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摧残 (2)中毒死亡

(从左至右)被中共下毒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魏凤举、田世臣、朱洪兵。(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376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0月18日讯】在新津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不到一个月后,成都69岁的谢德清被扔回家。因被注射了不明药物,原本红光满面的老人被迫害致骨瘦如柴。

在家四天的时间里,他多半处于昏迷状态,时常用手按住心脏部位,痛哭地辗转呻吟,如内脏在撕裂。谢德清于2009年5月27日含冤去世。离世时,他的双手变黑,遗体也逐渐变黑。

家属表示了“尸检”的意愿后,不料,凌晨3点多钟,百余名防暴警察冲入灵堂,打伤谢德清的大儿子,抢走了遗体,直接送火葬场强行火化。

谢德清被迫害前后的照片。(明慧网)

中共害怕恶行被曝光,以为火化遗体就可以掩盖用曾对谢德清使用药物的真相。一般来说,中毒的遗体火化后,连骨头都发黑或发红。

中共内部文件称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为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强迫其“转化”(放弃修炼),中共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大量使用药物,成为中共秘而不宣的重要迫害手段。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露中共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惨烈程度及其严重后果。

此篇将揭示中共用药物致使法轮功学员中毒死亡的罪恶。

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摧残 (1)人体试验

离奇死亡 火化后骨灰呈红色

田世臣(明慧网)

田世臣,1981年出生,北京福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员工。在尼日利亚工作期间,他因在中国城对朋友讲法轮功真相,被中领馆及中共安全局等秘密调查、监视。

2011年12月底回国当天,他被中共当局直接从机场劫持到福田公司。与公司谈话四小时后,他被胁迫辞职、被要求24小时内离开北京。

回家不久,田世臣的身体出现异状:浑身发热、四肢无力、呕吐、拉肚子,特别是身体发黄,眼睛发黄,连尿液也是黄的。16天后,即2012年1月16日,他莫名死亡。

火化后家人发现他的骨灰呈红色,特别是上半身比下半身的骨灰要红得多。有经验的人说只有中毒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家人进京到福田公司讨公道,无果。

田世臣离世后,他的父母和妻子因修炼法轮功在村里被中共人员监视。他们逃出了中国,后辗转到了德国。他们一直随身带着田世臣的骨灰,希望能查出他离奇死亡的原因。

2018年7月9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到访德国。田世臣的父母在德国总理府前参加和平抗议活动,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明慧网)

打毒针 遗体火化后骨灰呈黑色

魏凤举年轻时候的照片。(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魏凤举,吉林省东丰县第四中学教师,因坚持信仰,被三次非法劳教,累积遭冤狱六年。

2007年4月13日,她从劳教所出来一个多月后,突然不能吃饭,一吃就肚子疼、不停地泻肚。

一两个星期下来人瘦得脱相,大小便失禁,尿液呈红色,体重急剧下降,只有四五十斤。最后的那几天里,她连水都不能往下咽,于2007年7月12日含冤离世。

2007年魏凤举离世前一天的照片。(明慧网)

临去世前一两天,她开始看不见东西,头脑一阵明白,一阵糊涂。

她自己说:“我不能好了,他们(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警察)给我打针了。”直到去世,她的眼睛一直睁着闭不上。遗体火化之后,骨灰呈黑色。

毁坏神经中枢 黑骨无法火化

昔日漂亮能干的苏菊珍。(明慧网)

苏菊珍,49岁,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法轮功学员。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后变得善良、无私,她家被葫芦岛市评为“十大先进家庭”。

在她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期间,教养院中队长邱萍把她拉到沈阳的某医院精神病治疗处,天天有专人强制她服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不久,苏菊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四肢不能活动,目光呆滞。

曾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的大连临床主治医师、法轮功学员潘奇回忆道,她曾亲眼见过苏菊珍被强灌药物后的惨状:

“她的两个眼睛直直地、直直地看着我,没有任何表情。我就说,你怎么了?她也不看我,就像没有了灵魂,她不认识我了,我就掐了她一下。我说,你快看看哪,你看看我是谁呀。”

苏菊珍被带回家时,已伤痕累累,不会说话,没有记忆,已成植物人。家人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

苏菊珍临终遗照。(明慧网)

2006年4月8日,苏菊珍含冤去世。次日,其遗体在绥中县前所火葬场被火化时,家人发现头盖骨、小腿骨、肋骨都是黑色的,无法烧化;向专业人士咨询得知,这是药物中毒的结果。

脏器衰竭 火化后头盖骨里面呈黑色

朱洪兵(明慧网)

朱洪兵,30多岁,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职工。2002年月1日,朱洪兵被强行送入大庆监狱。

