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男女平等”是败坏道德欺男坑女摧垮家庭毁灭人类的魔鬼花招

伍新:解“红歌《红色娘子军连歌》”

诗解党话词语系列(75)

人气: 4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1月13日讯】【解体党文化】之六:习惯了的党话(上):中共盗用国家政权对民族文化和语言的深刻伤害,可以说前无古人。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被党文化严重污染的语言,严重地损害了人们反思中共、反思党文化、构思民族未来的能力。很多人都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人们用中共制造的语言批判中共,愤怒声讨中共的文章仍然称中共建政为“解放”,有人在“退党声明”中仍然说“我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让人简直难以分辨他到底是要唾弃中共,还是要感激中共。在中共政权摇摇欲坠、人民亟待回归正常人类文化的今天,认清附着在民族语言上的党话,清除党话,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
——题记

向钳进①,向钳进!
战死则认终②,妇女灌仇深③。
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
今有娘子军,扛枪危人民④。
向钳进,向钳进!
战死则认终,妇女灌仇深。
共产主义嗔⑤,党是另路人⑥。
共妻叫翻身⑦,共欺怎翻身⑧?
向钳进,向钳进!
战死则认终,妇女灌仇深。
向钳进,向钳进!
妇女让钳紧⑨。

注:

1、向钳进:《红色娘子军连歌》里唱的是“向前进”,而红色娘子军之路实际上是“向钳进”,向暴力与谎言之钳而进,向钳制妇女生命之非人的生活与战斗、工作的陷阱而进。

资料显示,《红色娘子军连歌》,也并非真的是红色娘子军当时唱的连歌,而是作为1962年公映的电影《红色娘子军》的主题歌,到1959年才创作出来的。但是,由于中共的大力宣传,这首歌的影响远远超过了红色娘子军本身,迄今仍然起着洗脑作用。

其实,红色娘子军——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琼崖独立师,1930年8月成立)第三团女子军特务连,1931年5月1日成立于乐会县第四区赤赤乡内园村。全连共有一百零三人,三个排,九个班,以及连部的传令兵、旗兵、号兵、庶务、挑夫和三个膳食员。除了两名年纪较大的庶务、挑夫和一名十三岁的小号兵是男性外,其余都是女性。百名女兵绝大多数是农村青年妇女,有的来自农民赤卫队,有的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而且这支队伍只不过存在了年把(在第二年被国民政府军围剿铲除了),并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影响也有限。但是,中共出于洗脑的需要,在宣传上却下了不止百倍的工夫。

1962年,电影《红色娘子军》在全国公映;1963年,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出笼,1964年首演(至今,仍是中央芭蕾舞团保留剧目),1971年拍成彩色艺术片,在全国上映;1972年搞出现代革命京剧样板戏《红色娘子军》;2005年有推出电视剧《红色娘子军》。另外,还不止一次地发行过《红色娘子军》剧照的邮票等各种宣传品。

中共宣称,红色娘子军作为一个战斗整体,仅存在一年多时间,但她们的事迹和精神在海南、在中国乃至世界妇女解放斗争史上都具有深刻的影响和意义。毛泽东、周恩来曾称之为“世界革命的典范”。

“共产主义有一个很迷惑人的学说,就是要‘解放全人类’,这不仅仅是经济意义上的解放,也包括‘解放’人类自身。解放的对立面是压迫。那么在人类自身的‘解放’中压迫来自哪里呢?共产主义给出的回答是,压迫来自自己的观念,这个观念是由社会传统道德强加的:传统的‘父权’家庭观念压迫女性;传统的性道德压迫人性。共产主义‘解放自己’的理论被后世的女权主义、同性恋权利运动继承发展,导致反对传统婚姻家庭、性解放和同性恋等等反传统的观念大行其道,成为魔鬼消灭家庭的重要工具。共产主义要推翻一切传统的道德观念,这一点在《共产党宣言》中有明确的表述。”(《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10)》第七章 家庭篇:魔鬼在毁掉我们的家庭(上),大纪元2018年05月29日)在“红色娘子军”艺术作品中,“解放全人类”,“争取妇女的翻身解放”的口号,喊的特别响亮。但是实质上,共产党所谓的“妇女解放”,不过是对妇女的“钳制”。

