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裴毅然:毛泽东真诚“感谢皇军”

中共官方记载毛泽东至少六次感谢日本侵华。图为九一八事变日军进入沈阳。(维基百科)

人气: 59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0月09日讯】1924~1927年第一次国共合作,中共党员从432名增扩至57,900余。1937~1945年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共从“七•七”前的3万增扩至121万1。中共才是依靠抗日养精蓄锐——“进城摘桃”。为此,1949年后毛泽东多次强调抗战对中共的重要性。拙文撮扫这方面史料,集中呈供《议报》读者。老规矩,简述史实,详列出处。

“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

1959年7月31日庐山,为打倒彭德怀,毛泽东指责彭1940年发动的“百团大战”,乃是帮了国府的忙:

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2

1959年8月17日,毛泽东抱怨“日本投降早了”——

提出“和平民主新阶段”是为了争取时间,准备夺取政权。日本投降早了一点,再有一年我们就会准备得更好一些。3

1964年8月18日,毛泽东说了一句大实话:

为了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准备了好多年,整个抗战就是准备。4

多次向日本人示谢

1960年6月21日,毛对日本文学代表团说:

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不会觉醒起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日本“皇军”。5

1961年1月24日,毛泽东对访华的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说:

日本的南乡三郎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条件。所以日本军阀、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6

1964年7月9日,毛泽东对亚非澳等国访华代表团说:

如果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大规模侵略,霸占了大半个中国,全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也就不可能胜利……你看,日本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7

1970年12月18日,毛泽东对斯诺说:

那些日本人实在好,中国革命没有日本人帮忙是不行的。这个话我跟一个日本人讲过,此人是个资本家,叫作南乡三郎。他总是说:“对不起,侵略你们了。”我说:不,你们帮了大忙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和日本天皇。你们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全都起来跟你们作斗争,我们搞了一百万军队,占领了一亿人口的地方,这不都是你们帮的忙吗?8

1972年9月下旬,毛再次向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表示:“皇军”帮助中国革命提早成功。余英时先生(1930~ )认为毛感谢皇军:“确是一句由衷之言。”余先生评共:“靠民族主义起家,趁民族危机夺权。”9

“统一战线”的底牌

中共价值序列上,革命大于抗日高于民主。“统一战线”乃是向国府要钱要粮,底牌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武装,坚决走独立自主的道路”(毛语);“抗日战争成为真正全国范围内的大革命。”(胡乔木语)10

西安事变后,中共得到国府资助。1937年2月6日,范长江与博古、罗瑞卿同车自西安往肤施(延安),车上“最重要的是从紫金山那里运来的几十万法币”11。舒湮《边区实录》记载1937年初:“自从统一战线完成后,中央对第八路军有饷额补助每月五十万元。”12

中共也承认:八路军每月得到国府50万元军饷及衣物药品等军需补充13。1938年3月24日,毛对记者说:国府每月拨给八路军几(五)十万元经费。14

1940年6月初,朱德向陈嘉庚介绍:国民政府承认中共军队三万人编制,每月拨饷68万元,步枪子弹800万粒,中共则实行三民主义。15

1937年12月3日,八路军兰州办事处主任谢觉哉(1884~1971)日记:“中央(按:国府)发给八路军饷械比其它部队为优先,所以未能全部解决,大概中央亦很困难之故。”161937年10月21日,叶挺首次领取新四军开办费5万元;此后每月至少6.5万。17

1938年4月,国府赈济委员曹仲植携赈款十万赴延,发现延安报刊刻意强调两党磨擦:“《新中华报》每五天才出一张,每一张还要把磨擦的问题写得这样多,连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冲突都写上了。”181944年12月5日,贵州独山失守,重庆震动,8日国军收复独山,“新华日报拒不登载,引起读者重大反感。”19

英美史家认为:

如果没有日本人的入侵,他们(按:中共)在华北边区贫困的根据地里可能会被饿死。总之,日本人提供了导致国民党衰落和中共幸存、壮大和胜利的主要形势。20

9/30/2018 Princeton

注释:

[1] 〈关于中国共产党历届代表大会、中央全会和中央委员、中央领导机构情况的资料〉,载《中共党史资料》第3辑,中央党校出版社(北京)1982年,页167、170、185。

[2] 李锐:《庐山会议实录》,春秋出版社(北京)、湖南教育出版社1989年,页223。

[3] 1959年8月17日毛泽东谈话。北大1968年编印:《毛泽东文选》。转引自丁抒:《人祸》,90年代杂志社·臻善有限公司(香港)1997年,页203。
清华大学:《学习资料(1957~1961)》,页260。

[4] 龚育之:〈听毛泽东谈哲学〉,原载《北京党史》2003年第12期。参见《龚育之回忆:“阎王殿”旧事》,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页225。

[5]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份子出版社(北京)1994年,页438。

[6]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页245~246。

[7] 《毛泽东外交文选》,页534~535。

[8]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选编》第13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页169。

[9] 余英时:〈中共政权的历史起源〉,载金钟主编:《共产中国五十年》,开放出版社(香港)2006年,页4。

[10] 胡乔木:《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人民出版社(北京)2008年,页49。

[11] 范长江:《塞上行》,新华出版社(北京)1980年,页189。

[12] 舒湮:《边区实录》,国际书店(上海)1941年4月,页12。

[13] 钱之光:〈我所了解的八路军南京办事处成立前后国共合作的有关情况〉,载《中共党史资料》第16辑,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北京)1985年,页193。

[14] 逄先知主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北京)2005年,页17、59。

[15] 陈嘉庚:《南侨回忆录》,岳麓书社(长沙)1998年,页180~181。

[16] 《谢觉哉日记》,人民出版社(北京)1984年,上册,页190。

[17] 《中共中央东南局》,中共党史出版社(北京)2006年,下卷,页499、512。

[18] 金城:《延安交际处回忆录》,中国青年出版社(北京)1986年,页76。

[19] 王健民:《中国共产党史稿》,中文图书供应社(香港)1974~1975年,第三编·延安时期(下),页673。

[20] (英)麦克法夸尔、(美)费正清编:《剑桥中国人民共和国史》,谢亮生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北京)1990年,上卷,页42。#

——原载《议报》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10-09 8: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