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秋天的山里红

作者:心晴

(杨浩/大纪元)

    人气: 111
【字号】    
   标签: tags: ,

辽东秋天的山里,山里红格外的惹眼。

一场场秋霜之后,山色变得愈加斑斑驳驳,绚丽而凝重。

这个季节,山外的人总喜欢来山里看风景。这儿的一切,对他们是那么新鲜,他们不时地在山岩旁、红叶下留个影儿。飞鼠穿过的身影,会使他们愣神半天,三五成群的游客,笑闹着,使寂寞的秋山也多了几分生气。

穿行山间,你会不时看到一棵或连片的山里红树,红红的果实挂满枝头,远望去,像一团团火焰,蔚为壮观。你不由得会摘下几颗,大口地嚼食著、品尝这经霜的甘甜,赞美起来。

忽然想起日前的事,令我沉重、郁闷。和远方的同修通话后,他说过几日要来山里看看。我说:“山里有什么好看的?”同修半玩笑半正经的回道:

秋天的景儿多好!”没待我接话,同修继续说:“看那山里红,像不败的秋花儿,那么热烈、火爆,那么坚韧、顽强,夏天烈日的灼晒,暴雨的抽打,虫蛀鸟噬……并没有影响他的成熟!”那一瞬间,我的心释然了。心底念著:

“我就是山里红!我就是山里红……”我的泪流出来,是慈悲的师父让同修帮助我走出心理的阴霾。瞬间,以往的沉闷一扫而空,生命重又充盈起活力。

打那起,我更加喜欢家乡这平凡而朴实的野果,也爱常常到山里看看他的姿容,采摘一些,在凛冽的冬日,在火炉上煮制成果汁,既清火,又开胃,我叫他“生命果”。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山里红饱含着深深的敬意与爱。想起他那枝头灿然的一笑,心便觉暖。即使寒霜中,枝头上,他们簇簇紧拥,熠熠生辉,丝毫不曾颓败。

——转载自 正见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是人间种,移从月里来。广寒香一点,吹得满山开。”诗人杨万里的《咏桂》,是桂花诗篇里,最为点题的了。桂子是月宫里的那棵树,伴随着广寒宫里的仙子嫦娥。是仙子的一念慈悲,方得广种人间。于是,桂花的香,亦格外的体恤、可亲。桂子嗅起来,前调是一种温温的油气,仿佛烧柴火的灶头油烟,有一种温敦的暖。而后,桂花那种醇厚、馨甜的香,就浸润而来,一整个秋光里,空气里都是桂子在香。
  • 水芹是中国南方独有的一种植物,出自造物之手,大抵开天辟地就有了的罢,古早的时候,清亮的河水汤汤漫流,岸芷汀兰,临岸的浅水湿沼边,生长著一丛丛水灵灵的青色芹菜,根株生长在沙土中,柔曼有节,茎叶在水中亭亭伸张,随水招伏。
  • 雷州歌也称雷歌,是广东省四大方言歌之一,雷州半岛的民歌。以雷州话演唱的雷州歌,自古以来就是雷州半岛地区劳动人民的精神食粮。
  • 或许,我从小就做着一个描绘世界的文字梦。若真是如此,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
  •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读崔颢的诗时认识黄鹤楼,一直认为诗人是个道家“粉丝”,“乡关”绝不是童年时的故乡,而是生命原本的故乡。
  • 油菜花是东方大地上,最寻常、最芬芳,诗情画意的植物,她是阳春三月时的花开成海,也是万户千家的稼穑生计,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油的来源。清朝乾隆皇帝对油菜的赞誉最是明亮,“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 大陆歌手李健在最新一期的《歌手》比赛中,自弹自唱一首《父亲写的散文诗》,追寻父辈的记忆。其娓娓道来的演唱丝丝入扣,诠释了父亲对子女的爱与责任,以及子女在察觉岁月流逝、父亲已老后的无奈,令人动容。
  • 秋风渐凉的时节,在我天天过往的路旁,总能看到一簇簇盛开的的野菊,或黄或蓝或白,竞相开放,好不热闹!令我心添喜悦,在落寞的季节,心间融入暖意与振奋,日子也不失生趣。
  • 时光就如同细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们总是等著,等着人生的奇迹,等著成长,等著学习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 残秋冷雨,我开了台灯,坐在书桌前。见窗外的长风吹落满树潇潇落叶,绿绒绒的草坪上落满了湿湿的黄叶,一片一片,无数的多,那么多感伤的灵魂,自枝头坠到滞湿的尘埃里。若盆景似的梧桐树,绿色的叶子先变成青色,一点一点地黄,一点一点自枝头剥落。阴润的天色里,树枝犹如满树繁花,有一种楮色的温柔、平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