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亚州议会候选人Stewart和Kaufman专访

------11月中期选举在即 选民注册10月9日截止

人气 14

【大纪元2018年10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王琼亚特兰大报道)2018年的中期选举即将于11月6日举行,选民投票注册登记日将于10月9日截止。为了让读者对乔治亚州当地的一些参选人有一定的了解,大纪元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分别对很多现任官员和参选人进行了专访。如下是对乔治亚州第50选区州议员参选人Kelly Stewart和第51区州议员参选人Alex Kaufman的专访。

Kelly Stewart

Kelly Stewart女士现在竞选第50区州议员一职,该区主要包括Johns Creek市。她与先生Tom Stewart从2003年起一直住在Johns Creek。她曾经担任Johns Creek市议员两任,现在因为现任州议员Brad Raffensperger竞选乔治亚州州务卿一职,所以Kelly Stewart开始参加竞选。

参选人Stewart拥有多年在地方政府、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工作经验,还有在公司企业的经验。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希望做到自己最大努力的她,从竞选一开始,便马不停蹄的开始布局竞选事项。她主要提出的观点有:冻结税收;完善教育;建立一个以病人为中心的医保系统;提倡递解出境非法移民和解决鸦片类药物危机。

记者:你在政界工作了多长时间了?

Stewart:我的父亲教授了我人生中有三件事情是不能协商的:深深扎入心的信仰;获得大学教育;以及投票是每一个美国公民的权力和应尽的责任。这是我们所拥有的自由,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还没有这样的自由。在我18岁生日上,我爸爸带我去注册投票。从小到大看着我爸爸的一生,我明白了投票权的珍贵和参与的重要性。我还很小时,我父亲就让我参与投票统计的工作,那时,我才二十出头。至那时起,我便知道,能够生活在一个可以投票的国家里,是一件富有荣耀的事情,因为人们可以借此发声。

记者:记得你在竞选市议员时,你提出要降低财产税,但今年的竞选,提出的是冻结财产税。能告诉我们这是为什么吗?

Stewart:之前,提出的降低财产税收是在市级,但是今年我竞选的是州级职务,但是我两次提出的观点实际是一样的。现在在富尔顿郡所发生的是,我们让郡员工做财产税的决定。我不认为他们应该超额的向我们征税。我担心的是我们的房产税增加的税基评估,与我们实际房价不相符。

从去年开始,富尔顿郡有超过4万起上诉,但尚未得到解决,人们认为他们已被超额征税。因此,从州立法的角度来看,与富尔顿郡立法部门,可以和参议院,以及众议院合作,我们可以冻结该郡不再增加税收。我并不是说我们不应该支付财产税,而是反对他们为富尔顿郡的预算提供资金的速度超过财产实际增值速度。我认为财产税应该冻结; 我们每年都可以缴纳相同数量的房产税。它唯一应该增加的时间是,当你对房屋进行装修时,或当你卖掉你的房子时,它的实际价值上升时,再做重新评估,这是公平的。在此之前,富尔顿郡的财产税需要被冻结,而不应该持续增加财产税。

记者:那么你怎样平衡房屋的价值与财产税的税率?

Stewart:要平衡好这两者的关系,需要做三件事:第一件事情是重建弥尔顿郡,因为现在富尔顿郡所征收的税收,都用在了亚特兰大市区,而北面当地地区所用的有郡级提供的服务设施相对比较少;第二件事是即便我们当地还属富尔顿郡管辖,那么我们应该冻结税收;我想要做的第三件事是希望能够改变纳税周期。现在只有努力工作的人群在被征收所得税。我不想只有乔治亚州努力的工作的人被征收所得税,我希望有一个公平的税收,我想提出消费税,因为那些在乔州旅游的人,包括呆在乔州的罪犯,还有从政府领取支助的人们,我们也应该向这些人收税,所以要提出消费税。同时对于那些已经退休的人们,我们应该保护他们,因为他们已经在过去多年中,交付了个人收入所得税。同时,我还将支持要缩减政府支出,就像家里的那本账一样,只有知道了我们的收入是多少,我们才能知道我们的支出应该是多少。

记者: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增加可供选择的教育项目吗?

Stewart:我是少年司法部门的董事会成员,我也曾担任过学校董事会成员。因此,儿童是未来国家的希望,我们负责给其穿衣、食物、住房和相应的教育。住在Johns Creek里有很多优秀的学生,我们有最好的学校,有很多家庭是因为这里的学校,所以搬进这个区的。但在同一个郡里,还有些孩子永远不会通过奖学金去上大学,他们需要学习技能和谋生的技能。这些孩子在这里有很多机会,但最重要的是,父母需要给予他们足够的自由,才能知道教育孩子的最佳方式是什么。父母应该是做这些决定的人,比如家庭教育、私立学校或网上授课。为了让孩子可以学到最好的东西,那么他们就需要一个很好的学校环境。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奠定基础,为家长提供不同选项的选择,但由父母来做出决定。

记者:政府将如何做可以启发家长为孩子付出更多呢?

