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先生收 III 来自台湾的委托(4)

作者:麦可‧罗伯森(美国)

美国男子恩特维斯托(John Entwistle)在新泽西州拍到罕见的5道彩虹。图为某地原野上的彩虹。(Fotolia)

  人气: 99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续前文

萝拉顿了一会儿,先看着雷基,随后转头研究雷基把办公室布置成餐厅的精心成果。

她挑了挑眉,嘴角浮起微笑。

“你说到你办公室早午餐。”萝拉说:“我还以为你说的是印度快餐外带呢!”

“我发现今天下午的行事历是空的。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享用不只一道的主菜。说不定能上个三道。”

“我好惊讶。”萝拉说,语气中满是欣慰。

“好多人告诉我,最近一堆客户冲进你的事务所。”

“是啊。”雷基说:“古典计程车案让我在律师界小有名气。大家都知道,我可是一个不杀客户的律师。单就这一点来说,就是很正面的宣传了。”

萝拉笑了,坐下。

“在《太阳报》上的曝光度,应该也有帮助吧?”

“对,那个也有帮助。”雷基说:“外景拍摄得怎么样?根据业界的说法,是不是还不能曝光?”

雷基真正想要听的是在异国的电影拍摄工作已经完成,罗伯特·巴克斯顿勋爵并没有寻什么小借口跑去探班,没玩两人上一回交手时的阴招。

“天气实在闷热得很。”萝拉说:“有一种橘黑相间的小甲虫,钻进账棚,老是会撞到古怪的部位。工作人员跟我说,电影拍得非常成功。我一直期望能用这样的形容词。是的,我相信这部片的外景已经拍完了。”

“有拍续集的计划吗?”

萝拉笑了。

“这是我今晚出席记者会的时候,预计的宣传花招。罗伯特——主要的出钱老板也会去。或许他会在现场透露一点线索吧!”

“啊!”雷基说,语气小心翼翼,希望不要反射出任何情绪。

实在很讨厌,他想。为什么这家伙总是撵不走呢?

萝拉还在说:“我也想跟他谈点事情。这两天他好难找。”

这句话听起来舒服多了。但雷基要确认巴克斯顿这个名字,在接下来的对话中,再也不会出现。

“你为什么一直把手放在口袋里?”萝拉问道。

“没理由。”雷基说。

他羞赧一笑,希望看起来的感觉是小俏皮。他放开戒指盒——当然是暂时的——再把两只手放回桌面上。

“我预计第一道主菜随时会上桌。”他说:“至于甜点呢,据我所知,他们是用覆盆子与巧克力特别制作的。”

雷基看着她的眼睛亮了起来。

完美。一切依计行事。

他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大概是外烩吧,通知他要上第一道菜了。

雷基非常想要在这个时候摆点派头。他故意按下扩音喇叭,让萝拉直接听取外烩报上来的第一道菜名。

但,来电者并非外烩。

“很高兴找到你,希斯。”

一个男性的声音从电话的另外一端传来。

温柏利探长。

“我正想要吃午餐。”雷基说。

“把午餐带来吃啊!”温柏利说:“我想要听听你的意见。你可以在路上把午餐吃掉。来这吃也成,但你的胃得是铁打的才成。”

“我的意思是,”雷基说:“我有一个很重要的午餐约会。”

“希斯,法院要到两点才开庭,我这里的事情,保证比你行程表上预定的任何事情要来得紧急。”

“这不是工作约会,”雷基说:“是社交的。”

“在你的生活里,会有什么社交大事?希斯。”

“哈啰,探长。”萝拉打了个岔,透过电话,致上衷心的问候。

“你今天好吗?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

他顿了一会儿,说:“我还不错,蓝钦小姐,谢谢您的问候。抱歉打扰了。但是,希斯,我人在苏活区的巷子里,检视一具不久前断气的尸体——而这位刚刚往生的先生身上,唯一能说明他在伦敦去过什么地方的证据,就是你的名片,还有一张《捕鼠器》的门票。”

雷基一时之间没法反应,只想起昨晚曾经给老人的建议。念及温柏利接下来可能要说的话,他的瞳孔不由得缩小了起来。

“那是一部很受欢迎的舞台剧。”

萝拉赶紧补上这一句,掩饰雷基的沉默。

“是没错。”温柏利说:“但总不会大老远从台湾飞过来看吧!”

