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朝作诗能转运?宋祁错失状元得赐婚

作者:柳笛

图为唐寅《红叶题诗仕女图》。(公有领域)

    人气: 725
【字号】    
   标签: tags: , ,

宋朝是个风流儒雅、诗情画意的时代,文人辈出,也留下了许多文坛佳话。有“红杏尚书”之称的宋祁,因为两首诗词,竟然决定了他传奇的命运!

宋祁和哥哥宋庠并称“大小宋”,既是北宋的朝廷大官,也是文采斐然的大文学家。当他们还是平民的时候,受到当地长官、也就是宋仁宗的老师夏竦的赏识。有一次,夏竦以“落花诗”为题,让大小宋现场作诗。宋庠的诗中有一句是:“汉皋佩解临江失,金谷楼危到地香。”宋祁也有一句:“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

今天的人们看了,可能会觉得:兄弟俩好像写得都很棒,这要怎么点评?只听夏竦说:“哥哥咏落花,却不直接写花落的情形,可以看得出他品德高尚、性格稳重。将来一定是大宋的状元,还能当上宰相。”话锋一转,又说:“弟弟小宋嘛,虽然比不上哥哥,但将来也能做个皇帝身边的近臣!”

宋庠像,取自1917年修《安徽新安宋氏宗谱》。

正巧,这一年大小宋同时参加科举。朝廷原本拟定宋祁是第一名,宋庠第三。但是当朝太后却认为,长幼有序,不能让弟弟排在哥哥的前面。大臣们奉命调整考生的排名,于是,宋祁成了第十名,宋庠却排在第一,成了状元郎。

其实从第一次排名来看,大小宋的才学也是不相上下的,但是古人更看重伦理道德,这才让哥哥在名次上小小领先。后来,宋庠做了宰相,宋祁被封为尚书。夏竦的话为什么这么灵验?大概源于人们常说的“文如其人”吧!

哥哥在朝廷中辅佐皇帝治理国家,弟弟宋祁做官之余,则在诗词道路上走得更远,创作出许多广为流传的佳作。其中有一首诗,帮助他收获了一段大好姻缘。

宋祁担任“翰林学士”的时候,有一天恰巧碰到皇宫的车马路过。其中一辆宫车中,一名宫女掀开了车帘往外看。她见到了宋祁,忽然惊喜地叫道:“小宋!”宋祁还没得及和宫女答话,车子就走远了。

但是,宫女美丽的倩影从此留在宋祁的心中。但是宫女远在后宫深院,是皇帝的人,他一个臣子,别说和宫女相恋了,就是见一面都比登天还难啊。宋祁非常思念宫女,辗转反侧,于是写下一首缠绵伤感的《鹧鸪天》,还在结尾处说:“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开明的宋仁宗,成全了宋祁和宫女的良缘。图为班姬像,仿仇英《千秋绝艳图》所作,作者佚名。(公有领域)

小宋出手,必属精品。这首词很快在京城传唱开来,甚至传到了宫廷中。宋仁宗一看,就读懂了宋祁的心事。他把皇宫比作蓬山,表达了两人被远远隔开的惆怅和遗憾。但是,居然有人偷偷打宫女的主意,这不是欺君之罪吗,皇帝能不管吗?

宋仁宗果然发问:“是哪辆车里的哪个宫女,呼唤小宋啊?”宫女只好壮著胆子承认,因为之前在宴会上,曾见到宣召翰林学士,左右内臣都说他是小宋。想不到,那天她在车上见到他,所以忍不住叫出声来。

接下来,宋仁宗举办了一场宴席,请宋祁参加,还若无其事地命人当场演唱那首《鹧鸪天》。宋祁一听可不得了,难道说皇帝摆了一场鸿门宴,要问他罪吗?他以为自己大祸临头,赶紧跪拜请罪。宋仁宗却开玩笑说:“蓬山虽远,但今天离你很近啊!”说罢,就把那位宫女赐给宋祁,成全他们的良缘。这真的是“君子有成人之美”啊!

宋祁虽然没有得到状元的功名,却拥有了一段“奇遇”,足以让后代文人羡慕不已。原来,不仅宋朝的文人风雅浪漫,宋朝的皇帝也非常开明仁慈呢!

附宋祁原诗:

《落花》
坠素翻红各自伤,青楼烟雨忍相忘。
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
沧海客归珠有泪,章台人去骨遗香。
可能无意传双蝶,尽付芳心与蜜房。

《鹧鸪天》
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游龙。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参考资料:(《宋史》《诗话总龟》《花庵词选》)@*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很多人都想过这么一个问题,在古代的夏天,没有空调,没有冰箱,甚至没有电风扇,那日子要怎么过呀? 我查了很多资料,结果越查越敬佩古人的智慧,其实在那没有空调的5000年里,古人生活得很惬意。让我们来看看古人都有哪些避暑妙招吧。
  • 这作品体现了瑶族舞蹈的特点:在湘水的两岸,高大的树下四周垄罩着清烟薄雾,未婚男女彼此一起进行春社祭祀,女孩们戴着漂亮的首饰穿着长裙,与男孩们高兴著跳着舞,在这里吃喝着长辈们提供的饮食,在活动中女孩们选定了自己的心上人,就让神灵做主他们的婚姻,到了隔年的春天,夫妻再一同回家探望父母。
  • 北宋文学家宋祁有一次坐轿子上朝时,经过热闹的市中心,远远看见豪华的皇家嫔妃车队,他赶紧闪到一旁。当皇家车队擦身而过时,某辆车的美女正好撩开车帘向外张望,一眼就认出宋祁。
  • 周敦颐之《通书》有云“文所以载道也”。这大概是我们所能找到的“文以载道”的最为贴切的出处。不过,文以载道的思想却是自古有之。确切地说从造字之初,中国人的文字就被赋予了“载道”的使命。于是每当世道大衰时,就会出现一些有志于以文济世的人,强调文章的道德内涵与教化作用,以文风变世风,比如,宋朝的古文运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