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555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纽约专栏记者艾萨(AZAD ESSA)在《外交政策》上发表题为“中共大撒钱 让非洲媒体噤声”的文章,引发外界关注。艾萨讲述了自己作为一名专栏作家在一家非洲媒体的亲身经历,并披露中共向非洲媒体大撒钱,目的是在非洲抢回中共形象的控制权。

艾萨自述他的一篇关于中国维吾尔人受迫害的文章在南非一份报纸上仅刊登一天,就因“改版”被取消。当他意识到该媒体20%股权由中共国有公司持有时,明白了撤稿背后隐藏的动机。

专栏稿是如何被剔除的?

9月初,艾萨决定在南非一家报纸上发表他的每周专栏,讨论一百多万维吾尔族人在中国新疆遭受的迫害。

就在南非第二大媒体公司“独立媒体”(Independent Media)旗下的报纸发表了他的专栏文章后不到几个小时,艾萨就被告知该文章不会在网上发表。

“一天后,我的每周专栏被即刻取消。自2016年9月以来,我一直在每周专栏上撰写关于世界各地被忽视的群体和地区。我被告知报纸的‘新版设计’意味着不再有版面刊登我的每周撰文。”艾萨说。

该报由“独立媒体”(Independent Media)拥有,根据“独立媒体”公司的所有权结构,中共国有公司持有20%的股份。艾萨说,他明白了,这篇文章会令高层坐立不安,但没有想到他们的驱逐是“如此的快,如此的明显”。“看来,我已经转向了一个没得商量的场所,触动了中共在非洲宣传工作的核心”。

中共向非洲媒体大撒钱 旨在抢回形象控制权

艾萨说,1999年,中共开始向非洲大陆实施经济和社会外展计划,称为“走出去”(Going Out)政策,向非洲媒体注入数百万美元的投资。为了应对西方媒体对中共政府的负面看法,于是中共要在非洲抢回形象的控制权。

这意味着要大力投资中共自己在非洲的媒体,包括:扩大分社;支持私营中国媒体在非洲大陆设立办事处;购买非洲私营媒体的股份;与现金拮据的非洲新闻编辑室建立伙伴关系或赞助他们访问中国。

他说,随着中共国有媒体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非洲版的《中国日报》(China Daily)以及位于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的月刊《中国与非洲》(ChinAfrica)推动中共政府的软外交,目前尚不清楚非洲的受众是否已接受中国(中共)版本的有关他们自己现实生活的报导。

艾萨还披露说,非洲私营媒体公司是转发中共国家利益的最有效工具。

在南非,《独立媒体》集团部分是由“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CITVC)和“中非发展基金”所拥有。艾萨说,该媒体充满了对中国投资的赞美之词,缺乏对金砖五国项目的批评,连中共对非洲的动机这类基本问题也没有做出提问。他们不去向权贵阶层问责,而是变成了权贵阶层最热心的啦啦队长。

与此同时,中共政府支持的“四达时代传媒有限公司”(StarTimes Group)已经在非洲30个国家运营,并称自己是“非洲发展最快,最具影响力的数字电视运营商”。StarTimes虽然是私营企业,但与中共政府的关系密切,并接受中共的支持。

艾萨呼吁,现在需要的是清晰的报导,而不是各种各样的扭曲文章。西方媒体应多披露中共的侵略性或在非洲的殖民主义倾向。而亲共媒体则把这一切全部反过来报,将中共描绘成是非洲的恩人,而非洲人则是受赠的一方。当西方媒体披露非洲国家政府的腐败和挥霍财政时,中共媒体就会尽力进行掩盖。

他说,中共资助的媒体大力颂扬中国发展模式,或以非常积极的词语来描述对非洲的预测。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处于一种自我满足的泡沫中,而中共也将自己定为非洲大陆的“真正朋友”。

艾萨认为,那些有中股参加的公司可能会体验到中共的审查模式,“红线很厚,不可协商”。鉴于非洲国家在经济上对中共的依赖,以及新闻编辑室的财政危机,很少人会去对抗这些问题。而这正是中共想让其非洲盟友所营造的媒体环境。

2015年,前南非通讯部长Faith Muthambi访问北京,了解中共国营媒体是如何运作的。艾萨说,中国的媒体自由是世界上最差的。而这位部长此次访问中国,如果不是去学如何控制新闻,还会去学什么?

艾萨指出,他所写的专栏被踢出去,时机正值9月初中非合作论坛,中共承诺向非洲大撒600亿美元之际。这笔投资和援助形式是工程、援助、投资、贷款。

中共在非洲的债务陷阱

9月初中非合作论坛召开前夕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上,仅《喀麦隆论坛报》一家非洲媒体获得发问机会。记者的问题令中共尽失颜面。该记者提问说,中国在非洲投资工程项目危害了当地环境,而且一些中资公司在非洲只聘用中国人,不愿意聘请当地劳工。

虽然只是一个提问,但却引发外界深思为何非洲人民对中共不买账。

中共近年来大力在全球推广“一带一路”项目,而非洲国家是该项目的重点攻坚国。

此前,多个媒体报导称,中共的投资其实是带有不同的附加条件。大部分是以从中国银行贷款的形式,而且要以使用中国承包商为条件。这种债务沉重的投资方式令越来越多的合作国陷入债务危机。

以非洲小国吉布提为例,“全球发展中心”的报告指出,吉布提恐会因为“一带一路”相关融资,显著增加债务风险。

吉布提在2016年底所有外债的82%都是对中共的债务。

外界担心,吉布提与中共合作的耗资35亿美元的“非洲最大自贸区”项目会为吉布提带来众多风险。虽然吉布提希望此项目能扩大当地人民的就业,中共商务部也曾做出此类承诺,但中共企业更愿意从中国带自己的劳工,这是有名的。

该项目的另一大风险是对中共的高额债务。IMF去年提出警告说,吉布提国债在短短两年内从GDP的50%上升到了85%。

美国联邦政府机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首席执行官沃史波恩(Ray Washburne)7月16日称,中共的策略为许多贫穷国家制造了债务陷阱。美国将加大对非洲等国家的投资,将它们从陷阱中拯救出来。

沃史波恩不是第一个警告中共基础设施项目给发展中国家带来沉重债务的人。

IMF主席拉加德4月份警告“一带一路”的伙伴国家不要以为中共的融资是“免费午餐”。

美国哈佛大学提供给美国国务院的最新报告指出,“一带一路”向周边弱小国家提供“战略贷款”,当这些国家无力还债时,中共会趁机获得该地区的战略资源,报告内容还列出16个中共的“目标国”。#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10-10 8: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