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36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温妮综合报导)站在一座俯瞰澳洲首都堪培拉的小山上的澳洲查尔斯特大学公共伦理学教授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指点着澳洲安全情报组织(ASIO)、澳洲联邦警察大楼和中共驻澳使馆所在位置,然后将目光停在了中共大使馆处。

他说:“他们选择了那个地方,他们有很大的影响力,他们有一个庞大的建筑群,他们在这里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10月2日(周二),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通过其官网发表了一篇题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中共影响力的原爆点”(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Are Ground Zero For Chinese Influence)的特稿。这篇特稿以采访的形式回顾了近年来中共对澳纽两国的影响。澳洲著名公共知识分子汉密尔顿是这篇特稿的采访对象之一。

汉密尔顿所着的《无声的入侵》在澳洲社会引起巨大反响。(燕楠/大纪元)

惧中共滥诉 《无声入侵》出版受阻

汉密尔顿教授告诉NPR记者,去年11月,当他首次尝试出版其新书《无声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时,他最初的出版商Allen and Unwin通知他,他们正在取消出版计划,原因是担心北京政府代理人会提起法律诉讼。

尽管澳洲另一家出版商最后出版了他的书,但强大的外国独裁政权在他本应是自由民主的祖国对其工作造成的影响,让他感到震惊。他说,这是在提醒人们,中共已经如何深入地渗透进澳洲社会。

《无声入侵》这本书详细阐述了中共在澳洲的影响,书中确认了澳洲40多位前任和现任政客在听从中共政府的命令,其中很多是无意之中所为。

汉密尔顿说,中共已经渗透到中澳各协会,包括致力于学生和学者、作家和宗教活动的各种协会。其活动范围从接管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购买政治影响力、将忠诚于北京的人提升至民选政治职位,到通过赞助智库和网络入侵等各种方式在大学里获得影响力等等。

汉密尔顿表示,出版商拒绝出版这段插曲,恰恰证明了其书中的中心论点是正确的。中共已经渗透到澳洲,但他没想到自己会亲身面临中共的影响。

“这是一面巨大的红旗。”汉密尔顿说:“换句话说,如果澳洲在这个问题上让步的话,那么澳洲将不会出版任何一本严肃批评中共的书。我的意思是,这基本上意味着我们牺牲了我们的民主自由。”

中共对澳洲的影响有多大?

文章评论说,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崛起对澳洲产生了重大影响。中国已经成为澳洲最大贸易伙伴,两国间贸易额约占澳洲总贸易额的四分之一。

本世纪初,中国对铁矿石等大宗商品的需求推动了澳洲的矿业繁荣,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并稳步推高了工资。后来,随着中国城市消费阶层的迅速增长,上海和北京年轻专业人士开始热衷于澳洲的牛排、牛奶和葡萄酒。目前,澳洲近三分之一出口产品流向中国。

富有的中国人经常以游客身份到澳洲旅游或购买房产,致使澳洲沿海地区房价出现了历史性增长。

不过,像汉密尔顿这样的公共知识分子及政治家们开始质疑,澳洲是否为这些经济利益付出了过高的代价。

去年12月,澳洲工党参议员邓森接受了亲共华商的非法捐款之后,前总理特恩布尔宣布了澳洲数十年来对情报法和反间谍法的最大改革。澳洲国会于今年6月通过了《反外国干预法》。(SAEED KHAN/AFP/Getty Images)

澳洲回击并制定《反外国干预法》

去年12月,澳洲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接受了亲共华商的非法捐款之后,前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宣布了澳洲数十年来对情报法和反间谍法的最大改革。澳洲国会于今年6月通过了《反外国干预法》。

特恩布尔在宣布该法案时说:“外国势力正在进行前所未有的、日益复杂的尝试,试图影响国内外的政治进程。新的法律将保护我们的生活方式,保护和加强我们的民主,并确保澳大利亚人根据自己的意愿做出决定。”

安全学院院长:问题不在于中国人民

澳洲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梅德卡夫(Rory Medcalf)告诉记者:“除了规模不同外,中国还有一点不同,就是中共可以将私营部门、教育、民间团体,乃至国家和社会的各个部门与中共的目标结合在一起。”

“我们不是在和一个正常的国家打交道,我们面对的是一党专政的国家,中国公民对党的忠诚程度高于对国家本身的忠诚。所以我们面对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秘密组织。”

梅德卡夫表示,问题不在于中国人民,而在于中国共产党。该党最脆弱的受害者中,有一些离开了自己的祖国,生活在澳洲和新西兰等民主国家。

中共镇压新西兰民主杂志

NPR记者采访了新西兰民运人士、网络杂志《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据了解,因在中国一家民主报纸工作而面临被中共监禁的危险,陈维健于1991年流亡至新西兰。他在新西兰重新创办了这家报纸。但即使在新西兰,北京政府还是盯上了他。

陈维健告诉记者,奥克兰一家亲共报纸起诉他诽谤,因为他批评这家报纸过于亲北京。这家报纸由中共政府资助的企业赞助,因此中共海外宣传部门对他的民主报纸进行镇压。

多年来,陈维健见证了中共如何渗透到新西兰社会和政府内部,成为新西兰主要贸易伙伴,并从贸易扩展到金融、电信、军事合作及南极合作等各个领域。

一名新西兰议员被揭露是中共党员,并且曾经为中共间谍教授英文,引发西方对中共黑手伸向新西兰的警惕,也令人担忧新西兰政党是如何审查候选人的。(大纪元资料室)

