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辽宁本溪监狱“攻坚”转化的罪恶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人气: 13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2日讯】近期,在辽宁省公、检、法、司机构对全省各监狱下达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专项行动”指令后,本溪监狱成为执行这一指令的急先锋;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遭受惨烈迫害。

明慧网报导,辽宁省“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维稳办、司法厅和省监管局,利用各市的维稳办、司法局来向全省的各监狱下令,搞所谓“专项行动”,即利用各种方式,包括酷刑折磨,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迫使他们放弃信仰。

近几年来,本溪监狱搞年终“攻坚战”,暴力转化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其背后的原因是上面的“专项行动”: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监狱2万元,不转化,一个罚1万元,年底要跟监狱“算账”。

所谓的“专项行动”,是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跟司法人员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刺激监狱年年搞年终暴力转化。

被本溪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酷刑,是监狱外面的人无法想像的,就是连同监狱的不相关的科室、监区的警察等一般都不知道内情。

本溪监狱大门。(明慧网)

吴树鸣被扒光衣服遭毒打两天两夜

2015年6月10日,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吴树鸣被绑架,后被诬判三年,被劫持到本溪监狱受迫害。

2015年10月底到12月间,本溪监狱搞强制“转化”。10月末,狱警指使八名犯人把吴树鸣弄到洗澡堂(洗澡堂内无监控)。两人一班轮流折磨他,连续七天不让他睡觉;然后又把他弄到无监控的小屋,狱警指使犯人马跃祥等扒光他的衣服,谩骂、毒打,迫使他放弃信仰;两天两夜后,吴树鸣从小屋被抬出来。

孟宪光遭酷刑折磨37小时

2014年3月26日,沈阳市和平区法轮功学员孟宪光被绑架,后被和平区法院诬判三年半。2015年2月15日,孟宪光被劫持到本溪监狱迫害。

沈阳市和平区法轮功学员孟宪光。(明慧网)

2015年4月,辽宁省监管局搞“认罪服法”行动(辽宁省政法委统一部署),要求所有在押人员,不管是有罪的还是被冤判的,不管是上诉的还是申诉的,一律被强制要求写认罪服法书。孟宪光认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罪,坚决不写。

在狱警指使下,孟宪光被犯人杨忠华叫到一个没人住的监舍里。把他踹倒后,该犯人用拳击和脚踹打他的头部、胸部、大腿,持续20多分钟。孟宪光被打得一瘸一拐地很吃力地扶著墙走回监舍。

2015年10月18日,本溪监狱为“转化”孟宪光,狱警队长陈耿指使犯人史德君、姜天术、郭永程等,把他弄到一间屋里,用塑料袋套头,用袜子堵住嘴,把他的胳膊、腿都用透明胶带缠在椅子上。狱警刘明浩撕开他的衣服,往其头上浇凉水并毒打他,边打边说:“你不是炼吗,让你炼!”

六监区一分队队长刘斯桐拿起一根电棍电击他,直到电棍没电为止。刘斯桐还搧他嘴巴子、击打他的头部、前胸等部位。

打完之后,孟宪光的衣服和鞋子被扒掉,他被绑在窗户旁的凳子上,敞开窗户。两个犯人轮换看管他,不让闭眼睛、睡觉。

当晚7时左右,孟宪光被几个犯人弄到另一间屋里。陈耿指使两个犯人抻住孟宪光的两臂;陈耿抡起一根用透明胶带缠好的粗约4厘米的PPR塑料管(建筑用的水管)击打孟宪光的后背,一口气打了20多下。接着,刘斯桐也抡起这根塑料管子,击打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打累了才住手。

之后,孟宪光被如前所述绑着吹风,不让睡觉。

第二天早上8点,陈耿又指使犯人石健把裸露的电线头触到孟宪光的身上,把电棍接到电线另一端裸露的电线头上,通过电线传导电击孟宪光。

石健还把裸露的电线头触到孟宪光的阴部,边电边说:“让你断子绝孙。”孟宪光被电得浑身剧烈抽搐,石健等人在一旁却哈哈大笑,以此取乐。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下午2点多,又进来三个狱警队长:郎鹏程、刘明浩、张芝玉。他们拿着两本书,用胶带把书缠在孟宪光两条大腿上,其中两人各拿一米多长的塑料管子,同时隔著书往孟宪光腿上击打(这样击打造成内伤外表又看不出来)。

