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阻截中共渗透 自由社会在行动

最近,美国德州奥斯汀分校拒绝了来自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资金。图为奥斯汀分校主楼。(Guðsþegn/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8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6日讯】进入2018年,几则国际新闻显示:自由社会已经提高警觉、采取措施抵制中共的渗透。中共“锐实力”频频受挫,预示其今年的颓败走势。

德州大学分校拒绝中共资金

据《华盛顿邮报》1月14日报导,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拒绝了来自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资金。该基金会总部设在香港,由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华创办。董是中共政协副主席,而“政协”与统战部共同主导中共在海外的统战活动。

此次德州大学对红色资金说“不”,是西方向中共的另一种形式的呛声。美国情报分析师Peter Mattis表示,“这是大学首次基于资金与中共统战活动的关联而予以拒绝。”他还称赞说,校方审查及了解的过程,应该作为其它机构的模范。

奥斯汀分校的作法有何参照价值呢?首先,当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赞助计划被提出后,奥斯汀分校的多名大学教授及学校官员即表示担忧。于是,校长芬维斯(Gregory Fenves)展开了数周的调查,并与情报官员及专家会晤,判定接受CUSEF资金可能带来的风险,如可能损害学术诚信,或使得中共可过度接触并且影响学术成果。

此事还引起了德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的关注。克鲁兹1月2日致信校长芬维斯,警告说,CUSEF及统战部是中共“内部集权主义”的“外部门面”,一旦接受CUSEF资金,校园或过度受到外国干预。

芬维斯1月12日回复克鲁兹说,在克鲁兹警告前,校方已经拒绝了CUSEF的“计划性赞助”。另外,在《华邮》去信询问后,奥斯汀分校决定禁止所有CUSEF资金。芬维斯担心,接受CUSEF捐款会有“潜在的利益冲突,或造成学术自由、思想交流上的限制”。

《华邮》作者Josh Rogin将此事形容为“新兴校园战争中的一场重要战役”。文章还披露,许多美国一流的学校、研究所、智库等,都得到了CUSEF提供的资金,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等国际研究学院、布鲁金斯研究所等。

西方学者揭中共媒体造假

1月2日,加拿大和意大利的两位宗教问题专家接受了新唐人电视台的访问,二人分别介绍了去年在大陆参与反邪教会议的情况,揭穿了中共媒体的造假宣传。

迈克尔‧科洛维尔德(Michael Kropveld)是加拿大邪教信息中心主任及创办人。去年12月初,他参加了在武汉召开的“国际邪教问题研究学术论坛”。新华社在12月3号的报导中,捏造他的讲话内容,利用他的名义诋毁法轮功。

科洛维尔德表示,自己根本没有说过那样的话。他说:“当你看到我的讲稿的时候,就会非常明显地看出,我绝对没有说过任何像那篇文章中所引用的话。我的演讲和我被(新华社)引用的内容一点儿都联系不上。”为了澄清,科洛维尔德在网上发布了他的会议发言稿。

马西莫‧因特罗维涅(Massimo Introvigne)是意大利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创办人及主任,去年6月和9月,因特罗维涅参加了在河南郑州和香港举行的反邪教交流会。

因特罗维涅介绍说,当时,他们从中方那里收到了一些文件,在仔细研究后,他们得出的结论和中共完全不同,因此拒绝签署。他说:“在邪教这个问题上,我们只能说,我们不同意你们(的看法),我们当然拒绝签署任何声明或新闻发布。很明显,这些声明是事先准备好的。”

他还表示,中共当时的一篇文章称,西方学者来的时候带着错误的观点,但这种错误的观点之后被“纠正”了。他说:“根本就没有那种事发生。”

而因特罗维涅披露,他们在中国访问期间,只允许拜访中共认可的教会信众及官方地点,只听到官方的说辞。而当局报导里却宣称“(专家)同时看到了,在中国宗教信仰状况良好,基层信徒的信仰自由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因特罗维涅认为,中共的做法“已经危害到宗教自由,也违背了中国在联合国或其它国际组织层面上所承诺的国际公约义务”。

对于与事实不符的中共报导,因特罗维涅感到不安,“因为它看起来好像是在利用我们这次的访问”。他认为,中共肯定有一个庞大的“假新闻系统”,用它来打击法轮功及其它被定为“X教”、受迫害的团体。

两位专家现身说法,维护真相的勇气令人起敬,也给了中共沉重一击。同时,这一事件还引人关注中共对于外国知识精英的收买、欺骗和利用。此种渗透,未必全都发生在中国境外,也可能在大陆本土上演,“舞台”便是掩人耳目的国际学术交流论坛,目地则与其它形式的渗透无异:推销中共的意识形态、掩盖真相、压迫人权。

自由社会对抗中共渗透

以上两条消息从不同角度显示出:对于中共的大举攻势,许多国家的政要、学者及媒体人士,已经能够识别、并且开始严加防范。

去年12月,澳洲政府宣布了新的反间谍和反外国干预法案,矛头直指中共。新西兰、加拿大、美国等国也都重新审视并调整本国对中共渗透的应对策略。多家西方主流媒体的相关报导披露了一些调查细节和官员的态度,向外界释放出对抗中共的态度。中共多年来在政治、经济、媒体、文化、学术等各个领域在海外的渗透被层层曝光。每一个国家在关注直接涉及自身的局部事件的同时,也在审视全局,在思考中共的“醉翁之意”。

2017年12月19日,川普发布首个《国家安全战略》,明确指出中共的威胁:“中共和俄罗斯挑战美国的力量、影响力和利益,试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在此战略前提下,美国政府有所行动是顺理成章,也是形势所迫。

日前,美国《先驱论坛报》发表文章,引述一名高级政府官员的话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正在协调川普政府对中共“在传统间谍行动之外、灰色领域的隐蔽影响力行动”的渗透进行研究。川普政府的官员列举了中共渗透美国大学、智库、制片厂和新闻机构。文章说:美国打击的目标是中共胁迫性的、隐蔽的、旨在影响美国选举、官员、政策、公司决策和舆论的活动。

在《华邮》的报导里,Josh Rogin认为,奥斯汀的例子不仅预示了中共资金在高等教育的未来,而且也象征自由社会拒绝中共所谓“锐实力”(sharp power)的广泛行动。

自由社会的人民明白:若被红色思潮主宰,世界必将陷入黑暗。由此可见,今年,中共的日子只会更加难过。推销邪恶者,无论实力是软、是硬、还是锐,都不可能成功。#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1-16 8: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