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孟宏伟案令中共渗透国际组织受关注(上)

世界开始关注中共对国际组织的渗透。有外交官称“中共正在联合国掌权”。图为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Don EMMERT / AFP)
人气: 44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10月4日,中共卷入国际舆论的漩涡。当天中午,美国首都华盛顿,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发表演讲,用详尽的事例揭露了中共对美国的渗透。数小时后,万里之外的巴黎,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主席的妻子报警,揭破了该组织主席“被失踪”的丑闻。世界开始聚焦中共对国际社会、尤其是对国际组织的渗透,到底有多严重。

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身为中共公安部副部长,一辈子都在替中共抓人。现在自己被中共骗回国后遭抓捕,也算是当今中共版的“请君入瓮”(中国唐朝酷吏来俊臣审讯周兴的故事,比喻整治别人的办法最终整到自己头上)。

而中共悍然抓捕国际刑警组织主席,除了向国际社会展示中共对待法律和国际协议(规则)的真实态度之外,也激发世界对中共渗透国际组织的关注和警惕。

国际刑警组织被批替中共海外“抓人”

1923年成立的国际刑警组织,是仅次于联合国的第二大国际组织,拥有192个成员国,主要责任为调查恐怖活动、有组织罪案、毒品、走私军火、偷渡、清洗黑钱、儿童色情、科技罪案及贪污等大型严重跨国罪案,不过并无执法权力。

多年来国际刑警组织一直被质疑受到包括中共在内的,不尊重人权和法治的一些政府滥用。

在2016年孟宏伟被中共推上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位置后,这一忧虑达到顶峰。国际组织“人权观察”去年发出公开信,质疑国际刑警组织能否在孟宏伟的领导下维持对人权的尊重和保护。

国际社会的担心主要源自于国际刑警组织“红通”(Red Notice)被滥用。“红通”是国际刑警组织 “红色通告”的简称。这是一个为逮捕、遣返逃犯而设的警报系统。但“红通”并非国际通缉令。

中共一直将“红通”引申为“红色通缉令”,在华人世界中渲染、扩大了国际刑警组织的作用。

据美国之音报导,英国律师乔治‧伯恩(George Burn)曾指出,密集发布“红通”的政府,主要是中国、伊朗等被认为“刑事司法系统很有问题的国家”。

中国旅美知名异见人士魏京生今年5月告诉美国之音,他曾被中共列入红通名单,“后来我发现很多中国人都因为国际刑警组织被找麻烦”。

魏京生多年来一直批评国际刑警组织受中共操控,去年曾指责该组织每年接受中共巨额捐款。

据国际刑警组织网站显示,其2017年会费收入中,中共认缴的份额只有3.74%。但Interpol去年0.54亿欧元的会费收入,仅占当年1.42亿欧元总经费的38%,也就是说国际刑警组织主要是依靠未公开的“自愿捐款”来维持运作。

虽然中共自愿给国际刑警组织捐款多少,是国际刑警组织未予公开的秘密。但中共从国际刑警组织获取了多大“帮助”却是显而易见的。

据美国之音报导,中共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对中国媒体说,中国每年利用国际刑警组织渠道,申请发布国际刑警“红通”两百多份,与外国警方相互求查案件约3000起。

仅2014年中共以追捕贪官为名,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百份“红通”。2015年国际刑警组织替中共发布423 份“红通”。

孟宏伟2016年上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后,积极推动该组织配合中共海外抓人的“猎狐行动”,向众多涉案人员发出“红通令”。

据中共公安部称,“猎狐行动”2015年抓获外逃人员857人,2016年抓获951名境外逃犯。2017年中共称猎狐行动五年缉捕逃犯3317名。

“红通”并非通缉令 逾半不合规

事实上,任何会员国都可以申请发布“红通”。而且由于“红通”是否公开是由发布国政府自行决定,所以外界难以知晓国际刑警组织到底发布过多少红色通告。

也就是说,国际刑警组织网站上公布的“红通”名单,只是发布国要求公开的一部分而已;不在公开名单上,并不代表没被发“红通”。

程序上,只要国际刑警组织秘书处认为没有违反章程,就会依请求发布红色通报。

国际刑警组织章程明确规定:“严禁本组织进行政治、军事、宗教或种族等性质的干预或活动。”然而现实中,该组织发布的“红通”经常被人权组织和欧美政府批评违背了其章程。

福布斯(forbes)网站在2018年9月25日的文章《国际刑警组织有多少 “红通” 违规?》中指,根据对2016年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的“红通”进行分析,保守估计可能有54%的“红通”不合规。

“中共正在联合国掌权”

与国际刑警组织一样,全球最大的国际组织——联合国,也正受到中共越来越大的影响。美国之音指,中共在联合国迅速扩权,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交官说“中国(中共)正在联合国掌权”。

据BBC报导,中共正在部分填补美国撤出后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留下的空间。

据法新社报导,2017至2018年,中共不但在非洲事务上颇有斩获,还成为处理两个重大国际事务——朝鲜和缅甸问题的关键角色。

中共还通过加大对联合国的赞助来增加发言权。在联合国2019~2021年度会费预算中,中国分摊的部分将超越日本,在各成员国中位居第二,仅次于美国。在联合国维和经费上,2013年中国仅提供3%的资助,现在中国提供的资助份额提升至10.25%。

另外,中共也会通过对在联合国工作的中国人,施加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来达到它的目的。

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各有一个联合国副秘书长的名额。目前代表中共的联合国副秘书长刘振民(Liu Zhenmin),负责经济和社会事务。

尽管理论上联合国副秘书长不能再代表任何国家的利益,但身为中共党员的刘振民,显然不得不为党说好话。例如今年1月刘振民在瑞士出席世界经济论坛时称,中共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顺应世界发展潮流。

而被国际批评为输出债务和扩张霸权的中共“一带一路”战略,在联合国得到部分来自中国的专家和官员们的支持。(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10-11 5: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