2、战死则认终:“活着干,死了算。”这是被共产党无神论洗过脑的人的口头禅。因为不相信人有前世来世,无法无天,什么都敢干,并且为共产主义假理、邪理战死而在所不惜,同时又很悲观。临阵的红色战士更是如此。战死,就算是生命的彻底终结了。其实这是共产党毒害人的最阴险最毒辣之处,也是生命最大的悲哀。

“世界上每个民族在历史上都是信神的。正是对神的信仰,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们才会在内心约束自己,才能维持社会道德的水准。古今中外,西方的正教,东方的儒、释、道都告诫人们:信神敬天、从善惜福、感恩知报,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共产主义的中心指导思想就是鼓吹无神,无佛,无道,无前生,无后世,无因果报应。由此,各国共产党都鼓励穷人,流氓无产者无须信神,无须偿还业力,无须安分守己,反而应该巧取豪夺,造反发家。”(《九评共产党》之四)

党文化用‘迷信’二字断绝了人生活中任何同神有关的内容。如今‘神’的概念内涵已经从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被铲除。礼神的虔诚和谦卑被换成了为篡上神位的邪灵‘奋斗终身’的入党、团、队血誓,连死去都被换成了见西来幽灵邪教徒马克思。人们从来没有想过,为共产邪教奋斗终生是对神的背叛,是为篡取神位的邪灵‘抛头颅洒热血’。”(《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五章 邪灵篡位文化沦丧》)

“传统文化敬畏生命,中共号召‘造反有理’、‘与人斗其乐无穷’,可以以革命的名义整死、饿死几千万人,由此带来人们对生命的漠视”。(《九评共产党》之六)

“战士责任重”,对于女兵而言,还有另一层含义。“家庭生活是婚姻的目的,中共恰恰相反,男女结合并非为了组织家庭,而是为了党,成为党的一个单元,是党搞革命的手段和工具,于是夫妻便成了‘革命同志’。中共承认的十位‘女革命家’之一、陶铸的夫人曾志在她的回忆录《一个革命的幸存者》中写到自己的婚姻观:对于一个共产党员,夫妻生活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政治生命。”(《解体党文化》之七[下])所谓女子军特务连,实际是琼崖独立师师部警卫连。这对主张共产共妻的共产党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

3、妇女灌仇深:所谓“妇女冤仇深”,完全是共产党灌输宣传词语。《妇女自由歌》开头即唱道:“旧社会好比是黑咕隆咚的枯井万丈深,井底下压着咱们老百姓,妇女在最底层”。

“列宁说:‘马克思主义不可能在工人阶级中自发产生,必须从外面灌输。’列宁费尽心思也不能诱导工人从经济斗争转上夺权的政治斗争。他从而寄希望于获诺贝尔奖的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说它‘对于全世界工人阶级有巨大意义’。托洛斯基更妄想条件反射不仅能从心理上,而且从生理上改变人,像狗一样一听到午餐铃声就流口水,让士兵一听到枪响就勇往直前,为共产党献身。”(《九评共产党》之四)

“共产主义的本质是邪灵,它主要是由‘恨’构成的。这就决定了共产主义政治的一个重要特点:播撒仇恨,挑起斗争。在煽动仇恨过程中,败坏人类道德;与此同时造成人群撕裂,共产主义政治力量则趁机夺权,建立极权统治。煽动人们互相斗争是共产主义夺权的主要手段。”(《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12)》第八章 政治篇:魔鬼在祸乱我们的国家(上),大纪元2018年05月31日)

“共产邪灵由恨构成,它又刻意把恨注入人的心里,把恨的物质因素灌进人的一层微观身体里,使其成为人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让其激发人性中恶的东西,如妒嫉、斗、暴戾、嗜杀等等。因此,在共产中国的物质场中,几乎所有人都浸泡在恨当中,几乎每个人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恨。只要共产邪灵煽动挑逗,这种喷吐欲出的物质,就会化成巨大负面能量,迅速覆盖人的生存范围。”

