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秘档】中共为何袒护斯大林

武德山

毛泽东(右二)与斯大林(左三)在1949年12月莫斯科举办的斯大林71岁庆生会上。(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人气: 19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04日讯】编者按:2017年,是所谓“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据俄媒体报导,俄罗斯已经成立专门委员会负责将列宁尸体赶出红场,并针对列宁、斯大林和布尔什维克人的犯罪行为提起公诉。但在中国,情况依然没有变化。

中共当政后,在中国大陆实施红色恐怖,使几千万人死在残酷暴政下,受伤害受牵连达一亿人以上。中共的这些极端暴力手段,在较长一段时间里与苏联几代党魁有着直接关系。毛泽东说:苏联的昨天就是我们的今天;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效仿苏联的年代

中共当政初期,毛泽东提出“一边倒,倒向苏联一边。”

五十年代前六年是中共以苏联为榜样、效仿苏联的六年。工业发展学苏联,经济计划学苏联,农业合作化学苏联,文化教育学苏联,看苏联电影,唱苏联歌曲。以对苏联的态度来区分左与右、敌与我、进步与落后、革命与反革命。只要是苏联的东西、苏联人讲的,不分对错,都当成“圣旨”,照搬不误。毛泽东在一定程度上把自己当成了斯大林,对苏联、对斯大林达到了无条件认同,甚至迷信的程度。

40年代,中共两个词作家创作了一首歌颂中共的歌《你是灯塔》,广为流唱。先是流传到八路军、新四军根据地,后又传到国统区城市。1949年10月1日建政大典上,中共军乐团演奏了这首歌。一位参加典礼的苏联文化代表团成员对陪同人员说:“奏的曲子,像是苏联追悼歌。”这本只是苏联文化代表团某成员个人的一句偶感,但当时对苏“一边倒”。抄袭苏联悼歌,还在大典上演奏,罪莫大焉。于是,这首广为传唱的歌曲在10月下旬便被禁唱。曲作者背著这种“罪名”,被发配到河南一个小县城,最后全家被下放到农村,“文革”中惨遭迫害,眼睛被打坏。苏联人只是说像是追悼歌,到底是不是也没有证实,但只要是苏联人放个屁,也得照办。[1]

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破除中共对斯大林的迷信

1956年2月14日,苏共召开第十二届代表大会。2月24日深夜,赫鲁晓夫做了长达四小时《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指出斯大林犯了一系列严重错误:“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搞个人崇拜、肃反扩大化、在反法西斯的卫国战争前夕对德国进攻丧失警惕、在国内民族问题上的错误处置、在对待南斯拉夫问题上的错误。”会后,苏共将报告的主要内容通报中共代表团,并派米高扬到中国向中共中央送报告文本。

苏共“二十大”反斯大林,这是一桩重大的爆炸性政治事件,震惊全世界,也震惊了中国。3月12日晚,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

毛泽东说:“全世界都在议论,我们也要议论。现在看来,至少可以指出两点:一是它揭了盖子,一是它捅了娄子。说揭了盖子,就是讲,他的秘密报告表明,苏联、苏共、斯大林并不是一切都是正确的,这就是破除了迷信。说捅了娄子,就是讲,他作的这个秘密报告,无论在内容上或方法上,都有严重错误。是不是这样,大家可以研究。”

接着刘少奇发言,他批评斯大林第一个错误是:“肃反扩大化”,还有“农业犯错误”,“苏联至今没有解决农业问题”。

张闻天说:“苏联内政主要问题是没有把农业搞好,粮食问题始终没有解决。”“太着重于工业,特别是重工业。苏联的轻工业品几十年无改进,我在苏联当大使时去商店几乎没有什么可买的,粮食也很紧。”“值得从中吸取教训。”

“毛泽东对经济完全不懂、一窍不通。”

3月20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结合斯大林的错误,周恩来有针对性地说:优先发展重工业是对的,但忽视了农业就会犯大错误。苏联和东欧人民民主国家的经验都证明了这一点。对农业的忽视不能不影响到工业。重工业搞多了,轻工业就要少搞。不要怕搞轻工业,搞轻工业,国家、人民有利可图,又积累了资金。

毛泽东却要求发展以军工为核心的重工业。毛要求所有项目一齐上马。

当时钢铁、水泥、木材等基础物资缺乏,都不能满足供应。所有项目一齐上马,口头说说可以,但实际上做起来,人力、物力都与毛的要求相距甚远。结果弄得社会生产秩序紊乱,供求紧张,生活困难,民众怨声载道。

针对斯大林的错误,结合中国建设中出现的实际问题,刘少奇指导《人民日报》写了一篇“反对急躁情绪”的社论。4月12日送给毛泽东审阅,社论指出:“一切工作,不分轻重缓急,也不问客观条件是否可能,一律求多求快”、“齐头并进,企图在一个早晨把一切事情办好”、“贪多图快而造成浪费”、急躁情绪“首先存在在上面”、“下面的急躁冒进有很多就是上面逼出来的”。

毛泽东看了社论,对人说:社论“尖锐地针对我”。他在稿子上批了三个字:“不看了。”尽管他很恼怒,社论还是在4月20日刊出了。

在中央有关高层的建议下, 2月14日到4月24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了中央有关34个部门的汇报会。参加汇报的中央各部委对照苏共“二十大”所揭露斯大林的错误,结合本部门工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提出一些改进工作的建议。

