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浙江义乌国际商贸城日渐冷清的背后

图为2015年9月24日,中国经济放缓下的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图为义乌国际商贸城批发塑料植物的摊位,摊主正在关门。( Kevin Frayer / Getty Images)

人气: 3691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提起浙江义乌,很多人都知道那是一个销售各式琳琅满目小商品且热闹非凡的集散地。不过,日前有网友晒出地处黄金地段的国际商贸城生意冷清的照片,引发外界关注。

在中国经济持续下滑、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义乌这个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现况到底是怎样的?近日,记者采访到多位义乌商贸人士,来听听他们的说法。

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 门可罗雀

陈姓网友10月11日在其推特上晒出一张组合照片,照片左边是鼎盛时期义乌商贸城外一角,右边是他朋友日前于中午11点拍摄的商贸城空空荡荡的内景。陈姓网友在推特上表示,作为全球性的批发市场,中午应该是人流高峰时间,但这座曾经被中国人引以为傲的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已经门可罗雀。

网友推特晒出的一张组合照片: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义乌(左),图右为商贸城三区,门可罗雀。(推特截图)

“商场里现在做生意很不容易,有很多的资源是以前留下来的,现在店面空了很多。”生产冷风机多年的何老板对大纪元说。

1982年9月,义乌在稠城镇湖清门建起最初的小商品市场——小百货市场。后来,成立于1993年12月的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公司经过疯狂扩张,相继建成了国际商贸城及篁园服装市场和宾王商贸城等,义乌成为中国及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批发集散中心。

而占地400多万平方米的义乌国际商贸城共分为5个区域且拥有7.5万个商位。一区和二区分别经营玩具、饰品和小家电五金工具配件等;三区和四区则分别是办公学习文化体育用品和服饰、鞋类、日用百货;于2005年9月最后建成的五区为进口商品和床上用品市场。

10月18日,义乌稠州论坛有人帖出国际商贸城第二分公司于10月16日发出的一份针对二区部分租户的涨价通知,引发商租户的不满:有人留言说,涨价说明生意好,要是没生意就是降价也没人要;有回帖的质问,生意好谁看到了,市场人很多吗?有的说,今年生意差了那么多,不降反涨,商城集团下来听听经营户的心声;也有的说,货币超发,物价上涨,人民币贬值,涨租没办法的;还有人说,商贸城终于也顶不住了,下一步应该是回收摊位。

商租户的担心及说法或许有道理。上市公司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小商品城)今年4月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销售费用同比减少16.24%,管理费用同比增加11.9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75.04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同比减少149.59亿元。

“数据反映出经济情况不好。”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说,“销售费用减少,不是在扩张,管理费用增加,成本增高,现金流减少利润降低。”

经常往返义乌、东阳、横店做工艺品的企业管理者陆先生对大纪元说,义乌3年前的数据显示就已经很萧条了,“小商品市场货柜的出口量,2015年跟2013年相比已经少了近60%,主要原因是整个经济形势不好,持续下行,还有当局的一些决策,包括现在打贸易战。”

据小商品城的网商平台“义乌购”2014年9月至2016年8月的数据,义乌商贸城平均每个月有1039个店铺关闭,而同时期新开店铺不到700个,截至2016年前8个月,商贸城店铺总数比两年前减少了8000家。

义乌国际商贸城商户流失情况。(网友保存的网络截图)

原阿里巴巴诚信通会员陈先生对大纪元说,整体上这几年义乌都比较差,并且商城不断扩大面积,商户增多,商品同质化严重,商业模式又没有核心技术,在里面租摊位的商户就已经不赚钱,“以前小生意一天能卖5、6千,现在可能就2千多。”

义乌的市场贸易曾经带动了制造企业的发展,制造业的发展也支撑了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繁荣。而从2016年开始蔓延的对全国企业一轮接一轮的环保整治犹如一场经济领域里的政治运动,令制造业深受重创。

官方政策多变

去年8月,环保风暴席卷浙江,浙江电镀企业基本停产,义乌小商品产业链的上游工厂,如五金工厂、饰品工厂也遭到停业停产,有的还被勒令关停。有媒体报导说,电镀厂关门直接影响到小商品市场各大饰品生意,许多店铺也或将无法开下去。

做工艺品生意的季先生对大纪元表示,政策对当地生产及经营确实影响很大,“有大部分小企业因为环保、消防整改,业主经济上承受不了,不是倒闭就是跑别的地方去了。而这些企业和小商品门店,有的是供应和采购的关系,有的是企业自身在商贸城即拥有门店。”

“很多小厂关门或转往其他地方,市场里自己的摊位就转掉了,但商场里一年好几万的税还是要交的,哪怕请人看店一年也要6万左右,所以,一个普通的摊位一年也要十几万的费用;如果不是自己的摊位,租金就更贵了,很多想转租出去,但接手的没有利润也不会来租,所以很多店情愿关着不营业。”何老板说。

国际商贸城四区某饰品公司的刘女士对大纪元表示,高租金确实是关店的一个因素,“这边一个20来平方的店铺一年租金30万,饰品区好的店铺9个平方,加税收要超过100万,现在生意真的都不好做,很清淡。”

因电商发达?

商城生意冷清,很多人认为是电商发达,生意大部分都转到网上交易。季先生表示有同感,“以前没有电商的时候,都直接到店面去看货,人潮多,门庭若市,现在老客户通过电话和电脑就直接联系拿货了,商城难免冷清。”

“无需过渡强调电商,义乌批发都是属于大宗的商品交易,电子商务再发达,看货的环节根本省不了,货比三家嘛。”陈先生说,“只是现在外贸受阻,作为工业生产基地广东东莞一带工厂不断倒闭和外移,流通第一平台义乌生意变差是必然的结果。”

陆先生也认为不太是电商的原因,他说,义乌几年前就开始转型,包括通过网路接单,“如今总体大不如前,现在国内经济萧条,虽然一部分中东、印度、巴基斯坦、东南亚还在义乌做生意,可现在,物价高企,加上民众手上也没什么钱,民众都不敢消费,需求萎缩,而随着购买减少,商铺空的会越来越多。”

据悉,近两年开始已经有非洲的商人从商贸城进半成品回非洲加工,甚至为节省成本,已直接在义乌购买机器回国生产。

而拥有自己网店和实体店的何老板表示,今年由于人工成本增高,整体订单减少,销量下降,整个生意跟前2年比差了60%多,“现在是线上线下都不景气。”

“如果未来中国经济还是持续下滑,实体经济继续衰败,政策多变,再加上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国际商贸城那么大规模的投资,很可能会抛荒。”陈先生说。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10-28 8: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