“‘恨’作为原动力催生了暴力、杀戮。”

“这种‘恨’是共产主义的根本来源。‘恨’和妒嫉心紧密相连,而妒嫉心派生出绝对平均主义,即不允许任何人比自己好、富有,恨所有优秀的人和出类拔萃的事物。共产主义鼓吹的‘人人平等’、‘天下大同’就是这种‘恨’的表现。”

“人们不知道‘恨’是构成邪灵的物质因素,是邪灵强行灌注到人身体里的,还误以为这种无缘无故的‘恨’是自己的感情。这种‘恨’的物质使今天的许多中国人充满暴戾之气,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可能爆发出来。其强度之大、表现方式之恶毒,甚至会使当事人感到震惊和不解。”(《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六章 以“恨”立国国已不国)

“上天造人,分为男女,是要他们阴阳互补,刚柔相济,因此男女双方在人的特性和身体能力上各有所长。而共产党却要把女人变成男人,鼓吹男女都一样,妇女能顶半边天。这不但没有让妇女在求职就学和政治官场上的地位上升,反而把中国女人的温柔贤淑抹杀殆尽,造成了大陆社会特有的阴盛阳衰的恶劣后果。”(《解体党文化》之七[下])

4、扛枪危人民:“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这是对花木兰与中华民族忠孝之道的亵渎,是对“赤祸”的无耻美化。“扛枪为人民”,纯粹是谎言。红色娘子军,是绝对的党卫军,是危害人民的匪军。这些红军女战士“拿起枪来,和男子并肩作战”,杀人放火什么都干。而她们不过是一群受中共欺骗的村妇,大部分目不识丁,无知无畏。

“衡量人类文明程度的其中一个标志,是暴力在制度中所发挥作用的比例。共产政权社会,显然是人类文明的一次大倒退。然而,共产党居然成功地一度令世人以为是进步。这些人认为,暴力的使用,是这种社会进步所必需而且必然的过程。”“这不能不说是共产党对谎言欺骗运用得举世无双的结果。”(《九评共产党》之一)

在艺术做品中,那个利用万贯家财,组织和支援反动武装,被其丫鬟“红色娘子军连”连长吴琼花枪毙的大地主,是与海南岛的游击队为敌的“南霸天”。但据《海南视窗》报导,南霸天的原型(海南陵水县地主张鸿猷)的亲孙子张国梅说,《红色娘子军》很多内容是虚构的,在他爷爷死后4年,红色娘子军才组建。目前健在唯一见过张鸿猷的人——张鸿猷堂兄张鸿德的孙子张国强表示,张鸿猷是个善人,他没有欺压百姓,家里也没家丁、枪支、碉堡。而“红色娘子军”的指导员王时香回忆说,吴琼花并不是南霸天家的丫鬟,也没有南霸天这个人。陵水县史志办的人员称,张鸿猷家是教师世家没有血债。

然而,中共通过“红色娘子军”所传播的“暴力革命”、“男女平等”的邪恶毒素却危害甚广甚深。

5、共产主义嗔:嗔:怒,嗔恨。“共产主义并非一种思潮、学说,或者在人类寻找出路时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魔鬼,亦称共产邪灵,由恨和宇宙底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其终极目的是毁灭人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一章 中心之国神传文化)

“‘恨’是一种物质,它是有生命的,或者说‘恨’就是一种生命,是构成共产邪灵的根本因素。”“‘恨’和‘仇恨’不同。仇恨是因仇而恨,是有理由有原因的,而恨是无缘无故的。像撒旦对上帝的恨和马克思对神的恨,是一种非常邪的恨。那是邪恶赖以维系生命存在的、对创世主的妒嫉、仇视、意欲斗垮的凶恶感情和败坏物质。”“‘恨’造成了反神和排神。”(《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12)》第八章政治篇:魔鬼在祸乱我们的国家(上),大纪元2018年05月31日)共产党所谓“阶级仇,民族恨”的背后,其实就是这种“恨”。因为其所谓的“阶级”本身是不存在的,只是它对社会阶层的一种“歪解”,并将之作为其灌输“恨”的抽象漏斗。

