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燕益:致习近平和全国同胞的公开信

释放所有政治犯 开启和平民主之路

人气: 228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07日讯】尊敬的习近平先生,并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胡锦涛、李鹏、朱镕基、温家宝、宋平、李瑞环、吴邦国、李岚清、贾庆林、李长春、吴官正、贺国强诸位先生、中共中央委员会,尊敬的全国同胞们:

我是2015年率领维权律师介入庆安枪击事件的谢燕益律师。2015年5月2日这一天,我们的一位同胞徐纯合先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并且尤其当着他的老人和三个幼儿的面被公然剥夺了生命。他被公然杀害以前受尽了凌辱,这一虐杀的场面异常的野蛮凶残,它让我们每个人的尊严受辱、良心难安!尽管我们作为受害人的代理律师在工作中遭遇了重重阻力,我们依然公开发表了《庆安枪击案律师调查报告》揭示了该事件起源于非法截访、肇事警察涉嫌故意杀人以及有关部门在该事件中包庇渎职这一真相并竭力呼吁体制内外共同尊重人的生命与尊严回到法治轨道上来解决问题。嗣后有关方面悖逆公义伙同中央电视台等喉舌公然混淆是非认定警察开枪杀人合法正当并对民间展开全面围剿镇压。这无异于在全国同胞、全世界人民面前颠倒黑白、宣示强权与野蛮,蔑视一切文明、人道与天良!徐纯合的血迹未干,举世震惊的709律师、公民大抓捕就开始了,本人也在抓捕之列,历时553天方获释回家。

从现有公开的信息来看,709案的发生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尽管官方的喉舌大造其势,纵观709全案,其核心不过只是胡石根先生在与维权律师、公民聚餐时说了几句“大逆不道”的话,维稳势力就开始大做文章,进行了一场改开以来前所罕见的公开践踏法治、侵犯人权的举动,大兴文字狱诛心之论、大搞文革法西斯运动,在709案当中为逼迫律师和公民就范普遍采用酷刑。最终709案因师出无名成了一锅夹生饭(详情请见拙作《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它所造成的极其恶劣的影响不可估量,即便站在中共政权的立场来看,一些维权律师和公民面对一个权贵横行、贪腐泛滥、冤狱遍地的社会,拿起法律武器死磕贪官污吏、死磕滥用公权者,客观上都起到了维护中共所主导的这套现行法统的作用(无论其内心所思所想如何)。由于近年来官僚权贵成为一个阶级,权力不受制约加之当权者的短期政治行为的透支,中共这套法统的公信力在现实社会中已备受诟病濒于死亡。恰恰是这些死磕律师的行动给普通民众带来对司法的最后一点幻想,而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对他们制造冤狱,殊不知任何一个政权的基石不是个别领导人的意志不是抽象的意识形态而正是其法统本身。709的发生无异于维稳势力自毁长城摧毁中共政权得以维系的这套法统根基,用行动宣告它的破产。人民都在睁眼看,全世界也都看得清清楚楚,无论如何鼓吹依法治国,都不如这一次鲜血淋淋的强权暴虐,709也仅仅是当今中国时时发生的千千万万个强奸民意、司法冤狱中的一例。即使当权者最终可能意识到,法治对于统治者来说比对被统治者更重要也已无可挽回!

