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先生收 III 来自台湾的委托(1)

作者:麦可‧罗伯森(美国)

《福尔摩斯先生收III》/ 脸谱出版公司

  人气: 150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只玩具鹅念出的童谣、
一张会演奏生日快乐歌的卡片,
是来自台湾的刘老先生留下的仅有的线索……
在福尔摩斯故居开业的律师——雷基
再次因为事务所地址而平白卷入罪案!
他该如何找出两起命案与一桩绑架案之间的关联……?

有的时候,会觉得当律师不坏。今天,就是这样的一天。

雷基今天最后一场听证在稍早结束。他现在已经回到贝格街,还不到下午五点。

理论上,法院开庭的时间一直要到四点半。但是酒吧声声呼唤,法官律师一过四点十五就频频看表。只有客户,因为担心明天继续,还得多付律师钟点费,才希望再坚持一会儿,开庭的时间能再长一点。

就雷基的角度来看,这对客户当然不尽公允。但是,今天他倒是很感谢,让他有时间在回贝格街法律事务所之前,先到珠宝商那里去一趟。

现在,法院的事情办完了,事务所的工作也料理好了。他关掉台灯。

他没再听到有人宣称要收购多塞特大楼的后续消息,也决定不要再想了。也许有人提供瑞佛提错误的消息,也许是他弄错了,或者夸大其词。

不管怎样,雷基都有更优先的事情要处理。他买了给萝拉的戒指─经过几个小时的研究,终于做好的明智决定─大衣口袋里,多了个小盒子。他决定离开事务所,到老银行酒吧去喝杯小酒,顺便在脑海里再预演一遍,怎样把这桩人生大事搬上台面。

他计划要在萝拉泰国拍完戏,回到伦敦的第一天,就开口求婚。他不想再等下去了,他要攻其不备。

就在这时候,露易丝的头探进办公室。

“有个客户想要见你。”她说:“我想,应该算是个客户吧。”

“谁是他的初级律师?”

“他没有初级律师。”

“那么他就不能直接找上我这种御用大律师啊,你知道规矩的。”

“是啊,但是……他千里迢迢的过来,我想,好歹跟人家说句话吧。”

雷基看了看手表,四根手指在桌上打了一轮鼓。

“我已经跟他说你会见他的。”露易丝有点抱歉:“我知道我不该自作主张,但我忍不住。我还对那个不请自来的人,做了你先前要我做的测验。”

“测验?”

“就是他熟不熟悉整套经典?”

“喔。”雷基说。
他早就忘记先前发生的福尔摩斯迷的恶作剧了。雷基在心里记下一笔:下次千万不要在自己恼怒之际,或是饿着肚子的时候,给露易丝下达什么指令。

“他对我的问题很疑惑,不像是装的。”露易丝说:“他回答说,他对英国的武器一点也不了解12。他真这么说的。他的眼睛没有闪烁,没有异样,或者流露出其他可能被怀疑是恶作剧的线索。”

雷基叹了一口气,手指头停了下来。

“很好,那就请他进来吧。”

“好的。”露易丝说,很快在门边消失。

几分钟过去了,雷基一直在桌子后面干等。他正想站起来,看看外面到底在搞什么鬼─就听到一串木杖拄地的声音,忽轻忽重的在走廊响起。

握住木杖顶部的手,粗糙得很,满是皱纹、老茧,还有好些伤疤,一看就知道是一辈子干粗活的人。这手也只是勉强看得到而已,因为它经常被旧布外套的灰色袖子遮住,不时消失。

一个穿着灰色外套的人,颤颤微微的把拐杖伸在身前半步,手抖个不停,雷基赶紧站起来,想要去搀住老人家。

露易丝早就随侍在侧,伺机提供援助。

来者是亚裔——雷基猜大概是中国人——从外表看来,雷基怀疑他可能是这世上计划采取法律行动、年纪最大的老先生。

雷基赶紧坐了回去——如果不是明显需要,殷勤过头,反而失礼——提心吊胆的看着老先生很慢很慢,但是安详的落座。

好不容易坐定,老先生开口说:“谢谢您,福尔摩斯先生。”

我的妈啊,雷基正想狠狠的瞪露易丝一眼,但她早就逃之夭夭了。

现在干什么都来不及了,雷基干脆坐好静观其变。

“真感谢您拨冗相见。”老先生说:“我小的时候,读的是翻译版,长大之后,才看到英文原版。您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侦探,断无疑义。”
他微微扬起头,打量雷基好一阵子。

