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陆精神病院上市 学者:医院不应是盈利工具

中国精神病院 (法新社)

人气: 145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1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汉、周慧心采访报导)继在香港上市后,温州康宁医院再次瞄准A股,拟募集资金1.93亿人民币。到目前为止,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只精神病医院股票。台湾心理学博士陈彦玲表示,这在民主国家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医院不是以盈利为本,而是以救人为本的。

2017年12月22日,中共证监会官网披露港股上市公司康宁医院(02120-HK)首次公开发行A股的招股说明书,康宁医院计划通过本次发行A股于上海股票交易所上市。

台湾精神健康基金论谈组召集人、心理学博士陈彦玲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一家医院变成了一种投资概念、投资产业,这是不可思议的。她认为当医院以盈利为目的的时候,就偏离了它治病救人的宗旨。

“一个没有医德的医生,要想欺骗病人,那个方式太多了”,陈彦玲博士说,“与卖鞋、卖牛肉面不同,生病的人没有选择,只能去医院接受治疗。”

她表示,医学是很神圣的,病人对医生给予最大的信任,而医者不能有阶级、种族、经济、政治等概念,不仅要一视同仁,还要把病人视为自己的亲人一样去关照。她说:“所有医学院的学生在毕业前都要发誓,虽然每个人的誓词内容不大相同,但本质是一样的——不能丧失医德,医生的本质就是救人。”

在欧美各国,无论是医学生毕业,还是诊所开业,医生都会首先背诵“希波克拉底誓言”。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是每个医生必须恪守的誓言,该誓词最初是希氏门人所拟,供收徒时宣誓所用,后成为医德准则的基础。

医院不应以盈利为主

据康宁医院的招股说明书数据,2016年康宁医院的年收入达4.41亿元,过去三年该医院毛利润率为38%,常年入住率达96%。精神专科医院入院人次从2010年的93.5万人增长至2014年的148.6万人;诊疗人次从2010年的2046.1万人次增长到2014年的3041.2万人次。

精神病人的显好率却呈下降趋势,精神病人显好率从2005年的73.5%下降到2014年的66.2%。

陈彦玲认为,一个医疗机构所产生的经济效益不太可能直线上升,因为医者是以治愈病人为目标的。她介绍说,台湾有许多大医院,一段时间就会提供培训,“教学不只教自己的医学生,也针对病人进行教育。医院不希望病人这么多,因为病人多代表这个社会的健康、国家的健康水平往下降。”

这个培训会教病人如何避免得糖尿病、精神疾病等,会告知可能出现的症状,以及在这些症状出现时,如何照顾,这样可以避免严重了才到医院,“甚至可以避免到医院来。”

陈彦玲还告诉记者,曾经有大陆医生到台湾进行交流,“有一些医生认为台湾的医院这样经营怎么能赚钱?然后这些台湾医生也很惊讶说,为什么你们想的是赚钱呢?就觉得不可理解。”

《新京报》12月27日发表的评论文章表示,精神疾病诊治是比普通身体疾病诊治更为复杂和模糊的领域,专业门槛更高。如果执法监管不到位,那么,魏则西事件中涌现出的乱象将更为严重和隐蔽。

例如,小病大治,本来一支抗生素就能治好的炎症,患者花费数万元才能得治。再例如,欺骗误导病患,将能治疗的疾病过度治疗,甚至无中生有捏造病情推销治疗。

文章指,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康宁医院涉及经济赔偿的医疗纠纷共有25起,其中出现16起死亡。如此高的医疗纠纷频率也很难让公众信服。

文章认为:“精神疾病诊治领域,事实上也真的不适合成为资本淘金的富矿。”

大陆八人中有一人精神病

参考消息网的一篇报导中提到,在中国,差不多每八个人当中,就有一个精神疾病患者。

据中共卫生部调查,精神疾患在中国疾病总负担排名中居首位,已超过心脑血管、呼吸系统及恶性肿瘤等疾患。

陈彦玲表示,中国大陆的社会环境是造成精神疾病的主因。她介绍说,十年前她认识了一个来海外进行交流的中国大陆教育界的官员。这个官员私下告诉她说每年中国大陆自杀人数大概有六十万。

“这在中国是不公开的数字,他说他非常相信这个数字,因为他太太也差不多了。”陈彦玲说这个官员的太太也是主管教育的高层,“在那种制度下,一夜之间可以把整个学校变没有,这快把他太太给逼疯了。”

她介绍说,因为这夫妇俩还希望能把教育办好,所以他们还是在良心上尽心尽力。“但是你就是没办法,眼见着自己的学校一夜之间就没有,连当校长的都不知道。你说人能不疯吗?”

陈彦玲表示,大陆就处在那种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申的环境。“长期精神上的不自由,那真是会把人给逼疯。”

大陆多“被精神病”

据《新京报》报导,中国精神疾病认定标准普遍低于世界大多数国家,报导举例称,以“精神分裂症”判定为例,美国发病六个月才被认定,而中国只需一个月。

另外,中央社曾报导称,世界精神病医学协会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中共当局大量采取过去苏联的方式,将反对派异议人士视同精神病人拘禁于精神病院。

报导称,负责“诊断”的是警方,警方在侦讯政治异议人士之后,如果判定当事人具有“精神病倾向”,即可将之移交精神病科处理。由于对警方的诊断发出异议无异于职业自杀,精神科医师通常只能“依法处理”,将“病人”送进疗养院看管。

人权观察组织表示,因为政治因素被送进这些“安康医院”的人数,超过因为谋杀、强暴等刑案而接受精神治疗的人数。上海一名精神科医师表示,在文革末期,上海市立精神病中心处理的病例有高达73%是政治案件。

报导还称,最近引起人权组织关切的“精神科警察”问题,是中共对法轮功的压迫。据法轮功人士披露,目前有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精神病院。

《华盛顿邮报》曾在2002年报导,辽宁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房立宏被送往鞍山市精神病院(康宁医院)十六个月,期间他被迫每天服药,他说,医生告诉他,他们知道他没病,但仍必须依据上级指示给予“治疗”。

据“追查国际”报导,截止到2003年的不完全统计,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遍布中国各地,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许多人被强迫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被施以电刑及长时间捆绑、灌食等虐待,其中许多人被长期监禁,甚者达两年以上,目前已知至少15人死亡。

大多数人身体及精神受到严重的摧残,中国大陆23省及直辖市自治区至少有83%以上的各级精神病院,有的甚至是普通医院的精神科都参与了迫害。而“追查国际”列出的涉事医院名单中包括康宁医院。#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01-02 5: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