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数十名大学生神秘失踪 官方为何急辟谣?

9月28日,中共官媒新华网报导称“30多名武汉大学生神秘失踪”系谣言,同时网络上相关文章被全部删除,失踪学生家长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了其背后的真实故事。(网络图片)

人气: 538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9月28日,中共官媒新华网报导称,“30多名武汉大学生神秘失踪”系谣言,同时网络上相关文章被全部删除,失踪学生家长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了其背后的真实故事。对于该事件网络上质疑涉器官摘除的说法,家长称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无法着手调查。

最新消息,曝光这些大学生失踪信息的林飞阳的父亲林少卿今天(29日)被武汉警方约谈,他目前正在从洛阳赶往武汉。

林飞阳从莫斯科突回武汉 进入党校换身黑衣出来后神秘失踪

林飞阳,河南洛阳人,2015年8月底到莫斯科大学物理系留学,3个月后的 11月26日独自搭机到达武汉“人间蒸发”。

林少卿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事件的大致经过:2015年11月24日,儿子与家人最后一次联系,当时儿子给他打电话未通,直接打给他的母亲,询问父亲是否安全,是否被人绑架,并且告诉母亲现在社会上坏人多,让他们注意安全等,之后便杳无音讯。

9月28日,中共官媒新华网报导称“30多名武汉大学生神秘失踪”系谣言,同时网络上相关文章被全部删除,失踪学生家长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了其背后的真实故事。(网络图片)
9月28日,中共官媒新华网报导称“30多名武汉大学生神秘失踪”系谣言,同时网络上相关文章被全部删除,失踪学生家长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了其背后的真实故事。(网络图片)

家人联系不上林飞阳之后,林少卿到莫斯科寻找儿子,校方声称林飞阳已经失踪半月有余,通过当地警方调查,发现林飞阳于11月26日搭飞机到达武汉,林少卿又急奔武汉天河国际机场,机场的监控视频录到了林飞阳身背双肩包在大厅里行走的影像。

随后,林少卿通过多方搜寻,从一位出租车司机那里了解到,林飞阳曾搭乘他的出租车经过位于汉江区常青路五路29号的武汉市委党校,林少卿再通过党校附近的视频监控,发现儿子换了一身黑衣从党校出来。

一切的消息到此嘎然而止,林少卿从此以后便开始漫漫的寻儿路,悬赏金额从10万元人民币增加至50万元人民币。

网络曝光武汉数十名大学生神秘失踪 当局紧急封杀

林少卿在长达两年的寻儿路上认识了许多与他同样遭遇的家长,而且几乎都是在武汉失联的大学生,这一事实让他感到震惊,他不断地搜集其他失踪学生的信息,并且与家长们取得联系,互相沟通与鼓励。

9月27日,网络上一篇题为《细思极恐!武汉30多名大学生为何神秘失踪?》的文章广泛流传,文中列出32名自2011年开始在武汉失踪大学生的详细资料,包括姓名、年龄、身高、失踪日期、失踪情况,以及家长联系方式等。据了解,此讯息曝光出来的唯一目的是希望引起外界更多的关注,利用网络的力量帮助失联的家长找回自己孩子。

次日,该文章在网上被大面积删除。与此同时,中共官媒新华网发布报导称,网民散布的失踪消息是谣言,并称经过警方核实32名失联者,其中仅有6人系武汉在读学生,其中有1人已找到,有2人放假后未到学校报到,另有3人在长江边失踪,并且称林飞阳案已立案侦查。同时,文章发布王某(男,39岁,居住在武汉市黄陂区)被行政拘留10日,王某向警方交代该文章是根据林飞阳的父亲林少卿的要求和网络搜索的结果撰写并发布。

对于新华网的报导,林少卿说:“官方的报导谎话连篇,愚弄百姓。官方的行为让人难以理解,官方自己不去找,还要阻止别人去找,非常有违社会常理。他们只是维护他们的特权和利益。”

林少卿还表示,他所发布的消息全部都是真实存在,他完全可以承担法律责任,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公布的联系方式联系他们的父母,可以证实这件事情,不是捏造,不是造谣。

另一位失踪大学生曹兴,24岁,身高1米73,于2014年2月14日在武汉大学附近的天桥处失踪。他的母亲周女士也向大纪元记者证实,失联名单全部真实,她与其中的20多名家长经常联系,她也是因为常年寻找孩子而了解到这个事实而感到震惊,同时她对于官方的虚假报导表示气愤。

此外,江西九江市一位署名“叶公屠龙”的网民, 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武汉大学生为什么人间蒸发》的评论文章,9月28日这篇文章的作者被警方请去“喝茶”。这位作者叶先生在自己的朋友圈中透露,他被柴桑区公安分局约谈,警方让他将文章删除,声称该文传播范围太广,影响非常“恶劣”,并且要他承诺以后不能再写时评政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9月29日,林少卿早上接到武汉警方的电话,找他去武汉谈话,但是未说明具体事项。林少卿正从洛阳赶往武汉。

家长:只要警方积极办案完全可以找到 但政府就是不作为

两年来,林少卿独自开着一辆改装成广播车的黑色现代,行程4万多公里,踏遍大江南北,经常会接到提供线索的电话,他都会开着车过去,但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他为了寻找儿子,辞去了在深圳的工作,依靠着积蓄与誓死寻儿的决心,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今天。

