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如:从帝王教科书《贞观政要》谈起(三)

唐太宗像。(公有领域)

人气: 3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0月08日讯】今天的世人,即使再不懂历史,也知道唐太宗的丰功伟业。唐人成为海外华人的代称便是历史的见证。人们再没有见识,不懂治国之道,也听说过唐太宗与群臣推心置腹,从善如流,勇于纳谏,共治天下的美谈,尤其是他与魏徵的故事,可谓妇孺皆知。所以,富国需要明君,明君才能纳谏养德,谄媚小人才不会得势,鱼肉百姓的黑暗政治才不会发生。因此这一期的帝王学,正如大家的了解,马上涉及到魏徵,《贞观政要》开篇就论为君之道,而这篇内容,95%都是太宗与魏徵的君臣问答。

太宗为政  温故知新  可以为师

唐太宗是读史的高手,常常能从历史的兴亡得出正面的教训,而非人云亦云,没有自己独到的眼光和见识。这就是孔子所教导的读书法,学习法,让人不要读死书,要懂得温故知新。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成为别人的老师了。(原文: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所以太宗就能成为后世治国的导师,一直教育日本的天皇,也一直教导著德川家康,代代流传。但是谁能真正实践,真正理解,那就是各自的品性所决定的了。可以肯定的是,德川家康因此获得近三百年的太平盛世。

实际上“温故知新”这个成语,来自孔子《论语》的“为政篇”中,也就是说,能够温故知新,是为政者的重要素养,包括君臣在内,需要不断读史书来获得治乱兴亡的教训和参照。孔子兴办教育,就是为了天下太平,民风善化。春秋时代的诸侯争霸给百姓带来无尽的痛苦,孔子深知,人只有向善重德,才能导正为了私欲的征战。那么治理国家的君臣,就是要首先归正,首先接受教育的人物,只有君臣归正,成为百姓的表率,整个国家才能归正,天下也才能快速导正,得到太平。所以,孔子才说“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就可以导正国家和民众了。是为政者的要务与最大的责任——教化百姓,使他们向善。而不是仅仅为了自己的权位。那么太宗究竟是如何温故知新,如何善导臣子的呢?

太宗答魏徵  读史论明见

我们看《贞观政要》第一篇“论君道”里的这段话,就知道魏徵的才能,是太宗的善用和引导成就的,这段话是太宗针对魏徵的一次上奏书进行答复而写下的批奏,整段话几乎就是太宗写给魏徵的回信,其白话文如下:

朕看了爱卿写的奏疏,言语恳切。爱卿的一片忠肝义胆由此可见一斑。批阅你的奏疏,常常让我忘记疲倦,你的言辞让我深受感动。倘使卿对国情了解不深,怎能提出如此中肯的建议,及时纠正我的过失呢?我听说晋武帝灭掉吴国之后,只顾骄奢淫逸,不再关心国家政治。太傅何曾,退朝回家后,对他的儿子何劭说:“我每天都见皇上不谈治国大略,没有远虑,而只说一些生活俗事,这岂非要遗祸子孙?国家在你这一代还不至于大乱,你暂且可以保命。”他又指著孙子们痛惜地说:“可是到了你们这一代,必定遇上朝廷变故而死。”后来孙子何绥果然遇上晋王室争夺王位的叛乱,最后为荒淫的酷刑所杀。以往的史书称赞此事,说何曾有先见之明。我的看法与之不同,我认为何曾是不忠之臣,他罪大恶极。作为臣子,上朝应思考如何指陈时政、尽忠直言,退朝时应勤于弥补君主的不足。这样就会扬善去恶,君主好的美德得到发扬,而错误不断得到纠正,此为常说的君臣同治的道理。何曾地位尊贵,权势显赫,应当直言进谏,匡扶时政。然而他在退朝后才说关于朝纲的言论,朝见时,在晋武帝面前却没有勇敢地直言规劝,说他是明智之人,岂不荒谬?国家危亡却不知辅佐扶持,要这样的官吏何用呢?你所上书的建议,我已认真地阅读过了。这些金玉良言,应时时放在我的案头,就像古代用来警示自己的信物一样。这样,他日必定受益,年终不久,国家必会康健富裕。因有你的扶持,我感到很安心,就像鱼儿得水一样,一切都称心如意。你毫无隐瞒的直言和如此美好的谋虑,我回复得晚了些。此后,我将心怀恭谦,多多听取你治国方面的高德之音。

不愧明君  读史为师  成就德政

读过这封太宗的批奏,就可以看出,太宗有着很高的历史正见,作为一个帝王,他不仅能接受魏徵的建议,肯定他的奏疏,还能详尽论述自己为何会同意魏徵的谏言,可谓推心置腹,非常真诚对待臣子。可以将内心的想法直率地告知,如同朋友一般。

有了真诚的态度,加上对历史的正见,魏徵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忠心辅佐。因为太宗作为君主,非常清楚,什么样的臣子才是真的对君主忠心的忠臣,巧言令色,谄媚迎合,奉承为能的固然是危害君主的小人和奸臣,他们言听必从,不分是非地讨好君主,为的是自己的私利,不是真正的忠心,这个不难判断,一般帝王读史书,大致能读出这个见识,但是太宗更明白,读出了更高的新意和见识,他连同不敢直言劝诫君主,保持沉默的臣子,都认为是有大罪的,他非常清楚,臣子的职责,必须敢于纠正君主的过失,否则,就会危害国家,知情不敢说,比主动迎合君王错误的,罪过更大,是在明明白白地陷君主于不义,眼睁睁看着国家走向灭亡。所以,太宗非常英明,等于在教导魏徵,臣子该如何做才是好的臣子,才是尽忠职守的忠臣。鼓励魏徵敢于直言。

敢于直言,纠正君王的错误,是以德爱人的表现,是孔子的高徒曾子说过的君子爱人的做法,太宗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也像曾子教导弟子们和家人一样,教导臣子能以君子爱人的心来帮助他治国。

所以说,太宗从善如流,知错必改,让人以德爱他,让君子的仁德道义得到弘扬,并用于治国,试问,谁不愿意讲真话,尽心帮助这样的君王呢?小人也断然无法有机会靠近君主兴风作浪。所谓英明,正是如此。对历史有正见,温故知新,就可以为师,引导臣子,进而引导百姓,上行下效,百姓必然以德为荣,太平盛世自然成就。此为德政的必然。

那么为何日本当今的学者会认为《贞观政要》是守成时代典型的领导学,是今天政界和商界两大领域高层领导者的教科书呢?我们下回再续。(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10-08 9: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