毛泽东对这种会议缺乏耐心。据薄一波回忆:毛主席十分疲劳,听完汇报就上床休息。毛说:“参加这种会比坐牢还厉害”,“材料一大堆,没有情趣。”根据会上围绕经济诸方面讨论的问题,毛泽东整理写出《论十大关系》一文。文章充满抽象性概念性,有的说法自相矛盾,与实际生产不沾边,根本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苏联在华经济总顾问阿尔希波夫对专家学者叹息说:“毛泽东对经济完全不懂、一窍不通。”[2]

毛泽东为了维护对自己的个人权威而维护斯大林

斯大林所犯的错误,毛泽东都犯过,有的比斯大林还严重,过之而无不及。揭露、批判斯大林,可能直接引伸到中共党内对毛泽东错误的认知及批评;破除对斯大林的迷信,就会破除对毛泽东的个人迷信。于是毛泽东改变态度,由原来对斯大林的反对,变成了维护斯大林。

3月23日晚,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扩大会议,继续讨论赫鲁晓夫秘密报告。毛泽东做了长篇发言,他强调,共产主义运动才一百多年,无产阶级专政历史还不到40年,不犯错误是不可能的。为了替斯大林开脱,毛发明了“难免论”。毛说:“斯大林犯过严重错误,但他有伟大功绩。他在某些方面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原则,但他仍然是一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他的著作虽然包含某些错误,但仍然值得我们学习,只不过在学习时应采取分析态度。”他建议发表一篇文章,支持苏共“二十大”反对个人迷信,讲一些道理,补救赫鲁晓夫的失误。毛泽东把这篇文章定名为《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

5月2日下午,毛泽东召开最高国务会议第七次会议。在讲到斯大林问题时,说:“一方面批评斯大林,一方面保护斯大林。斯大林是一笔‘财产’,有一部分错误的东西,应该批评,正确的部分东西应该保护。”

毛泽东讲了许多关于斯大林的话,都是似是而非,又像是批评斯大林,又像是为斯大林的错误辩解,保护斯大林。听者无心,说者有意,观者明白,毛泽东是在为斯大林的错误开脱,说他没有实质性错误,淡化对斯大林错误的分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对斯大林错误的评价性质。

9月22日,在政协礼堂休息室,毛泽东会见了意大利共产党代表团成员斯科奇·拉约洛,谈到斯大林时说:“斯大林的错误有他的历史和社会根源,但主要应从主观认识上找根源。”“斯大林的错误,还是小部分,七分是正确的,三分是错误的,也许比三分小些,只有一分到二分。”实际上毛是说,斯大林没有错误。这是毛泽东心里话。毛利用一切机会在中共党内和国际上消除对斯大林不利的评价。

在苏共“二十大”后几个月,中共领导层多次召开会,议讨论斯大林所犯的错误,联系中国实际出现的问题,斯大林犯过的错误在中国都发生过,因此,八大以后不再提以俄为师;不再提经济建设比例是重、轻、农,而改为农、轻、重;不再提毛泽东思想是全党指导思想。

在讨论斯大林专制独裁、搞个人迷信造成的危害时,中共多数高层不认同毛泽东言不由衷的说辞,提出要建立制度,防止斯大林错误在中共党内重演。据周恩来去世前回忆:“1956年9月29日召开政治局会议,通过了两项重要决议:规定党的主席只连任一届;要限制领导权力,加强对领导人的监督,党内要体现民主集中制。这两项决议是林伯渠、罗荣桓、彭真提出的。17名政治局委员中,15名赞成,惟有2人弃权(编者注:毛泽东、林彪)。决议都给个人意志废了,我负有责任和罪过。”[3]

中共高层认为,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的历史地位是有进步意义的,但并没有完全跳出斯大林的政治模式和经济模式,没有告别斯大林的大国沙文主义,在内政和外交上出现不少错误。

毛泽东是从另一角度看待赫鲁晓夫的。毛感受最深的是,要对自己身边的领导人提高警惕,他害怕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睡在身边。毛反复思考,赫鲁晓夫为什么反斯大林呢?百思不得其解。赫鲁晓夫是斯大林很信任的人,每当国家危难时委以重任。赫鲁晓夫对斯大林很尊敬,喊斯大林是他生身父亲。喊生身父亲的人居然带头反叛。毛不由得分析他身边喊“毛主席万岁”、“毛泽东思想万岁”的人,可能就有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本就多疑的他更是谁也不敢相信了,特别是过去反对过他的彭德怀、刘少奇等人。毛对他们的疑心更重了,一有机会,他总想要拔掉这些钉子。这种疑神疑鬼的心理,一直伴随着毛度过晚年。

注释:

[1] 雷颐,《历史:何以至此》,山西人民出版社,2010年8月。
[2] 张戎、乔‧哈利戴,《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香港:开放出版社, 2006 年9月。
[3]《邓颖超日记》,1975年11月22日,周恩来在住院时口述。

(编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纪元特约作者从中共党史机密档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无法一一注明出处,大纪元将在适当时机公布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09-05 9: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