Stewart:可以,我们需要取消有些官僚的测试。因为学校的教职工花了很多时间来完成这些测试,而不是把心思放在如何教学上。为父母提供更多的税收抵免,无论他们的孩子在哪里接受教育,大学学费都可以作为一项税收抵免,以及父母需要的其他条件。政府不应该夹在家长与学生中间,而应该让家长和老师一起决定学生需要最好的学习方式。具体做起来,肯定是有办法的,虽然不是一条规定出来就适应所有的学生,但是我们可以尝试看到底哪些办法起作用,而且所有的学生都将享受平等的机会。

住在富尔顿郡南边的家庭应该有自由可以选择孩子应该上哪所学校,我希望与当地的学校董事会代表和州立学校主管合作,共同研究效率; 我们成功的地方,以及我们失败的地方。我的父母为我选择了最好的教育环境,所以家长应该有更多为孩子选择教育的选择,往往家长投入在小孩教育的时间充足,小孩就会成功;往往家长没有花很多时间在孩子的教育上时,我们也能看到小孩的成长环境往往变得很艰难。

记者:能谈一谈重建弥尔顿郡的具体做法吗?

Stewart:这是为了保护并维持一个很好的商业环境,我们为了吸引公司能办到我们当地,我们提供很多不同的抵税方式,我想建立一个公平、易操作的税收政策。我们既然要免去州的个人所得税,我们就应该也免去公司发放的工资税。好的商业环境还需要一个好的教育环境,能够不断培养新的人才;同时还需要方便的交通设施。

所有这些因素与条件都是必备的,我的顾虑是如果民主当赢了之后,人们会看到税收的上涨,还有全民医保,这些都将扼杀我们现有的良好商业环境。全民医保是违反第十修正案的。但是,当政府开始控制人民时,它就已经失去了其作用,这本不应该发生。我非常推崇小政府和自由。并且我相信 “我们人民”,而不是“我们政府”。

记者:详细讲讲如何建立一个以病人为关注点的医疗系统?

Stewart:可以。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保健系统,那将是关注患者。家庭专注于患者,医生专注于患者。它免除任何罚款,任何税收,任何处罚。然而我们现在因奥巴马医疗而得到的结果是,我们医生正在早退,拒绝执业,因为他们受到很多来至奥巴马的监管。病人要支付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免赔额,而医生要用这些高免赔额来支付医疗事故保险。现在成了保险公司来写各种条例,对病人和医生都没有利。

记者:为什么你认为庇护城市和郡减少资金支出,就会让州内获得更多安全呢?

Stewart:所谓的庇护城市和郡是藏匿非法外国人的地方。当有人非法进入美国时,这是一种犯罪。 这个人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但他犯了罪,他就是犯罪。我们是一个国家,是一个州,是一个郡,是一个治安城市,我们都得遵从法律,所以对于那些非法来到这里的人来说,他们没有权利呆在这里。

记者:你将如何治理鸦片药物危机呢?

Stewart:我们对鸦片类药物危机的看法是,50岁以下的人死亡的头号原因,就是过度食用鸦片药物,儿童也因此留在寄养院中,失去了家庭,它花费了大量政府投入在健康医疗的资金,并且人们还因此被捕或被监禁,它增加了少年司法部和惩教部门的费用。

我想做的是给这样的家庭及家人税收抵免,将他们的重心放在康复中心或他们所需要关注的事情上。我们不需要政府又推出一个计划来解决这个问题。当政府介入医疗保健时,我们看到了失败。我们不需要政府参与另一个大项目,所以我们只需要为家庭提供税收抵免,这样他们就可以与家庭中滥用药物的家人一同度过难关,以获得他们的帮助。我们还需要非常自由地与处理这些药物的医生打交道。有些医生医德很高,可以治愈很多病人;有些医生只是在不停的开鸦片药物,对于这样的医生,我们已经制定一些措施,以阻止他们这样做。

记者:你已经在政界有一段时间了,那么你在这些年都有哪些变化?

Stewart:我从来没有把这一切看作我的政治生涯,我只是把它看作是一个服务于社区的工作。我和我先生都各自有自己的事业,为家里提供经济来源,在美国政府里工作,也挣不了钱。作为州议员,我将代表Johns Creek的84,000人,我想确保我正在为公民做最好的事情,而且我将真的很好地为他们服务。在新约里有句话,“如果要做,就做到最好。”我的父母也从小给我灌输了这些价值观。从竞选上,大家就能看到我有多么的努力参加竞选,如果能够获胜竞选,我就将以同样的努力来代表Johns Creek的84,000民众。

 

Alex Kaufman

Alex Kaufman先生竞选第51区州议员,该区包括城市Sandy Spring、Roswell和Johns Creek的部分区域。Alex和妻子Kasia住在Roswell市。在接受专访中,他告诉告诉大纪元,自己希望能够提供一个可供家长选择的高质量学校教育系统,以及让财产税增长封顶,和创造一个可以适应于所有商业经济发展的商业环境。

Alex Kaufman出生在纽约,但从小随着父母工作搬迁到了乔治亚州,他毕业于威斯敏斯特学校、汉密尔顿学院和埃默里大学法学院。现在与父亲Robert B. Kaufman一同经营Kaufman & Forman律师事务所。Alex从小便对政治感兴趣,至今已经活跃在联邦、州内的政界,有9年时间,受到很多政要的嘉许。

记者:作为州议员,主要都有哪些职责?