近年来由贵党主导的反腐运动尽管如火如荼力度空前,但是众所周知,这场反腐事实上根本无法撼动多年来中共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累积下的全面贪腐问题,可以说这笔历史的债务已积重难返,其严重程度远远超乎人们的想像,一方面至少几十万亿、上百万亿天量的民脂民膏被公仆们转移到了海外,这还不包括房产、投资等其他方面的资产价值,现任200多位中央委员的亲属具有外国国籍身份的不在少数(得出上述结论跟郭文贵报料无关,当今中国人只要稍具常识者即可做出这一判断)。众所周知,近几年来审理的贪腐大案无论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武长顺等既没有追查他们在海外的一分赃款,也没有调查他们与其老上级、老领导、裙带关系、权贵利益集团的各种交易共同利益关系,就连国内的赃款也只是象征性的作一判决涉及到的金额了了无几,尤其如周永康等所涉及到的严重的滥用职权、杀人、酷刑、活摘器官、残害百姓、荼毒生灵等严重反人类罪行更未查处,而中共更高层级的元老领导人等权贵家族的腐败鲜有涉及。司法审判几乎成了一种白手套手段,完全沦为政治表演的工具,这就无怪乎民间对反腐的一些诟病了!谁能否认这不是发生在我们面前的事实呢?而中共专制集团为维护既得利益、掩盖罪恶长期封锁互联网害怕人民知道真相,在国内大肆抓捕打压维权、异议人士,以言治罪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长期采取非法的维稳体制、警察治国黑恶遍地,镇压人民维护特权,以各种实名制、监听监控、线上线下、海内海外遍插特务五毛等手段监视管控人民,大肆疯狂镇压迫害法轮功学员任意非法拘禁滥施酷刑,出台国家安全法、网络安全法等恶法意图进一步以国家安全之名维护专制特权。但是不管如何封锁管控,即使彻底断绝互联网也改变不了专制权贵集团篡权窃国、维护既得利益专制特权这一事实!

笔者以为,要想继续将反腐推行下去,必须紧盯中共权贵集团以各种白手套的方式大肆窃取转移到海外的人民财产。应当立即向海外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金融机构发出照会,要求冻结一切贪墨的财产,并通过国际反洗钱机制展开全面的反洗钱调查,启动司法程序开展国际合作,追回民脂民膏国家财产。这一追查范围不仅应当包括现任领导人的子女和亲属也应当包括中共元老在内的历届领导人一切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做到一视同仁并昭示天下。对于这件事人民正等待一个历史性的交代,这也必然是一项法律责任、政治责任和历史责任,也惟有如此才能取信于民,反腐也才能真正得到拥护!

但是谁都知道,面对这样一个烂透了的专制政党,在不改变专制制度的条件下,既垄断著权力又进行所谓反腐无异于向人性宣战,是一项确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种反腐的把戏在中国历史上已演绎了两千多年!众所周知,腐败之所以泛滥滋生难以抑制其主要根源在于专制政治、权力垄断、权力不受监督制约所导致的,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由于专制权力导致的政治腐败、贪腐肆虐、经济溃败、社会不公、环境灾难、司法腐败,在我国当前社会每天都在发生无数起司法冤狱。一方面官僚权贵巧取豪夺、残害百姓、镇压人民、荼毒生灵、无恶不作,另一方面底层百姓作为弱势无权者则因资源短缺、生存窘迫而苦苦挣扎、相互残杀、互相倾扎全社会都搞投机、搞短期行为。既得利益集团罔顾人民死活官官相护,导致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各种人道灾难相续不断。事实上这个社会正在不断走向失控,每年发生十几万起群体性事件,专制统治的恶果已不可逆转,民心尽失、民怨沸腾,并且这些危机相互叠加在一起,中国社会犹如火山爆发之前夜。现专制政权完全靠高压维稳得以延续,但是专制政权每延续一天就意味着各种人道灾难、人间惨祸相续不断,意味着人民不得不继续遭受无比深重的苦难付出巨大的代价,这无疑是对人民的犯罪!这个政权的存在已让大多数人看不到希望与前途!

另一方面,面对日益觉醒的普罗大众,为维系专制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维稳体制日益扩张强化、肆虐横行,正在吞噬一切行政、法律、国家的正常秩序乃至整个政权。

毋庸讳言,事实上面对专制暴政的奴役压迫,近年来底层百姓被迫抗争、拚死抵抗的事件屡屡发生抗暴行动此起彼伏,当今华夏大地遍地干柴汽油,熊熊烈火一触即燃,一个全民抗争、全面政治抵抗运动的大时代正在到来,变革之势已无可阻挡,大革命风暴的气息已然来临!

一个专制政权不仅是人民的噩梦也必将是统治者的坟墓!它永远无法解决权力你死我活、成王败寇的魔咒,没有经过选举的统治者,谁都没有合法性。政变与政治投机随时发生,大家都无安全性可言!情报、警察、军队反嗜其主,政治暗杀,无处不在,专制独裁的军队、警察由于其本身也作为被压迫阶层的一部分,其或者反戈一击或者在社会巨变中军心动摇瞬间土崩瓦解!

