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用毒药折磨人 叫嚣“整死不用负责任”

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摧残(7)严重后遗症

油画作品: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打毒针。(明慧网)
人气: 48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1日讯】张烈菊,湖北公安县斗湖堤小学音乐教师,她被绑在病床上注入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药量甚至比精神病患者的用量超出十倍多,致使她奄奄一息。医院怕承担责任,去问“610”,得到的回复是“整死不用负责任”。

梁爱英,原江苏无锡市某国营企业政保科长,她被强制打毒针,一针打完,她立即昏死过去。医院小护士问医生:“她们没有病,为啥要吃药?”医生回答:“是公安局关照的,不要多嘴。”

刘勇,河北邯钢集团邯钢有限责任公司炼铁部职工,医生强迫他吃药时说:“我知道你没病,我们这么做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

凌源法轮功学员吕大伟,大夫们把他绑在床上,天天给他注射精神病人用的药品,使他痛苦至极。院长尔树林对他说:“叫你欲生不能,欲死不得。”

1999年7月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毁灭性迫害,据中共内部文件显示,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令他们“转化”放弃修炼的目的。

为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中共的药物迫害,造成受害人骨瘦如柴、内脏衰竭、器官腐烂、患脑血栓、心脏疼痛、生活不能自理、瘫痪、精神狂乱、失忆、双目失明、舌根僵直、莫名恐惧、药物发作而惨死……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露中共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

接上文:出狱前被打毒针 立功刑警至今昏迷不醒

出狱前被迫吃不明药物 身体溃烂

高连珍,辽宁阜新市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两年零五个月,出狱前一个月被强迫吃下不明药物后,身体开始溃烂,出现双腿浮肿、大小便失禁、高度腹胀、呼吸费力等症状。最终于2016年9月12日含冤离世,时年57岁。

遗体火化后,股骨头呈黑色且内有一浅绿色糊状不明物。

高连珍于1997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工作单位任劳任怨,不计较个人得失,是个里外闻名的好人。

2009年8月22日上午,高连珍在清河门镇向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过程中,遭警察非法抓捕。

在阜新市清河门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压力下,她被非法判刑三年。

被迫害前后的高连珍(明慧网)
局部腐烂部位。(明慧网)

无以言表的痛苦

唐山钢铁公司退休职工梁志芹,2000年秋天,被绑架到唐山市安康医院,被捆绑在“死人床”(四肢被拉到极限且被固定在床上)上注射毒针。第一次被注射后,她立即昏迷,心脏出现衰竭,半夜才苏醒。

她回忆道:“半夜从心脏巨大的痛苦中醒来,是从自己的一声声难受叫喊声中震醒过来的……当时痛苦的程度无法用语言形容,心脏窒息得像要爆裂一样,被捆绑着,死命地挣扎,只感觉天塌地陷的死亡就在眼前,痛苦得眼神都直了,眼珠也不会动了,舌根僵直,神智模糊不清。”

梁志芹在被打针后的一个月内,有三次突然昏死,每次都是大睁着眼睛、嘴张着、小便失禁。

被注射毒针后,梁志芹身体和精神上出现很多异常反应,心脏的症状最为明显,2000年从心脏至后背不舒服,四肢冰冷,像血液不畅所致,精神异常痛苦,持续半年左右,晚上无法入睡,穿多少、盖多少都无济于事,一分一秒都在无法形容的痛苦中度过。

双目失明 在痛苦呻吟中死去

常永福,44岁,哈尔滨木兰县法轮功学员。2004年8月21日下午,常永福被警察闯入家中绑架,被送往臭名昭著的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后“610”将常永福送入木兰县东兴镇精神病院,而后又送到哈尔滨普宁精神病院迫害。在那里狱方给他注射了不明药物,待药物发作后让家属接人。

2006年10月,精神病院通知常永福的姐姐将他秘密接回家。此时,常永福被迫害得精神失常,鼻子肿大,视力衰弱,后期昼夜无眠,乱喊乱叫,明白时说精神病院不知给他用了什么药,使他全身难受,鼻子、头和眼睛疼得厉害。

常永福被药物折磨得面目皆非。(明慧网)

他身上始终流血,双目失明。2007年1月18日早上5点多,常永福痛苦的呻吟声停止了。死后鼻子内仍积满血块,双耳、眼角流血,口中有血块。

遭监狱药物致疯十多年 凄惨离世

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杨德珍,2001年8、9月间,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人构陷,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在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女子监狱(即羊艾监狱)期间,狱警指使犯人将不明黄色药物拌入杨德珍的饭里。她不吃饭,就被犯人们围殴,强行逼迫她把饭吃完。

