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铮:致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公开信

人气: 245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3日讯】彭斯副总统:您好!

我名叫曾铮,是常驻华盛顿的记者、作家及法轮功学员。

十月四号那天,我全程观看了您关于美中关系的被称为“美国卫国宣言”的讲话,并对您这句话感触颇深:“我们也很高兴看到更多的记者报导真相,不用恐惧也没有偏袒,深入挖掘中国如何干涉我们社会以及背后原因。”

我可以非常自豪地说,我就是这样一名记者。我自2001年,在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残酷迫害后逃离中国以来,一直在以纪实文学、时事评论、新闻报导等各种形式揭露中共的反人类罪行,以及中共对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浸透。

不过,我给您写信,不是为了夸耀自己的“成绩”,而是想告诉您,作为一名揭示真相的记者和作家,我曾经,和正在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同时也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数日之前的十月一日,我七十六岁高龄的母亲从四川省绵阳市乘汽车到成都,再从成都飞到上海,准备从那里飞来美国与我团聚。

对于七十六岁高龄、完全不懂英文、刚刚动过一次手术、身体状况不是很好的母亲来说,这是一次非常艰难的长途跋涉。她犹豫了很久才下决心踏上此次旅程。

在她的心中,这是此生最后一次与我相见了——这次之后,她会更老,将不会有勇气再来;而我也不可能回到中国去看她。

为什么我不能回去呢?因为作为一名法轮功和报导真相的记者和作家,十七年来,我都得不到回中国的签证,甚至是我父亲病危时刻,我也未能回去见上他最后一面。

因为我不能回中国,母亲想看我,就只能远涉重洋只身来美。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在上海浦东机场过海关时,她突然被拦下,说是她的护照已被绵阳市公安局取消。然后海关官员就当着她的面把她的护照剪掉了!

当时的母亲,本来正怀着再过十五个小时就能见到女儿的期盼,谁知这期盼瞬间便化为泡影,随之而来的是震惊、恐慌、绝望、无助、悲愤与伤心……在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陌生的机场,七十六岁高龄、孤立无援的母亲差一点被逼疯崩溃……

一直到现在,母亲仍然把自己关在家里里独自哭泣。她既不敢“自找无趣”地去公安局质问为何要取消她的护照,也无脸出门面对朋友熟人。

我只能远隔重洋去想像著母亲的悲苦无助,任何安慰她的“空话”,都不能抚慰她的哀痛的心。为何让一位无辜老人遭受如此不人道的待遇?!

中共当局镇压法轮功以后,在长达十九年多的时间里,母亲一次次忍受着这样无由来的生离死别般的痛楚,连见上亲人一面,都成了比登上火星还要难的奢望!——连杀人犯都可以得到被亲人探视的权利啊!为什么我们的境遇,还比不上杀人害命的罪犯?

在这十九年中,中共国安也时时逼迫母亲,让她给我压力,逼我在海外噤声,不再批评中共。

十九年多的时间里,母亲已承受太多太多;而现在,想见女儿最后一面的愿望和权利,也这样被无由来地剥夺。

写到这里,我已经泪流满面不能自已了。我想泣血请求您:帮助我母亲得到一本新的护照吧!帮助我们结束这场已长达十九年多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吧!这起本世纪规模最大的反人类罪行,实在是不应该再让它继续下去。

我很高兴您在十月四日的演讲中提到了中国的宗教自由;但您在谈到宗教自由时,却没有提及法轮功,这让我非常、非常失望。

当我于2000年至2001年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时,当时被囚禁的95%都是法轮功学员。美国国务院及国会中国委员会的报告曾指出,中国劳教所中有一半被关押者是法轮功学员。

遭受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之多,迫害的规模之大和范围之广,还不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之全部。这场迫害最邪恶之处,体现在它要剥夺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最基本要素,比如拥有自己的思想、意志和信仰的天赋权利。

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甚至转而批判、攻击自己的信仰,中共采用了最邪恶的方式从精神到肉体全面、彻底地摧毁他们的生命和意志。

更有甚者,中共将拥有高贵精神和灵魂的活生生的人,视为可以用来商业化运作的人体器官“集合体”及会走动的、暂时还活着的器官“仓库”,一旦需要,随时用商业化的“流水作业”方式将这些活着的器官从“仓库”中“取出”,血淋淋地卖给可以出大价钱来购买的人。

那些活器官的“携带者”们,一旦“库中”“宝贝”被取,当然也就无用了,一把火烧掉就是了……

人类从古到今,有过这样不可思议、不敢想像的邪恶吗?!

2016年发布的一项长达700多页的详实报告显示,从2000年到2015年,中共每年器官移植数量在6万到10万之间,最近BBC的报导提到中国实施的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是每年10万。如果真是这样,十年几间,被杀之人岂不超过百万?

无人能知到底有多少人被当作器官“库存”而被杀掉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正因为中共这些年当中在国内国际“横冲直撞”无人去挡,它正在把在迫害法轮功中积累的“经验”、用得非常顺手的各种方法推广到更大的社会范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关押上百万人规模的“再教育”集中营在新疆兴建,这也是为什么正如您在演讲中提到的,“奥威尔”式的全社会监视和控制系统正在将中国社会“一网打尽”。

值得欣慰的是,在川普总统和您的领导之下,美国政府终于开始直面中共的种种恶行,捍卫美国利益及美国基本价值观了。

我非常希望,数以亿计的法轮功学员及其亲人,也能得到美国政府的道义支持和实际帮助。

最后,我还想请求您,调查绵阳市公安局长王明华是否符合美国《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制裁的人权恶棍条件,如果符合,请比照美国对中共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李尚福的制裁,将王明华亦列入制裁名单。

我相信,母亲护照被无端取消一事,应该由他负责,或至少是他负责执行的。

我还想告诉您的是,将制裁行动落实到具体责任人身上的作法,在中国境内及华人世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多少年来,中共不管做了再大的错事、犯了再大的罪,也无具体个人为之负责,一句“路线错误”、“集体负责制”就轻轻揭过。

如果美国政府能够真正冻结中共官员的财产,禁止他们持有美国签证,将对制止其他人继续犯罪起到极大的震慑作用。

您诚挚的

曾铮

2018年10月8日#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10-13 1: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