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体坛兴奋剂真相:国家行为和证据销毁

拒给李宁打兴奋剂 前国家队医揭体坛黑幕(下)

据薛荫娴介绍,中共体育官员一方面强迫运动员系统服用兴奋剂,另一方面,他们还研究规避药物检查的方法,想尽办法逃过药检。图为北京一个“介绍运动员服过兴奋剂”的展览。(Getty Images)

据薛荫娴介绍,中共体育官员一方面强迫运动员系统服用兴奋剂,另一方面,他们还研究规避药物检查的方法,想尽办法逃过药检。图为北京一个“介绍运动员服过兴奋剂”的展览。(Getty Images)

人气: 60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08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常春、张婷报导)前奥运名将李宁的指定运动医生、前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因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丑闻,并拒绝给李宁打兴奋剂而遭到几十年的政治暴力。日前在德国申请避难的薛荫娴再次揭开这一黑幕,其子杨伟东说,更多真相不久将公布于众。

薛荫娴早在60年代就进入了中共国家体育委员会(现国家体育总局),工作长达数十年,期间一度担任国家队11个队的医务监督大组长,并被国家体委安排为李宁、娄云等奥运名将的指定运动医生。

但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掀起一场国家倡导的兴奋剂热潮打破了薛荫娴平静的生活。为了国格,为了人格,薛荫娴成为体制内罕见的公开反对者,并拒绝给李宁等体育明星打兴奋剂。从此全家遭受中共数十年的打压。

薛荫娴在数十年间写有68本工作日志,其中记载着大量中共体育界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的证据。据报,薛荫娴打算向国际奥委会主席直接递交证据。

上文介绍了薛荫娴披露中共体坛的兴奋剂大潮,兴奋剂的危害及拒绝给李宁打兴奋剂的过程,本文主要披露中共体坛兴奋剂的政府支持行为及中共试图想要销毁证据的丑恶行径。

服用兴奋剂是中共国家“体育政策”?

尽管薛荫娴此前多次披露,服用兴奋剂是国家指令,但中共当局却从不承认这段秽史,并声称对兴奋剂零容忍。薛荫娴称这是“贼喊捉贼”。她说:“中国是一个国家体制,不像外国,吃兴奋剂是个人找药。而在中国,就是国家队的总领队,训练局局长李富荣发动的。你要吃,不吃就不行,大夫要用,不用就用国家体制来整你。国家体制整你就不让你活了,体制整人还能让你活着?好一点的就把你开除,不好一点就打压,不让你见世面。叫你闷死。”

李富荣后来被加官进爵,升任为中共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他还在媒体上谎称,自己工作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反兴奋剂。这种心口不一的做法令薛荫娴非常气愤,她说:“吃兴奋剂的头头就是李富荣。他既是训练局国家队的头头,掌握著党政大权,又是吃兴奋剂利益集团的老板。”薛荫娴还说,至于李富荣上面是否还有大老板就不得知了。

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因在国内抵制给运动员注射兴奋剂遭受迫害,日前逃亡到德国。(大纪元)
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因在国内抵制给运动员注射兴奋剂遭受迫害,日前逃亡到德国。(大纪元)

薛荫娴的儿子杨伟东说:“我们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是金牌绑架了国务院,还是国务院直接指使他们这么做的?” 杨伟东说,所发现的一个现象是,积极推广兴奋剂的医生全拿到了国务院的津贴,包括他们晋升职称的时候,使用的论文都是有关使用兴奋剂的论文。“但是现在我反过来要问一下,这些拿国务院津贴的人,你们是不是用金牌绑架了国务院?还是国务院指使你干的呢?”

据薛荫娴介绍,中共体育官员一方面强迫运动员系统服用兴奋剂,另一方面,他们还研究规避药物检查的方法,想尽办法逃过药检。

薛荫娴还透露,国家体委派医务处一名叫陈章豪的医生去法国学习如何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1986年汉城亚运会上,陈章豪要求运动员用兴奋剂。在那届亚运会上,李玲蔚被爆出使用兴奋剂的丑闻。当时的国家体委为了掩盖真相,用误服感冒药为借口进行搪塞,同时把责任都推到了随队医护人员黄美玉身上,导致黄美玉差点自杀。

杨伟东说,李玲蔚当时被查出来使用兴奋剂,“但是这个国家,还让她当选了国际奥委会的委员。那你是支持兴奋剂呢,还是反对兴奋剂?”

有很多人可能不理解,为什么吃了兴奋剂有时候却无法查出来?杨伟东说:“这就是技术上的,比如说两个月之前,比赛之前吃,吃完了以后,两个月之后他体能还在。也可以一个月之前吃,只要是尿检没查出来就可以参加比赛了。”

体制内罕见的公开反对者

就在全国上下沉迷于“大力补”的神奇功效,体育总局大力倡导兴奋剂之时,薛荫娴和前国家体操队教练宋子玉成了体制内罕见的公开反对者。

薛荫娴表示,当时有些医生即使对兴奋剂有看法,但也不敢出声。幸好宋子玉敢站出来支持她。薛荫娴说:“他是体操队的最早元老,反对对运动员使用兴奋剂。一开始他给我很大的支持,是唯一一个可以交流看法的老教练。后来就因为他反对兴奋剂,把他调走了,不让他干体操队总教练的职务。走了之后,宋教练说,‘薛大夫,要咬住啊,不能给运动员吃兴奋剂,否则就变了性了。’”

想毁灭证据 中共查抄薛荫娴的工作日志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说,国保和警察多次到薛荫娴家中搜查,试图查抄她数十年间留存的68本工作日志。国保还曾收买薛荫娴的一个亲戚到家中寻找日志。庆幸的是,在薛荫娴出国前的数个月前,这些日志和其它黑幕资料已经经特殊渠道安全运送到德国和其它一些国家。

杨伟东还透露,即使他们已经身处德国,有迹象显示中共还在试图阻止和干扰他们,包括北京国保尝试用各种方法联系和威胁他们。他们已向德国政府报备相关情况,并致信德国联邦政府人权官员考夫勒求助。

杨伟东说,整个兴奋剂事件,令他感触最深的就是“耻辱”这两个字。他表示,作为一个中国人来讲,首先要知道什么是耻辱。如果人连耻辱都不知道,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就跟现在中共体育界是一样的。

杨伟东说,在他们离开难民营之后,就会把母亲的日志公开。目前公布出来的只是母亲被迫害原因的资料。但还有很多具体的细节,更多的黑幕将会被公布出来。

德国联邦政府前人权专员勒宁表示,兴奋剂案件中最不应该忽视的就是人权问题,运动员的权利,抗争者的权利都应该受到保护,不择手段的胜利者应该被谴责和问责。#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09-08 9: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