中共间谍背景的杨健仍为国会议员

去年新西兰Newsroom新闻网披露,新西兰华裔议员杨健在申请新西兰公民身份时,向当局谎报了自己的中共间谍教育背景。

杨曾在中共军事情报部门工作过15年。他不仅曾在中共解放军空军工程大学作为学生学习英语,而且在获得中共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硕士学位之后,在该学院任教5年之久。洛阳外国语学院是中共最著名的军事情报学院之一。

杨在任教期间,为学习拦截和破译英语讯息的学生讲授英语,而培养这些学生的目标是从事中共军事情报活动。

杨拒绝了NPR采访请求,但去年他对媒体承认,他是中共党员。尽管他自己坚称离开中国后不再是积极分子,但陈维建告诉记者,杨健不仅仅和中共有联系,而且是中共派到新西兰的间谍。

他说,杨所在的国家党认为他对新中关系有好处,国家党的很多捐款都是通过他获得的。他经常带领前国家党政府要员出访中国,并与中共达成有利可图的交易。

自2011年进入国会至今,杨一直在新西兰国会任职。2013~2016年前国家党政府访问中国期间,杨发挥了重要作用。他曾陪同前总理凯伊(John Key)与习近平中国国家主席会面,并在双边会谈期间担任翻译。

随着杨的政治影响力的增长,新西兰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也在增长。2008年,新西兰成为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的发达国家。两国之间的贸易在过去10年里翻了两番。

政府关系顾问:新西兰是中共试验场

“很多国家都在问:为什么中国要与新西兰商讨自贸协定?他们那么小。”新中自贸协定首席谈判代表、新西兰政府关系和游说咨询公司Saunders Unsworth顾问芬尼(Charles Finny)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想中共可以通过与新西兰商讨自贸协定来学习如何谈判,为将来与大国谈判热身。即使犯了错,也不会是致命的。”

芬尼认为在政治上也是如此。他说,中国很可能一直将新西兰作为与其它发达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的试验场。

美国和澳洲分析人士认为,杨健间谍门事件证明,中共正在将新西兰作为五眼联盟的薄弱环节。(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新西兰是五眼联盟的薄弱环节?

在新西兰情报机构于2016年开始调查杨健的背景之后,杨就被排除在外交、国防和贸易等国会特别委员会之外,但他仍然在国会中占有席位,这让很多人感到不解。

对此,新西兰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彼得斯(Winston Peters)在接受NPR采访时说:“这个问题的答案今天还无法给出,但是我们是如何回应的,我们国家和系统很快就会给出答案。”

美国和澳洲分析人士认为,杨健间谍门事件证明,中共正在将新西兰作为五眼联盟的薄弱环节。五眼联盟成员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这种观点令彼得斯感到愤怒。事实上,作为新西兰历史上任期最长的国会议员,彼得斯长期以来一直对新西兰过于依赖中国直言不讳。但当人们指责新西兰正在被中共用作政治工具时,他坚决地予以澄清。

他说:“新西兰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两次都比美国早两年。所以我们不喜欢这样的言论。”

坎特伯雷大学的中国事务专家布莱迪教授撰写报告列举了大量翔实数据,论证了中共在新西兰全方位渗透和干预活动。(坎特伯雷大学官网)

揭中共“魔法武器” 纽教授遭报复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教授、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布莱迪(Anne-Marie Brady)在去年发布的国际报告《魔法武器》中,以新西兰为实例,揭露了中共利用“统一战线”这个“魔法武器”,通过政治现金、“软实力”和“大外宣”等战略,对西方国家进行全方位渗透,目的是加强其海外政治影响力。

布莱迪的报告引起了发达国家政府和政策专家们的广泛关注。今年早些时候,澳洲国会曾邀请她发言,其它很多西方国家则邀请她前往演讲。她在访问华盛顿期间,一天之内曾做过三次演讲。

当然她的研究工作也引起了中共当局的“关注”。她在澳洲国会发言时说,她的办公室和住宅多次遭到窃贼袭击,而且她还收到了一封恐吓信,警告她会受到攻击。

布莱迪告诉NPR:“和我研究工作有关的物品都被拿走了,但贵重物品却丝毫未动。这是一种相当不寻常的盗窃行为。”

“窃贼”盗走了她的笔记本电脑、手机和U盘,这些都与她对中共的研究直接相关。不过布莱迪并没有被吓倒,仍在继续调查中共在新西兰的渗透活动。

布莱迪在其报告摘要中写道:“民主国家也有魔法武器:选择政府的权利;对强权进行审查的权利;言论和结社自由以及新闻自由。现在是使用它们的时候了。”

布莱迪教授是坎特伯雷大学全职教授、华盛顿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研究员、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及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成员,同时她也是《极地杂志》(Polar Journal)的主编。

截至目前布莱迪已经出版了10部专著和40多篇学术论文,其研究范围包括中共现代化宣传体系、中国和新西兰的关系、中国的思想管理、中共在南极和北极的战略利益等一系列问题。#

责任编辑:徐亦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