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雨:即兴小札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9月08日讯】同时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的老母亲被医生严令警告不得沾酒。我们做子女的也是见一次劝告一次。每次,母亲嘴上都答应的好好的,可背转身,又去偷偷地喝。

酒厂买回来的纯粮食酒,55度左右。老人家有着数十年的喝酒历史,酒瘾是依附在她体内的一块牛皮癣。

那一天,母亲空腹偷喝酒,被我逮个正著。我一时气急,说了好几句重话。

目前尚处在老年痴呆初期的母亲没有吭声。

红颜薄命。母亲总共生养三男三女,头上的一个姐姐两个哥哥,在他们的童年时代,相继患白血病早夭。后面才又生下姐姐,小哥和我。

年轻时的母亲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做事麻利,不多嘴,待人贤惠,是亲戚中公认的好女人。

前年,在轮椅里坐了九年的父亲病逝,我们都希望老母亲从此可以轻轻松松过几年自在日子。可老天不随人愿,母亲自己又病了,比较严重的心脏病,外加刚冒头的老年痴呆。

有生命的东西就一定会有死亡。最后变成尘埃,变成灰,化为尘土。

我自己也一样。前日,我从医院出来,径直去了海边。我清晰地听到,风在退潮间叹息死亡的声音。

曾数次与死神交过手。对生命的长度,我看的很淡。

白纸黑字,我的遗书几年前就写好了的。每年春节拿出来看一看。未完成心愿的清单,长长的一串,可操作的,我用红色圆珠笔给圈了出来。没有圈出来的,是我自己不能做主的。其中一条是:活着把老母亲送走。

普通百姓生一场大病,轻者倾家荡产,重者家破人亡。

民众呼唤医改的呼声一浪接一浪。高官们似乎听不到。或者听到了,装作没听到。因为他们自己看病就医不用花钱。

呼唤政改的声音也是。

于是,有钱人排著队移民。出不去的,都是平民百姓。

我前单位一同事,比我年长几岁,一次和我聊天时说:“我无能,没能把儿子送出去,我叮嘱儿子好好挣钱,将来一定要把他的儿子送出去。”

这也是很多中国底层爸爸妈妈们的愿望。

人是为了哭泣而出生的。我曾经夜泊于海边,因听到和著潮音的风声而肝肠寸断;我曾经客旅北方小镇,因听到三弦之音而哭泣不已;我还曾在秋日的黄昏,在湘西乡村的路上听到高亢悲怆的情歌。

活着的煎熬比死亡本身更让人操心。而我,即将解脱。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