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的冰雪与天威

作者:张卉中

来美国首次期末考时,忽然瞥见窗外开始飘起雪花,这是生平首见,兴奋极了。(pixabay)

    人气: 2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偶而回忆起在美国读书时的往事,随手记下数则,与朋友分享。

冰雪初体验

来美首次期末考时,忽然瞥见窗外开始飘起雪花,这是生平首见,兴奋极了,禁不住多瞧了好几眼,心知来日方长,赶紧将思绪拉回答卷上。

第一次遇到地上结冰,可谓尝尽苦头,那是发生在另一次期末考结束后。下了公车往家走时,地上滑溜溜的,靴底不能止滑,寸步难行。在酷寒中,路上不见人车,孤伶伶一人滑来滑去,仿佛没有止境,二十分钟的路程,滑了两个多钟头才到家。接连历经考前挑灯夜战、考试全力以赴、考后途中奋战,可谓筋疲力竭,然而因极端亢奋,久久不能成眠。不过,再苦也只是一时,应感谢天赐良机,得以进一步体验身心的极限。

天威难测

刚去辛西那堤大学,目睹远处黑色的龙卷风从天上快速往下钻,当时砸下大粒冰雹,在闪躲间走出校园等候公车,警察善意的要送我回去,我天真的说不用,还傻乎乎地问当地人,龙卷风每年都这时候来吗?那人瞪大眼说,“要是每年来,我早就搬家了!”从电视上看到龙卷风扫下去,仅一街之隔福祸立判,天意若此,人没有本事和天抗衡。天公庝憨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个善良人,不要痴想人定胜天这码子事了。

曾在高速公路不觉中钻进一团浓雾,根本看不见路。幸好可以看到左边车道一辆大卡车身侧的小红灯,就靠着与它保持平行,经过好一阵子才闯出迷雾。真是遇到贵人了,感恩之至。曾看过报导,有人开车钻进雾团,钻出时却已身在国土不相连的异国,据说是穿越另外空间到达的,这个事老天还未替我安排哩。

芝城严冬

曾在芝加哥大学充电一年,听说走在校园里,不小心就会撞上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芝加哥滨临密西根湖,冬天寒风凛冽,冰天雪地,远比纬度较低的辛西那堤严峻太多了。从芝大走回家约一刻钟,有一天去芝大途中,送孩子上学。因个子小,全身又包裹得只露出两只眼,被小学警卫误以为是学生,问我怎么不进校。

芝大附近治安很差,校园里装置了许多警报器,遇危险时启动它,两分钟内警察就赶到。有时在电脑中心待到深夜,回家时走在校外,真是看到人也不是,没看到人也不是,心惊胆跳。严冬中,戴着保暖的帽子听不到外界动静,不戴又会冻伤耳朵。就这样挨过了一个严酷的冬天。

芝加哥气候无常是一大特色,曾在周末早上出门,海滩上躺满了穿着泳衣享受日光浴的人,下午却瞬间变天,暴风雪大作,气温下降摄氏二十多度,地上结冰。孩子和我都招架不住,大病一场。才一年的时间,尚未适应就回到了暑热的台湾。@*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家人只是在一个寻常的日子开车出门,没想到几秒钟后就看见天空有圆柱形的沙尘暴,就是龙卷风呀!距离太近了,只看见漫天尘土飞扬,地面的东西也都像遇到吸尘器一样,真是太惊吓了!
  • 这场龙卷风经过德克萨斯州罗利特(Rowlett)的时候,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迈克尔•德尔加多一家的房子彻底被摧毁而倒塌,他的祖母和兄弟都是被从废墟中挖出来的。迈克尔在赶回去之后,他不知道他那埋在废墟下的心爱的小狗露茜是否还活着。
  • 当炎热干燥的撒哈拉沙漠飘下洁白的雪花,那个橘黄色沙子的世界立刻变得色彩斑斓。各种强烈色彩的对比碰撞出一幅又一幅美景,真的让人只看影片都心醉。
  • 雪花是大自然创造的艺术品,它们不但具有水晶般的质地,而且每片的图案都是独一无二的。而加拿大摄影师科马雷卡(Don Komarechka)还拍到富有多种色彩的雪花,让人更惊叹于大自然的神奇造化。
  • 《我的故事》(六)留学生涯
  •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中国人讲究吃,中国菜选料之广、做工之精细以及口味之变化多样,全世界难有匹敌。不过,也正因如此,在外留学的日子就更令人难熬。对于每个留学生来讲,吃恐怕都是个大问题。
  • 我是大连人,转眼间来到荷兰2年多了,说是习惯,确实是已经很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尤其对这里人和事儿(DUTCH WAY)。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