2005年8月,杨德珍出狱前,又一次被强迫吃下掺有黄色不明药物的饭菜,对她的精神伤害尤为严重。

出狱后的杨德珍。(明慧网)

杨德珍出狱回家后,记忆力渐渐下降,害怕吃饭,每天重复一句话:“她们打我,给我饭里下药。”

杨德珍精神失常十多年,于2018年9月左右在养老院离世,终年63岁。

被打毒针 眼睛疼瞎了

王玉洁,湖北仙桃市法轮功学员,2010年3月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时,被武汉满春派出所绑架到武汉二道棚洗脑班。

她被洗脑班人员强制打了一剂毒针,回家后口吐白沫,剧烈呕吐,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样剧烈疼痛,眼睛疼瞎了,耳朵也渐渐听不见了,手卷曲着。

在遭受了四个月的痛苦折磨后,王玉洁于2011年9月含冤离世,年仅24岁。

两片不明药物致全身奇痒难忍

北京市顺义区滨海小区法轮功学员杨明华,于2012年8月9日被顺义区公安局光明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顺义区泥河看守所,随后遭非法劳教。

那时杨明华的身体已极度虚弱、消瘦,看守所为他做了一次检查,给他吃下两片不明药物,于2012年9月6日至10日办了“保外就医”。

出看守所后,杨明华全身奇痒难忍,家人把他送到医院,医院给他输液一个星期,也没止痒。医院告诉家人他已是淋巴癌晚期,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让回家。出院仅一个星期,杨明华于2012年10月10日含冤离世。

被注射的药物药力发作 从屋面上坠落

2008年7月11日,四名警察破门闯入四川万源市旧院镇法轮功学员刘国淑的家,将她打倒在地,紧压其身,给她注射了不明药物,导致她精神呆滞,十分痛苦。旧院派出所为掩盖罪恶,让她妹妹接她回家。

7月14日晚,刘国淑的妹妹刘国菊等人将她接回家。她已经变成另外一个模样,表情呆滞、充满痛苦和恐惧。

7月17日清晨,刘国淑在屋面上向邻居的房屋攀爬,由于此时被注射的药物药力发作,身体失去控制能力,摇晃着从屋面坠落到街道的人行道上。

当时天已亮,邻居刘清书等发现了刘国淑,他们立即将她扶起来,背往医院诊治。在途中,刘国淑拉着刘清书的耳朵说:“我是被四个警察强行打了毒针。”那时刘国淑已生命垂危,于送医途中停止了呼吸。

精神失常 从阳台坠地而亡

家住北京市朝阳区武圣东里的北汽总装车间工人李守强,2000年3月8日,因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在昌平看守所。

3月18日晚,潘家园派出所警察打电话给李守强的家人,让家人去潘家园派出所接他。在回家的路上,他大哥用自行车驮着他,李守强语言含混、断断续续地说:“他们(警察)给我吃了药,在可乐里下了药……他们不给我喝水……喝进去,吐不出来了,他们说两天就让我死……他们让你们把我接回家,让我死在家里,他们就没有责任了……”

回到家后,李守强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目光呆滞、思维散乱。洗澡时,正冲着淋浴,他突然冲出浴室,家人见其后脖颈、后腰大腿两侧满是一条条的紫色伤痕。

3月20日清晨,李守强在精神失常状态下从家中阳台坠地而亡。

陆红枫,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市第一小学副校长,2000年6月7日,被带至宁夏宁安医院(即宁夏精神病院)。

当局为了逼她放弃法轮功,把她绑在床上,给她注射八倍于正常剂量的药物,使她的中枢神经系统遭到严重破坏。同年9月6日,陆红枫被精神药物迫害致死,年仅37岁。

陆红枫(明慧网)

2004年9月15日,赵卫东、宋富荣、瞿贝贝、宋其爱、侯庆园、吕霞、瞿晓彤七名法轮功学员在泰安市泰山区法院被秘密审判。泰山区法院在对他们进行非法预审(所谓开庭调查)前,给他们注射不明药物,致使他们当庭不能说话,无法揭露他们遭受的迫害。

其中,吕霞等六位女法轮功学员被送往济南女子监狱前,警察又给她们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她们感到舌头发硬、麻木,直流口水,再次不能说话。

⋯⋯

(完)#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1-22 1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