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私企老板明白了“不失不得”

文/迎春

【大纪元2018年10月06日讯】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是做生意的老板,那时的我年轻漂亮,下海早,吃苦肯干,生意之路走得很顺畅,有了自己的厂子,又在上海建立一个销售点,产品销往广东、深圳等发达地区。

就在我生意刚刚起步不久,想打开更大销售市场时,我的业务经理把我骗了,他经手发走的三车皮货,把钱私吞了,近四十万元,自己的老婆、孩子也不要了,跑到南方又弄了个家。那时的钱硬,四十万能顶现在的四百万。我一下子债台高筑,真有天塌下来的感觉!

当时我才三十多岁,能有多大承受力呢?整天以泪洗面。这打击太大了,真切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我整天像没魂儿似的,打不起精神,睡不着觉,不想吃饭,想起来就哭,眼睛都哭肿了,人显得老了,这么多钱上哪弄?厂子要继续生产,工人要开工资,原材料还得进,靠什么维持……

我是个要强的人,一下子吃这么大亏,精神一下子垮了。

看完整影片»

两个姐姐一看我这样,怕出大事,找来家族的所有亲戚和我的几个好朋友,一帮人劝我,生怕我走绝路。那时,谁劝我都不管用,真的动过死的念头。几天功夫,我身体不行了,走路打晃,脑子乱糟糟的,白天黑夜心里只想着一个事:找上几个人报仇去,一旦找到他,一定得把他整死,出出这口气……

最担心我的是我母亲,老太太没文化,每天跟着我,瞅着我,劝我的话就那一句:“三儿,想开些,想开些。”我望着母亲渴望的眼神和沧桑的脸,心里很酸,话没出口,眼泪就刷刷的下来了。我说:“妈,女儿无能,生意赔了,被骗的好惨,以后咋弄呢?”

母亲抚摸着我的脸,眼泪也下来了,说:“三儿,想开些,他缺德,他会得报应,你想开些。”她怕我经不起这事打击,得了精神病,因为邻居的一个老板就是开厂子赔钱得了精神病了,整天疯疯癫癫的,谁看了都揪心。母亲怕我和他一样,整天跟着我,劝我。我心里明白,谁也帮不了我。

忽然有一天,母亲拿个小录音机走到我跟前说:“三儿,你听听这个?”我一看,是母亲经常听的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我知道母亲在炼法轮功。那时让炼,街上到处是炼功点,母亲不识字,只能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我说:“妈,我不想听这个,心里烦。”我心想,听这个能捞回那四十万吗?可是,母亲已经把录音机打开了,递到了我手上,我只好接了过来。

这时候,听到录音机里传出的正是大法师父在讲“不失不得”的道理。这话正对我心思,我一听:“不失不得”?不由得一愣,又听了几句,觉的有道理。可又想,我失去这么多钱,我能得到什么呢?谁能给我呢?这钱怎么样才能回来呢?想到了钱,我就心烦、就恨。

我把录音机给了母亲,觉的炼功是老年人的事,我年轻,修炼的事离我太远。

就在这时,上海的存货点有急事让我过去。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里外都得我处理。

就在这时,上海的存货点有急事让我过去。(公有领域)

就在去上海前,我遇到了这样一件怪事:我母亲不识字,除了听录音机之外,她还有一本书《转法轮》。那天,母亲劝我说:“三儿,这书好,你看看吧?”我说:“妈,我没空。”我想,老太太没文化,她知道什么好不好的?我走南闯北,要是好东西,还等你给我呀?