林少卿还透露,今年6月份以前,警方因林飞阳未受到伤害,不予立案,声称无法进行调查,亦无必要进行调查。

他说,以家长个人的能力寻找孩子实在是太难,必须要有政府与警方的协助,但是警方不予立案,政府机关不作为,让他也变成了一位访民。

据记者了解,湖北黄石市的杨鑫于2015年5月14日在家门口走失,当时14岁,他的父亲杨先生两年来骑摩托车行程7万多公里,最远到达西藏,一路风餐露宿,艰辛地寻找着他唯一的儿子。

杨鑫的父亲两年来自驾摩托车寻找儿子。(受访者提供)
杨鑫的父亲两年来自驾摩托车寻找儿子。(受访者提供)

“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跑,两年多数万公里的路,到一个城市找救助站、电视台,有时间就贴寻人启事,人多的地方发寻子名片,找孩子只要能想到的办法都尝试过。找了两年多,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杨先生悲伤地说。

杨鑫的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杨鑫的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杨先生还向记者表示,儿子失踪后他立即报警,结果警方拖延不接警,事发15天之后警方向家属提供了一个完全没有参考价值、残缺不全的视频,在2015年5月22日与6月22日,儿子的QQ两次异地登录,第一次他感觉是自己儿子,第二次感觉是别人在使用儿子的QQ。两次他都把线索提供给警方,请求查找IP地址或许可以找到儿子,结果警方一直拖延,最后无奈他找到腾讯公司,仍然无果,腾讯公司告诉他必须涉及恐怖活动才可以帮他查找。

“就是这么直接的线索,没人办事,你要是怎么样,政府只会说是会有不作为现象,打官司告它们也没用,还是一句谎言,还是没人给你办事。”

杨先生因此而上访,进京两次,全部被抓回来关押,他的案子在事发后的4个月通过他到公安部上访才立案,“立案和不立案没有区别,只是一个心理安慰,证明政府管了你这个事,就是一个说法而已,它只是给你一个回执单,连失踪地都没有,又有什么意义。”他气愤地说。

家长们表示,实际许多失踪案件只要警方积极办案,完全都可以找到,许多案子也都有线索,根本原因是政府不作为、麻木。

武汉大学生神秘失踪 迷雾重重

在列出的失踪者名单中可以看到这样的讯息:2013年2月18日,21岁大学生徐豪在武汉失联;2015年3月,华中科技大学学生李垿(22岁)从学校出走失联至今;2015年9月15日,21岁长沙学院学生罗浩到武汉后失联;2015年9月,20岁中国地质大学学生伊占财返校到武汉后失联;2015年11月26日,20岁留学生林飞阳飞往武汉,到达后随即失联;2016年3月17日,22岁武汉理工大学学生帅宗斌在武昌江堤附近失联;2016年9月,28岁在海口外派工作的吴清乐突然离职到达武汉后随即失联;2017年2月17日,20岁武汉大学学生吴胜在长江二桥附近失联。

一位署名杨涛的网民撰文提出质疑说,在看似一桩桩毫无关系的失联事件中,却隐含着一些可怕的共性,失联者绝大多数是20多岁的年轻男性;除吴清乐外,都是在校大学生;失联前大多数显得心事重重,失联时都是独自出走,目的性很强,没有告诉熟人。吴清乐在前往武汉的前一天告诉女友“这次很危险,可能回不来了”。除了武汉本地的学生外,林飞阳、罗浩、吴清乐等外地人都是神秘前往武汉,并且在到达第一天即失联,这些都是巧合?

对于该事件失踪原因的各种猜测不断,身陷传销、遭绑架、因犯罪被控制、甚至被外星人劫持等。林少卿表示,林飞阳性格内向,不善于与人交往,电脑高手,他陷入传销、以及被绑架等这些可能性不大。

评论人士叶先生在其发表的评论文章中也排除了上述可能性,而给出了一种可以解释的可能性,文章指为何一个个鲜活的年轻大学生居然就“人间蒸发”,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很明显,让这些年轻大学生(年轻20多岁,身高1米70至1米80,都是健康的身体,具备医疗价值)“神秘消失”的,不是普通的犯罪团伙,甚至不可能是一般的黑社会组织,只会是那个巨大的东方利维坦(暗指中共),只有它们能够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作案而“不留任何线索”。

文中还写道,这个猛兽所犯下的滔天罪孽亘古未见,没有它们做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它们能够为了某个外交官的肾健康,在毫无充足证据的情况下强行判聂树斌的刑事责任,只不过是为了摘除聂的肾给那个外交官而已;它们能够为了医学实验的需要,而在偏僻的校园角落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活杀独行的学生,而那些被害的学生家属则永远不可能得到真相。

林少卿以及其他两位家长也向记者表示,他们都认为有涉及器官的可能性,但是他们不敢也不愿意多想,林少卿也质疑武汉这地方到底有怎么样的一个不为人所知的阴暗面,他也曾与一位家长按照这个推测去寻找线索,从警方得到的回复是所有人都是自愿捐献器官,没有被杀死摘器官的现象。

家长们表示,这方面的调查他们无能为力,只有公权力机关才可以调查清楚,他们唯一的愿望是找到孩子,给家长们一个交待、一个真相。

附:部分失踪大学生寻人启事,读者若有任何线索都可联系家长,愿家长们早日找回孩子。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寻人启事。(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7-09-29 8: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