尽管专制统治集团也意识到了腐败对政权的威胁以及依法治国的重要作用,但是,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法的精神在于权力制衡,当官僚权贵成为一个阶级、一个专制既得利益集团的存在,其权力不可能得到制衡。只有形成互相制衡的社会权力格局才能真正实现法治的目标。众所周知,专制政权与民权之间的天然矛盾不可调和,这一矛盾发展到最后将不可避免的陷入死局。没有民主,法律最终只能成为专制统治的手段,这是历史的必然!凭心而论,无论是最大程度的消除限制腐败还是实行依法治国乃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都必然要选择走和平民主的道路最终结束一党专制建立一个权力竞争相互制约的宪政中国、实现政治文明。

这个道理并非难以知晓,对于专制统治集团来说从来就不是什么意识形态之争、观点之争,一切都利益使然,触动利益、权力比触及灵魂都难!是站在继续维护专制特权、既得利益权贵集团少数人利益的立场上,还是站在维护大多数人民利益的立场上,今天到了进行历史抉择的时候了!选择继续维护专制特权、既得利益权贵集团,就索性撕下一切虚伪的面具不惜任何代价加大对民间的高压政策、维稳机制,彻底采取纳粹法西斯集中营的管控方式再杀它二十万;如果选择站在大多数人民利益这一边,那么就必然要改弦更张选择走和平民主的道路,奉行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普适价值原则,这里根本没有中间道路可言。毋庸讳言,专制权力一日不倒,中国将一日不宁时时刻刻处于内战的危险当中,一种情况是全民起来反抗暴政,一种情况是祸起萧墙内部分裂!其实从专制政权建立的第一天起就意味着对人民的宣战!

相信习先生等诸公也一定不会赞同纳粹、文革、法西斯反人类、反文明的道路,它早已为人类历史所摒弃。和平民主才是中国真正的出路,谁都无法阻挡这一历史洪流。认清历史与现实之大势,与其被动混乱失控,不如主动引领潮流顺势而为,既然在历史动态中不断丧失民心,不如通过主动推进变革承担人道使命不断加强自身的合法性,启动将权力还给人民的历史进程!把国情论、素质论、反华阴谋论、中国不适合搞民主等种种谎言彻底扫尽历史的垃圾堆里!不要再等了,现在就开始行动起来!

中共无论从毛邓年代还是江胡时期乃至今日专制权力所维系者,无外乎靠授爵公朝,感恩私室的专制王朝这一套把戏,封官许愿施人以惠。可是即使那些因势利之交受到提拔重用的子弟兵们何言正当性、道德感?即便在专制王朝的旧中国自古就有从道不从君的士大夫精神,满清的吴禄贞、徐锡麟乃至袁世凯、阎锡山、蔡锷哪个不是食君禄、受君恩,最后结局又如何呢?众所周知,满清末年,徐锡麟因刺杀安徽巡抚恩铭被问及恩铭待其不薄何以刺杀时,徐答道:恩抚待我私惠也,我杀恩抚,天下之公!今日回响,言犹在耳!归根到底,无论窃国、窃权、内斗还是维系专制权力而残害百姓无恶不作,专制统治者必将成为专制制度的受害者、殉葬品。毋庸讳言,庆安事件当局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于专制统治已虚弱到极点,整个体制指鹿为马不惜为恶警开枪背书无外乎为了掩饰枪的问题。毋庸讳言,是枪的问题触动了专制统治集团的敏感神经,面对天下汹汹之势,枪成为专制统治最后可恃的依凭,专制统治者误以为枪可以保其后路继续维系专制特权,因此庆安事件才有不惜一切代价开动警察、宣传、司法所有强力部门压制真相、镇压人民的一幕发生。但是专制统治者可以欺骗人民一时却无法欺骗人民一世,枪的威慑只是个假像,归根到底枪由人掌握,人心向背决定了枪的问题!人民正在告别恐惧,日益恐惧惶惶不可终日的却是统治者一方。

古今中外的独裁者无论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萨达姆没有谁是天生的恶棍,也曾许身革命、追求正义、怀抱家国理想,哪一个不是受到权力的毒害最终走向独裁由于恐惧直至死前一刻都不敢放下手中权力,只有靠不断清洗 、暴虐与杀戮来维系自身安危陷入到恶性循环、不可自拔的境地。如毛泽东晚年通过发动一次次运动来巩固权位,一面民众山呼万岁另一面却众叛亲离,连最亲密的战友都要反戈一击。其一生自负驾驭人性却终被人性所嘲弄,在人生最后岁月因严重中风,足不能行、口不能言、目不能视、手无缚鸡之力剩下一口气都不敢稍稍放松权力,其内心之恐惧与绝望可想而知。欲挥舞世界的大人物竟连自己的肢体都无从支配,这是何等的悲哀,岂非上帝的诅咒?

