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风流】想君骑马好仪容

作者:懿慈

唐人春郊游骑图。(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人气: 132
【字号】    
   标签: tags: , ,

元稹在江陵任满,被朝廷召回长安,转而又与刘禹锡、柳宗元等人一同被外放,这次他去往荒蛮的通州为官。元稹有诗《酬乐天雨后见忆》,“雨滑危梁性命愁,差池一步一生休。黄泉便是通州郡,渐入深泥渐到州。”他对白兄哭诉道:去往通州的路就是黄泉路啊。

天雨路难,泥泞的驿道上一步一滑,道边是乱石深渊,若是步子不得力便有坠落山崖之险。那雨水里凄迷的烟树乱山,泥泞愈深处、乱簇簇的市井烟火,昏昧里多少天连个日升月落都没有。那样的地方,大抵是没有诗文教化、丝竹管弦的。连书生惯怀有的田园农家的桃源之念都断了。官衙里的差役们,说的话在元稹听起来如鸟语的不可解,倒是不远的山林里虎啸猿啼之声,时常入耳。这里市上买东西以物换物,田里农事劳作是刀耕火种那样的原始。乱山苦水少平地,虫虱尘埃无孔不入,园子里菜蔬是没有的,倒是荒草丛生。元稹有诗,如是形象据实地描写:“入衙官吏声疑鸟,下峡舟船腹似鱼。市井无钱论尺丈,田畴付火罢耘锄。”“沙含水弩多伤骨,田仰畲刀少用牛。”“平地才应一顷余,阁栏都大似巢居。”“哭鸟昼飞人少见,伥魂夜啸虎行多。”“满身沙虱无防处,独脚山魈不奈何。甘受鬼神侵骨髓,常忧岐路处风波。”“荒芜满院不能锄,甑有尘埃圃乏蔬。定觉身将囚一种,未知生共死何如。饥摇困尾丧家狗,热暴枯鳞失水鱼。”这样的地方,连他的苦楚心情都是天书,无人可懂——“南歌未有东西分,敢唱沦浪一字歌。”

看吧,这样的南蛮之地,多少日月之前就屈死屈原了。

他一口气抱怨了许多,临到末了,叹口气让他的乐天老兄别惦记他了,只管自己在长安城诗酒相伴快乐度日吧。反正,他如今就多腔子里这口气了。“苦境万般君莫问,自怜方寸本来虚。”

这样的抱怨,像是走夜路的孩子,一路上伸长了脖子颤抖地唱着歌,走过星空下黑黝黝的长路。待到望见家园的窗前灯火、倚门等待的亲人,突然放开嗓门,跺着脚哭起来,哭得泪雨倾盆。

积郁之中,元稹卧病在床。远在长安的白居易为之谋医问药,寄去通中散、碧腴垂云膏。元稹得到药,又洋洋洒洒写了一首诗《予病瘴,乐天寄通中散、碧腴垂云膏⋯⋯因有酬答》,末尾如是诉说——“唯有思君治不得,膏销雪尽意还生。”表示思念白兄之苦,无药可解,除非看见你本人,然而我们离得又这么远,山岳茫茫,我这病可真是顽症。

白兄还给元稹寄去诗卷,夏天用的竹枕以及日常用度。元稹呢,则寄去了一块衣料。白居易则写了一首诗,描绘缝纫效果以及着装心情——《元九以绿丝布白轻褣见寄制成衣服以诗报知》。

什么样的衣料呢?“绿丝文布素轻褣”这块衣料是远方的挚友殷切寄来的,又劳烦自家病弱的妻子亲手缝制,衣衫真好看啊,里子是秋花白,外衫则是青葱至色,是春天的芳草如茵那样的青,比那种青色又还要更青些、更深点。着装效果呢?白兄又矫情上了“欲著却休知不称,折腰无复旧形容。”——这么好的衣衫,我想穿又舍不得,因为感觉自己是不相称这华衣的呀,而今腰板也折了,容颜呢,也远不如从前了。唉,想来这位仁兄,心里对自己的容颜,曾经相当满意?后世的咱们读著这句诗,瞅着他叽叽歪歪没完没了地矫情,不由地就捂著嘴嘿嘿坏笑起来。

光笑他是不够的,看看,元稹小弟回信了,照例地,又和诗了——《酬乐天得稹所寄纻丝布白轻庸制成衣服以诗报之》“湓城万里隔巴庸,纻薄绨轻共一封。腰带定知今瘦小,衣衫难作远裁缝。唯愁书到炎凉变,忽见诗来意绪浓。春草绿茸云色白,想君骑马好仪容。”

明仇英春游晚归图 轴
明 仇英《春游晚归图》。(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元稹情意绵绵地担心着寄来的衣料赶不及季节的变化,好在而今衣服做好了,天气也是好的,天高云轻,春日和。至于矫情的白兄,在那里对镜惆怅的那番容颜衰老腰背颓朽的矫情,他则应酬道:哎呀我都知道,你如今肯定是消瘦了嘛,那么腰带也相应的折小了。最紧要的是,在这样的好天气里,应该穿上新衣裳,骑马去郊外,踏行春色。“青草绿茸云色白,想君骑马好仪容”。白兄骑马踏青的姿态,必然是极好看的,那是元稹思念的长安城,他曾经身历过的春天。@#

(点阅大唐风流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纵观元稹的仕途生涯,留下的可堪考据的史料,他倡导均定土地税籍的思想,所著的关于国家财政管制的《钱货币议状》,根据他做官的事迹,都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治国良才。元稹的先祖曾经是后魏皇族,他是大漠里打马而来的拓跋鲜卑氏族的后裔,热血、桀骜,是他胡人血管里的因子。不畏强权,秉公办事,是个无畏的挑战者,平生最爱逆风而上。
  • 白居易为元稹写下的那一首《赠元稹》,追溯了他们的相识相知的缘分:“自我从宦游,七年在长安。所得惟元君,乃知定交难。”
  • 挽妻早亡遣悲伤 他生缘会难再期 红绳牵筏又散筏 余哀遣悲撰悼诗
  • 曾忆旧舍似陶家 篱边临风白菊花 花中隐士独予菊 赞伊傲霜诗俳华
  • 元稹做御史的时候,曾到梓潼郡勘察冤狱。当时是元和四年(809)三月二十一日,白居易正在京城与名辈们游览慈恩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