“党话的抽象性方便了中共按照其政治需要对语词随意解释。如果使用的语言太具体、直白,大家都看得懂,中共就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关了。抽象一些,大家都含含糊糊,中共就可以随意解释。”“正常人的话往往是具体可感、易于理解和把握的。”“可是,中共党话却异常抽像含混。党话的高度抽像性使中共很容易地偷天换日,翻云覆雨,玩弄诡辩蒙骗国人和世界。中共把这套党话强制性地灌输给知识份子和普通百姓,往往能够达到使人们宁可相信中共繁琐艰深的意识形态话语也不相信自己的常识性判断的地步。”

“中国北方农村在中共的所谓‘土改’前有着非常和谐的宗法关系,根本就不存在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地主和雇农是一种合作互助的关系。可是共产党来了之后,除了煽动、支持当地的地痞流氓造反,就是灌输给农民阶级仇恨。大多数人虽然一生中也没有见过中共描述的‘地主恶霸’,可是中共诡辩说,剥削和压迫劳动人民是‘地主阶级’的‘阶级本质’,所以‘个别’普通农民的亲身经历无法动摇‘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科学’结论。人们一方面出于恐惧和遗忘,另一方面无法否认中共关于‘阶级本性’的抽像说辞,慢慢地就开始相信真的存在一个地主阶级,这个阶级对贫苦百姓欺凌压榨,要想过上好日子,或者把他们赶尽杀绝、或者让他们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只准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

“这个现象非常典型。中共谎言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畅通无阻,跟党话的抽像性和诡辩性关系甚大。中共历史上历次政治运动,都出现过这种现象——不相信亲情、友情这些天然的伦理感情,甚至不相信自己的亲身体验,而去相信极端有悖常情常理的共产党的理论。文革时多少父子反目、夫妻成仇的人伦惨剧就是这么造成的。”(《解体党文化》之六)

6、党是另路人:“党是领路人”,此乃《红色娘子军连歌》的“核心”。然而共产党究竟是什么呢?

“共产党也是一种生命,但其反自然、反天、反地、反人,是一种反宇宙的邪恶生灵。”(《九评共产党》之一)“共产党本质上是一个邪灵”。(《九评共产党》之七)“共产党是一个活的生命:党组织,也即邪教的世间表像,是它的肌体;从根本上主宰着共产党的,是最早注入的那个邪灵,它决定着党的邪教本质。”(《九评共产党》之七)“共产幽灵的轰然入侵,形成了一股违背自然,违背人性的力量,造成了无数的痛苦和悲剧,也将人类文明推到了毁灭的边缘。其叛‘道’的种种暴行,自然也就反天反地,从而成为一种反宇宙的极恶势力。”(《九评共产党》之四)

共产党领的是什么路呢?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共产党宣言》以‘幽灵’做开场白,绝非马克思一时的心血来潮。这个幽灵是在另外空间中由‘恨’和宇宙低层各种败物构成的邪灵。它原本是一条蛇,到了表层空间的体现形式则是一条红龙。它与仇视正神、正义的撒旦为伍。这个邪灵的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让人的道德败坏到已经听不懂神的教诲而最终被淘汰,元神被永远销毁。”(《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二章红魔阴谋 毁灭人类)

共产党员常说,“死了去见马克思”。马克思在哪儿呢?

在《Oulanem》一诗中,马克思曾以撒旦的口吻狂吟道:“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将以暴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7、共妻叫翻身:对于共产共妻的指责,《共产党宣言》并没有否认,只是说不过是将其公开化了。

“红魔安排人撒下了淫乱变异的种子,也系统安排了引诱人类屈从欲望而背离神的教诲,逐步堕落,最终让其实现‘消灭家庭’、变异人心之目标,使人落入红魔掌控。”