“您保养得真好。”

“谢谢。”

“我是在一个小村庄里长大的,您著名的探险事迹就是我的英文启蒙书。如今,许多年过去了,它又为我开启了全新的机会。我年轻的时候,是个种田的泥脚汉子;现在呢,我的孩子要我把家传的土地,改成观光农场,吸引游客来玩。我看不惯这种事情,老伴也过世了……我的国家早就现代化了,照理来说,我也该赶上时代。或许应该当个……专业人士什么的,就跟我孙子一样。”

他的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神采。

“我明白了。”雷基说:“恭喜恭喜。”这才想起应该由他问个问题才是。

“您的新专业……请问,究竟是哪一行?”

“我改做翻译。我能够把中文翻译成法文以及英式英语。”

“喔,是的。”

“这也就是我来找您的缘故,福尔摩斯先生。”

“是的。但首先您必须了解的是:我并不是夏洛克.福尔摩斯。我叫做雷基.希斯,只是个律师。这是我的法律事务所。”
老先生看起来很是狐疑,接着,就不好意思起来。

“实在抱歉,老糊涂了。我还以为这里是贝格街二二一号B座,看来我是找错地方了。或许是在隔壁?”他一起身,雷基赶紧横过桌面扶住他,以免发生意外。

“不,不,您没找错地方。这里的确是二二一号B座,或者这么说,如果真有这么个地方,就在这里没错。至少英国皇家邮政还有好些同好,认定这里就是那个地址。”

老先生又坐了回去。

“我挺欣慰的,还以为自己闹了个笑话。我看到您的雕像安置在地铁出口。就是您,不过雕得并不十分相像就是了。希望没让您破费太多。无论如何,如果您希望我保密,我绝对不会把您的庐山真面目报给外人知道。”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贝格街地铁站的福尔摩斯雕像跟雷基相提并论。他倒不觉得这是什么赞美,顶多说明这位先生老眼昏花而已。

“不。”雷基说:“那真的是夏洛克.福尔摩斯的雕像,不过,他只是知名的小说人物罢了。”

“是的,您的冒险事迹伪装成小说的形式,记录得十分翔实。难怪您能享誉国际。有一本是我在课堂上,给选修英文为第二语文的同学用的《巴斯克村猎犬》。”

“是的,但那也是小说。作者是亚瑟.柯南.道尔。”

“亚瑟.柯南.道尔爵士。”老先生纠正雷基。

“对。”雷基说。(未完,待续)

——节录自《福尔摩斯先生收III》/ 脸谱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过去几个月,我听过太多故事,恐怖的、悲伤的都有。尸袋拉链被拉开时我就站在旁边,我很清楚事实里大量掺杂着虚构的想像。可是那些故事、说故事的人,以及我们祝福过的遗骸,全部都出自“我方”的观点。听见“另一方”的事从个人嘴里说出,这还是头一遭。当然劫机者的遗骸会跟受害者的混杂在一起,只是我没想到罢了,因为我只顾着抚慰“我方”。
  • 灾变现场四周,商店橱窗闪烁着节庆彩灯,提醒我们生活仍然照旧,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冻的夜晚为那个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后像把匕首将我穿透的每一个碧蓝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欢迎雪白冬日的到来。感觉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颜色,以便帮助我们重新来过。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市充满节庆的繁忙气氛。人行道挤满了人,商店橱窗妆点得璀璨亮眼,人们携家带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似乎人人都铆足了劲想让这段诡异而不幸的日子变得正常。我发现这现象很值得庆幸,但也很让人不安。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母亲不提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发生的事,提到伊莲娜同母异父的弟弟(母亲和她刚过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莲娜还记得,有的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她几次试着要把她在法国生活的话题插进去,可母亲用话语砌成的壁垒毫无间隙,伊莲娜想说的话根本钻不进去。
  • 在这里,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有一种习惯,一种执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压进自己的头脑,这给他们带来难以描述的欢乐,也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这样的人民中间,他们为了一包挤压严实的“思想”甘愿献出生命。
  • 荷妮猛然觉得全身发寒,她紧紧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齿开始格格作响。 乔装成美军的士兵还在前座交谈,吉普车驶进一条林间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们还无法察觉到──还没有。事情一定要有个了结。必须如此。就是现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