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惨遭中共迫害的中科院高科技人才(1)

在中国大陆,一批优秀的科学家因信仰“真、善、忍”,被剥夺继续从事科学研究的权力,遭到强行洗脑、酷刑、非法判刑等种种迫害。(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859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4日讯】中国科学院是中国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中国自然科学与高新技术综合研究发展中心。

在文革期间,中科院北京地区有一百八十多位高级科研人员,其中80%受到批判,多人被迫害致死。到二十世纪90年代,中科院一批优秀的科学家们因信仰“真、善、忍”,被剥夺继续从事科学研究的权力,遭到强行洗脑、劳教、非法判刑、酷刑等种种迫害。

以下是中科院部分坚持真理而遭迫害的科学家的故事,有他们亲身体验法轮大法神奇的经历,有他们遭到的种种残酷迫害……

著名科学家李宝庆的故事

原中国科学院地理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李宝庆是一名从事几十年水文科学研究的科学家,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曾获得过多项国家科研成果奖,被评为中国科学院“七五”重大科研任务先进工作者。

1997年,李宝庆被英国剑桥国际名人中心编入《国际名人辞典》。

1997年,李宝庆被英国剑桥国际名人中心编入《国际名人辞典》。(袁丽/大纪元)

病急投医 初次体验法轮大法的神奇

1993年,和李宝庆同是在中科院工作,担任副研究员的妻子开始走上了气功修炼之路。

他讲道:“我夫人从有名的药罐子变成无病一身轻。她一直劝我也炼法轮功,我却不以为然,觉得她是慢性病,炼功有效。我只是偶尔头痛脑热,感冒咳嗽,吃点药睡几觉也就过去了,没必要下功夫炼功。”

1995年,埋头于科学研究工作的李宝庆得了带状疱疹和突发性耳聋,到医院去看没有见效,又去了国际针灸培训中心看中医。由于疗程太长,又不知有无保证,李宝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法轮大法九讲录像班。

参加完法轮大法九天班的李宝庆内心感到非常的震撼,他说:“我从未听到过如此精彩的学术报告。相比之下,现代科学只用‘迷信’二字就要把神佛打倒、灭绝,也就太不科学、甚至成了小儿科了。”

更让他感觉吃惊的是,九天班下来,不但病痛逐渐消失,连吸烟、喝酒都忘了,“不用吃药、不用扎针,炼功学法就能祛病,初步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佛法的伟大。”

实证科学有限 科学巨匠崇敬神

回来后,李宝庆开始读《转法轮》,他感到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一心学法炼功修心性,按‘真、善、忍’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追求名利的事也就淡忘下来。”

作为曾经从事多年水文科学研究的科学家,李宝庆讲道:“实证科学用人的肉眼或借助仪器研究人类空间有形的东西,看不见的就不承认,更不用说另外空间了。”

李宝庆修炼法轮功后,自身的神奇的经历,就是科学无法证实的。

“科学并没有使这些科学巨匠背离神,而是加深了他们对神的崇敬。”他说:“几乎所有曾对科学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巨匠如法拉第、伏特、欧姆、安培、麦克斯韦尔等,也包括爱迪生、伦琴以及现代原子能专家普莱特、康普敦、弗米等,都走入对神的信仰这条路。”

美国科学民调先驱盖洛普氏曾对过去三百年间三百位著名科学家的信仰做过调查,其中38人没查到相关信息。在262位科学家中,不信神者20人,仅占8%,信神者占92%。

蒙头架腿被强行送洗脑班

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67岁高龄的李宝庆以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亲身经历,多次上书中央、地方、官员及相关的媒体人等,但却遭遇申请课题研究的资格和经费被剥夺,他本人被拘留4次。

2001 年2月1日,研究所党委书记刘毅,以邀李宝庆谈话的名义把李宝庆骗到他的办公室,要李宝庆去参加中科院党委非法举办的所谓的法制教育学习班。

李宝庆给他讲道理,表示不去。在场的党委办公室主任胡淑文走出门口,随之6、7个壮汉一拥而进,上来就把李宝庆的头蒙住,架骼膊架腿的,按头的抱脚的,不由分说强行把他从大楼三层的办公室绑架到大门口预先安排好的汽车上。

李宝庆竭力挣扎叫喊:“刘书记,我没有违法犯罪,你不能这样对待我!”“我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你们这么做是不人道的!”

面对非法的强制措施,李宝庆曾多次质问负责“洗脑”的中科院京区党委书记彭玉水:“中科院是科研单位,有什么权力对自由公民实行强制措施?!完全是文化大革命中群众专政的那一套,是违法犯罪的行为!我不是中共党员,党工委、院党委、地理所党委有什么权力管制我?!”

在所谓的法制教育学习班,李宝庆提出,既然是法制教育班,就应该有文件、章程、教材之类的,他多次向有关人员索要。有关人员回答:“这是党工委操办的,只有原则和精神,没有具体章程。”还说:“是江泽民定的,《人民日报》说的,你还要什么法律文件?”

中队长焦学先2001年2月6日威胁李宝庆:“进了这个班‘转化(放弃信仰)’也得‘ 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对拒不‘转化’的可以直接送劳教所、送监狱;被劳教、蹲大牢也必须‘转化’,不‘转化’别想出去。”

“没有刑满释放那一说。法律和程序对法轮功不起作用,国家对法轮功实行特殊政策。”焦学先说。

李宝庆被非法拘押累计四个多月,还被中科院“610办公室”绑架去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专设迫害法轮功的强制洗脑班),强行洗脑一个月,受尽凌辱折磨。即使在家中也被监视,完全没有自由,直到2003年逃来澳洲。

他表示,正是这场迫害让他无法继续从事科学工作。

中科院计算所退休教授魏紫銮

魏紫銮,中国科学院研究员,自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胃溃疡等顽疾不医而愈。

迫害发生后,“组织”上要求他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时任计算数学所党委委员的他无奈之下便放弃了修炼。后来,旧病复发使他意识到自己放弃修炼的错误,他便回归了修炼的行列并主动退党。

自己身体状态的变化,使他愈加感到有责任用亲身经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2000年10月1日他去了天安门,眼见大法弟子被抓被打,情景十分悲壮,不由得流下了眼泪,谁知他善良感情的流露被现场警察发现,当即他被抓上了警车,被押进了公安局看守所。魏紫銮被单位取保候审后,被被劫持到国家机关党工委办的第四期转化班,强制洗脑。

2006年他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

(待续)#

文字整理:姚久仁,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0-16 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