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土遭禁70年 俄音乐大师圣歌绝响纽约上演

纽约华尔街三一教堂的音乐总监朱利安·瓦赫纳(Julian Wachner)正在指挥一场晚间音乐会。(华尔街三一教堂提供)
    人气: 8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1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Catherine Yang纽约报导,张小清编译)对大多数人来说,提起大作曲家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Sergei Rachmaninoff),就会想起那些庄重有力的钢琴曲,还有他那标志性鲜明的俄罗斯风格。

很少有人将他看作深具宗教情怀的音乐家,因此多数人在第一次听到他独特的圣歌作品《通宵守夜》(All-Night Vigil,作品第37号)时,都会不由心生敬畏。这首作品还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晚祷》(Vespers)。

拉赫玛尼诺夫的俄罗斯

深刻的心灵力量,已经让这首演唱难度颇高的圣歌成为全世界美声合唱团的重要演出曲目;然而在拉赫玛尼诺夫的祖国,在长达70年的时间里,它都被禁止演出。

“教堂的钟声响彻我熟悉的俄罗斯所有城市,从诺夫哥罗德、基辅到莫斯科。”拉赫玛尼诺夫于1913年写道,“钟声伴着每个俄罗斯人从童年走到坟墓,没有一位作曲家可以摆脱它们的影响。”

“一生当中,聆听钟声里不同的情绪,聆听它们或欢歌或悲鸣的乐声,每每让我感到愉悦。这种对钟声的热爱是每个俄罗斯人与生俱来的……”他还说,“如果我的作品真的曾让钟声触动人们的情感共鸣,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的大部分人生都是在钟声回荡的莫斯科度过的。”(点阅聆听拉赫玛尼诺夫《钟声》

拉赫玛尼诺夫作为作曲家活跃的时期,适逢俄罗斯圣乐合唱复兴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此前近一个世纪,俄罗斯合唱音乐受到颇为混杂的外来影响,也因审查制度渐而远离了民众。是弗拉基米尔‧奥多耶夫斯基王子(Vladimir Fyodorovich Odoyevsky)扶持俄罗斯的礼仪音乐回归社会大众。

弗拉基米尔王子是一位作家、音乐学家,也是俄罗斯音乐学会的创始人之一。他将许多有兴趣研究礼仪圣歌的音乐家聚集到一处,也搜集了许多旧书和手稿,为作曲家、音乐家们提供了一块创作新的圣乐作品的沃土。

据俄罗斯音乐出版社“Musica Russica”创始人弗拉基米尔‧莫罗桑(Vladimir Morosan)介绍,新俄罗斯圣歌乐派(New Russian Choral School)的一支主要力量是莫斯科教会合唱团(Moscow Synodal Choir),它于19世纪80年代从普通的教堂合唱团起步,迅速发展成一流的合唱团。

在莫斯科教会学院(Moscow Synodal School)的作曲家斯莫伦斯基(Stepan Smolensky)的鼓励和建议之下,拉赫玛尼诺夫创作了一些圣乐作品。他的《晚祷》,正是献给这位引路人。

《晚祷》以演唱难度高著称,其中一个原因是歌词以“教会斯拉夫语”写成,这是俄罗斯正教会的礼拜仪式语言,即使是母语为俄语的人,也会觉得其发音和语法神秘又陌生。

拉赫玛尼诺夫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语言,在创作《晚祷》的过程中,他非常仔细地研究了赞美诗,由此写出的每一行歌词都富有诗意和心灵的冲击力,使得这首作品历久弥新,至今焕发着生机。

这是一首无伴奏曲目,没有乐音的提示,对歌唱者的音准有着极高的要求,其中还包括非常低的低音部分和许多声线。可以说,这首歌曲有多独特,唱起来就有多难。

《晚祷》于1915年创作完成后,于同年首演,当时,圣歌合唱音乐会已成为俄罗斯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莫罗桑写道,那些著名的教堂都会提前公布要演唱的曲目。歌剧独唱音乐家们受邀到教堂唱歌,在一些地方,人们会专门来聆听一首曲目或一位歌手。

但到两年后的1917年,诸多著名作曲家的圣乐作品都被禁止了,包括拉赫玛尼诺夫以及柴可夫斯基、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和巴拉基列夫等等。《晚祷》由此成为拉赫玛尼诺夫圣乐合唱作品的绝响。

19世纪法国画家笔下的俄罗斯东正教教堂。(公有领域)

革命之祸

纽约华尔街三一教堂的音乐总监朱利安‧瓦赫纳(Julian Wachner)在接受大纪元电话采访时说:“它的再度上演,感觉有点革命性的意味,这真是很讽刺,因为这部作品是因为共产政权的宗教政策,才在其诞生的国土上被禁演了几十年。”