孟宪光被他们轮番打了两个多小时;三人再用塑料管子直接击打他的大、小腿,然后再用手搓,使腿上的肉和骨头分离。孟宪光被折磨得呼吸困难、精神恍惚。

胡国舰入狱22天被迫害成植物人

2016年5月4日,被抚顺市东洲区法院诬判4年的胡国舰被劫持到本溪监狱八监区,他带有一份“脑血栓后遗症”的书面证明。当时胡国舰的身体状况很差,右侧半边身子不好使,走路困难,言语不清。

2016年5月26日,犯人王心刚、袁得佳、于长龙等人把胡国舰弄到洗漱间,扒光衣服,往他的头上持续浇冷水,胡国舰冷得浑身发抖。

中共酷刑迫害演示:泼冷水。(明慧网)

当天晚上7点多钟,胡国舰跌倒在地人事不省。他被送到本溪市中心医院抢救。头部CT的检查显示,颅内有大量脑出血。

胡国舰被送入本溪中心医院时的照片。(明慧网)

27日早上7:05,监狱联系家属,说胡国舰出现昏迷,让家属快速赶往本溪市中心医院。上午10点多,家属赶到医院,胡国舰已经命悬一线。医院做开颅手术,清除血肿;入狱仅22天即被迫害成植物人。

路远峰惨遭电击 冤狱期满回家21天离世

2014年11月19日,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法轮功学员路远峰被大东分局东山派出所警察绑架;2015年6月6日,路远峰被大东区法院枉判三年,后被劫持到本溪监狱迫害。

路远峰生前的照片。(明慧网)

2016年11月9日上午10点,二监区狱警大队长贾长海(此人离婚、吸毒、连赌带嫖)指使在押犯人王克斌,把正在车间里做奴工的路远峰叫到二监区车间管教办公室(是一个仓库,没有监控)。

贾长海问路远峰:“还信仰法轮功吗?”路远峰说:“信!”贾长海随后就伙同警察牛建,把他用手铐背铐起来,按倒在地,并指使犯人朴平、赵义忠、陈延庆等把他摁住,牛建踩着他的头,贾长海和分队长邹博文两人对他边骂边踹。

之后,贾长海用高压电棍电击路远峰的后背、前胸、头部、手等。大约电击十多分钟后,电棍没电了,贾长海又换了一根电棍继续电击。强烈的电击使路远峰的心脏持续剧烈疼痛,他满地翻滚,二、三监区车间(两个监区及仓库仅用隔板隔开)全体在押人员都听到了他的惨叫声。

电击持续了40多分钟,先后用了三根电棍。路远峰的前胸、后背、头、颈、手、脚腕等处大片皮肤被电破。路远峰痛苦得生不如死。

路远峰回到监舍后,贾长海又指使犯人赵义忠、陈延庆等用胶带把他绑在凳子上,然后打开窗户。路远峰被寒风吹得浑身发抖。

第二天,在车间里路远峰又被用胶带捆绑在椅子上,持续面壁(脸对着墙)三天,后被送到集训室“小号”。

当时路远峰的血压(收缩压)高达240毫米汞柱(正常收缩压应低于140毫米汞柱),集训室“小号”拒绝接受他。他被送到监狱内医院,医院建议让他住院治疗,贾长海坚决反对。

住院十多天后,路远峰身体还没恢复,贾长海带人强行将他带回监区干活,路远峰开始绝食抗议。

当晚,教导员左立伟值班,他把路远峰叫到办公室,问他为何不吃饭,并说:“你不吃饭,我不打你,也不电你。”他让犯人从第一个寝室开始,让每个屋子里的在押人员轮流骂法轮功创始人,以此胁迫路远峰放弃绝食。此后监区对路远峰一直“包夹”(派人控制、转化他),也一直不让路远峰家属探视。

由于残酷的摧残,路远峰身体每况愈下;2017年11月19日,冤狱期满的陆远峰已被摧残的身体消瘦、目光呆滞、口齿不清、身体瘫痪、股骨头断裂、错位。2017年12月9日,回家后仅21天就含冤离世,时年63岁。#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1-13 8: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