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田:五十经济人未戳破的一层纸

中国智库“经济50人论坛”举行了研讨会。图为研讨会会场。(YouTube网路截图)

中国智库“经济50人论坛”举行了研讨会。图为研讨会会场。(YouTube网路截图)

人气: 216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0日讯】中国财经智库“经济50人论坛”九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研讨会,引起海内外关注;在美国之音的节目中,对此做了一番评述。虽然评论过了,但意犹未尽,觉得与中国顶尖经济学家隔海互动,还缺了些什么。人们像在真空容器内高谈阔论,因为隔墙有耳,主持人说了,“记录原汁原味”报有关部门参考;很多人对尖锐话题深入浅出,又浅尝辄止;人前好像隔了一层薄薄的纸,但又不能戳破这层纸!

本文的题目,笔者思考了许久,开始想用“五十位经济人戳不破的一张纸”或“五十位经济人不戳破的一层纸”。后来想想应该善良一些,别尖刻损人,就改成“五十经济人难戳破的一层纸”,但还是觉得不准确;最后想起师尊的教诲,应替别人着想,给世人以希望,就用“五十经济人未戳破的一层纸”作为本文的标题。

体制内的经济学家,海内外都耳熟能详,他们智力超群,受过良好的教育,有西方经济学的训练,也熟谙中国内幕。囿于中国恶劣的学术环境,能大胆发言,针砭时弊,难能可贵。虽然智库人才济济,但也有学术败类。论坛每年改组,以保持学术活力,往年是改选5人,今年要改选10人,该把这些学术伪类选掉。其中两个实是害群之马、城狐社鼠。两人一在北大,一在清华,共同点是瞪眼瞎说,为专制站台;正义的人,都是“弃暗投明”,两人中的一个居然“弃明投暗”,当年叛逃自由的台湾投奔中共,中共也给了他名誉和地位,怪不得他要投桃报李;另一个则用“科学数据”证实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这人还高呼政治口号,鼓吹“南方国家的崛起”,“助推非洲经济起飞,为非洲提供市场”。中国自己都不知道市场在哪,正失去美国市场,还遑论为别人提供市场?

这个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年、50人论坛20年的学术会,虽力图消除官本位的影响,但官位的影响还是挥之不去。中共前财政部长的发言,不是学术的论证,附庸型学者的言论,完全在中共思想体制的框架下思考,动辄十八大、三中全会什么的,作为时间坐标,并且不自觉的用中共政治的目的,作为分析经济行为的参照。

两个半小时的讨论会从根本上说,是在为中共利益的巩固做注脚,给中共的掠夺寻求理论支持。但参与者包括官方学界的高层,也有一些大胆发言。杨伟民主张减少政府层次、臃肿的机构,效仿美国的三级政府制度。王一鸣暗讽“中国模式”,说那是自以为的“好的模式”;而政府对资源的控制,要素市场(土地、劳动力、资金、信息)等依然是双轨制。

潘仲光似乎来自台湾,他建议中国多进行专利和尖端的研究,可以光明正大的做,购买专利。遗憾的是,特朗普指责中共的,就是中共不肯“光明正大的做”,也不肯“购买专利”,而要偷窃和胁迫专利。马建堂建议减赋,优化融资贷款,谈到如何看待民营企业的问题,说不应该把民企当作“异己的力量”,而应该是“有益的补充,建设性的力量。”这又戳到了中共的软肋。君不见中共近日来放出的风声,要再度公有化吗?这些学者不是在与虎谋皮吗!

张曙光用“孟母三迁”借古讽今,说个人可以迁移,国家不能迁移,国家可以选择与谁同行;建议中共不要以牙还牙,要对美国让步。对此,至少在现在,中共是听不进去的。郑经力指出了中国经济增量比美国少,但M2增长大,超过了经济增长,这是点到了中共通过制造通胀掠夺中国人民财富的问题。吴晓灵认为要加强法制,避免无序动荡,强调法官的独立审判。这点到了中共党高于法、把法律当作压制民众的统治工具的问题。陈东昇说,政府、私企、国企、外企,是推动中国经济的四种力量,政府应该退出经济。这说的很好,但中共肯定不会听,也不会做。

中国知识分子在夹缝中生存,如保持留在体制内,可以有稳定、体面的工作,在大学教书,或在研究机构工作,衣食无忧。敢讲真话的,就会被放逐到体制外,丢掉工作,跑来美国。学者生存空间被压缩,真是很可怜,白发苍苍的学者欲言又止,说“大家心里都明白”。自由世界的人,当然可以体谅他们的苦衷。但学术界的人,如果“心里明白”嘴上说不出,真是很痛苦的事。显然,他们怕得罪中共丢了饭碗,怕失去荣耀,怕大众误解。中共现在公然用饭碗威胁学者,威胁学者的生存。贵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杨绍政因为透露了中共每年供养政党专职干部的惊人费用,被贵州大学开除,断了工资不说,居然把退休金也停了,举世震惊,真是岂有此理!

中国学者尚且不能戳破的这层纸,是什么呢?就是中国经济的真正症结、死结和命门。中共及其统治,是中国经济的根本症结、癌瘤;中共这个吸血鬼、血滴子不去,中国经济就没有任何出路。学者们大谈继续“改革”、深化“改革”。中国的“改革”,到底改什么?其实就是资本主义化,是去社会主义化,去共产主义化,去共产党的统治!显然,只要中共还在其中,一定反对真正的、彻底的改革。中共需要改革,因为需要从经济上挽救自己;中共也怕改革,因为最终会要了卿卿性命。阻碍改革,阻碍司法独立,阻碍中国走向法治的,是一个团体、一股势力,就是中共统治集团。这是中国的1%,中共800万党员高官。中国必须解体中共、铲除中共,才能走出经济困境。中国学者必须把这层纸戳破,告诉全体国人。

犹太民族有个自嘲的笑话,说需要多少犹太人,才能换个灯泡?答案是十个。一个人在桌子上捏住灯泡,九个人转桌子!中国经济真相的一层纸,需要多少学者去戳破?50人够了。中共其实没那么可怕,它知道自己的经济老底已被特朗普揭穿,马上面临财源枯竭、山穷水尽;它自顾不暇,现在只是最后的保命、最后的跳船;50人论坛已形成气候,中共也不敢对50人开刀,因为怕惹起众怒。毕竟,中国已经不是四十年前的中国,世界也不是,共产政权、共产势力、共产学说,都已穷途末路。

现在,是时候了,海内外学者努一把力,把窗户纸戳破。◇#

本文转自602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刘菁

评论
2018-10-10 9: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