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作者:刘铭

(刘铭/《停泊栈》提供)

    人气: 136
【字号】    
   标签: tags: , ,

像我这样坐在轮椅上的身障人士,怎么会不想出去旅行呢?即便肢体上有障碍,但心飞得比一般人更快;只是我连出家门都有障碍,遑论出国门。所以当如此“想望”旅行、蠢蠢欲动时,不得不压抑下来。一般人常说,只要有钱有闲就能够出去旅行,但轮椅者需要克服许多困难,包括环境的障碍、如厕,以及上下交通工具等等问题。

绕着地球趴趴走、开眼界

七月初,我们一家三口做了生平第一次的自助旅行。为何说是生平呢?因为以往都是跟团或是跟弟弟、妹妹等家人出国;然而这一次却只有老婆、女儿和我,一切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必须自己来,于是我们三个人成了命运共同体。这次旅行的地点是日本东京,本以为老婆会很辛苦,协助背上背下,想不到日本交通无障碍化真的做得很好,连市区公车轮椅都可以推上去,所以需要她出力的地方就不多。

每天上午我们先以徒步展开行程,然后到市区转公车和地铁接驳。去日本之前,还不知道日本的公车如此便利,这一次完全省下了计程车钱。本以为没有男生壮丁同行,可能会困难重重,但我们家的这两位女将,表现得巾帼不让须眉,这一切都是拜无障碍空间所赐啊!这次日本之行,玩得很放松、很愉快,我们相约明年还要再去。

早在30多年前,那时候我还处在困坐家中时期,毫无生产力,唯一能够有出门的机会,就是参加了广青合唱团,每周出去练唱。万万想不到,合唱团竟有幸受邀前往美国演出,那次老妈还当我的陪同者。我一直认为,能够带老妈出国旅行的人,绝对是好手好脚、四肢健全的弟弟妹妹们,怎么也轮不到我这个残障的儿子。没想到也想不到,老妈的第一次国外之旅,居然是因为我的关系才能够成行。

想不到的还在后面呢!因为那一次的美国之行,开启了我的眼界,扩大了我的心胸,原来外面的世界是如此广大。为了让自己不要成为一个眼界短视,心胸狭隘的井底之蛙,最好的方式就是“走出去”。这就是为什么,我常挂在嘴边鼓励别人这句话:“困难困难,困在家里万事都难;出路出路,出去走走就有道路。”

乐观是点燃行动的火苗

在广青文教基金会担任执行长时,每年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带一群身心障碍朋友前往国外旅游,而且都是去很远的国家。这些年我们去过澳洲、加拿大,欧洲的荷兰、比利时、法国、瑞士、德国等等。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加拿大的哥伦比亚大冰原,终年结冰、一望无际、辽阔无边。或许有人会问:“这个地方适合身障朋友吗?”这就是让人动容之处,载送旅客前往冰原的19辆大雪车中,其中一辆就有无障碍的设施,感动吧!即使我的轮椅驻足于冰原之中,手脚是冰冷的,内心却是火热的。

许多人听到我已经去过30个国家时,都会“哇!”的一声,瞠目结舌。因为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重度障碍者,生活起居几乎皆须假他人之手,怎么可能去过那么多国家?在这些年的旅行之中,我深切地刻划出了一句刘氏格言:“乐观的人,永远有路可走;悲观的人,永远无处可去。”原来许多事情的关键,不在于手脚,而在于心念。乐观,就是一种心念、一种力量。如果一个人具有乐观的心,哪怕端坐轮椅子上,一样可以自由自在,来去如风;但如果一个人,充斥的是悲观的心,即使行走自如,也会患得患失,觉得自己哪里也去不了。

我们因为不再旅行,而变得衰老。每个人对于旅行的目的和意义都不同,旅行何尝不是打开并扩大我们五官感知的能力,让观察变成了一座监视器。或许我出国一趟不容易,由于要做许多前置作业,所以老天十分的眷顾,只去过一次阿里山就看到日出。有朋友说,他们去过了好几次,就是无缘看到冉冉上升、金光灿烂的日出。

十月份,我又将展开欧洲、英国、法国之旅,而且其中—天会住在古堡,这又是生平的第一次。

专栏作家

刘铭

三岁罹患小儿麻痹,必须终生仰赖轮椅。现任混障综艺团团长、大爱电视台主持人、复兴电台主持人。著有:《轮转人生》、《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人生好好》、《从残童到富爸》、《坐看云起》、《当偶像遇上明星》。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9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位于巴黎市区北边的旧货市集,收藏了几个世纪以来的老旧物品,举凡日常生活中看得到、用得到的,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替代品。家里缺什么东西,到旧货市场逛一下就收获满满。若有面墙脏了、漆掉了,没关系,旧货市场走一回,买幅画就可以遮丑,说不定还能幸运地捞到名家遗作。
  • 剑桥是英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城,位于伦敦以北约80公里处,依著康河发展。对多数观光客而言,剑桥仅是英国旅游行程中的一站;而我却有幸在此度过三周的暑期时光。 剑桥大学有31所学院,也有图书馆和博物馆。悠悠地游走在大学城,古老的英式建筑、石头铺成的街道、绿油油的草坪就在身边,还有热情的路人会不时跟你打招呼。能在这个优美的城市学习,真的太美好!
  • 夜晚的台北,有名的餐厅总是一位难求。脸书上的贴文,除了业配文,最多的就是朋友相聚吃了什么喝了什么。拜现代手机方便之赐,每个爱好美食的人,都成了专业的平面摄影师。
  • 小妹,国中一年级,听说课业压力还没有开始。全班30名左右的学生,大约只有七、八个没有参加课后班;这七、八个没有参加课后班的学生中,应该只有一、两个不必赶着去安亲班或是补习班,我家的小妹就是其中一个。
  • 相信许多耳闻北海道的朋友,第一个想到的都是函馆夜景。函馆夜景的确美不胜收,但北海道的交通不比东京有蛛网般四通八达的电车,即使是闻名遐迩的观光名胜,也需要一段路程。若是自由行且没有自驾的朋友,要到函馆山看夜景,得先乘坐函馆路面电车至十字街站,接着徒步到半山腰,再坐缆车上山。
  •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闲,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购物百货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长板凳上,悠哉地吃着泡芙冰淇淋。两旁有许多花车,贩卖著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卖锅具的花车旁,站着一个清瘦的售货员,围着红色围裙,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花车上的货物。看着她时,我胡思乱想着,她应该很疲累,也许身体不舒服,也许情绪不佳,否则这么多五颜六色充满设计感的锅具,怎么无法使她愉悦。
  • 当在脸书上即时分享夜宿渔村的旅画时,朋友问:“为什么选择南方澳?”因为想知道,单纯离开了海产与妈祖庙之外,我还能从南方澳读到什么?
  • 大学时看过一部电影《大吉岭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电影主要讲三个情感疏离的兄弟,于父亲葬礼后决定前往大吉岭旅行。当时深为电影中混乱的奇异世界所吸引,也对搭乘印度40多节车厢火车的长途旅行很向往。虽然电影并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岭拍摄,但为了一圆旅行梦,我决定来趟大吉岭火车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 城子古村位于云南红河、文山两州及泸西、弥勒、丘北三县之间,是彝族先民的聚居地。其后有了汉族人迁入,使得此地的土筑民居建筑融合了彝汉风格。根据史料记载,距今600多年前的明朝成化年间,土司昂贵在飞凤山上建立宏伟的土司府,使得城子古村所在地成为当时滇东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