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字之一(下)

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十四)放下情修出慈悲

作者:陈彦玲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人气: 1624
【字号】    
   标签: tags: , ,

上篇说到人的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欲”让凡世成了恩怨情仇的剧场,虽是一出出又一幕幕,但待时日一到,历史自会翻开新页。转世再成人,又是一场场因果不爽的轮回悲喜剧,连位居九五之尊的皇帝,也无法用金银权势或兵将武力来跳脱因果定律。

《列子‧黄帝》篇载明黄帝即位十五年,却因耽喜于天下戴己,结果是“焦然肌色皯(音赶,皮肤黝黑粗糙之意)霉,昏然五情爽惑。”后来黄帝改变了他的人生目标:“忧天下之不治,竭聪明,进智力,营百姓。”十五年后却还是“焦然肌色皯霉,昏然五情爽惑。”唉!原来啊!不论是大志或己尊都还是陷在“七情”之中,所以跳脱不出凡心尘念,日积月累的结果,俗世身躯仍是陷于生老病死的规律。但黄帝睿智的悟到:“朕之过淫矣。养一己其患如此,治万物其患如此。于是放万机,舍宫寝,退而闲居大庭之馆,斋心服形,三月不亲政事。”这万机一放,斋心一起,倒将因缘转换了频道,让黄帝梦里游历了神仙华胥国。

《列子》一书在唐代时与《道德经》、《庄子》、《文子》并列为道教四部经典。《列子》又名《冲虚经》、《冲虚真经》,是道家重要典籍,相传由郑人列御寇所著,所著年代可能是春秋战国时期。道家修练看待世间的现象与一般世俗的角度与价值截然不同。

在这个以科学思想为主流的时代里,父母们都盼著儿女能在社会上有个好未来,从小就对科学的技能学习寄予厚望。然科学的精神因非为考试制度能衡量,所以极易为人所忽略。可科学精神的重要性可以从爱因斯坦的名言中窥见一二:“谁要是把自己标榜为真理和知识领域里的裁判官,他就会被神的笑声所覆灭。”若秉持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之言,那么“谦虚再谦虚”当是师长与学子必备的基本态度了。

有了这样的态度再重新看待目前科学无法探究的诸多神州文明时,就不会以嗤鼻的一句“封建迷信”而拒不接受了。《列子》中所载的华胥国即是神州奥妙文明中的沧海一粟。

“华胥氏之国在弇(音烟)州之西,台州之北,不知斯齐国几千万里;盖非舟车足力之所及,神游而已。其国无师长,自然而已。其民无嗜欲,自然而已。不知乐生,不知恶死,故无夭殇;不知亲己,不知疏物,故无爱憎;不知背逆,不知向顺,故无利害;都无所爱惜,都无所畏忌。入水不溺,入火不热。斫挞无伤痛,指扰不知痒。乘空如履实,寝虚若睡床。云雾不碍其视,雷霆不乱其听,美恶不滑其心,山谷不踬(音滞,绊倒之意)其步,神行而已。”

后来黄帝告诉他的臣子说:“朕闲居三月,斋心服形,思有以养身治物之道,弗获其术。疲而睡,所梦若此。今知至道不可以情求矣。朕知之矣!朕得之矣!”随着黄帝的体悟从根本上改变了对人世间的衡量角度后,放下七情修出慈悲,德泽二十八年,天下大治。黄帝随广成子得道升天的故事,也成为后世传颂的佳话了。

常言道想要教育好子女学生,必不能为情绪所左右,而得以理性智慧为尺度,黄帝的华胥神游确实值得细细品味。末以诗一首为记:“七情虽繁不难去,道心初起坚持续,修炼若随正法归,德高功成真乐趣。”@#

点阅【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的时候,笔者正在美国求学,六四过后不久在朋友的家中看到当时全美著名的电视访谈节目,正在访问一位到美的中共高级官员。节目现场播放了天安门前坦克车正在对学生压进的画面,当节目主持人问到如何解释中共所述没有一个人伤亡的新闻跟如此令人不寒而栗的镜头时,印象中那位中共官员表示这样的录影带是假造的,此举激怒了节目主持人,因为中共官员糟蹋了媒体“说真话”的天职。
  • 笔者认识一位很有名气的中医,他说自己从四五岁开始就会拿着缝衣服的针对着洋娃娃扎针,后来除了学习西方医学也跟随父亲学习中医,医治过许多病人的他,直到近六十岁还未得到父亲的真传,他说:九十多岁的父亲还在考验我的德行。他能看见车祸现场亡者在另外空间的身体,也能精准的感知病人的患处,他表示人身体的光会反应出健康状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