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愤老:十九大前看台湾,大陆何处去?

蒋公是把伦理道德提高到了生命的意义、国家民族的繁荣发展、“复兴民族文化”的高度来认识和推动,这就无怪乎台湾民众有如此自觉的伦理道德素养,无怪乎中华文化之根是在台湾。(旅游网图片)

蒋公是把伦理道德提高到了生命的意义、国家民族的繁荣发展、“复兴民族文化”的高度来认识和推动,这就无怪乎台湾民众有如此自觉的伦理道德素养,无怪乎中华文化之根是在台湾。(旅游网图片)

人气: 125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05日讯】

共用单车博爱座

八月,作者有便去台湾看了看。这是作者初次赴台观光。年纪大了,日月潭风光已无力跋涉领略,就只是看看市容和几处纪念性的地方,为的是了解台湾。

一出台北松山机场,立马就看到了一道光鲜风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共用单车!记得大陆有说那是他们去年以来的新四大发明之一,原来台湾居然也有。惊问开计程车的司机,说早已有了五、六年了。然而,两岸不同的是,台北的共用单车无一处不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绝无大陆屡见不绝的乱停乱放以至故意和恶意破坏丢弃!我留意观察有没有人看管,结果是没有,再一打听,台湾的共用单车不仅收费低廉,而且不要押金!

我乘坐了十来次台湾的捷运地铁,初一看,除了车厢比上海地铁为宽,座位较多,其他似乎也差不多,车厢里也有专供老弱病残孕的专座,他们称之为“博爱座”。但我不久就发现了一个最大的不同:那些博爱座,虽然写着平常人也可以坐,只须见老弱病残孕就让,但经常是平常人宁愿站着也不占博爱座。有两次,我进车厢,博爱座倒是有人坐者,但坐者立即就起身让位,还说了声“对不起”。这与上海地铁的情形就大相径庭了。那里的优先座被非老弱病残孕占满,而让座者却极少,倒不时听闻有为了座位打起来,甚至出了人命的。

还有共用雨伞,随处可见,不收押金,不需手续,不要使用费,随处取用,雨停了随处留放就是。由此可以猜想大概很少用后不还占为己有的吧。但在上海,那是要收押金的;原先也不收,但不久几乎都有去无回了。

上海的银行都有VIP专享特权,存款多的可以优先被服务,常引来些啧啧烦言。我在台湾也看了看银行,恰恰就没见有这样的专享特权,客户都是平等的,凭什么钱多就优先?

整齐的共用单车、空着的博爱座、共用雨伞,以及没有VIP专享的银行……,我似乎实地目睹了台湾人的素质、理念和社会准则。无疑,台湾肯定也有小偷,也有抢劫,也有诈骗,也有强暴,也有吸毒,甚至也有黑帮,这是任何社会都有的渣滓,多寡而已。但我所到之处,除了机场,马路上竟没有见到一个警察,也极少见到探头,地铁没有安检(仅机场有),可见台湾治安民生甚好,渣滓并没有泛滥。这又与上海大街小巷之到处探头,乘地铁每次也要安检,还常常要查验身份证截然不同。后者反映的其实是社会的不安与堕落。

台北的共用单车无一处不是排列得整整齐齐,也没有人看管,再一打听,台湾的共用单车不仅收费低廉,而且不要押金!(陈柏州/大纪元)
台北的共用单车无一处不是排列得整整齐齐,也没有人看管,再一打听,台湾的共用单车不仅收费低廉,而且不要押金!(陈柏州/大纪元)

诚品书店陈列习氏著作

我凡到一地,书店是必去之地。到台湾,诚品书店当然必去,这是台北最大的书店,设施一流,服务周到自不必说。我特别注意到书店里诸如《习近平治国理政》(封面赫然印有习氏头像)之类的大陆共产党宣传书刊堂而皇之陈列在售──不过我没看见有人买。大陆的简体字出版物也于显眼处专柜陈列,与台港的正体字出版物同样琳琅满目。我其实早就听说过,这次是亲眼所见。反观大陆,不是说“改革开放”吗?怎么连中共自己的高级官员如李锐的著作也不许出版,不许从香港带入(见《争鸣》)的连载)?“开放”了什么?