随着曼哈顿下城越来越成为市民和游客夜晚喜欢流连之地,三一教堂合唱团也推出了一系列晚间音乐会,本月16日,瓦赫纳就将担任指挥,为大众献上这首经典作品。

诚如瓦赫纳所言,1917年俄国革命后建立的共产主义苏联政权,将消灭宗教和信仰作为其首要任务之一。

列宁曾这样写道:“我们必须打击宗教,这是一切唯物主义的基础,因此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础。”苏共上台仅仅几周,就从学校课程中删掉了所有宗教信仰的内容。之后,这个党开始拆除、改造教堂及其它宗教场所,屠杀成千上万的神职人员,并将知识分子送到劳改营。

从这时起,许多圣乐作品在苏联都被禁止了。

众多作曲家告别了故土,拉赫玛尼诺夫也是其中之一。战争期间,一天他回到家中,发现自己的家已被社会革命党人强占,陷入一片混乱。他离开了家园,发誓不再回来。他在不同的国家举办音乐会,最终定居美国。1918年,他和家人搬到了纽约市。

拉赫玛尼诺夫从未回到俄罗斯。在海外的岁月里,这位作曲家只创作了六部作品,其中包括他的《第三交响曲》。

“我丢掉了创作的欲望:失去故国的同时,我也失去了自己。”他在1934年接受采访时这样说,“一个彻底失去音乐根基、传统和背景的流放者,已经没有自我表达的愿望了。”

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1935年在演出中。(Hulton Archive/Stringer/Getty Images)

美丽的怀旧

在职业生涯中,瓦赫纳多次指挥过《晚祷》。他说:“这首歌好像溶在了我的血液里。它是我所知道的最华丽的无伴奏合唱作品之一,也是完美结合歌词和乐音的作品之一。”

瓦赫纳是一位屡获殊荣而且高产的作曲家兼指挥家,他的音乐之旅就始于圣乐合唱。他分享说,在亲眼见证优秀合唱的过程中,你会看到“大家通力协作创造美”,“所得到的成果,大于各个部分相加的总和——我认为这种理念非常美,而且真是太重要了”。

歌唱家柯琳‧达莉(Colleen Daly)在纽约华尔街三一教堂的晚间系列音乐会上演唱。(华尔街三一教堂提供)
纽约华尔街三一教堂的晚间系列音乐会。(华尔街三一教堂提供)

伟大的艺术拥有感化人心、提升生命境界的力量。拉赫玛尼诺夫这首经典的合唱圣歌,描绘出了他失去的故土俄罗斯的美丽画面。这是他在选择流亡国外前最后创作的作品之一,此后,他更多地被人们称为钢琴家,而不是作曲家。

“这首作品中有一种怀旧的感觉。”瓦赫纳说。与此同时,歌声中也让人看到未来的希望。

“其中蕴含着很多的情感”,他接着说,“这是那种绝对会触动内心、令你震撼的作品,它的美会让听众们肃然起敬。而且我觉得,来到这个纯美喜乐之地,它会带你离开一天的工作或生活的难题,心境为之一新。所以我认为这是非常有力的艺术表达。”

纽约华尔街三一教堂的音乐总监朱利安·瓦赫纳(Julian Wachner)正在指挥一场晚间音乐会。(华尔街圣三一教堂提供)

相关影片»

《晚祷》(Vespers,作品37号)

11月16日晚间,到纽约曼哈顿下城华尔街三一教堂聆听拉赫玛尼诺夫的《晚祷》(免费入场,点击访问官网)。

责任编辑:苏明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萧邦是19世纪传奇的浪漫派钢琴演奏家、作曲家。他一生只专注于钢琴曲的创作,为钢琴曲注入了新的生命。他谱写的序曲、练习曲、圆舞曲,以及表现故乡特色的波兰舞曲,皆真情流漏,永远存在人们心中。他也被称为“钢琴诗人”。
  • “当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人们都不禁止步注目⋯⋯”11月8日,在美国工读音乐博士的蔡孟融,凭借情感热烈的咏叹调《Quando m’en vo’》,顺利进入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的复赛。
  • 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曲子,但对在俄罗斯长大的钢琴家阿希雅‧科利帕诺瓦(Asiya Korepanova)来说,却另有一番体悟。一天,她翻开这首曲子的乐谱时,赫然发现乐谱展现给她的是她从来不曾“听”过的。如果按照乐谱弹奏,就会有一些细节跟许多人在舞台上演奏的不同。
  • 神韵乐团将几乎失传的中国传统音乐艺术与西方古典音乐的精髓结合在一起,既细腻又恢宏。经过这样的音乐洗礼后,观众离场时,肩膀上的重担似乎都减轻了。他们如履春风,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
  • 神韵音乐以中华五千年文化历史为内涵,化为音符展现动人的篇章。王圣哲从中感受到,“一个文化能传承五千年,绝对不是很简单的,都是非常深厚的、非常有底蕴的文化,才有可能传承这么久,而且还会被发扬。我觉得神韵音乐就是把中华文化很深层的底蕴重新挖掘出来,这是很令人感动的。”
  • 英国钢琴家巴顿(Paul Barton)在泰国野地弹奏古典音乐给眼盲的大象听,以抚慰它们受伤的心灵。他的善念透过美好的音乐传递给这些大象,而大象们似乎也沉醉其中、有所领悟。好一幅动人的画面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