“淫乱是共产主义的内在基因。共产主义的奠基人马克思奸污女仆,并产下孩子让恩格斯抚养;恩格斯与两姐妹同居;苏联共产党党魁列宁与伊内莎有十年的婚外情,此外还与一名法国女人有染,他还嫖妓并染上梅毒。另一个党魁史达林同样是淫乱无比,霸占他人妻子。”

共产党宣扬“杯水主义”,高呼“打到廉耻”的口号,把“性”革命化(“共妻”、“性解放”)为其革命的动力。“早在1904年,列宁写道:‘淫荡,能使精神的能量获得释放,不是为了虚伪的家庭价值,而是为了社会主义取得胜利,要扔出这个血块。’”(《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10)》第七章 家庭篇:魔鬼在毁掉我们的家庭(上),大纪元2018年05月29日)

中共是“黄出于苏而胜于苏”:“中共诞生之初,情况与苏联类似。当然,这都是同一棵毒树上结出的不同毒果而已。早期领导人陈独秀就以私生活放荡著称,郑超麟、陈碧兰的回忆录中,瞿秋白、蔡和森、张太雷、向警予、彭述之等人情史迷乱,性态度堪比前苏联杯水主义盛行时期。”

“不只是上层知识份子型领袖,早期开辟的中央苏区和鄂豫皖苏区建政之初,普通人生活也充分体现“性自由”。由于提倡妇女平等、结婚离婚绝对自由,出现了大量“因满足性欲而妨害革命工作”的情况。苏区青年还往往以‘拜干娘’接近群众为名谈恋爱,年轻女性拥有六七名性伴侣的不在少数。据《鄂豫皖苏区革命历史档汇集》,红安、黄麻、黄陂、光山等地方党内负责人‘约有四分之三的多数,总与数十、数百女人发生性的关系。’”

“1937年李克农担任中共八路军驻京办主任,负责领取军饷、医药、物资等。一次,国民政府主管部门审核八路军的医药清单时,发现其中治疗花柳病的药品数量相当大。经办人员就问李克农:“难道贵军中得这种病的人很多吗?”李克农一时语塞,只好编谎搪塞说是给当地百姓治病。”(《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10)》第七章 家庭篇:魔鬼在毁掉我们的家庭(上),大纪元2018年05月29日)

“你想有饭吃吗?你想种地不交租吗?你想睡地主老财的小老婆吗??赶快参加红军”。这是红军招兵买马时写出的标语。大陆著名摄影人唐师曾在网上爆料,央视的军事频道记者邓新力曾在江西看到过这条标语。其落款是中国工农红军宣,时间是1930年8月1日。

请注意,红色娘子军连成立之时,是在那条标语出现九个月之后。当时,“女人上山是给共产党当共婆”的传言,也曾让红色娘子军们难堪。而宣传红色娘子军这类包装漂亮的“性解放”变异观念的后果,确是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像的。

“贞洁的两性道德,正常的夫妻关系,是神规定的人的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性关系的紊乱,是一个国家衰亡的先声。”

“中共的前三十年,在社会上推行禁欲主义,高级领导干部却淫乱成性,据说被毛泽东玩弄的女性达千人之多。”

“上世纪80年代以后,中共虽然在政治上仍然紧抓不放,但在私生活领域却有意放纵民众堕落。中共深知,只有把民众变成自私、冷漠、贪婪、淫邪的个人,他们才无兴趣也无能力关心公共领域,中共就可以随便折腾了。各级党官的包二奶、养情妇自不必说,普通百姓也推波助流,造成两性道德的大崩塌。各种各样的色情场所遍地开花,地下红灯区林立。按摩、洗脚、发廊、会所……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这样名目繁多的色情场所。据统计,中国妓女已多达2,000万,其中职业妓女就有400万。中国的所谓门户网站,甚至中共的官方网站新华网、人民网,挑逗性的文字和露骨的图片、视频比比皆是,想回避都回避不了。”

“史学家认为,社会的淫风、罗马人的纵欲是古罗马帝国灭亡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国社会的全面淫乱跟古罗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近年来某些大城市的离婚率甚至超过50%。性病、爱滋病的泛滥,是性解放潮流的直接恶果,因为政府的掩盖,外部只能了解冰山一角。淫乱带来的更多社会恶果正在吞噬着中国社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六章 以“恨”立国国已不国)