七监区长李凤江叫嚷“不转化就火化”。狱警对他下胃管,强行灌食。恶人把一碗奶粉样的东西全灌进了他的肺部,造成肺叶全都溃烂,导致他后来心脏衰竭,全肺脓肿。他曾一度昏迷不醒24天。

在大庆监狱,朱洪兵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当时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后,记忆力严重衰退。

七监区队长公然说:“什么时候放人呢?就是把你放回去,你也没有存活的希望了,你回家也就是活个十天八天的,否则绝不放人。”

2008年12月,家人把他接回家后,他艰难地活了六个月。

出狱时的朱洪兵。(明慧网)

2009年6月18日,朱洪兵离世。他的遗体被火化时,头盖骨外面是白的,里面却是黑的,骨头疏松现象严重。

骨灰含黑色颗粒 疑被注射慢性毒药致死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他的家人根据王海田生前讲述警察残害他的手段,强烈质疑在洗脑班他被注射了有毒药物。

王海田生前照片(明慧网)
王海田遗照(明慧网)

王海田于2013年12月5日从洗脑班回家后,身体消瘦,脸色发黄,呼吸困难,进食很少,躺、坐都不行,于2014年2月2日含冤离世,年仅45岁。

在被非法关押在沙河子洗脑班时,他惨遭酷刑折磨。刑警大队警察威胁他说:“清朝的八大刑都是小儿科,你知道现在的高级刑罚是什么吗?别人外表看不出来任何伤痕,但内脏里却残废了,你要不老实交待,就把电源通过导线接在你的生殖器上,另一头通上电,你就变成废人了,医院还检查不出来。”

家人回忆,王海田回来后讲述他被迫害经过时说:给他打辣椒水、抹芥末油时他没感觉怎么难受,现在看来当时给打的不是辣椒水、抹芥末油,而是一种破坏身体的慢性毒药。

被药物慢性毒死

尹华凤,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人。1996年,她40多岁,看上去像二十七八岁,年轻、漂亮、干练、很热情、很善良。

1999年后,一次她在成都某大学讲法轮功真相时被绑架,被成都“610”强行送进新津洗脑班迫害。

她绝食、绝水抗议迫害50多天,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她趁包夹、警察不注意时拔掉针头与塑胶管的连接处,没有让药物全部输入体内。

其它被注射不明药物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就出现耳鸣、视力模糊、舌头僵直、四肢无力、反应迟钝等症状;她的症状要来得慢一些。

从洗脑班出来后,2003年,亲友明显发现她的语速慢了,舌头僵直,几斤重的东西她都提不动。大家分析,这可能是一种慢性损伤内脏器官的药物所致。2005年,尹华凤离世。

新津洗脑班 药物迫害的黑窝

四川省是周永康曾经盘踞多年的地方,也是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

成都新津洗脑班名为“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位于新津县花桥镇蔡湾18号,是以江泽民为首的“血债帮”的核心人物周永康操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罪恶窝点,

至2012年4月,据明慧网报导,新津洗脑班已非法关押过上千名法轮功学员。

新津洗脑班的大门。(明慧网)

在新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中,药物迫害成为重要手段。从迄今披露出来的仅有的情况来看,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过药物迫害,只是药效和剂量不同,下毒者想要达到的目的不同,比如有的是破坏中枢神经的,有的是损坏内脏的,有的是导致人恐慌或身体剧痛的等。

下药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如在饮水、饭菜中下药,把药注射到水果里面, 食用那些药食物后,半个小时就会有药物反应,主要症状有:头发胀发昏、眼睛肿胀、眼球往外突出、困乏、呼吸困难、心脏绞痛,情绪异常烦躁、易怒等。

新津洗脑班还强行给法轮功学员输液,声称他们有病。输液的后果为精神狂乱、幻听幻觉、丧失记忆、双目失明、两耳失聪、全身浮肿、器官腐烂⋯⋯

众多被强行输液后的法轮功学员普遍有严重的中毒反映,有的很快死亡,有的慢慢死去。

谢德清、尹华凤仅仅是遭受新津洗脑班药物迫害的众多案件中的两例。

至今,新津洗脑班仍在继续实施药物犯罪。

谢霞,成都市双流县居民,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任教于双流区华阳职高,钢琴教学成绩斐然。

谢霞(明慧网)

十多年来,双流国保警察多次将谢霞绑架到新津洗脑班、楠木寺劳教所,并在她饭里下毒。她从新津洗脑班出来后,腿肿如大象腿、肚子肿得像大鼓,于2016年7、8月离世,时年56岁。

新津洗脑班只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迫害的场所之一。由于中共严密的信息封锁,所被曝光的罪行只是冰山一角。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0-18 1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