把街友归纳为一群“好吃懒做”、“好手好脚不工作”的人,因此无法心甘情愿地帮助他们。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许多人心中都有一个难以跨越的坎,那些迫不得已、那些他无法和人说起的“悲痛曾经”,都是让他们不得不如此生活的原因。

找水、找食物、找地方洗澡、找一个角落睡一觉,这是每位街友例行公事。有家的我们或许很难想像,当这每一个环节都变成每天必须烦恼的问题时,会如何消磨人的心志。

有时候,街友们需要的不见得是物资,而是一个人们平常对待一般人的尊重,这会是一个能让他们找回自尊,重新站起面对社会的力量。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