当母亲递给我书时,我只是翻了翻,随手又递给她。可是,就在我翻开书的那一瞬间,头顶上有个东西在急剧旋转,这种旋转的感觉是舒服和玄妙,这让我非常惊讶,我马上把书合上,心想:是不是错觉?可在我合上书后,头顶的旋转马上没了。我以为是偶然的,又把书翻开,立刻头顶上又有东西急剧旋转起来。我很疑惑:心想,翻书跟头顶旋转有什么关系呢?于是,我第三次把书翻开了,这时头顶又有东西急剧旋转起来。

我惊讶的想,这书可能不一般,有空一定要看看,我打算从上海办完事后,回来把这事弄清楚到底是咋回事。

在上海办完事我坐上了从上海到北京的火车。在车厢里,我遇到了一件让我感到很意外、很震撼的事。

我乘的是卧铺车厢。对面的下铺是一个学者模样的人,后来知道他是教授,旁边还有他的几个学生。教授正全神贯注的看一本书,很入神,半天了也不跟别人说话。我问:“您看什么书呢?”他把书皮对向我,说:“《转法轮》。”我一惊,这么有文化的人也看这个?

我原来以为,我母亲没文化,炼个什么气功倒能理解,有文化的教授怎么也看这个呢?他见我有些不解,就笑着说:“看这本书的人很多,内容很博大呀!”我说:“我母亲也学,她没啥文化,就是听录音,说是她师父的讲法。您是有文化的,怎么也看这书呢?”

他放下书,和蔼的说:“全世界人都在研究这本书,不光是祛病健身这么简单,这是一本佛家上乘大法,你读多少书,都看不到这上的内容,深奥啊……”他指著旁边几个年轻人,说:“这几个是我的学生,我们是搞科研的,刚从国外回来。”

我看着那几个年轻人,问:“他们也信这个吗?”教授笑着说:“信与不信,人是有脑子的,我在学,他们能不明白吗?你看了也会信的。”

教授看法轮功的书,这事让我大开眼界,回家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朝母亲要她那本《转法轮》,我想研究一下,这到底是一本什么书?

在看《转法轮》的过程中,我有很多疑惑: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可是,这些疑惑就像师父说的,你在看第二遍时,一个个疑惑都解开了;同时又有新的疑惑: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在看第三遍时又解开了……

我惊讶,也终于搞明白了,原来这是一本修炼的书,此后,我走进了大法修炼。

图为2017年澳洲法轮功学员在室外炼功。示意图。(EMMA MORLEY提供)

学法修炼后,我受益无穷,比如:一身病好了(不细说),心胸开阔了,遇上不顺心事能想开了。对于骗我钱的那个人,大法书上讲的很明白:“不失不得”,得到不该得的东西,就得用德交换,人要是德没了,灾祸必来,这是天理。

学法前,一想到骗我的人,我就痛恨他,见到他的家人时也气得不行。学大法后,我明白了更深层的因缘关系和得失关系。其实,他害人更在害自己,做了一件傻子都不干的事。但我不恨他了,觉的他可怜,他用德来换业,用德换那点钱,天理也不会放过他,他不知道这个后果有多可怕。人在迷中就知道钱好,却不知道钱得到和失去的背后深层道理。

学大法后,我明白了更深层的因缘关系和得失关系。(公有领域)

后来我听说,骗我钱的那个人,在南方找了一个小媳妇,过了几年好日子后,小媳妇把他钱折腾光了,就把他踹出去了,他又回来找原配。他的两腿生了恶疮,一直往上烂,大腿被截肢,后来去世了。

从他回来到死去,我什么怨恨都没有,也不想找他了,只觉的他可怜,如果他能早一些学大法,绝不会干这种傻事,不会有这个结果。

为了还债,我把厂子兑出去,一下子变的很轻松,又去做别的生意。现在我家顺,生意顺,什么也没丢。这是大法给我的福。我把《转法轮》这本书背了下来,庆幸这辈子没有白活,遇到这么好的大法。

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十九年过去了,共产党对法轮功造假打压从未停止。在迫害中我也走过了好多年心酸艰难的路:曾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三年多;三次被绑架;被迫流离失所过;被当地警察走马灯似的骚扰过;流离在外地时,一次过大年,房东一家人回来了,我只好离开,看到卖烤肉串的,想买一串五角钱的烤肉串都没舍得……

尽管如此,我对大法依然坚定!我想任何人,当你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时,你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万古机缘只一次,错过了将永远不会再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原载明慧网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