而当今中国,一次次事件、无情的现实似乎正在警示当权者人的有限性、权力的有限性以及专制统治在各个领域的全面溃败、彻底失效,如不主动作出抉择自己手中的筹码会越来越少,终将无退身之所万劫不复。

专制独裁者与良心犯的命运前途迥异。作为良心犯因言获罪、为义蒙难,正可谓求仁得仁、为义牺牲、仁者无忧!而专制独裁者一旦失败则死无葬身之地!如果专制统治者能够保持清醒与觉悟,对待众生一善为先,其掌握权力时对待人民的任何善意和善待就像其作恶一样都会被人民铭记记录在历史上。把自己与被统治者当作命运共同体,克服人性弱点修炼完善人格、树立向善的普适价值信仰情怀与亿万民众天下苍生站在一道追求正义事业,无疑将获得一个光明美好的生命前景。

人类社会告别愚昧野蛮走向文明先进其本质是两种意志的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与奴役特权意志,这两种意志的较量发生在各个领域、各个层面上,不是进行一、两次而是千百次、无数次直至和平民主完胜、暴力专制彻底失败为止。中国完成现代文明转型也无外乎要历经这一历史过程。当一次一次苦难逼迫人们建立起向善的普适价值信仰情怀,相信一个超越世俗至上、至善的造物主主宰一切,人的命运并非受制于世俗权势、财富、物质,人性觉醒和神性复归的时代必然要来临,这一普遍觉醒的力量正是人类摆脱奴役走向自由的开始。

从专制极权走向宪政民主的困境似乎在于,宪政民主社会立基于个体主义本位,无论是作为积极追求者、构建者还是将来作为这一社会的一份子都不可能由一类没有个性的非自由主义、非个体本位者塑造与承担。一个一个独立的公民,谁也不会服从谁,谁也不买谁的帐,大家只是理性的合作者。多元化的社会没有统一性和一统性的关系,它们往往是相互独立、分隔的。而在实现现代社会转型建立宪政民主的过程中,一个个个体主义者它的对立面恰恰是一个由国家主义、集体主义、政治集团、强大组织、利益集团联系起来的主体,其在意识形态思想方面达到一定的统一、严密的组织上的统一还有利益上的某种联系与统一或兼而有之,是具有一定统一性的专制主义力量。这就势必形成这样一种局面:宪政民主的力量对专制强权的力量其实质就是个体对集体、个人对整个政权、国家机器或者一个武装到牙齿的组织、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并且毫无疑问这种局面将长期存续,那么个体如何能够对抗一个强大的政权、集体、组织、政治集团呢?

这个看似无解的挑战其真相却是,在世俗社会中,没有任何组织比个体更强大、更有力量。当然这一个体必须是觉醒了的有着坚定信仰的个体。无论一个国家还是政党、政治集团都不是个体的对手,都无法改变个体的信仰。一个暴虐的专制政权可以消灭一个个体却始终无法战胜他。只要个体足够坚定,他可以战胜一个时代、整个世界!如果一个社会中有足够多的这样的个体,这个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就会随之改变。少数人创造历史,一个社会当中只要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极少数这样的个体存在严格意义上的真正具有独立人格的人,其坚强的意志就足以带来这种改变,并带动更多的人站立起来。当一个社会中有一部分人意识到个体是不可战胜的,比如谭嗣同、甘地、曼德拉、金大中,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不可战胜个体时,那么这个社会就必然要发生改变。与此同时,专制政权由于自身不断腐败堕落,其溃败瓦解将不可避免。对于觉悟了的个体来说,这正是不可胜在我,可胜在敌。当有更多的个体生命愿意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克服人性的弱点,愿意面对异常艰苦的生命磨难,不甘平庸的活着,而这个时候,他们作为生命的强者和命运的主宰一定是内心充满光明的,在内具有向善的普适价值情怀,受到至善、爱与慈悲的感召,对外秉持对世界的和平、坚忍、宽容与爱的担负,宽宥那些作恶者、爱他的仇敌抵抗不义坚守正道乃至牺牲救世!那些真正的强者对专制统治者必然也内心充满了怜悯与同情将其作为弱者来对待,即便对于一些暴戾者也不轻易放弃某种救赎的人道使命。