“我的天啊!”雷基说。

他看着对面的萝拉。

“我得出门。”他说。

“我也要跟你去……”萝拉说。

“仅限希斯先生。”温柏利透过电话命令道。

“没别的意思,蓝钦小姐,但是,我们在办案,一般老百姓,没有切身利害关系,请不要卷进来。”

萝拉浅浅一笑,点点头,又坐回去。

“那就听您吩咐了,探长。”萝拉说:“我留在这里,把雷基的跟我那份午餐一起吃了。”

“请慢用。”温柏利说。

雷基还是紧抓着口袋里的戒指盒,一度,他都想在这个时候拿出来求婚了。但是,比起赶往谋杀现场的紧迫,他应该找得到更好的时机。
他放开戒指盒,站起来。

一丝失望的表情从萝拉的脸上掠过。雷基认为这应该是温柏利拒绝她参与犯罪调查的缘故。毕竟,她并不知道他邀她吃午餐,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很抱歉。”雷基说:“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尽快回来。”

“我也希望你不要介意,”萝拉在雷基拿起风衣的同时说:“你不在的时候,我可会把你的甜点吃掉喔。”

雷基在办公室里左思右想的同时,萝拉取出手上的清单。这是她从南海拍摄地点返回伦敦的飞机上,列出来的。飞行时间很长,清单却很短。
第一项:“答应雷基。”

这一条现在差不多可以划掉了。她是很期望她一返回伦敦,雷基就立刻跟她求婚——甚至在她几个星期前飞去外景拍摄地点的时候,她就很确定雷基会来这招。

她那时猜的是:在回来那周的周末晚餐上。

没想到她却迎来了午餐邀约。

雷基怎么也不肯在事前说明这顿午餐的内容跟目的。

“保证惊喜。”雷基只肯这么说。

萝拉一听,自然了然于心。

看来这事儿得暂停了——至少也得拖上几个小时,说不定要明天了。

她势必得等。她叹了一口气,看着清单上的第二项。

“告诉罗伯特。”

事实上,这几天,她好几次想要告诉他。

朋友警告她说,罗伯特是一个很难拒绝的人。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人连找都找不到吧?

在她上飞机之前,她打了通电话给他。没人回应。

飞机在希斯罗机场降落之后,她又打了一通电话。还是无人回应。(未完,待续)

——节录自《福尔摩斯先生收III》/ 脸谱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母亲不提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发生的事,提到伊莲娜同母异父的弟弟(母亲和她刚过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莲娜还记得,有的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她几次试着要把她在法国生活的话题插进去,可母亲用话语砌成的壁垒毫无间隙,伊莲娜想说的话根本钻不进去。
  • 在这里,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有一种习惯,一种执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压进自己的头脑,这给他们带来难以描述的欢乐,也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这样的人民中间,他们为了一包挤压严实的“思想”甘愿献出生命。
  • 荷妮猛然觉得全身发寒,她紧紧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齿开始格格作响。 乔装成美军的士兵还在前座交谈,吉普车驶进一条林间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们还无法察觉到──还没有。事情一定要有个了结。必须如此。就是现在。
  • 一双双腿忧愁地四处摆荡,来回擦撞荷妮;在这纷乱之中,唯有荷妮异常镇静。人们大都步行离家,他们的家当与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车里。 父亲与荷妮抵达广场。他们冲上神父家门前的台阶,父亲摇响门铃,大门几乎应声开启,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后。他招呼两人进客厅,壁炉里的火光打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化作墙板上的移动黑影。
  • 韦纳八岁了,有天他在储藏室后面的废物堆寻宝,找到一大卷看起来像是线轴的东西。这件宝贝包括一个裹着电线的圆筒,圆筒夹在两个木头圆盘之间,上面冒出三条磨出须边的电导线,其中一条的末端悬挂着一个小小的耳机。
  • 谣言流窜于巴黎的博物馆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风中的围巾,内容之精彩也不下围巾艳丽的色泽。馆方正在考虑展示一颗特别的宝石,这件珍奇的珠宝比馆中任何收藏都值钱。
  • 我每天带上枪,出门去巡视这黯淡的城市。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个人已经和这工作融为一体,就像在冰天雪地里提着水桶的手一样。
  • 他回到空荡荡的公寓,拉上门闩。通往书橱后方房间的门依然开着,佩赫杜先生看着房里,看着看着,一九九二年的夏天仿佛从地板上浮现。
  • 但他对蒙塔纳路二十七号住户怀着奇异的感情,知道他们平安无恙,他不知为何觉得比较心安──以低调的方式尽自己的一份心力,用书帮忙他们。除此之外,他留在背景中,做画里的小人影,让生活在前方演出。
评论