在计程车上和在餐厅里与台湾人闲聊,政治观点各有不同,无论蓝绿,无论褒贬蒋蔡,无论褒贬大陆,都是信口说来,毋须顾忌。这又与大陆的不准“妄议中央”截然不同。但我没有听见有说拥护共产党,愿意大陆接管台湾的。几乎一致的声音是台海各自一边,互不干涉,什么九二共识,什么台独,他们全都不感兴趣。至于所谓大陆武力攻台,我特别提起,但没有一个人当回事,引不起话头。

我想,这就是台湾的民主政治吧。

民主伦理科学治国

五天时间有限,管中窥豹,眼见是实。但这样的素质、理念和社会价值观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大陆人没有?

在中正纪念堂,我找到了答案。

中正纪念堂,就是纪念已故蒋公的一处所在,核心是一座蒋公坐像,并有两个礼兵分列左右。坐像身后有一堵墙,墙上镌刻着六个大字:民主,伦理,科学。每一词之下还有蒋公的解释(小一号字)。按中国传统,民主居中为首要,伦理在左,左为上;科学在右,就是说伦理位于科学之上。

计程车司机告诉我,台湾的许多路名,都包含伦理的意义,例如忠孝、信义、仁爱等等。路名本也只是路名而已,但如此起名,可见政府注重这些价值观,潜移默化,也真是匠心了。

什么是伦理?从细微的做人基本行为准则,直到国家民族的气节,都包含在伦理概念之中。中正纪念堂“伦理”大字之下,小字镌刻的蒋公的解释是:“伦理:我们为了充实生命的意义,进而至于国族的繁荣发展,所以要以伦理来实践民族主义。”蒋公是把伦理道德提高到了生命的意义、国家民族的繁荣发展、“复兴民族文化”的高度来认识和推动,这与当年孔子著春秋制六礼是同样的出发点。这就无怪乎台湾民众有如此自觉的伦理道德素养,无怪乎中华文化之根是在台湾。

有了这样的伦理思想,君轻民重(此处只是借用孟子的用语)的民主理念,提倡科学的实干精神就是自然的理念。民主、伦理和科学三位一体,造就了台湾今日的文明。

大陆何处去?

在台湾五天,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在路上还是在宾馆,我还是时时想着大陆:中共十九大在即,大陆会走向哪里?

现今的大陆,毫无疑问,最大的问题不是经济、资源、污染等等,而是大陆伦理道德的崩溃,其根子则在于中共贪腐集团,在于这个集团与生俱来的邪恶本性。专制独裁,贪腐掠夺,实则都根植于中共从来就没有人类的基本伦理道德,唯有其邪恶本性。

中共的建党造反与洪秀全杨秀清的“太平天国”如出一辙。秦暴虐,乃有陈胜吴广斩木为兵;明末大饥荒,乃有李自成张献忠揭竿为旗。而洪杨则纯属叛乱,因为是时的道咸时期,虽然已不是康乾,社会并非民不聊生。洪秀全是五次考秀才不中,才利用当时两广客家之间的矛盾,借着梁发的基督小册子,妖言惑众,铤而走险,抢江山,图龙位。共党的起事恰是一模一样!事实是其时的民国社会,并无溃烂,倒是其时资本主义日益发展,封建地主衰败没落。请注意,中共当时的那些领袖包括毛周,大多出身于没落的、丧家的地富阶层,他们苦于现状而又不甘被淘汰,乃在“十月革命的炮声”即俄共煽动与豢养下“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毛皇帝发迹了,但老百姓却遇上了又一次红羊(洪杨)劫。他们抢得江山就劫财富,当上教主就反伦理(人类普遍的道德规范),如此大破坏,正与台湾以民主伦理科学立国相背相反,则结果怎会不是一个中国两种人,两样制度两重天。

然而毛酋时代毕竟过去,邓江的腐败哪怕是选择性反腐也算是有所整肃。但邓氏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改革开放”早已走到了尽头,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到了“啃硬骨头”的时候──西学为体的肉已经啃光了。反腐,选择性而且“永远在路上”则何时是尽头?事实上连他们自己也承认越反越腐。如此,面临十九大,习氏下一个五年向何处去?

是时候了,习氏应当洗心革面,应当有经国先生的胸襟、智慧和觉悟,认识“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的现实,开放党禁,学习台湾(而不是统一台湾甚至武力攻台),对共产党做脱胎换骨的改造,以民主、伦理和科学为纲治国。如此则大陆才能解开死结,重图发展;如此,则习氏可膺天命,立功勋,两岸一统再造中华,而共产党也可涅槃重生。

此唯一一途,顺昌逆亡。然则,习氏可能吗?试看十九大之后。

--转自争鸣总479期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9-05 11: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