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琦85岁老母赴京遭跟踪 盼儿早日获释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母亲蒲文清,为儿赴京上访遭绵阳当局6人跟踪。图为蒲文清在北京西站。(受访者提供)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母亲蒲文清,为儿赴京上访,遭绵阳当局6人跟踪。图为蒲文清在北京西站。(受访者提供)
人气: 97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0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近日,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母亲蒲文清,为儿赴京上访,遭绵阳当局6人跟踪。85岁的蒲文清为躲避监控,不得不住在远郊朋友家(正遭拆迁);又未料到北京天气转凉,只得向朋友借衣服穿。

赴京上访的遭遇

“我儿子有尿毒症倾向,情况非常危急。我来的目的就是要求中央领导依规处理,释放他,让他回家治病。”蒲文清12日对大纪元记者说,“我已经到过中央公安部、最高检察院,可是检察院说不受理。今天我又到中纪委了。”

11日上午蒲文清才抵达北京,当日下午就匆匆赶往中共公安部和最高检察院,递交黄琦一案的材料。

“我刚在北京西站下火车,就有男生过来要帮我背包。我一看,是我原单位(内江一院)的职工杨夷。”蒲文清表示,绵阳当局安排了6个人从四川跟踪她到北京,“社区2个、街道办2个、医院2个,他们跟我同一列车,说要把我接到四川驻京办。”

跟踪蒲文清的杨夷。(受访者提供)
跟踪蒲文清的杨夷。(受访者提供)

幸运的是,蒲文清在车站的茫茫人海中,成功甩脱了跟踪的人。可是她的住所成了问题。

“一到这个地方,就受当地监控,我不敢住旅馆,怕一曝光就逮我。”蒲文清说,“又没有经济条件,只得住在远郊朋友家。”

据蒲文清描述,朋友家的房子正被中共政府拆迁:厕所漏雨,不平整的地面都是湿的,周围是烂玻璃、烂石头,还有不少老鼠过往。“就住在这样环境中的一个破床上,没办法,都是当局逼的。反正我已经85了,死了也是共产党逼死的。”

北京的天气已经转凉,蒲文清从家乡走的时候并未意识到这件事情,现在只能向朋友借衣服取暖。

“我每天都在恐惧、悲伤、焦虑中过日子。”蒲文清说,“我请求国际人权组织、海内外媒体、欧盟,能够为黄琦发声呼吁,敦促中共政府,让他早日出来治病。”

被中共关押近两年的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目前仍在绵阳市看守所)被控“泄密”。然而当局称的“泄密”却是:创办为中国老百姓(访民、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发声的六四天网及一份普通访民的信访报告(《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报告》)。

“我儿子没有罪,他为无权无势的中国老百姓提供说真话的地方。但是他建立的这样一个平台,却被当局说成是向外泄密。”蒲文清说,“街道办事处主任黄斌(音)、当地公安罗兵(音)、张慧(音)非法陷害黄琦,他们才有罪。绵阳市中级法院周冬青法官说黄琦刑期10年以上,不能放出来。我说黄琦无罪。法官说他只管宣判。”

黄琦首次与律师见面,显示身体出现浮肿,身体健康欠佳。(知情人脸书)
黄琦首次与律师见面,看上去身体出现浮肿,身体健康欠佳。(知情人脸书)

不许母亲与黄琦会面

2018年10月8日,黄琦的代理律师李静林和母亲蒲文清一同前往绵阳市看守所。看守所只许李静林前去会面,不许蒲文清进去。

“3、4个人高马大的年轻人围上来,抓着我的手臂,用力掐我,不让我进去。”蒲文清说,“我大声喊,我儿子病危,我要求取保候审,要见(法官)周冬青。”

据蒲文清了解,绵阳当局将黄琦、陈天茂、杨秀琼三人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一案分案处理,黄琦依旧被控“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而杨秀琼已被当局劝服并保外就医;陈天茂则被劝服认罪,罪名变更为相对量刑较轻的“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另外,黄琦在8日与李静林律师会面时写了一份书面声明说:“因打击黄琦等‘天网义工’犯罪计划遭曝光后而被构陷之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诉讼中,黄琦绝不变更委托律师。如没有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出庭,黄琦拒绝开庭。”

虽然目前身体出现尿毒症前兆,但是黄琦至今一直坚持零口供,不认罪。#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0-13 1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