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如:从帝王教科书《贞观政要》谈起(五)

帝王是奉天命照顾国民的天子,能够履行好这个天命,勤于政事,忧虑天下大事,才是其要务。(Gettyimages)
人气: 51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0月12日讯】日本自古将《贞观政要》视为帝王教科书,不仅源于其具体讲述了很多守成时期的治国要领,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此书一直围绕着“为君之道”在展开具体各个方面的论述,非常系统完备,也即是说,该书不仅仅在讲具体的君王的业务处理,而是把唐太宗这位君王为何会这样做决断,为何会这样处理政务的道理,宗旨,讲的明明白白,这不仅对高层领导能起到培训的作用,对一般人如何与人相处,如何与人交流,处理工作和业务也是大有启发和裨益的。

帝王教育关系百姓的命运

古代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会把帝王教育看得最重要,原因很简单,他的言行举措,关系到整个国家和百姓的安危,一国民众的命运,几乎就掌握在他的手中,因此作为帝王,中国讲帝王无私事,会被赋予极高的要求,现代人所说的随性而为,是不被允许的,比如宋徽宗,之所以会被金国掳走,并非因为他个人有多么残暴,相反如果他仅仅是一位普通人,还是一位难得的才子。诗词歌赋等文学修养也很高,历史对他的评价,也是精通音律和书画,文艺素养很高。如果他只是一位普通文人,只从事自己所好,也不为过,但是宋朝却因此积贫积弱,这不是音律书画本身有罪过,而是作为帝王,不可以此作为要务。

帝王是奉天命照顾国民的天子,能够履行好这个天命,勤于政事,忧虑天下大事,才是其要务,而宋徽宗,却沉迷于音律书画(只把音乐等技能的修习当作娱乐消遣所用,失去了古代圣王用音乐等艺术治国修德的正用),对选贤任能的大事不用心,以至于奸臣为祸,小人得志,蒙蔽视听,这才使得国家民不聊生,外族侵犯。奸臣尽管有罪,但毕竟最后却是宋徽宗自己所选择任命的,自己不明忠奸给小人机会为恶所造成的。岳飞最后被奸臣秦桧所害,国家百姓备受欺辱,就是奸臣当道的后果。

从这个意义来看,坐在帝王的位置,却不履行帝王的要务,不管作为一个普通人,你在其他技能上是如何突出和优秀,都是犯了大罪。帝王的喜好和为人,决定着国家的走向,所以是首先要接受严格教育的对象,不仅仅要接受一般的基本教育,还要在自己的本分和要务上,亲自去实践作为帝王的仁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古代的大儒,之所以被国家请为帝王之师,严格教导皇子,为的正是这一点。而古代一开始的教育,原为贵族皇族的教育,也是这个原因,越是地位高,责任越大,影响越大,对其个人的要求也就越高,这就是为何在儒家首部经典《论语》中,阐明学习的基本要点就是成为有仁德的君子后,第二篇就是“为政”篇的原因。

经典的价值:开宗明义  匡扶正道

那么针对从政者,这些具体管理国家,影响百姓和国家命运的君臣,孔子是如何教导的呢?是不是很复杂很难懂呢?是不是很高深,一般人无法理解呢?绝对不是的。

古人著书立言,有一个特点,就是开宗明义,恨不能将自己所要留给后人的道理,讲的清清楚楚,谁看都能理解,马上就能实践,这原本就是立言写书的目的,不是为了炫耀自己懂得多少深奥难懂的辞藻,如何能把人给绕糊涂了为能事,而是要匡正人的思想,造福后代。只不过当年古代的语言,是古语,当然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很难懂,其实对于当时的人来说,就是很普通的语言,所以真的不难。人活在世间碰到的烦恼和难题,几千年来,没有本质的改变,是相通的,不过是语言表述不同罢了。

所以,我们看宋朝开国宰相赵普,就凭孔子这部《论语》,就能辅佐开国帝王赵匡胤开创天下,也能治理天下。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孔子的教导,记录进《论语》的,都是简单易懂的语言和道理,都是开宗明义的,谁都易学易懂的。那么《贞观政要》的作者也不会例外,他不就是儒生吗?他当然知道儒生的要务和著书的目的就是导正国家。他当然也会把自己记录太宗君臣处理政务的目的写的清清楚楚,那就是针对从政者,尤其是君王,讲明为君之道。所以,一切的内容,都会围绕为君之道来记录和整理。期望成为后世帝王最好的榜样和培训内容。绝不是历史事实的简单流水账的记录。因此开篇就是“论君道”。

那么回归正题,看看孔子到底在“为政篇”中,讲了什么样的“为政要道”。懂得了这个要道,再来看《贞观政要》,就会变得十分简单。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的真义

在《论语》的第二篇“为政第二”中,开宗明义,起笔就直奔主题,开门见山,一语道破天机,那就是“为政以德”四个字。是不是很简单呢,很好懂呢?孔子一生讲的就是仁德,为政以德,那不就是以仁德治国施政吗?仁德是什么,仁德不就是“人德”吗?不就是人该奉行的做人的道德标准“仁义之理”吗?作为君王或者臣子,手中握有权力,其仁义不就体现在要拿手中的权力来仁爱百姓,施行仁政吗?今天讲的人道精神不就是仁道精神吗?仁者,人也,这能是偶然的吗?所以帝王的手中权力,不是为私的,是用来照顾百姓的。

那有人可能说了,哪里会这么简单,“为政以德”底下,不是还有话吗?对,就是底下的话,让今天的人感到很是困惑,以为孔子讲的是要维护帝王的权利和地位似的,要完全不分是非地服从于帝王的感觉,这是后人误导的结果。我们看看这句话的原文全貌: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大家看看,这句话其实多简单啊,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孔夫子说,治国为政,要重德,怎么重德呢?譬如北辰,也就是北极星,定位在核心,不变不动,其他众多的星辰都要围着北辰,以北辰为核心来运行。

这里哪个字提到权力地位呢?没有,那个譬如北辰,明显就是在打比喻,给如何理解“为政以德”在打比方,让人进一步理解,如何具体以仁德为政,德就是一切政务展开和执行的核心,任何政事都要围绕德这个北辰来展开,以它为标准。以德为核心,德就像北辰一样,是你们治国者的方向,准则,宗旨,绝对是不变不动的。

真不知道到了最后,为何会被后人歪曲成权利和地位。成了强调至高无上的帝王权威,不可违背,绝对服从的解释了。明明讲的是道德为核心,明明是在教导帝王要把德看作北辰,不可动摇,结果在中国大陆的解释和电视剧的解读中,变成了现在的曲解。

日本经济之父的涩泽荣一,在其讲义中,也对此论述得十分清楚,他也说,孔子告诉我们,要把德看成是跟北辰一样,是不变不动的原则,所有的行为和举措,都要以德为核心,围绕德来展开。那么具体的,我们留待下次再续。看看最终,古人有宗旨的施政和我们今天个人的人生,有什么本质上的联系和启迪。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10-12 3: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