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一半酸,一半甜

作者:青松

一半酸,一半甜,一半艰辛,一半希望,一切交融到一起,躲不过,逃不掉。这不就是生活吗?(Fotolia)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 ,

上午在家忙,累了就去拿水果吃。昨天刚买回来的桃子,很新鲜,让人看着就有食欲。我洗了一个,一边吃一边看报纸。

我以为桃子会很甜,但一口下去,只觉得酸。人不可貌相,水果也是,看着这么诱人的桃子,吃起来却是酸的。不过,味道再不理想,也是水果,总不能浪费扔掉,还是将就著吃吧。

桃子一半是红色的,一般还有些发青,我咬的那一半是有些青色的。我下意识地转了转桃子,又尝了一口红色那半的味道,是甜的。同一个桃子,居然有两种味道?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又分别尝了一口,的确,一半酸、一半甜。

这下倒好了,吃酸的那边时,心里会有希望,因为吃完味道差的,剩下的可都是甜的了。只是,吃了两口酸涩的桃子,便不想吃了,我又转而去吃口甜的那半。口感好了,但心想,如若只挑好吃的吃,那难吃的会越来越不想吃。所以,吃口甜的,便又转去吃口酸的,交替进行……

这吃桃子的过程真是滑稽,但桃子是一个整体,如若不想浪费,也只能这样吃了。最终把整个桃子吃完,既尝到甘甜,也没逃过酸涩。心想:这不就是生活吗?一半酸,一半甜,一半艰辛,一半希望,一切交融到一起,躲不过,逃不掉。也许我们能做的,便是在经历艰辛时心怀希望,在享受甘甜时不忘还会有艰辛。只有这样,在面对顺境、逆境时才都能坦然,经得起风雨,享得了欢乐吧。@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子说,天上的云霞五颜六色,地上的花叶千姿百态。大自然呈现如此色彩缤纷的景象,古代的圣人便跟着学习,用染料把衣服染成青、黄、赤、白、黑等颜色穿在身上。虞舜当初就是如此用心的。
  • 2012年10月28日下午,特殊的乐音,回响在艾萨克·斯特恩礼堂。雄浑激昂的管弦乐声中,合著二胡、琵琶的轻灵宛转;恢宏里有细腻,纤巧下是厚重。中西器乐,交融相衬。神韵交响乐团的国际首演,展现了独特的均衡、完美的和谐。美妙的韵律和慈悲的信息,深深沁入听者的心底。曲终人不散。2800名观众起立致意,掌声雷动。有人说,由此看到了音乐的未来。
  • 千百年来,当一重重楼观殿宇掩映于木石云水之间,武当,这座几乎与天地同在的山峦,逐渐有了人迹,随之诞生无数奇特神妙的传说与景观。这是一部专属于大山的豪壮史诗,更是一家修行法门光耀神州的古今绝唱。
  • 想到父亲,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自以为经历了人生风风雨雨不再轻弹泪的我,还是鼻子一阵酸楚。父亲去世15年了,母亲早父亲一年去世,这些年的故事,压在心底,甚少翻阅。 用当下比较时尚的话说,父亲颜值比较高。小时候,父亲给我的感觉很严厉,很少与孩子们交流,默默的承担着作为父亲的责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 北京紫禁城里,多位清代皇帝励精图治,其勤勉和付出超乎后人想像。特别是史称“康乾盛世”的近140年中,康熙、雍正和乾隆三位皇帝最以自律和奉献精神为后人铭记。
  • 一生为台湾创作乐曲的郭芝苑(1921-2013)说:“我最光荣的,就是能创造出属于台湾人的民族音乐。”
  • 自己种菜,不仅一年四季都有蔬菜吃,有时蔬菜吃不完,还可送给同事、朋友和亲戚,与他们结善缘。(Pixabay )
    我种的蔬菜付出的劳动比别人少,不用农药,就是对着种的蔬菜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蔬菜的质量好,收成好。
  • “凡事皆须务本……”唐朝伊始,唐太宗就告诫近臣民生饮食对国家存亡的重要性。“国以民为本,人以食为命,若禾黍不登,则兆庶非国家所有。”(《贞观政要‧务农第三十》)太宗采取减轻徭赋、休养生息、劝课农桑、厉行节约等一系列措施,完善全社会的保障体系。
  • 我其实从来不是讲究吃的人,要说吃,真的有点力不从心。只是那天看了博友张忆的文章《说吃》,忽然也想写点啥。
  • 木瓜远在三千年以前春秋时代《诗经》中就出现,当时作为男女互赠信物,“投我以木瓜”。早有国艳、名花之美誉,可作观赏盆栽、药材、食材,更是诗人作诗的题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