8、共欺怎翻身:“共妻”其实也是对女性的“共欺”,一方面,是男性的“共同欺辱”(有的女人被称为“公共汽车”);一方面,是生活压力、工作压力的“共同欺压”(是很多妇女长期处于超负荷的疲惫不堪、积劳成疾状态,连气都喘不过来)。

“共产主义以消灭家庭为重要目标,它以男女平等的名义破坏家庭结构、宣扬共产共妻。20世纪以来,它又掀起当代女权运动,鼓吹性解放,混淆性别角色,攻击所谓‘父权制’,削弱父亲在家庭中的地位和作用,改变婚姻定义,鼓吹同性恋合法化,鼓吹离婚权、堕胎权,用福利政策鼓励单亲家庭。这一切造成了家庭的解体和与之伴生的贫困及犯罪。这是过去几十年中最令人触目惊心的社会变化之一。”(《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2)》绪论,大纪元2018年05月20日)“中共鼓吹‘男女都一样,女人半边天’,强行改变女性传统的贤妻良母的角色,让女人和男人一样冲锋陷阵,去干自己难以胜任的工作。另一方面,照顾老人、教育子女的担子无人承担或无法承担好,对孩子的教育完全依赖上一代(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或者学校和社会,因此而造成复杂难解的社会问题。”

“鼓吹‘男女都一样,女人半边天’,是中共进行全民斗争的需要。因为传统女性很少介入社会活动,这样一来,中共能操控的人就少了一半。中共宣传自己‘解放’了妇女,实质是要鼓动女性参加所谓的革命活动,把从前温柔贤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性组成‘铁姑娘队’和‘红色娘子军’,把全社会都卷入中共的造反运动中。”

“《共产党宣言》中明确表示要‘消灭家庭’:‘我们用社会教育代替家庭教育,就是要消灭人们最亲密的关系。’家庭、亲情人伦乃天经地义,夫妻、子女、父母、朋友、人与人的正常交往构成了人类社会。人类也因为有夫妻的家庭形式,才能在理性和道义的约束下繁衍和发展。然而,共产党用‘革命同志’间的利益关系,取代夫妻间的人伦关系,从根本上变异了人类社会的基本组织形式。”(《解体党文化》之七[下])

9、妇女让钳紧:“中共鼓吹的‘妇女能顶半边天’,所要求的是男人能干的,女人也要能干,不能降低标准,甚至女人去干自己难以胜任的工作被吹捧为‘女英雄’、‘三八红旗手’。上世纪60、70年代的宣传画中,女性多为浑圆健壮有力的形象,毛泽东鼓吹‘不爱红妆爱武装’。女人开矿采石、伐木炼钢、冲锋陷阵,无所不能。1966年10月1日《人民日报》刊登《姑娘也能学会杀猪》,宣扬一位18岁的屠宰场女徒工,通过学习毛思想而大胆杀猪,因此名噪一时:‘不敢杀猪,哪敢杀敌人……’”(《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11)》第七章 家庭篇:魔鬼在毁掉我们的家庭(下),大纪元2018年05月30日)

“‘男女都一样’表面上好像提高了女性的地位,殊不知这样的观念是建立在对党文化的认同上。这种全然不顾女人生理上的不同而强迫她们做很多力不胜任的工作,用对男人的标准来要求女人,实际对女人是不公平的,是党文化下对女性真正的奴役。”(《解体党文化》之七[下])

“共产邪灵引诱人类相信罪恶不在人的堕落,而在社会;让人从反叛传统中寻找出路,离神更远。邪灵鼓吹的女权、同性恋、性解放等等,用的是‘自由’、‘解放’等美丽辞藻,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女性的尊严被贬损,男性的责任被丢弃,家庭的神圣被践踏,两性的道德被变异,孩子的未来被摧毁,最后狞笑的却是魔鬼。”(《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11)》第七章 家庭篇:魔鬼在毁掉我们的家庭(下),大纪元2018年05月30日)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11-13 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