Kaufman:主要有两个,第一件事情是平衡州内预算,因为宪法要求我们的预算是平衡的。第二个职责是代表选区的民意,并将其递交给州政府。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好的候选人,因为我在这个社区长大,对这个社区非常了解。

记者:请谈谈如何能够建立一个完全受资助的教学系统?

Kaufman:当我在州长办公室工作时,那时州预算是200亿美金,现在是260亿美金,州内对教育经费的支出为51%,今天终于州给予所有教育项目全项经费支持。但是我觉得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对学前教育和就职教育的支持。

记者:那么如何才能获取这些经费呢?

Kaufman:我们需要做如下几件事情:第一,减税。很多人认为需要经费应该增加税收,其实至从上次开完会后到现在,我们新征收到的税收来至于我们的减税。第二,增加网上商务的税收;第三,减少政府开支,减除政府条例,为商业发展提供一个很好的商业环境。我认为,我们提供的教育质量越好,培养出的人才越多,我们的工作机会就会越多,这整个是一个良性循环体。

记者:如何创造一个激励父母选择学校的机制?

Kaufman:比如说建立特许学校。特许学校的建立来自学校董事会和州一级的政府决定。差不多是一个地区的居民提出,希望在公立学校系统里建立一个适合自己独特要求的学校。第二件事,我想做的是开始商讨修改对独立学校数量的限制。在Fulton、Roswell、 Johns Creek和Sandy Spring有很多教育经费,学校有大约11,000位学生。在这些区域,是可以建立更多独立的学校的。我认为社区学校越多,学生与家长会更喜欢。我不认为学生就一定喜欢上一个拥有2,000学生的高中。在减少了学生数量容积后,在校学生的安全也会受到更多保障,每一为学生能够受到更多的关注。

记者:你将怎样为富尔顿郡提供的最少服务项目缴税?

Kaufman:我从小长在这,看着北富尔顿郡被划分成一个个城市,Sandy Spring是2005年建立的,Johns Creek是2006年建立。在城市建立前,是郡为各个地区提供各项公共设施服务,但是城市建立后,主要就是当地城市提供各项社区服务,如Johns Creek提供自己的消防队、警察等。Sandy Spring市和Roswell市也一样。除了城市税收、郡税收,还有学校委员会征收的教育税收,如果现在别人要卖我房子如市场上所说的价值,我会觉得心跳加快,因为我不认为房子就值这个价。但是,我们今年秋季可以投票给税收封一个顶,比如3%。

我个人不太喜欢财产税,因为这让你永远不能真正拥有自己的财产。比如一位年老的人,他全额付清了房子,但每年你必须拿出钱来交税。如果不能及时缴税,房子还是有可能被人拿走。对我来说,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想研究替代本项税的其他方式,但第一步还是应该重新估量一下我们缴税后,所获得服务是否值我们交的税,如果不值,我们需要重新评估一切。

记者:如何理解你提出的“试想所有商场都关门”的状况,为其提供商业发展环境?

Kaufman:现在随着人们更喜欢与在网上购物,很多大商场如Kroger都在相继发生改变,他们也在开始提供网上购物的方式。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看到我们社区周边这些大商场都在关门,所以我在想如何通过改变税收,为这些大商场提供一个适宜他们发展的商业环境,为我们社区提供一个便利、有力的社区环境。

记者:是什么原因让你希望能够参加竞选?

Kaufman:我非常关注自己的社区发展,我的家庭和家族的律师事务所都在这里。我从小在这个社区长大,这次竞选是受前州长Sonny Perdue的执行律师和首席法律顾问Josh Belafonte的启发和鼓励,于是我开始参加竞选。我认为自己非常熟悉当地的社区,同时又能够将民意传达到州政府,所以我认为自己能够很好的胜任州代表这个职务。

责任编辑:郝莉

相关新闻
30华人参加州长聚会 为关学君助势
洪圣斐:2012共和党角逐美国总统之人选
美人口移动趋势有利于国会共和党
美东南简讯 (2-8-2012)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情死者家属 第5次寄信向武汉政府追责
【有冇搞错】抓8名猎狐行动特工 美斩中共狼爪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横河观点】中共猎狐行动在美国受挫
皮肤干燥发痒?一碗银耳汤解秋燥 润肤抗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