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英雄”系列:武松

【水浒英雄】酒中见英豪——武松(下)

作者:柳笛

水浒英雄系列(博仁 / 大纪元制图)

      人气: 3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三国时代,曹刘青梅煮酒,畅论天下英雄,道出乱世中的真命天子。盛唐时期,诗仙李白举杯独酌,趁三分醉意、七分月光书写意蕴绵长的诗篇。雄主与名士的酒,是历史的花边,点缀着他们一幕幕的传奇故事。

而赳赳武夫手中的酒,或许只是瘾好的表露,于他本人未尝不是豪情壮志或智谋胆识的外化。打虎英雄武松的故事刚刚登场,他的人生还有许多场酒宴等他演绎。

喝明明白白的酒,寻明明白白的仇

远行千里,最是惦念家中的至亲,何况是亲手抚养自己长大的如同父亲一般的兄长,何况家中还有一个不安分的长嫂。就在武松离家的两个月中,家中发生巨变,嫂子私通外人,暗害武大性命。无怪武松归来之时,便生出神思不安、身心恍惚的不良预感。他赶回家和哥哥团聚,谁知活生生的武大变作一块灵位,武松整个人呆住:“莫不是我眼花了?”

隐忍着万分悲痛,武松半信半疑,听那妇人与帮凶王婆一顿胡诌。他知武大为人软弱,很难与人结仇;身体康健,不可能暴病而亡。倒是那水性杨花的妇人,哭得装模作样,眉眼中隐约露出几分得意。武松看在心里,却不作声,只待入夜后设酒祭奠,哭拜亡灵。

或许是兄弟心灵相通,或许是善恶有报,武大魂兮归来,向武松诉说自己的冤案。这时,武松坚信武大乃是遭人毒害。次日他又仔仔细细盘问那妇人,打探出查访真相的关键人物——仵作何九叔。酒能迷惑心智,也能暗藏玄机,这位嗜酒如命的英雄,依然选择了酒作为他复仇路上的伙伴。

武松只道要与何九叔“说闲话”,请他到巷口酒店吃酒。这个无力与黑暗势力对抗的小人物,昧著良心遮掩武大死亡真相,却也圆滑世故地提防武松有朝一日血债血偿时能够自保。因而他早就料到这一天,也把当时收下的贿款和物证随身携带,去赴武松的酒局。

何九叔拿定了主意,如果武松不追查,他便屈服于凶手,隐瞒不报;若武松找上门来,他便和盘托出,以免被视作同党遭到清算。两人坐下,武松也不开口,稳如泰山一般只是闷闷喝酒。反倒是掌握所有真相的何九叔坐立不安,猜不透武松心思,不知道了解多少案情,以致于“倒捏两把汗”。

心虚的何九叔耐不住这样的沉默,说些闲话打破尴尬气氛。武松看在眼里,更不答话,仍是一杯接一杯地吃酒。估摸著何九叔的心理防线几近崩溃,武松忽然爆发,掣出身上尖刀,狠狠插在酒桌上。这一刀如雷霆霹雳,让何九叔“面色青黄,不敢吐气”,旁人也是吓得不敢近前。武松这才义正辞严道明来意:只要他实说武大的死因,便不追究他隐瞒真相之过;“倘若有半句儿差,我这口刀定教你身上添三四百个透明的窟窿!”

武松睁大圆彪彪的怒眼,让何九叔的小心思再无处隐匿,立即将实情一一道来。武松是莽夫,这一酒局却设得步步为营,机警老练,三言两语便探听到真相。他不伤人不害人,却多了一个澄清冤案的助手,即便是楚汉相争的鸿门宴,也未有此功绩吧。

武松像, 歌川国芳绘。(公有领域)

吕后的筵席,武松的刀

查出真凶,血气方刚、重情重义的武松将如何报仇?他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能为百姓主持正义的官府。怎奈县吏与奸人勾结,武松求告无路,只得依靠自己的力量为兄申冤。这时,他已忘记个人生死,只为武大能在九泉下瞑目。

离了府衙,武松安排手下土兵在家中安置何九叔与另一个证人郓哥,自己又带两三人买下笔墨纸砚,还有诸多酒食果品,酝酿着一个惊险的复仇计划。第二日,正是武大头七,武松摆下一屋子宴席,门前门后命土兵把守,又叫那妇人准备待客,自己转出门去。

从帮凶王婆开始,他挨家挨户,依次请来四家邻舍。开银铺的、开纸马铺的、卖冷酒的、卖馉饳儿(一种美食)的,平日里都是一团和气的普通百姓,但武大家中的丑闻有谁不晓,武大死得蹊跷有谁不疑? 命案发生后,又有谁发出半点正义的声音? 武大殒命,这些冷漠的邻人果真没有半点责任吗?武松强邀四邻入宴,不仅为这桩家仇做个见证,也是要让他们为自己的置身事外而有所承担。

在武松的威吓与土兵的看管下,四邻心知有大事要发生,却也只能战战兢兢听从武松摆布。真凶与王婆自以为有官府包庇,有恃无恐,竟不知危机将至。武松不住招呼这六人饮酒,四位邻居饮过七杯,内心已是七上八下,“却似吃了吕太后一千个筵宴”。