回顾古今中外的历史,从未发生过强权战胜过个体的例证,中华大地上从谭嗣同、徐锡麟、秋瑾、遇罗克、林昭、张志新、李旺阳、彭明、曹顺利、刘晓波到秦永敏、王炳章、胡石根、郭飞雄、刘贤斌、杨天水、魏京生、高智晟、伊力哈木、丹增德勒仁波切等等还有千千万万执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信众。无论暴力专制机器如何暴虐残忍何尝战胜过任何一个向往自由坚守正道的灵魂?由此我们知道,在这片土地我们从来不乏具有道义力量和道义勇气的生命个体。今天的中国,人民日益觉醒起来,已经具有足够多的个体和群体力量:法轮功群体、维权公民、64一代、民主党人、南方街头、人权观察、新公民、非暴力不合作者、人权律师、基督徒、各个领域的反对异见人士、维族兄弟、藏族兄弟、回族兄弟、民运反对派在以各自的方式抵抗邪恶追求正义。在中国完成现代转型的两种意志较量中,任何军队、警察、专制暴力机器、维稳力量的背后都取决于人心向背,看似如何强大的专制政权,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战胜过具有坚定信仰追求和平民主的个体,不管坐牢还是杀头,更何况面对此起彼伏,遍地涌起的革命者!

呼吁当权者主动放下暴力专制顺潮流而动绝非一种乞求,而是为了降低转型成本减少人道灾难,和平民主的道路与前途也并非由当局所决定,根本上它以民间为主体取决于人民的选择。

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专制历史的国家,百年来的中国,问题只有一个,就是专制与民主的问题,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特色主义、和谐社会都无法掩盖专制与民主这一实质问题,它是中国完成现代转型的根本矛盾和普遍诉求,近现代以来一次次各种形式的专制复辟,导致民权不彰、共和荼毒。49年中共建政以来,执政党内部同样存在打着各种高尚名义的复辟势力,一直以抽象之人民主权代替具体之人民主权欺骗人民,谮越人民权利,在政治层面、经济层面、社会层面各个方面,实行窃国盗民的勾当,公民的选举权、结社自由、言论自由、集会游行示威权、和平更迭政府、政治批评反对的权利被长期非法剥夺压制以各种美好的名义,为人民服务也好,代表人民利益也好,人民当家作主也好,一切为了人民也好,只要是对人民的主权采取抽象的肯定,具体的否定,不管在政治上、经济上人民只有抽象的利益没有具体的权利,就是搞欺骗,本质上都是篡权窃国、历史的反动。当然专制体制内部一直也有坚持人民主权的健康力量,尽管艰险困难却仍痴心不改,他们也有资格成为这个民族良心的一分子!坚守正道坚持人民主权与专制复辟的较量始终存在。要选择走和平民主的道路,就必须承认人的有限性、权力的有限性、政治的有限性。作为执政党的领袖,即便出于情感上的救党的目的,拯救千千万万作为普通人的党员,对贵党负责,也需要将贵党纳入现代政治文明的框架下,开放竞争才能避免腐败的侵蚀与人性的堕落,走竞争之路,让一个政党接受政治市场的检验,时刻受到人民(包括反对派)的监督以不断修正完善自己,而不是自我欺骗、固步自封。进行这样一场政治变革脱胎换骨大家携手站在一道,终结中华大地五千年的专制舞台,你方唱罢我登场,成王败寇、你死我活、斗争哲学、互斗互害的历史,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走向和平民主之路开启文明之旅。