这时,武松才真正出手,拿住那妇人和王婆,逼问害人的实情,同时让会写字的一个邻居录成供词。自古邪不胜正,武松略吓一吓,那妇人就魂飞魄散,全部招认。在武大灵前,武松道一声“兄弟武二与你报仇雪恨!”手起刀落,将那蛇蝎心肠的妇人千刀万剐,砍下头颅。

武松手刃仇家,挑战宋朝律法,却从未想过逃匿。他是光明磊落的汉子,即使是杀人也要堂堂正正地为兄报仇,要让官府、天地都还他武家一个公道。于是,他关押王婆,吩咐四邻守在家中,独自一人去处决另一个凶手。武松的果决与智计,教四邻惊骇震悚,却又羞愧难当。于是,他们对武松言听计从,襄助他完成复仇大计。

官府做不到的事情,武松却凭两场酒宴做到了,而且做得有勇有谋,敢作敢当。他杀人后,带着所有人证、物证自首,无惧个人安危,只求兄长冤情大白于天下。他凛然无畏的慷慨气概、他的正义之举更甚于徒手打虎,足令他名标千古,声播万年。

颐和园长廊上的彩绘:武松打虎。(公有领域)

只打天下硬汉,醉敌蒋门神

所谓“杀人偿命”,但武松杀的是恶人,又是替至亲报仇,他的义气与悲壮之举,令官吏、狱卒都为之感念。因而他的罪被特意判得轻了,被杖责四十,刺配外州牢城。行刑时,公人故意打得轻,发配路上也是小心服侍。然而,这个仗义的烈汉,终于被冷酷的人情、黑暗的官场逼迫得与清白人生渐行渐远。

也应是天意慈悲,武松在牢城营中,既不肯散财行贿,又不肯低眉顺眼,第一天就和狱卒硬碰硬,把人都得罪一遍。谁知,狱吏不仅免了他的“杀威棒”,而且好酒好肉地伺候将养,武松的日子过得更甚于做都头时。几日后,他实在受不得“无功受禄”的款待,终于强行请出了在牢城时刻照拂他的管营施恩。

在武松的一再恳求下,施恩才支支吾吾表示有事相求,但是担心他一路奔波气力有亏,等到半年后调养好身体再告知他。武松是个恩怨分明的好汉,哪里等得许久,况且他武艺高强,要他将养三五月,岂不是小觑了他的本领?他说自己大病初愈便能在醉酒时打虎,又当场举起数百斤的石墩,这才让施恩拜服为“真天神”,将事情原委详细告知。于是便有了武松“义夺快活林、醉打蒋门神”的奇事。

为与武松壮行,施恩父子设宴款待武松,怕他醉酒误事,故意只把佳肴请他。原本武松打败一个恶徒并非难事,但他有心在施恩面前逞威,故意在临行前提出“无三不过望”的要求。便是到达快活林前,每逢酒店必饮三碗酒,方可前行。他还放出豪言:“带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这气力不知从何而来!”

武松一路大张旗鼓,喝下三五十碗酒,五七分醉故意装出了十分。邻近蒋门神的酒店,武松更是假醉佯颠,四处观察瞥见树下乘凉的大汉,认定他是蒋门神,便大踏步进了他的酒店。带着一身酒气,武松故意在酒店里胡作非为,激怒店中的女主人和一众酒保。当所有人都被制服时,他又放走一人去通风报信。

就这样,蒋门神又惊又怒,慌张跑进酒店,气势已消了大半。而武松越战越勇,使出平生绝学“玉环步,鸳鸯脚”,打得蒋门神跪地求饶。夺回快活林之事自然顺利完成。

“凭着我胸中本事,平生只是打天下硬汉,不明道德的人。”是武松一生的行事准则。他若与蒋门神你来我往的直接厮打,依然胜券在握,为何如此大费周折?途中饮酒,不仅仅为了激发身体的潜能,而且能制造烂醉如泥的假象,以降低蒋门神的戒备,并为在酒店胡闹做准备;在酒店“耍酒疯”制服众人,既能激怒蒋门神失去理智,也能让自己集中精神克制强敌。

若无这几十碗海饮,武松的故事不过是好勇斗狠的莽夫;而正因为有了酒的相伴,一个智勇双全、天纵豪情的英雄鲜活地跃然纸上,成为千百年来人人传颂的梁山好汉。#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杨志心中有一个梦,一个关于“边庭上一刀一枪,博个封妻荫子”的官场梦。这个梦想非是源于对功名的执著或权势的渴望,而是杨志维系祖上显赫声名的责任感,以及忠君报国、征战沙场的军人理想。
  • 唐人诗歌里有一幅夜雪图,意境袤远苍茫:“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这样的图景,总让人想起一部经典、一个人。《水浒传》的两场漫天无际的大雪,专为林冲而落,似乎是这首诗最好的注解。
  • 若说水泊梁山是英雄好汉的灵魂归宿,那么在上山前,一百零八位下界英雄都是寻寻觅觅,探索人生归途的旅人。相较而言,“豹子头”林冲的归家之路,显得犹为漫漫曲折。
  • 是煞神还是天将,是群盗还是英雄?一百零八位星宿神君,随一道黑气自地底涌出,化作金光转生人间,化身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留下一段赤胆忠魂的传奇。其杀伐行径教人胆寒心悸,而他们的忠义豪情却又教人击节赞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