进行这场空前的政治变革承担人道使命,注定不是一条容易的路,将遭遇前所未有的艰险与挑战,一场异常艰难漫长的前行,既得利益恒横于前,专制观念根深蒂固,人性的种种弱点怯懦、自私、贪婪、无知与狂热紧紧缠绕,需要铢积寸累、点点滴滴始终抱持建设者的态度、以一种使命感坚守和平民主的立场,需要超凡的智慧与勇气克服人性的弱点。对一个民族、社会来说无疑是一场生命共修、一次涅磐重生!毋庸讳言,中国即将出现的变局是前所未有的,变局的到来及变局的走向又是任何个别人、个别势力都无法决定的,我们每个人都身处变局当中,如何承担人道使命面对人生的选择,绝非一两个人的责任,包括阁下在内,谁坚持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道路,我和我的同道们就无条件支持谁,天下士人海内外心系家国的中华儿女也将义无反顾地支持正义之举,我们坚持向善的普世价值的信仰,它是绝对的,超越一切世俗功利,即使面对巨大无比的专制怪兽、残酷血腥的暴政我们也无条件为自由而战,告别血色历史开启政治文明,即便粉身碎骨、头破血流九死不悔!

无数遭受冤狱的政治犯、海外民运力量、信仰群体、司法冤狱受害者、征地拆迁户、64一代、上访公民、下岗职工、退伍老兵、普通劳工、维权律师、中产者、民营企业家、千千万万的教师、学生、农家子弟、部队官兵、普通的警察、法官、检察官、创业者、留学归国人员、自由职业者、各族兄弟姐妹、底层百姓还有体制内绝大多数良知尚存者都是和平民主变革的坚定力量,在这件事情上人民不会没有态度!谁阻碍这个事业,天下人也将相续不断的进行抗争与反对!

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暴力是怯懦的表现。我们互负人道使命,没有手段只有目的,用爱与和平寻求和平与爱,凭借我们的理性与责任、良善与宽宥克服人性的弱点,改变我们的命运,实现做人的共同尊严。善待和善意必将得到善意和善待!面对宪政民主这个全新课题,包括当权者在内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改变专制思维,习惯于和平抗议、和平集会、和平对话、和平游行这一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和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事实,为社会契约,为共和共建寻求出路。

不管什么人任何势力,地位多高权力多大,如果悖逆民意违背宪政、违背自然正义对理性、和平、合法的行为人民行使权利采取暴力镇压非法压迫的立场,就是反国家、反人民的,无疑将这国推向以暴易暴动荡仇恨的深渊国将不国。从今日起,维护国家就要从捍卫人民的正当权利维护人民主权、捍卫和平民主做起,点点滴滴的捍卫人民主权、维护人民的正当权利就是一场最深刻的变革,凡是有利于人民主权、人民宪法权利的则要不遗余力,凡是损害人民主权、人民宪法权利的当立即终止。

为全面开启和平民主之路创造条件笔者特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释放所有政治犯、良心犯,所有的政治异见者、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基督徒、其他有关信仰、思想、言论犯都应当被无条件释放,累积道义资源。当权者以此才可能增大主导变革权力及话语合法性基础,为社会和解释放善意创造条件。

二、冻结死刑执行,出于人命关天,死刑不可逆的后果考虑,本着人道主义的立场,迅速冻结所有的死刑执行程序。

三、赦免普通刑事犯,最大范围赦免普通刑事犯,专制社会的因素对刑事犯无论在人格缺陷还是思想行为上具有不容忽视的影响,大多数普通刑事犯都是专制社会的受害者,并且专制司法往往难以对一个刑事犯作出公正判决,采取这一举措为最终建立公正、仁慈、法治社会,全社会达成和解释放善意奠定基础。

四、 赦免贪官,在最大程度追回贪墨财产的情况下尽量赦免和减轻对贪官的处罚。归根到底贪官也是专制制度腐败陷阱的受害者,反腐以及司法处理不是毁灭而是拯救,本着这样一个目的进行最大程度的赦免。

五、为建立宪政民主学习一切历史经验、借鉴所有世界普适价值文明成果。释放所有良心犯、政治犯,爱你的敌人开启和平民主之路,就是要放下各自的歧见,让民族的脊梁在转型时期发挥作用,让社会良心得到释放,最终在全社会逐步确立向善的普适价值的共同信仰。假如我们愿意保有谦卑向这个民族那些平凡而又高贵的同胞们,向全人类当代以及历史上那些不朽的灵魂学习、亲近,将爱与和平作为我们最大的执守,没有什么困难无法跨越!

近两千年前,耶稣面对世间的苦难与不公时曾对他的信徒说:“爱你的敌人!善待恨你们的人;诅咒你的,要为他祝福;凌辱你的要为他祷告;想别人怎么对你,你就怎么对待别人。”最终耶稣用自己的鲜血与生命殉道、献祭、救赎。“爱你的敌人!”由此我们知道,惟有如耶稣般的牺牲和大爱,人类方能得救!而过去十八年间,我们的同胞中有一个群体,正如耶稣那样受难牺牲,正如耶稣般那样用大爱唤醒世人。自1999年以来,亿万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坚守真善忍这一普适价值的信仰遭遇到人类历史上一场前所未有、惨绝人寰的残酷镇压与迫害。中-共当局大肆开动国家机器媒体喉舌大肆妖魔化法轮功,炮制天安门自焚事件、诬蔑法轮功是邪教组织、自杀、自虐,起初采取法-西-斯群体灭绝的手段对待这一信仰群体,扬言要在三个月内彻底消灭法轮功,对付法轮功打死白打,并宣称要在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法轮功。在运用军队、警察等暴力机器疯狂的法西斯手段对付法轮功未能短期凑效的情况下,又非法通过行政手段、司法手段实行常态化的镇压与迫害,包括劳教、判刑、洗脑班、黑监狱等等,由于最高专制统治集团的授意和纵容期间发生大量酷刑乃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象。与此同时,过去近20年,法轮功真善忍的普世价值信仰不但没有被这场空前惨烈的镇压迫害一场浩劫所抑制,反而这一信仰在全世界得到宏传成为更加广泛、影响日益深远的世界性宗教信仰。

在中国大陆,由于专制统治的恶果导致权贵横行、贪腐肆虐、冤狱遍地、民不聊生官民矛盾日益加剧,近年来全国各地暴力恶性事件频发,而与此相反的是:尽管由于个别当权者的错误,自1999年以来全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人类有史以来亘古未有的残酷迫害与镇压,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妻离子散流离失所?但他们对这种不公与残忍仍然能够以和平、理性、忍让、克制的态度回应之,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依靠对信念的执守,相信善的力量,可歌可泣的和平申冤与抗争,向世人讲清真相,告诉不明真相的人们,FLG不是邪教组织,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法轮功是被人诬蔑的。即使承受着自己、亲人和同胞们被多次制造冤狱、不白之冤、亲人同胞们被迫害致死、致残乃至被活摘器官等种种难以想像的苦痛与灾难,承受着生离死别、千古奇冤,但仍然坚守真-善-忍的信仰相信正义必胜,从来没有以暴易暴以怨报怨,全国没有发生过一起法轮功学员因遭受迫害与不公而采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鸣冤雪耻的事件,这是一种怎样的舍身救世精神,一种怎样的大慈大悲情怀?他们可歌可泣的和平申冤与抗争无怨无悔的舍身救世,正如两千年前的耶稣那样,践行着心中的信仰,用自己的受难与牺牲救赎世人的罪恶!法轮功冤狱以及整个这场人道灾难的发生和持续已侵蚀了整个国人的精神与灵魂,致使一切法律与正义的基础不复存在,它是在向天理良善宣战意图消灭人性良知,法轮功冤狱不平,国难未已!对待法轮功信众,要立即无条件停止迫害,应当立即采取一切有力行动,明确传递信息,迫害法轮功是严重的罪行,他们的命运绝不可以成为政治斗争的手段。

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对立矛盾暴力循环、避免人道灾难的持续发生、减少社会转型成本,为了天下苍生的共同福祉和未来,为了每个生命个体以及整个社会得到救赎,也为了专制统治者最后的出路,释放所有政治犯、良心犯爱你的敌人开启和平民主之路我们从兹做起!中华大地上从来都不乏肩负人道使命追求人类自由、尊严、人权奉献热血热情的高贵灵魂先行者,我们今天应以义无反顾地接续这一人道使命的方式向那些历史上坚守人道立场追求真、善、美、爱不畏艰险、牺牲救世的生命致敬。

谢燕益 于2017年9月6日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09-07 4: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